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秘的诸子百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十一章神秘的诸子百家

    北风呼呼的刮,但今天的人起的特别的早,都在收拾行装,早早的聚集在城门口,原来今天是出关的子,怪不得大家都起的这么早,外面几十里的营寨也一个都不见,好似行军打战的军人,闪电般的速度,张段天领着各大门派缓缓向城门走来,刹时凌乱的人群,马上让出了一条宽几丈的大道,还有的人指指点点,可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江湖大人物吧!,长长的队伍像一条无穷尽的长龙拉开很远,却不知道一个影向关前飞驰而去,此人一破乱衣衫,头戴斗笠,脚穿麻布步鞋,形似电直奔玉门关外城前。

    守关士兵一见大喝一声:“来者何人?”

    那人亮出一块牌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耀眼,上面刻着两个字‘皇族’守城士兵一见连忙大喊:“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随即守城的将军赶了过来,一见那人手中金牌,连忙跪地叩首:“臣司徒令参见特使!”

    “无须多礼,我来只有一条命令,不久就会来一支大队人马,你的任务就是放行,不准阻饶!”

    “若”

    司徒令抬起头时,那人已经不见踪影,连忙下令;如见大队人马立即放行,敢有阻饶者,杀无赦!

    远处山顶立着一个人,此人一黑色长袍,背后有一点白,头戴斗笠,遮住了面容,静静的看着队伍出关。

    这时后出现了一个男子,说不清年纪,一的红装特别显眼,满脸的阳之气,有点半男半女的感觉,却又不能说他是太监,给人感觉四个字‘阳怪气’,就连声音都半男半女:“想不到堂堂墨家也关心起这江湖上的事来了。”

    那个戴着斗笠的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你阳家不也卷了进来!”(...)

    天气渐渐转冷,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此时的天地间是一片雪白,放眼望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何等壮观,湖面也开始结冰,不再有绿色,不再有红妆蒴裹,有的是一片白,一片灰,天空总会在这个时候哭丧着脸,没有一点生机,山川河岳都被遮掩,被蒙上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北风依旧在刮,不过是在这没有星光的黑夜,但在这个时候,有没有星光都可以一眼看穿几十里,因为天地早已雪白,它有发光的衣衫,无须灯火的点亮,在一座只剩下白雪的山上,却出奇的发现有两位仙人在山顶对弈,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不对是有人,两个人!他们衣着雪白,如不认真去看,绝对发现不了这万里雪白的地方,竟然有两个着白衣,白发长须的老者在这山顶寒风之上对弈,此事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难道他们是仙人?

    两人神慈祥,面光红润,衣着单薄,看上去最少有七老八十了,一个手持白子,白子已经将黑子围得死死的,只要一招,便可让黑子全军覆没,可那个老者却没有下子,把手里的白子收了回去,看着对面那个比自己年小的老者道:“棋要靠心下,只要用心死棋也能复燃,看来今天你没有用心下啊!”

    那持黑子的老者一脸敬畏之色:“是师侄大意了,请师叔谅解。”

    老者把白子一一收回:“你现在就是一个下棋的人,你面对的也不只有一个会棋的高手,现在你就分心了,这家业恐怕就毁在你的手里了。”

    “师叔教训的是。”

    “你自从提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把诸子百家都给得罪了,现在你手里还有几分胜算。”

    “其实有胜算的不是我,而是我们支持的人,我们儒家不是提倡以仁为中心,所以我现在不是为了自己而战,是为了天下黎明百姓而下这局不知胜负的棋,正因为如此,我不能让自己崩溃,只有放松自己让敌人骄傲时我才能一子定胜负”那老者将棋下在十六路二十三手,正好让自己所有的棋子死灰复燃。

    持白子的老者一脸笑意:“看来我真的老了,以后的事就由你去做吧!”

    老者话一完,便开始迎风而起,一阵风吹过就消失在空中,那立在山顶的老者,俯拜首,好象在与仙人告别,渐渐的山顶的老者也随风而起,一阵风过也不见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仙啊!

    “江南湖水畔,凉亭内,一位白衣女子把琴乐,天空飘雪落湖面,已结冰层一尺深,琴声冷冷风瑟瑟,仙女临镜似梦中,面挽清纱白布,衣着白雪丝绸,手戴白雪玉凤镯,细腰缠着金绫锣。”

    突然从天而降一男子,一黑,双脚轻轻点落在湖面,背对着那凉亭内的女子:“你还有心思把琴?”

    那女子一见连忙跪地道:“参见主人!”

    “看来你的武功还没练到家,连我来了也不知道。”

    “主人武功盖世,奴婢当然无法感觉主人来临。”

    “可打听到诸子百家的消息?”

    “现在的诸子百家,都在蠢蠢动,除了兵家与法家没有动静之外,其他家都开始行动了。”

    “看来这次行动引出了不少人啊!这局棋都在抢着下,可惜!对弈的人永远只有两个。”

    “主人打算下一步如何?”

    “不急,我们又不是诸子百家里面的,现在着急也轮不到我们,先看看局势再说,这局棋不是谁都能下的,你说兵家的人没有行动?”

    “对”

    “难道他们还没有找到孔武?”

    “孔武自从二十岁出走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兵家上下找了八年也未寻到踪影,奴婢也尽了力,可是也无法查寻他的下落。”

    “可惜了一代武学奇才,那他的‘玄武重剑’可有下落?”

    “没有”

    “这个家伙,消失也就算了,把这样一柄旷世宝剑也给埋没了,真是可惜!好啦!你回去吧,记住一定要关注好天山那边的势,任何来人都要给我细细查清,我不能放过任何对我有利的事。”

    “是”

    棋如人生,但能有几个人能做到棋的主人,当我告诉你,这是一场棋的时候你会相信嘛!当然我肯定不会相信,就算这是一场棋那棋子在哪?下棋的人在哪?没有人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因为现在这里一切都还是一个迷,有迷就会有人去揭开,那接迷的人是谁?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揭开谜底的只有一个人,但揭迷的人却有许多。

    敬请期待!谁是揭开谜底的人?哪些又是为了揭开谜底奔波的人?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不过剧会越来越紧张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