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英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五章英雄

    在堂上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光天化被人凌辱,内心好像有万把锋利的刀子在割,恨不得当场咬舌自尽,却又抱着一线希望,华安更加的放肆,双手不停的在李冰傲上游走,李冰傲眼睛的泪水还在强忍着,可就是不听使唤,大滴大滴的往下落,华安已经红了眼睛,一把将李冰傲颤抖的子抱在怀里,华安可以闻到李冰傲上女人具有的体香,此时华安只想将李冰傲给活吞了,因为她太人了,让他无法自拔,而李冰傲全的汗毛都悚了起来,想一想自己何时受过这样的凌辱,内心的委屈与恐惧将她围绕了,华安开始自己野兽般的行动...。

    “哎!”一声长叹从空中传来。

    地上的人心中一惊,连忙向四处望去,只见屋顶坐着一个男子,着官服,腰配官刀,在场的所有人都很迷惑,这里个个都是会家子,都在江湖是鼎鼎有名的高手,却浑然不知道一个人在屋顶看了这么久,而且不足十多米,这么近的距离一听呼吸就可以感觉到,他到底是什么人?可能是因为太过注意眼前的事,把周围的一切都给忽略了。

    华财看他着官服不敢太过放肆:“你是何人?”

    “过路人,本来想看看这场好戏,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长叹一声。”

    华安背后的黑衣人轻声的对华安说:“少爷,此人不像是本地官差,看衣着像是朝廷服饰。”

    “管他是什么人,这里可是北宫的地界。”

    “好一个北宫,都说北方有一句民谣:‘只知北宫,不知朝廷’看来这并非是百姓造的谣言,难道这北方就不是当今天子的领地了吗?”

    华财一听这话,很有底气的道:“当今江湖谁不对我北宫敬畏三分,你有听说过江湖人对朝廷敬畏三分的吗?”

    “大胆!”莫刑怒叱道,只见一道白光,如雷前闪电,一闪而逝。

    黑衣人连忙将华安拉到了一丈之外,不一会就看见华财两截落了地,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倒在血泊之中死了,华安吓得面如土灰,话都不敢说半句。

    黑衣人上前道:“朋友,可否报上姓名”

    莫刑站起子,风一吹刹那间就落到了李冰傲的面前,李冰傲一见,眼睛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露出了一丝欣慰,莫刑笑道:“怎么,见到我你就不怕了?”

    李冰傲见莫刑又在戏弄她,只好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理反正都是一死,莫刑在李冰傲上轻轻一点,把李冰傲的给解了,李冰傲突然觉得子一软,顺势倒在了莫刑的怀里,莫刑无可奈何,将李冰傲扶起。

    “才几天,就要想我了?”

    李冰傲好象触了电般,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手将莫刑推开,可惜脚下一软,又向倒地上了,莫刑连忙将她重新拉到了怀里,这次李冰傲好像乖了许多没有挣扎,而且靠在莫刑的怀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黑衣人见莫刑对他的存在无视,心中难免怒气横生,怒道:“你究竟是何人?”

    莫刑看了他半天,才开口:“当今天子军统领——莫刑”

    “莫刑...”所有的人都把眼睛睁大了,华安更是吓得站立不住。

    黑衣人虽然很震惊,还是比较沉得住气:“你就是当今天下第一刀——莫刑”

    “正是!”

    果然,刚才那一刀要是劈向华安的,恐怕黑衣人也救不了他,如今有这般气场的人,恐怕也只有当今天下第一刀莫刑了。

    莫刑看了看怀里吓得花容失色全颤抖的李冰傲而且还衣不遮体,苦苦的笑了一下,可李冰傲却没有在意自己现在只剩下一件内衣上,莫刑连忙将自己上的官服披到了李冰傲的上,李冰傲一见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抓紧官袍,又将莫刑一手推开了,脸红的像要落下的太阳,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莫刑半开玩笑的道:“这女人真无,一拿到好处就把男人给甩开了。”

    李冰傲这才把头抬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此时近看莫刑显得更加迷人,炯炯双眼,眉宇间正气禀然,一看就有万夫不挡之勇,横扫千军之势。

    “虽然你是朝廷之人,但在北宫地界杀人,恐怕也不能让你胡来。”黑衣人道。

    莫刑淡淡一笑:“可你们在大汉土地上欺少女,打家劫舍,恐怕我这朝廷官员也不能坐视不管吧!”

