第五十章 一战两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五十章一战两勇

    司徒第顾不了这么多,因为城外的叫喊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此时不破城而出,时机就已丢失,为了稳定军心,司徒第歃血而道:“兄弟们,今我们就一起饮匈奴人的血,来祭祀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听到司徒第如此坚决,将士们也将刚才那一幕抛之脑后,一个劲的跟这司徒第冲,城门吱吱作响的开启了,一群狼虎猛豹,像破了笼一般大喊叫杀。

    匈奴兵马的带头将领是一个八尺多高,满脸胡扎四十几岁的男子,骑着汗血宝马,腰配精致弯刀,看上去是一个官级很高的将领,他旁边是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多半像个中原人,模样险,一看就知道不什么好坯子。

    那匈奴的领头人用马鞭指着冲来的汉军道:“那领头的将军叫什么名字?”

    旁边那个瘦弱的男子恭敬的道:“回首领,那人便是当年与您大战了三天三夜司徒邵的长子—司徒第。”

    “哦!想不到多年后,还能与曾经的对手的儿子再战,看来我和司徒家是结上了缘。”那领头的人摸了摸脸上长一尺的刀疤,冷冷的道:“我在草原上征战数十年,曾未有人伤得了我,这一道伤便是拜他父亲所赐,今我就要让他儿子赔偿!”

    “首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对付这种臭未干的小子,何必劳您大驾,叫查哈呜将军去,便可轻而易举的取下他的项上人头来!”

    “也是!传我命令,叫查哈呜带上三百骑兵,取下那汉军头领的人头给我!”

    “是!”

    一个士兵举着大旗向军前跑去,口中大喊:“首领有令,命查哈呜将军带三百骑兵,取下汉军头领的项上人头!.....”

    话没多久匈奴军队的前部,便开始一阵动,一个穿毛皮盔甲的中年男子手持弯刀,领着三百骑兵向汉军冲去,气势恢弘,带起黄沙漫天。

    司徒第的副将见匈奴兵马来势汹汹,便向司徒第道:“将军,就让属下,取下那狗贼的项上人头吧!”

    司徒第赞道:“将军勇气可嘉,那就命你带两百骑兵前去迎战!”

    “属下领命!”

    说是迟那是快,副将点完兵马,便快马加鞭向那匈奴军队冲去,两支骑兵眼看就要刀火相见了,可跨下的马却丝毫没有减速,副将提起手中长枪,查哈呜亮出手中弯刀,加上跨下的马,匹不住的向前冲,更加显得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只听到“咔!”的一声,查哈呜缰绳一拉,跨下马匹前脚向空一踢,背后的副将长枪两段,体活生生被查哈呜的弯刀劈成两截,当场毙命!

    查哈呜初战告捷,背后的匈奴兵欢呼声雀起,查哈呜跨着战马,舞着弯刀指道:“还有谁敢上前一战!”

    汉军见到刚才这一幕,早就胆怯了,再听得查哈呜一声断喝,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司徒第见势不妙,连忙提着缰绳,走马向前道:“小小狂奴,岂得容你在本大爷面前撒野!”

    说是迟,那是快,司徒第而话不说,提着刚枪拉着缰绳,一个提速便向查哈呜冲去,查哈呜怎能退缩,纵马向前,迎面而去,手中的弯刀在烈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耀眼,银光璀璨。

    “小小狂奴,给军爷纳命来!”司徒第舞着刚枪,口中断喝一声。

    两人跨下的马匹不住的往前冲,手中的刀枪更是打的火,司徒第借着枪长,直刺查哈呜命害处,查哈呜弯刀一挡,长枪一偏,这一枪便化为乌有,司徒第不服,长枪一扫,查哈呜一惊,子一压,背靠在了马上,司徒第长枪一刺,查哈呜不及闪躲,拍马飞,司徒第那能让他这么轻松逃脱,长枪一挑,查哈呜被挑起几丈高,匈奴兵一见这气势,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状,查哈呜还没弄清楚状况,往下一望时,这才发现命丧于此矣!只见司徒第长枪一指天,查哈呜不正不偏落到了他的枪尖上,从口刺穿,死状难看至极。

    “将军英雄!将军英雄!”汉军一见这场景,内心不由的冒出了这几个字,刹时士气大增。

    司徒第手握刚枪,走马阵前道:“小小狂奴,竟敢不知死活,犯我汉朝天威,今有我司徒第在此,还有谁敢放肆!”

