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美丽妇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三十九章美丽妇人

    北风胡乱的刮着,天空厚重的云层中透着一点阳光,并不烈,却很耀眼,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到处洋溢着喜庆的节气息,家家户户都打开了大门,挂上了红灯笼,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孩子们穿着新衣衫,手里拿着最吃的糖,在大街上三五成群的嬉闹着,马车缓缓的在人群中前进,车夫是一个样貌不凡的少年,一股无名的英气从他上自然的散发出来,让过往的路人,不由回过头来多看几眼。

    东方朔打开车帘,向霍去病道:“去病,看看有没有集市,我想买一些东西。”

    霍去病点了点头,继续驾着马车前进,集市很容易找,人多的地方肯定就是集市,霍去病把马车停在了集市口,前面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闹市,人来人往,许多商贩都在吆喝自己的货,过往的路人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多看上几眼,或选上几件。

    东方朔几人下了马车,向闹市望去,一眼无尽,四处张灯结彩,好不闹,东方朔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祥和,向李千豹道:“四弟,我许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李千豹的眼睛闪现出一丝光,不由的苦笑起来,想当年兄弟四人逛花市、闯灯会,何等畅快洒脱,而如今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见一面都感觉比登天还难,就连为官清廉,做事公正的大哥晁错,也死于非命,难免让人伤怀,李千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是啊,很久都没见过了。”

    三人缓缓的走进了人流,慢慢的淹没在人潮之中,东方朔的心只有他自己知道,十多年没见的三弟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一家人过的可好?孩子长的像谁,等等.....,诸如此类的疑问在他脑海里盘旋。三弟喝酒,于是选了几坛好酒,三弟妹漂亮,于是选了几件首饰,再想想,这长辈见了晚辈,总要给个见面礼吧!可只听说三弟有一儿一女,什么样貌他也没见过,左思右想,挑了几件名贵的布匹,买了一件黑色毛皮大衣,按霍去病的段配的,在东方朔的眼里,三弟的孩子再怎么差劲,也不可能比不过霍去病,父亲英雄一世,这做儿子的应该不会熊到哪里去。

    办完了货,便向镇外赶去,镇外是一个小村庄,名叫落雁村,名字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绝对是一个好地方,依山傍水,丛林茂密,芳草连天,万顷农田,只是现在看不到那一片景致,冬天虽然就要去了,但还是留下了一片雪白的足迹。

    马车行到了村庄前,村子的房屋虽少,却很密集,都靠水而居,屋顶青烟袅袅,好似一派农家气息。

    东方朔等人下了马车,精神特别充沛,虽然这几天舟车劳累,可一闻到这世外般的空气,不由心头一轻,感觉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给卸了,望着万顷农田,山川河岳,心里头最理想的去处,应该就是这里了,整在官场上勾心斗角,尔臾我诈,心早已经疲惫了,反而这平淡的子,三素一汤的生活,却成了他们最想要的。

    东方朔不由发出了内腑的一句感叹:“好一座世外桃源啊!”

    李千豹脸露微笑道:“二哥也喜此处?”

    东方朔看了一眼霍去病,对李千豹道:“累了,累了。”

    李千豹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没有再问下去,指着村子里的一户农家道:“二哥,那就是三哥的住处了。”

    东方朔顺着李千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户矮小的农舍,门前挂着一副由红木做的对联,特别的显眼,东方朔看后,大叹道:“一看此处就知道卧虎藏龙!”

    两人向前而去,这时候霍去病却停下了脚步,两人回首而望,霍去病作了一个礼道:“前辈们进去吧,去病就在门口看车。”

    东方朔两人相互而望,心里明白霍去病为何不去,只是这外面北风瑟瑟,就是在马车里也无处取暖。他们两人一进去,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出来,压在心里十多年的话,说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说的完。

    东方朔向前一步,拍了拍霍去病的肩膀道:“难道你就不想见一见,威震江湖武林,惊动诸子百家,不可一世的大英雄——谢无极!”

    东方朔说话时,个别字特别加了重音,霍去病向来敬重大英雄、大豪杰,谢无极的大名更是响绝于耳,想当年谢无极纵横江湖时,他还没有出生,不过“一柱擎天——谢无极”的威名,时常听人说起,“黄河大战——杨笑云”“一夜平雁山”“鼎力相助晁大夫”“墨争战二雄”,这些都成别人嘴里津津有道的话题,再加上自己心中的偶像莫刑,也是他的弟子,更加激起了他想一睹英雄风采的决心。

    可话归话,想归想,他们两个都是谢无极的兄弟,而自己是个外人,他们在一起肯定有说不完的话,自己插在其中,不是太扫他们的兴了,终于还是狠心的摇了摇头道:“去病是个粗人,虽然对谢大侠仰慕以久,但毕竟是个外人,怎么能打扰几位的谈话。”

    李千豹最讨厌的就是拖泥带水的人,不耐烦的道:“二哥,这个家伙是个榆木脑袋,还和他废话干什么,简直就是在跟娘们扯淡,我们还是进去吧,他怎么样就怎么样。”

    东方朔却不已为然的道:“去病还是进去吧,外面风大,在马车上也不好过,而且今天是过年,难道你还想吃那些发了黄的干粮过年?”

