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四十六章魔音

    张劲松剑法精湛,没有一丝破绽,萧不凡更是没有还击的余地,打了六十几回合,都是在闪躲,反而司空无敌一点也不着急,在雅间喝着小酒,静观这一战,好象他就是一个旁观者,在前面生死相拼的那些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酒桌旁的桌案上放着一把古琴,司空无敌颇有兴趣,右手一伸,使了一招‘隔空取物’瞬间古琴就腾空的落到了他的手里,司空无敌试了试琴音,琴音刚劲有力,软度似水,看来是一把顶好的古琴,也不知道是谁丢在这里的,被司空无敌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司空无敌弹着琴,念着词好不雅兴的自娱自乐起来:“酒水兮解愁,拔剑兮解恨,士气兮破敌,归纳兮统一......”

    琴声悠悠,声音雄浑,与外面的刀光剑影刚好形成一线,剑气四溢,将干净平整的酒楼瞬间弄的破乱不堪,桌子,凳子,屋梁,楼口,可谓是剑痕累累,惨不忍睹,也不知道这家酒楼的掌柜子跑哪去了,要是见到酒楼成了这个样子,恐怕当场就晕死过去了。

    琴声越加亢奋,也代表着战况越发的激烈,萧不凡连连的闪躲,终于得到了反击的机会,只见他眉头紧锁,内运一口气,张劲松也不放松,步步紧,挑剑直他生死处,萧不凡见势,掷出手中蓝羽扇,打在了张劲松的剑上,张劲松剑走偏锋,斜而上,萧不凡侧闪躲,却不料慢了一步,剑刺穿了他前的衣服,萧不凡一震,双眼似火,借势一掌劈向张劲松,张劲松始料未急,连忙收势,连退了七八步,指剑立于萧不凡面前。

    萧不凡心中怒火高涨,接下蓝羽扇,跃空而起,大有死战到底的决心,张劲松也不是吓大的,见来势凶猛,也不退缩,挑剑而上。

    此时雅间琴声不断续,无形中带着一股气波,使人心神动,内力不深厚的人,恐怕不一会就会被这琴声所控,此后便可由琴之人随意指使。

    张劲松听出其中曲规,不由的脸色大变,惊道:“魔幻琴音!”

    萧不凡嘴角挤出一丝笑,却没有停手,颇有赞赏的道:“果然见识深远,连这种失传了几百年的江湖绝学也能听的出!”

    张劲松冷哼道:“这种邪魔功法,也只有尔等才会修炼,今我就要为江湖除去你们这些败类!”

    萧不凡轻视道:“就凭你!”

    张劲松不由分说,提起手中剑直刺向萧不凡,萧不凡眉头一皱,迎面而上,这一次打的更加激烈,毁坏的物件更是破乱。

    而旁边的丘山风虽与六人动手,可没有一点输势,反而略占上风,六人剑法虽然精湛,可内力还很浅薄,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是不错的了,只是丘山风要比他们老道,而且内力非常深厚,要和他打持久战,恐怕是不行的。

    由于酒楼门窗毁坏的比较厉害,再加上里面的打斗声,不由得引起外面过路的路人向里面瞧上几眼,由于好奇心强,围观的人开始成群,好象里面并不是一场什么生死决斗,反而像是一个杂耍团,个个都是来看闹的。

    琴声越来越沁入人心,开始进入人的思维,它就像一个无孔不入的手,紧紧的抓着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的灵魂,开始玩亵,开始控制,当然里面的人还是可以顶住这魔音的,只是外面的人!我就不好说了。

    七人与两人久战不下,剑光闪闪,风势鼓鼓,整个楼上早已是面目全非,萧不凡与张劲松胜负难分,此时两人战的是难舍难分,非要分出个胜负,才肯罢休的模样,不!是一定要取了对方的命,才能一解心头怒火!

