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当年玉门关之迷(终结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三十七章当年玉门关之迷(终结篇)

    李广在清曲镇休息了片刻,便带着大队向玉门关进发,玉门关守将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命人打开城门,令手下士兵百米内迎接车驾,城上高举红布,以示敬意。

    队伍缓缓前进,清曲镇与玉门关的这一段路程,除了少数的树木外,就只剩下荒草凄凄,黄沙漫天,加上深秋,天气干燥,风势又大,这般场景就更加明显了。

    守城的将军立在城门口,气势禀禀,左手叉腰,右手握刀,有威仪四方的大将之风,远处一骑快马,向这边赶来,背上插着红旗,看来是他派出去的士兵。

    “报!”那骑马的士兵,人还没到跟前,声音已近在咫尺了,马还在跑,人已经下马了,一路快跑来到那将军面前,跪地拜首道:“报告将军,车驾已经在一里之外了。”

    那将军点了点头道:“恩,再探。”

    “若”

    那将军转对着后的士兵,城上的士兵,大声道:“各位!今天是我大汉公主与匈奴人和亲的子,这并不是什么喜庆的子,这是我们做臣子的耻辱,不能保护好主人,让主人为我们牺牲,这是我们做军人的耻辱,你们要永远记住,公主是为了天下百姓而嫁,她的所做所为,更应该让我们觉醒,更应该让我们握紧手中的剑,骑上自己的马,奋勇杀敌,终有一我们要一洗血耻,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声音洪亮,是我听过最好听的一首歌,声音雄浑,是这天地之间的正气所在,我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去赞扬他们的忠心,没有浮夸的词藻去描写他们,因为他们是最美丽的语言,最动人的词句,军人的职责是什么?军人的所做是什么?没做过军人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我也没做过,所以我也不会说,但他们是我心中最崇尚的英雄,没有他们何来国家,没有他们何来家庭,他们就是牺牲自己来成就大家,他们是一群默默无私奉献的天使,让我们为他们敬礼。

    队伍缓缓的来到了玉门关外,李广老远就下了马,持着自己的配剑缓缓前行,好象前面有什么东西让他震惊,让他畏惧。

    站在城门口的将军,仍旧一动不动等着公主的车驾临近,三百米,二百米,好象这段路程很远很远,冷涩的秋风刮起地上的黄沙,吹进军士的眼睛,每个人眼睛都红了,他们没有哭,因为那是沙砾进了眼睛,军人是不会哭的。

    车驾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城门口,城楼上的士兵全部都跪下了,那位守城将军最先发话:“末将,拜见公主陛下”

    中平轻轻将车帘打开,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一位,黑须垂,穿戴整齐,气势昂昂,年近五十的将军,脸上露出了一丝敬意,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司徒大将军无须多礼。”

    那将军嗑了三个响头才起,正气庄庄的立在一边,躬道:“公主请进城。”

    这时所有的士兵都让开了一条道,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护送公主陛下了,下一次他们有可能就是敌人了,整齐的队伍,可以看出这位将军的军威,就连站在车后的李广也暗暗低下了头,公主的车驾进了城后,李广才从人群中走出来。

    李广见到那位将军,连忙跪在地上,拜首道:“李广拜见司徒大将军。”

    那将军见李广,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扶着李广起来,亲和的道:“李将军你我官职一样,就不必如此多礼了。”

    李广明显对他很敬畏,低着头道:“在李广心里,司徒大将军永远是李广的老师。”

    “李将军客气了,我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你,也就心满意足了,还是快快进城,保送公主出关吧!这是军人的职责,半点也不能松懈。”

    李广又跪在地上,嗑了三个响头,才匆匆离去,那位将军双眼通红的望着李广的背影,深深的笑了笑,这笑容里面充满了欣慰,充满了感叹。

    队伍很快出了玉门关,因为耽误了几天时,匈奴人那边一直派信使催问,不得已,只好立即出城。寒风涩涩,玉门关城外的城门口立着一棵枯树,树很大,却没有一片树叶,几支枯的发黄的树枝,无力的架在上面,感觉很牵强,树上落着一只乌鸦,哀号连连,见人群涌现,扑扑的飞开了。

    车驾没走出玉门关的视线外,刘芹叫住了车驾,李广连忙下马,跪问道:“不知,公主有何事?”

