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当年玉门关之迷(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三十五章当年玉门关之迷(六)

    长长的送亲大队从宫门口,一直延伸到城门口,街头没有一个人,曾经繁华的长安街上,现在看不到一点生气,如一座无人烟的孤城,静静的立在这无疆大地之间。

    皇宫的城门一点一点的打开,汉景帝没有送中平,只有中平的母亲站在几丈远的地方,泪满眶的凝视着女的离开,心中虽有百般苦,却无人倾诉,只能望着多年来一直在边,唯一的孩子离去,她多么想大声的喊出来‘孩子别走!!!’可话一直哽咽在喉咙,再没有一点力气冲破那最后的关卡。

    中平没有流泪,缓缓的走向马车,微风吹着她那阿挪的姿,卷起那红色的群角,若仙女下凡,降临此地。

    “咚!”一声锣响,长长的送亲大队,便奏起了音乐,刚才死寂的街头,一下变的闹起来,长长的队伍开始移动,在屋里待着的百姓,悄悄的打开了窗户,探出头来观看,他们的脸上没有一丝喜悦,更多的是一种忧愁,因为谁都知道,这马车里面的人,不是为自己而嫁,是为了大汉百姓而嫁。

    这时有几个在楼上的人在议论;

    甲,一脸苦楚的叹息道:“哎!这是第三个了,这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乙苦笑道:“没办法!现在的天下不太平,番王要反,匈奴要抢,换了谁,都受不了。”

    丙摇了摇头,缓缓道:“可惜了!可惜了!这一代绝世美人就这样离去了。”

    甲是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接着道:“兄台,可知晓这中平公主?”

    丙摇头笑道:“如能见她一面,在下也就算没白活了,可惜了!人没见到,便以离去,我只有几句叹息罢了!”

    甲感到很失望,默默的望着队伍缓缓离开,内心涌现出一股莫名的哀伤。城楼上站着一个年纪十几岁的男孩,眼睛通红,手里紧紧攥着一块深紫色的玉佩,虽然不大,但看材质,绝非一般名品,尤其是紫色的玉佩,极少见,上面刻了两个字‘中平’,男孩望着队伍离去的那一刻起,他就发誓,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绝不!

    寒风胡乱的刮着,如冰冷的刀,一道一道的划过,一望无际的草原,也已经没有夏的朝气,反而是黄沙飞舞,枯草漫漫,东方朔与李千豹站在一座小山丘上,风吹着他们两个人长长的头发,很豪放,很洒脱,东方朔像一个满腹经纶的诗人,站在高山之巅,风尖之上,反而李千豹比较滑稽,一张霸气十足的脸,此时多了几分疯癫与悲壮!

    东方朔望着东南方,掐算着手指,口里还在喃喃自语的念着,脸上的表带一丝微笑,李千豹不明,便问:“二哥,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东方朔浅笑道:“四弟你有所不知,我刚才算了算地势,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加上现在的环境,我们真是具备别人打战最想要的三个要素。”

    李千豹听明白了这三个要素:“天时,地利、人和。”李千豹看了看四周,眼神有些迷惑,摇头道:“可我怎么看不出来。”

    东方朔有故意卖关子的模样,轻轻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李千豹摸了摸头,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加上东方朔都这样说了,也没有再问下去。

    夜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从高山上看去,一里地外的荒地处,火光通明,人群涌动,而且还挂着大汉皇族的旗帜,看来是中平公主的送亲队。中平公主的送亲队,比以往要多出一倍之多,三千的侍卫护驾,由李广压阵,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可中平却得到了这样的待遇。

    在一里外的山头上,几股暗流在涌动,看上去很庞大,天色太暗,看不清所以然来,渐渐地,那股暗流集中在一起,才停止涌动,突然间这股暗流举起了几个火把,近看原来是一群山贼,为首的是一个独眼瞎,脸上的脸骨像没有规则的怪石,显的无比丑陋,那一口黑黄的牙齿,就是在灯光不怎么明显的地方,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他的这副尊容‘难看’。

    一群山贼围在一起,想必也没什么好事,那个独眼瞎最先发话,声音特别另类,只能用‘难为听’来表达我对他的恭维,他露出了那一口黑黄的牙齿,嘴角扬起的那丝微笑,带动了那‘怪石崎岖’的脸,缓缓道:“这一次,关系重大,绝不能有一丝疏忽,这可是掉脑袋的事,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不然老子先要了你们的命,听到了没!”

    那些人,好似很害怕他,都低声回答了他的话,旁边一个蓝衣男子,向前一步道:“老大,这可是劫公主的车驾,不是平常时的打家劫舍,您要三思啊!”

    那独眼瞎是乎很讨厌这男子,脸上怒意顿起,却没有当场发作,只是淡淡的道:“我已经思考了上百遍,你无须多说!”

