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当年玉门关之迷(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三十三章当年玉门关之迷(四)

    十五的月亮出奇的圆,高高的挂在夜空,繁星点缀,显的更加灿烂,在深宫之中,月亮特别的大,一眼望去,好象皇宫就是建筑在月亮里面,气势磅礴,要比传说中的月宫,更加的宏伟,刘芹呆呆的望着天空中的月亮,眼睛有些迷离,好象在想什么事,月光照在她那张艳的脸上,显的暗淡无光,此时的她只希望天空出现一个人影,带她去看看外面的夜色,去感受一下,心花怒放的感觉。

    可他不会来了,因为毕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再加上宫中戒备深严,他武功再好也进不来的,思念总是最难忘的,因为只有思念,才会让人懂的什么叫等待。

    我一直都相信一见钟,因为我一直都是一见漂亮的人,就有感觉了,并不需要去太多了解,也许你带着神秘去慢慢的揭开它,反而比自己等着时间去揭开它,要快乐的多,我喜欢一首歌,歌是这样写的:“人山又人海,别错过那一个等待,试一试去,伤害总比悲哀来的爽快!”其歌,其歌词的美,不过这都是在下的粗理,不直一提。

    微风徐徐,吹落了一地树叶,树叶沙沙的声音很好听,像一首旋律,安静的旋律,让你不会厌烦,因为它是自然所成的,看着月亮,听着树叶沙沙的声音,刘芹伏在窗台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与自己心的那个人牵着手,走过夏秋冬,看着四季的变换,看着人潮的涌动,看着太阳的升起,看着幕的下落,感觉到了快乐,也感觉到了伤心,可她却一直在笑,因为她边站着一个自己心的人。

    过了许久她从梦中带着微笑醒来,好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天还是黑黑的,月亮还是站在老地方,难道自己没有睡多久,伸了一下懒腰,突然她看见一个男子,站在一丈外的地方,着黑色衣服,肩扛七尺大木盒,站在那一动不动,不过一直都在看着她,眼睛里面仍旧闪现着那种能把所有东西融化的光芒。

    刘芹有些惊讶,难道他一直站在这?自己有没有做一些不好的事?脑海里刹时堆满了问号,比十万个为什么还要多。

    “我等你很久了!”谢无极终于开口说话了。

    刘芹一震,一时答不上话来,吱吱吾吾的说:“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想知道吗?”

    刘芹仍旧没有回过神来,随口回了一句,其实内心就是想说这一句,可真要回过神来了,她就不一定会说这一句了:“想知道!”

    谢无极一听,好象幽灵一样,移到了刘芹的面前,刘芹把眼睛瞪的很大,好象自己还在做梦一样,谢无极并没有管她同不同意,牵起她的手,纵一跃,便上了屋顶,速度非常的快,刘芹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丈多高的屋顶上了,她想尖叫的时候,谢无极左手将她抱在了怀了,然后轻轻一跃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刘芹已经忘了什么礼仪、矜持,死死的抱着谢无极,脑袋直往他怀里钻,不敢看下面的一切,风呼呼的在耳边刮着,自己却躲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面,她要是清醒的,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可她做了,是半醒半睡的时候做的。

    渐渐的风停了,好象感觉落地了,谢无极看了看怀里的刘芹,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们到了”

    刘芹一听,慢慢的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向四处看去,大叫一声:“这么高!”

    然后紧紧的把谢无极抱着,头又躲进了他的怀里,谢无极的子很结实,感觉每一个地方都是肌,抱着他很舒服,很有安全感,虽然自己站在长安最高的楼顶上,下面可以看到整个长安的万家灯火,自己内心却没有一点害怕,只是自己舍不得放开手罢了。

    “别怕!不是有我在嘛!”

    谢无极把手里的木盒放到后,双手把死死抱着他的刘芹给撑开,然后从背后抱着刘芹,刘芹并不是很矮,却和谢无极站在一起,她只到了谢无极的下颚,足足矮了一个头。

    刘芹见到谢无极这样抱着她,并没有挣扎,而是睁开了眼睛,看向远处,下面真的好美,这是她第一次,从这么高的地方俯视下面,原来看事物还可以这样看,风静静的吹着,月亮高高的挂着,不过好象只要自己一伸手就可以触到它,甚至可以摘下周边的星星。

    “好美啊!”

    谢无极把头探到她的耳边,轻声的说:“只要你喜欢,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

    为什么自己会让他这样抱着,为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自己兴奋,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明明自己很清醒啊!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所做的事,她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她甚至还希望他能把自己抱的更紧,难道自己真的.....

    风依旧轻轻的吹着,刘芹静静的躺在谢无极的怀里,聆听着他的心跳声,好象现在的她,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她只想和他在一起,只有和他在一起,她才感觉是快乐的,心是在跳动的。

    那一夜,他们没有说很多话,却像久别重缝的恋人,他们也在那一夜相了,甚至离开一刻,都感觉是在煎熬,就算只要看到对方一眼,内心都会洋溢着幸福,也许这就是吧!

    从那天以后,他们经常见面,这区区皇宫谢无极根本就不放在眼里,除了和刘芹约会,谢无极也少不了和自己两位大哥,阔论一番,三人的感也是越来越深厚。

    “大哥,你怎么了!”谢无极向在喝酒的晁错问。

    晁错可能喝多了,心里的一些事也就藏不住了:“这南洲山贼越来越猖狂了,竟然把朝廷拨往灾区的十万两白银给劫了,朝廷多次围剿,都被击退了,现在皇上劳,百官也拿不出一点办法来,看来番王们都有话说了,说朝廷无能,连一群山贼都歼灭不了,怎么能治理天下!”

    东方朔一听道:“这个好办,只要皇上下令,让各地番王去剿灭山贼不就行了”

    “假如番王们剿灭了山贼,那岂不说朝廷更加无能了”

    “这个也是,刚开始出现山贼的时候,皇上就应该叫番王们去处理,现在的确是晚了些”

    谢无极道:“这个简单,大哥就交给我去吧!三之内,你必能听到好消息,不过大哥一定记住,不准提我的名字!”

    “三弟难道你想....”

    “大哥放心,这区区一群山贼何足挂齿”

    “可..”

    东方朔道:“大哥你就放心,三弟绝对能够办好,别忘了我们三弟,可是百万军中来去自如的人,还能怕这些山贼不成!”

    “那三弟,你可要担心,不如我向皇上请兵几千随你去!”

    “不要了,带那么多的人,会耽误我的行程,大哥你就放心吧,我立即动,三后听我的好消息”

    谢无极扛着七尺木盒消失在花园里,感觉真是来无影去无综。

    晁错仍旧有些不放心道:“老弟,三弟真能行!”

    东方朔一脸的镇定道:“大哥你就等着好消息吧!三弟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那可是不得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