    “还有我!”就在此时,匈奴军队中冲出一个熊腰虎背的汉子,手握双刀,披虎衣,跨骑黑马,杀气腾腾走了出来!

    司徒第刚枪指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你军爷从不杀无名之辈!”

    那汉子怒道:“汉朝小儿,我乃你大爷雷阿曼,今看你还能猖狂的了多久!”

    话音未落,雷阿曼提绳向前冲去,司徒第也不含糊,纵马向前,这雷阿曼果然了得,手敏捷,力量惊人,就连司徒第也不由的吃了一惊,不过打战不能光靠蛮力,司徒第自小学习兵书,幼时习武,可谓在战场上久未逢敌,今遇此对手,难免好斗之心大起,两人苦战了六十几回,仍不见高下,两边的将士双眼都不敢怠慢半分,生怕错过了什么。

    司徒第刚枪横扫,雷阿曼左挡右劈,司徒第侧一躲,不料马头被雷阿曼一刀斩下,司徒第翻落地,这时匈奴那边呼声高涨,司徒第持刚枪一扫,雷阿曼子一震,跨下马儿一跪,雷阿曼也翻落了地,这时汉军这边呼势大起,雷阿曼眉头紧锁,双刀一劈,纵向司徒第砍去,司徒第长枪在手,翻一刺,卷起黄沙一阵,两人落了马又战了一百多回合,仍旧不见胜负,司徒第多战了一阵,体力有些不支,雷阿曼看不见这些,一个劲的往前扑去,双刀在他手中似舞非舞,似砍非砍,这刀法快慢不一,刀路走偏锋,看来是出自刀家老手,司徒第虽然知道自己体力不支,可他不能退缩,这一退死的不是他一人,而是后那些黎明百姓,守城将士!

    司徒第倒吸了一口凉气,提枪上阵,刚才还体力不支,现在一下子精神百倍,只见他枪枪毙命,步步生风,脚下黄沙乱舞,手中刚枪闪闪。

    雷阿曼心头一震,见司徒第的来势,他却只有躲闪的份,司徒第毕竟是久战沙场的人,既然得了势,那就绝不能丢势,他步步紧,枪枪有劲。

    雷阿曼也明白,自己再这样下去,定会成了任人宰割,于是他心生一计,脚尖深陷黄沙之中,向前一踢,司徒第不料,黄沙入眼,雷阿曼趁势双刀砍来,司徒第心头一震,也不见他闪躲,刚枪在手,大喝一声:“无耻小儿,竟敢暗算你军爷!”

    说是迟,那是快,只见司徒第脚一跺,一声闷响震起黄沙一地,雷阿曼被黄沙一挡,双眼一派朦胧,司徒第趁势刺出手中刚枪,“啊!”只听到一声哀号!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黄沙一落,方才看清楚眼前景象,只见司徒第手持刚枪侧作刺势,枪头已从雷阿曼的喉咙刺出,雷阿曼双手持双刀,作砍势,不料刀短,刀口离司徒第的头部还有一寸之隔,此战险胜!

    “将军英雄!将军英雄!”后又传来一阵鼓叫声!

    司徒第手持刚枪,指道:“还有谁?”

    就在此时,匈奴军队成两边一字排开,鼓声似潮,在军队深处隐约可见一骑马匹向队前走来,司徒第突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一般,口一阵苦闷!

    军队深处隐隐走出一骑,腰配精致弯刀,满脸胡扎,双目有神,跨下汗血宝马,一戎装好不煞气!他走到阵前,双目凝视着司徒第,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司徒第也好象遇到了天敌,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