    男子见他去意已决,只好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退了下去。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独眼瞎看了看远处盛旺的灯火,思考了片刻道:“现在还不急,等他们都睡着的时候再动手”

    山上的灯火片刻之间暗了下了,也不见人流的涌动,只有一片死寂,又回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样貌,很黑,很狰狞,感觉四处都有冰冷的杀机,让人喘不过气来。

    死寂的山坡闪过一个黑影,速度极快,稍纵即逝,林中突然惊起一群鸟,嗷嗷的叫着,向远处逃散去了。

    那独眼瞎好象发现了什么,连忙叫人点火,顿时黑漆漆的山涧又亮起了火光,一闪一闪的火光,照着一副副狰狞的面目,个个眼中充满凶光,好似一群蓄势待发的恶魔。

    其中一个男子问:“老大怎么了?”

    那独眼瞎眼神有些迷惑,向四处看了看,缓缓道:“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边!”

    “老大会不会是昨晚玩女人太多了,心里在想那个事吧!”

    这话一出引起了大伙的一阵喧笑,那独眼瞎恶恶狠狠的敲了那个没脑袋的家伙一下,怒道:“你个王八羔子,敢拿你爷爷开玩笑!”

    那人连忙求饶:“小的知错了,我以为老大是和我们开玩笑的。”

    独眼瞎给了那个男子一脚,骂道:“老子哪有时间和你这种废物开玩笑,叫大伙都给我起来,早些动手,以防不测!”

    “是!”

    夜风呼呼的刮,穿过林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像鬼的哭,狼在嚎,特别凄凉、悲惨。山贼们举着零星的火把,慢慢的向山下走去,人数很多,看上去最少在一千以上,每个人手里紧握着雪白的兵戎,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特别显眼。

    就当所有的人走到山腰的时候,一个黑影立在了山腰上,一黑衣装束,高七尺有余,长发披肩,被风吹乱了几分,看上去像个幽灵,略显伤感的背影有些颓废,最突出的就是他肩膀上扛着的那个长七尺大木盒,像一副棺木,给人一种恐惧感。

    所有的人都不敢上前一步,都知道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碰上鬼,现在的山贼都把嗓子提到喉咙上去了。惊心稍稳后,独眼瞎才镇定住心神,再看看自己后有那么多人,难道还怕一个厉鬼不成,正所谓‘手里握有三斤铁,鬼屋里面能过夜。’何况他们手里握的可不只有三斤铁,加起来少说上千斤。

    独眼瞎还是不敢亲自上阵,用脚将边的一个罗喽踹了出去,对他使了一个狠狠的眼神,也不知道那罗喽是害怕,还是心虚,整个人都在发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独眼瞎心里着急,紧急之下,拔出手中雪亮的刀,做了一个杀的动作,这下可把那个罗喽给吓坏了,连忙口吃的开口道:“你——你—是——谁?”

    这话传出去,却没有半点反应,那立在山腰的男子,仍旧没有动一丝分文,也没有说支言片语,就这样和他们僵着,像一尊雕塑。

    这时独眼瞎后面一个男子上前一步,在独眼瞎耳边轻声的道:“老大,我看还是叫大伙冲过去,砍了那个王八羔子算了。”

    独眼瞎眼露凶光道:“恩,叫大伙给我上!”

    话一出,后面那条长龙,如决堤的江水,汹涌的冲像那个男子。撕杀的叫喊声响起整个山头,只见一阵光,一道雪白的光,一切都平息了,撕杀的叫喊声停下了,狰狞的面目也不见了,只有一群发呆脸上充满恐惧的人,和一群倒在血泊之中,还没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尸体,微风吹过,空气中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很难闻。

    独眼瞎惊呆了,他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到一阵白光,一百多个兄弟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他全开始颤抖,他现在应该明白了,自己真的碰上了鬼,后面的人更加明白,自己是跑不了了,谁都不敢动,因为脚已经麻木了,谁都不敢叫,因为喉咙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掐住了,额头上的汗水,像玉米一般大小,全上下的毛发被一股冷风吹的直竖起,此时他们心里只有两个字‘恐惧’。

    独眼瞎撑着僵硬的体,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是——是谁?”

    这几个字打破了刚才的死寂,就像平整的湖面,起了一丝涟漪。

    那个男子子怔了一怔,竟然还有人敢向他问话,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冷冷的道:“只有死人,才不会威胁到她的安全。”

    话中充满了冷意,几乎可以将整个人冻结,加是这冰凉的秋风,如一柄被磨利的剑,把所有人刺的遍体鳞伤。

    夜很宁静,除了草丛中一些不知趣的小家伙在欢闹,再无其他的声音,一个黑漆漆的影向远处还有些微光的地方望着,眼睛里充满了空洞,秋风吹过,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而这一次,气味更加的浓,更加恶心。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