    两人战局此时已经陷入僵局,就在此时,空中突然闪现出一人,手持大刀,模样凶悍,不过最多二十好几的样子,只见他二话不说,提刀便劈向张劲松,张劲松子一震,对这一突然袭击,没有做任何准备,凭着自己的本能,挑剑挡去,这一剑出奇的快,几乎让人看不见什么时候出的剑,而且连剑光都没有见到,十分惊人,可能是人的本能,对自己有生命威胁的事,都会做一些出乎意料的动作,张劲松也不例外,剑风所向,剑气凌人,让人无法招架,长剑就这样刺在了那男子的前,鲜红的液体渗透了衣服,从剑上缓缓流下,张劲松内心一惊,可是此时他感觉一股流在体里涌动,有一种想破口而出的冲动,子一软,便弹出了七八步之外,后背上出奇的一阵炙,几乎要将他燃烧一般。

    萧不凡收起了刚才那下毒手的一掌,嘴角残留着一丝笑,然后看着地上那个让自己走出僵局的死人,轻轻的笑了一笑。

    “死人了!快走啊!”酒楼外一声大喝,便再无声息。

    张劲松强压着伤势,缓缓站起来,看来萧不凡这一掌确实了不得,如果内力稍浅的人,恐怕当场就毙命了,其他六人见张劲松遭遇了毒手,连忙收剑赶了过来。

    张劲风一脸的惊慌道:“大哥,你没事吧!”

    张劲松擦去嘴角残留的血迹,冷笑道:“区区小技,怎能伤到我!”

    萧不凡笑道:“哦!既然如此,我就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说着准备上前追击,不料后面出现了一大群人,萧不凡猛的一回头,只见二三十人,提着不同武器,来势汹汹的冲向这边,萧不凡一见笑道:“看来大爷我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你就和这些不要命的家伙玩玩吧!”

    说着,双手叉,一副旁观者模样的靠在墙边,等待那一群人对张劲松等人的狂轰乱炸。

    张劲松愤怒的道:“好卑鄙!”

    雅间里的琴声依旧,而楼下上来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张劲松知道他们是无辜的,可是他们也是来取自己的命的人,为了避免战争,张劲松向其他六人道:“把司空无敌杀了!”

    说着七人提剑直雅间,萧不凡一听连忙上前阻挡,丘山风也迎声而来,于是一场撕杀又开始了,只是这一次人多了许多,七剑也十分为难,除了防守外,他们没有一点办法,雅间的门口由萧不凡与丘山风两人守着,根本进去不了,况越发的严重了!

    琴声仍旧传响,七人开始出现败象,七人中,除了张劲风受了些外伤外,其他人均已受了重伤,只不过还在做生死挣扎,混乱的战斗如战鼓声传响四方,痛苦的叫喊声也犹如晴天的霹雳,震人心神。

    张劲松见自己七人都已出现败象,强忍体内逆流的血液,向其他六人道:“帮我护法!”

    张劲风一听脸色大变,急忙叫道:“大哥,不行啊!你受了内伤,使那一招会元气大损,弄不好,会筋脉全断的啊!”

    其他六人也道:“大师兄,不可使啊!”

    张劲松脸色凝重地道:“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们多做解释,替我护法,不然大家都会葬于此!”

    “不行!”六人同声道。

    张劲松怒道:“听到了没,替我护法!”

    这声音是如此的坚决,让人不敢有一丝反抗,张劲风毕竟是张劲松的弟弟,哥哥的子他比谁都了解,虽然心中有万般不愿,但为了大局,他大喊道:“护法!”

    其他五人见张劲风都如此了,也无可奈何,提起手中的剑,六人紧紧围着张劲松,不准任何人靠近。

    张劲松见六人都已准备好,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剑,将剑插在地上,面色凝重,双手紧握拳头,深吸一口凉气,使体内逆流的血液,暂时得到平息,一会张劲松双手平放在腹部,内运一口气,气由丹田起,顿时一道强大的气流在张劲松的体内运转,从丹田到心脏,从心脏到全,气流如无孔不入一般,运转在他体的每一个部位,此时张劲松的脸色也变的异常的难看,表很是痛苦,好象是在生死线上般挣扎。

    萧不凡与丘山风两人见了张劲松的表,特别的惊讶,脸上出现了畏惧之色,萧不凡向丘山风问道:“前辈,他这是什么功夫?”

    丘山风略有所思的道:“这个...我好象见谁曾经使过这招,一时堵住了,容我想想!”

    萧不凡见丘山风正在苦思冥想时,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便道:“是不是李翰林?”

    丘山风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的道:“正是,这一招叫‘玲珑剑阵’!对!就是玲珑剑阵!”

    刚说到这里时,两人突然感觉不对,大呼道:“不得让他使出这招!”

    话一出,两人如大难临头般,向张劲松扑了过去,脸上的表可想而知,正在护法的六人见萧不凡两人扑了过来,早就做好了迎敌的准备,看来这一场战很难打啊!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