    刘芹在车里面缓缓道:“将军,能否让我再看一次,大汉的故土。”

    李广突然感觉鼻子一酸,撑在草地上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泥土,手指深深陷了进去,强咬牙根道:“当然可以。”

    刘芹打开车帘,在恃女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眼睛有些闪动,望着远处那座有些飘渺的城池,那被风吹的铮铮作响的旗帜,内心的痛苦没有人会知晓,她难过因为离开故土而难过,她心痛是因为那个人没有出现而心痛,她想过许多的事,如果他来了,要带她走,她会断然的拒绝他,可是他没有来,连人影都没见到过一次,她又感觉很失望,很难过,难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没有一点地位,曾经的那段,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只随便说说吗?

    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能装下多少事,强忍着许久的泪水,还是决了堤。

    李广连忙叩首道:“公主!”

    刘芹贝齿咬着唇,想让泪水停止,可越是这样泪水就越往下流,这时所有的人都跪下了,埋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刘芹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道:“各位将军,谢谢你们一路的护送,国家失去了一个公主不算什么,可是失去了一个将军,就等于失去了军魂,我本没什么,只是生来血统高贵,可就是因为我的血统,我上肩负的使命就与平凡人不一样,能够用我一个人的幸福,去换天下百姓的平安,我感觉很满足了,也希望各位将军能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建功立业,效忠朝廷,成为一位名垂青史流芳百世的大将军,李将军你们就送我到这儿吧!太远了,我怕让大汉朝失去一位名将。”

    李广伏地拜首道:“为了公主,末将万死不辞,就让末将再送公主一程吧!”

    “让我们再送公主一程吧。”这时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刘芹苦笑道:“难道你们忘了我刚才的话吗?国家失去一个公主不算什么,但绝不能失去一个将军,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匈奴人向来不讲规则,你们要是去了,恐怕是有去无回,还是送到这儿吧!各位将军请回吧!”

    风静静的吹着,此时这一片草原特别的寂静,感觉不到一丝生气,风吹着沙草的声音特别好听,沙沙的,刘芹上了马车,带着她的那几个侍卫几个侍女缓缓而去,李广与士兵都跪在地上,没有一丝声音,静静的看着车驾离去,每个人见到车驾消失的那一刻,内心都涌现出一股怒火,血在体里迅速穿梭,几乎要将他们吞噬,可是他们却只能低低的叹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使不上一点劲,也许还是那位司徒将军说的对:‘这不是什么喜庆的子,这是我们做军人的耻辱!’

    车驾失去了大队伍的烘托,显的特别的孤单,冷落,好像一棵失去了森林的树,就像立在玉门关城门外的那棵树,孤单、寂寞,虽然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风吹雨打,可它依然孤单,依然单单的立在那,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让它死掉,也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给它增添新的朋友,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荒草,和那无数的血腥场面。

    “不好啦!不好啦!”一个侍卫向刘芹的车驾跑了过来,脸色充满了恐惧。

    刘芹打开车帘,忙问:“怎么了?..”

    话还没完,就见到远处一股强风袭来,席卷着一地黄沙,向这边袭来,是沙尘暴,刘芹并没有恐惧,反而特别的镇定,因为现在对她来说,生死都一样,生、不如、死。

    侍卫拉着刘芹的马车一路逃窜,希望能够躲开这场危难,不过那沙尘暴很奇怪,上不接天,下不着地,虽然气势很大,感觉不像是自然而成的沙尘暴,而且它一直追着刘芹的车驾走。

    人总不可能比风还快吧!就算快也会有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那个侍卫跑昏了头,还是那沙尘暴会变动,一下就闪现到了车驾的前面,在空中做出一副鬼脸,黄沙顿时变的面目狰狞,在空中挥舞的爪牙,张开了大嘴,向车驾袭来。

    “鬼啊!”一声恐惧的叫喊,一切都淹没在了风沙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群匈奴人的迎亲队找到了这里,昏在地上的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一个侍女连忙爬起子,虽然有些吃力,但她还是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公主的车驾面前,声音有些软弱:“公主你没事吧!”

    车驾里面静了好一会,才发来一句回答:“我没事,接亲的队伍来了吗?”

    那侍女松了一口气,急忙道:“来了,他们在给侍卫们疗伤。”

    一切都过去了,可是谁都不会知道里面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刘芹,就这样匈奴人以为取到了大汉朝的公主,大汉朝也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的大战。

    要问这事是怎么做的,那我就一一解释给各位听一听,刚才那场风暴是谢无极催动全功力所造成的,当时他就在风暴之中,风过后,所有的人都昏迷了,于是东方朔将晁错给他们选的那位歌姬与刘芹换了,然后由李千豹将那群接亲的匈奴人给引到这,让他们相信这是一场风暴所引起的,自然就没有人会怀疑车里面的公主了。要问这天衣无缝的计划是谁想的,那非东方朔莫属了。

    这就唤作:“玉门关劫亲!”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