    霍去病看了看腰间的干粮袋,傻傻的笑了,东方朔一看也笑了,原来霍去病的干粮已经吃完了,这时在后的李千豹,冷言冷语道:“说你傻,你真他的傻到不要命了。”

    就在这时,那户农家走出一个妇人,样貌端庄,气质优雅,虽然年纪看上去四十左右,可那副样貌却比二十的少女还美,当她侧相望时,眼睛里闪现出一种光芒,子有些颤抖,久久的立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三嫂!”李千豹眼睛有些微红,跨着大步向前走去。

    妇人微微一怔,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千豹!”

    李千豹走到妇人面前,连忙跪下拜首:“李千豹拜见嫂嫂。”

    妇人脸色大变,连忙扶起李千豹,着急的道:“千豹!你怎可行此大礼,叫我如何受的起!”

    这时东方朔也来到了跟前,也跪在了地上,拜首:“东方朔拜见公主。”

    这话一出,霍去病子一震,脑袋里一片空白,弄不清他们说的、,做的事,怎么一下子就出来了公主,他呆呆的立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妇人扶起东方朔,眼睛已经湿润了,轻声的道:“二哥,我现在不是什么公主了,你千万别这样叫我,刘芹承当不起啊!”

    东方朔老泪纵横的道:“在我心里三妹永远是公主。”

    原来这位妇人就是谢无极的老婆,中平公主刘芹,刘芹见东方朔如此倔强,连忙跪在东方朔面前,东方朔与李千豹两人都为之一惊,东方朔连忙道:“公主,你——这是干什么?”

    刘芹低着头道:“二哥,如果还认我这个弟妹,请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公主,我现在是谢哥的人,谢哥的兄长就是刘芹的兄长,希望二哥和四弟明白小妹的这份心意,不然小妹就长跪不起。”

    东方朔与李千豹哪能受得了这一跪,连忙扶起刘芹,点头答应了,刘芹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东方朔的老泪还没有止,十多年了,大家都由当年风华正茂的少年,变成了历经沧桑容颜衰老的秋末之人了,不由感慨万千。

    “二哥、四弟里面请。”刘芹带着泪水的笑眼很美,把东方朔两人请进门,忽然感觉忘了什么,回过头一看,只见一个少年呆呆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刘芹笑着走上前道:“这位小哥也请进去吧,外面风大,这大过年的子,凉了体可不好。”

    霍去病怔了怔,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像根木头一样立在哪,李千豹从屋里走出来,傻笑的对刘芹道:“这家伙是个榆木脑袋,不敲几下,是动不了的。”

    说着一支粗大的手,揪着霍去病往屋里拉,刘芹会心的笑了一笑,也跟着进去了。

    东方朔坐在火炉边,问道:“弟妹,怎么不见三弟?”

    刘芹泡了几杯茶,一一递给他们,递到霍去病手里时,霍去病发怔了,既不说不要,也不接下,这下把李千豹给惹怒了,拍的一掌打在他的脑袋上,叱道:“你傻了是吧!”

    霍去病被李千豹这一下,着实给打醒了,不过他没有对李千豹发怒,而是恭敬的接过刘芹手中的茶,仍旧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不敢去看刘芹的眼睛。

    刘芹看着这孩子笑了笑,向东方朔道:“谢哥,带着两个孩子去买东西了,很快就会回来的,如果知道二哥四弟来的话,就不会这么巧了。”

    李千豹客气道:“没事,没事,要怪就怪我们没有通知嫂嫂,现在等人是我们应该的,应该的。”

    刘芹看了看霍去病,笑着问:“这位少年是?”

    东方朔扶须道:“他是我家的一个仆人,这次出来就让他做了车夫,他叫霍去病。”东方朔停顿了一会,对霍去病道:“去病还不见过夫人!”

    霍去病连忙跪地上,扣首道:“霍去病见过谢夫人!”

    刘芹吓了一跳,连忙扶起霍去病,在刘芹触到霍去病的那刹那,不知道霍去病是紧张,还是害怕,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后退了一步。

    刘芹也没有作惊讶状,轻轻一笑,虽然刘芹已经四十了,可她那张美貌的脸,依旧充满着魅力,霍去病见了,连忙低下头,心脏急速跳动,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