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相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四十章相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除了呼呼的风声外,再无一点声音,屋里头的几个人相谈甚欢,只有霍去病静静的低着头,坐在角落看着火炉里的干柴一点一点的被烈焰吞噬,刘芹把油灯点上了,晃惚的灯光将钉在墙上的人影忽左忽右,好象现在的一切都由它主宰。

    “吱”一声门响,屋里所有的人都把眼光聚集在了门口的方向,每个人的脸都有一种莫名的神,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动了什么。

    不一会儿,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进来,脸挽着雪白的纱巾,只露出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外面的北风吹起她的裙角,如仙女临近,刚进门,就见到屋里头这么多陌生的面孔,连忙停下了脚步,那双眼睛显得很吃惊,呆呆的站在门口风尖上,三千青丝被轻风盘起,在空中挥舞着,让她显的更加动人,更加人。

    “明儿,你是怎么了?”谢云走了进来,推了推发呆的谢明,手里提着好大一包东西,当他向火炉看去的时候,也怔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了,镇了镇心神,向那几个人轻轻的笑了一笑,对刘芹道:“娘,我们回来了。”

    刘芹连忙站起来,拉着谢明与谢云,又探头到门外看了看,对谢云道:“你爹呢?”

    谢云摸了摸脑袋,傻傻的笑了笑道:“赖叔叔硬要把爹留下,所以——晚一点才回来。”

    刘芹听了这话,脸色稍显难看,但没有当场发作,把门关上,笑着将两个孩子拉到东方朔面前,道:“二哥,四弟,这就是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孩子,男的叫谢云,女的叫谢明。”

    谢云与谢明都被震惊了,长这么大,也只知道一个张伯,王叔,怎么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一个二伯、四叔来。

    东方朔见到谢云的样貌与谢无极颇有几分相似,再加上东方朔会看面相,看谢云眉宇之间英气人,双眼有神,额头骨时常金光闪烁,看来是真龙之象,比谢无极更加有灵气,看来这小子的成就要比谢无极更高。

    李千豹看不到这些,不过在江湖上阅人无数,可一见到谢云,心里不由一阵翻腾,不!是血沸腾,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场,这个是东方朔所看不到的,李千豹越看越喜欢,站起来,眼光上下的打量着谢云,脸上露着阳怪气的笑容,谢云一见,表特别的窘迫,感觉李千豹的那种眼光,就像媒婆看小媳妇一样,让他全不自在。

    “四弟,你在干什么?”东方朔也感觉到李千豹的失态,对李千豹使了一个眼神,李千豹连忙坐了下来,可脸上的那股奇怪的笑,仍旧挂在脸上,感觉现在的他才是最别扭的人,不不阳。

    霍去病早已经被谢云的气场怔住了,站在那一动不动,像根木头,反而谢明那双如水晶一般明亮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霍去病立即感觉在这暗淡的房间中,见到了一席彩虹,内心一阵莫名的涌动,眼睛很不自在的移开了,低下了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刘芹见两个孩子不出声,上前拍了一下谢云的肩膀,道:“怎么不说话,快叫二伯、四叔!”

    谢云子微微一怔,恭敬的道:“二伯、四叔!”

    谢明见哥哥都喊了,也跟着喊了一声,声音很甜,很温柔。那张半掩的脸,显的更加神秘,东方朔与李千豹面面相笑,尤其是看到谢明半掩的脸,都在暗叹!

    谢云对这两位陌生的亲戚,不知道说什么话,听刘芹的口气,这两人肯定是很重要的人,自己也没有多问,而且他也不善于说解,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到厨房去了,谢明也跟了上去,她更不习惯这样的场面,除了几个特别熟识的人,她就没有再和其他人说过话了,今天家里,一下多了这么多陌生的人,哪敢多待。

    东方朔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缓缓的道:“一个老实,一个腼碘,果真有龙凤之相!”

    刘芹捣了捣火炉里的火,面带微笑的道:“什么龙凤之相,就是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罢了,让二哥、四弟见笑了。”

    李千豹大笑,然后把眼光看向霍去病,带点不怀好意的道:“这小子,才没见过世面,你看他那样!

    ”

    霍去病听这话脸又红了,刚刚才把话转移,怎么一下又扯到自己上来了,当即头一低,再无一句话。

    厨房里传来叮叮梆梆的忙碌声,谢云手艺不错,刀功更是了得,使的出神入化,一把厚实的菜刀在他手中随意挥舞,刀刀刚劲,就连最难切的骨头,也被他手中的菜刀,一刀了结,如果他做厨子,一定做的很出色,谢明在一旁捣着火,脸上并没有一丝惊讶,因为这样的场面她早就习惯了,再出色的刀功她都见过,何况是谢云这种只称的上入目的刀功。

    谢云看了看谢明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谢明弯着那双水晶般的眼睛,向谢云示了一下意,继续的做着手里的事,说实话,谢明除了必要时打打下手外,厨房她很少进来,家里的事,一直由谢云担着,谢云又极疼她,有什么事,都是自己一个人做完,从不让谢明做,更别说下地、上山的事了。

    夜深了,天上没有月亮,没有星光,只有淡淡的白云,树林里干枝的树梢,被风吹的吱吱作响,村庄里的农户都把门窗关严实了,只在屋里点着一两盏油灯,迷迷糊糊的摇晃着,一家人围在火炉旁聊着家常。霍去病把马车牵到了谢云家门前栓好,又把买来的那些礼品,一一搬下马车,谢云还在厨房里忙碌着。

    屋子并不算太大,三间小房,一间厨房,和一个不大不小的客厅,装饰还算过的去,外面虽然都是土筑的,可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里面的墙都由木板夹着,看上去很精致,谁都不会想到,这些都是由谢云一个人,用了几个多月才完成的。

    刘芹与东方朔几人谈着这十多年所发生的事,霍去病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坐在角落,静静的听着刘芹嘴中的事,内心里的疑问一下被她的话挑明了,这才明白她就是当然与匈奴人和亲的中平公主,心里虽然不明白她是怎么从匈奴人手里跑出来的,但她和谢无极那段可歌可泣的,已经深深的感染了他,想不到自己心中的大英雄,还有这样一段轰轰烈烈的,内心更加加深了对谢无极的崇拜,也希望自己以后也会有这样一段可歌可泣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开门声,刘芹连忙起去看,打开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不要问,一定是谢无极与赖民生,刘芹当即脸色就变的难看,今天可是除夕,喝到这个时候回来,换作谁都会生气,何况家里还有客人,不过刘芹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会连这样的礼貌也不懂。

    连忙换作笑脸,对赖民生道:“民生,你们也喝的太晚了吧!”

    赖民生明白刘芹的意思,手里提着的两坛酒,连忙往后面收去,傻傻的笑道:“大嫂实在不好意思,喝着喝着,就把时间给忘了,你别在意啊!”

    刘芹白了一眼站在前面的谢无极,又对赖民生笑道:“民生你太客气了,其实我也没有生气,只是家里来了客人,等了谢哥一天了。”然后对着谢无极没好气的道:“难道我就不能给他一点脸色看嘛!”

    谢无极一听这话,立即感觉不对,向门口的大树看去,只见一辆马车栓在上面,顿时脸色大变,赖民生也很好奇,便大步跨在谢无极的前面,进了门,李千豹几人以为是谢无极,连忙起相迎,却不知是赖民生,李千豹一见赖民生,脸色大变,屋里的气氛一下就冻结了。

    李千豹眉头紧锁,眼中怒火冲天,大喝一声道:“赖天安!你这狗贼...”

    说着,便纵向赖民生冲去,气势之猛,步步生风,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李千豹已经扑向赖民生了,李千豹紧握铁拳,势如破竹的冲了过去,脸上的表誓要将赖民生当场了结,方才一解心中怒火,在场的人无一不脸色大变,一片哑然,就在李千豹的拳头离赖民生还有一尺之隔的时候,一个黑影闪了出来,伸出支手,轻轻一带,速度之快,内力之深,都可以在这一招之中,全部看尽,李千豹的拳头,一遇到那轻轻的一带,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拳劲,一下烟消云散,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

    “四弟,快快住手!”谢无极挡在了赖民生面前,脸上的表又惊又喜。

    李千豹子一震,眼睛中闪现出一道光芒,向谢无极冲去,大喊道:“三哥!”

    谢无极眼睛里带着一丝水光,与李千豹紧紧相抱在一起,十多年不见,怎么能压抑着内心的感,就在两人相拥的时候,谢云提着菜刀,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大叫:“谁....”

    这时所有的人,从刚才的镇静中醒了过来,都将眼神投向谢云,一见谢云那副模样,不由的会心一笑,谢云感觉不对,连忙转回到了厨房,谢明本来也想跟上来的,见谢云进去了,只把头探出来看了看,也跟着进去了。

    谢无极看到站在李千豹后的东方朔,眼睛立马就湿润了,上前一大步跪在东方朔的面前拜道:“二哥!”

    东方朔一见鼻子不由的一酸,上前扶道:“三弟,你可想死二哥了!”

    两人相跪而抱,再大的恩也由不得这么一跪,三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十几年的光好象蹭的一下回到了当年,当年那不能再回首的时光,那一段永生难忘的记忆,怎能三言两语说的完。

    而赖民生却只能在站在门口,他的心又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晓,他真的是李千豹口中十恶不赦的赖天安,那他究竟做过什么事,能让李千豹如此愤怒,谢无极却又如此袒护,其中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看来这些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