    莫刑向大堂走去,这时候十二僧挡在了他的面前,个个杀气腾腾,看来一场大站即将拉开,华安此时也恍过了神,边可是父亲的贴护法,难道自己还怕他一个区区莫刑,于是胆由心生。

    “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华安站在十二僧后面大声的喊着。

    这话一出,十二僧起势便冲向莫刑,着金刚不死,要与莫刑一决胜负,莫刑一见,这还了得,分明不把大汉朝廷放在眼里,双拳迎敌。说也奇怪,这莫刑不是使刀的吗?怎么用起拳头来了,且不说他如何,看他那拳势刚劲威猛,绝不比李二虎那拳头差到哪去,十二僧何许人也,这分明不是看不起他们嘛!天下第一刀对战西域第一高手,竟然不使刀,反而使起拳头来了,这话要是传出去,他西域十二僧如何在中原江湖立足,二话不说,十二僧都把自己的绝招给使了出来,直莫刑出刀,金刚不死,伏魔锁咒,一个个亮出自家的绝招,都要致莫刑于死地,莫刑还是不肯出刀,硬要用拳头与十二僧一决高下,拳势如猛虎,可打在十二僧上简直就是绕痒痒,十二僧见莫刑拳势不过如此,更加猖狂,步步紧,招招要他命害,莫刑感觉事不妙,内运一口气,力由丹田生,突然全一股气流向体四处游走,刹时间拳势高涨,此时的拳头恐怕不再是不痛不痒了吧!十二僧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换阵,将莫刑团团围住,一个还腾空而起,誓要将莫刑到死角,这一冲击,那是方圆一里之内无人敢靠近啊!李冰傲被一股气波撞开几丈远,晕了过去,李正龙由于动弹不得,脸上被气波吹得一皱一皱,芸娘体本来就不支,受这一冲撞,直接晕了过去,不醒人世。

    十二僧上下齐攻,想让莫刑没有还手之力,可他们太过轻视莫刑的实力了,只见莫刑仍旧气定闲神的立于中间,以快制敌,将来势一一击退,看来他刀法一流,这拳法也不赖,十二僧一见徒劳,眼睛杀意更浓,看来今天不分个胜负,谁也走不出这大门,在旁的华安也开始不安起来,这西域一等一的高手,竟然遇见了一个没有武器的官差就没招了,打了百来回合不见高下,而且莫刑还未出刀,他也见过刚才那刀势,如真的使起来,怕十二僧也是枉然啊!于是心生一计,走为上计。

    华安看到倒在地上不醒人世的李冰傲,又舍不得扔下这等美人,心想就把她也给带走吧!双手抱起李冰傲就往门外跑。

    莫刑何许人也,敢在他眼皮底下跑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吧!大喊一声:“哪里跑!”

    华安突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牵引着,子一下就不听使唤了,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将怀里的李冰傲给摔了出去。

    黑衣人一见惊道:“隔空取物!”

    另一个黑衣人看华安倒了地,连忙上去扶他,莫刑顺势一拳,黑衣人不敢硬对,只好闪退回原地,这时候被华安重重摔在地上的李冰傲突然醒了过来,一见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华安,心一横,取起地上的剑就向他砍去,华安哪还有什么还手的力气,吓得快尿裤子了,黑衣人一看,不得了,马上支向李冰傲冲去,李冰傲眼看就要得手了,只觉远处一阵风势向自己袭来,向后一看,只见一个黑影如离弦的箭刺向自己,莫刑怎么能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自己面前,无赖之下,取出手中大刀,只见一阵白光划过,一切都停了,李冰傲吓得是尖声大叫,就在黑衣人离她还有一尺的距离时风停了。

    “滋!”一声撕裂的声音传了出来,停在空中的黑衣人被分成了两截,从腰部活生生的被斩断,鲜血还在肆意的向空中洒落,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此时的李正龙更是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一尺的距离,就一尺的距离,如果一失误,他这如花似玉的女儿可就没了,幸好芸娘昏睡过去了,不然早就吓的当场亡。

    “老三!”黑衣人大喊一声,可惜此时的老三已经归天了。

    “你敢杀我三弟,今天我要和你一决生死!”黑衣人更是怒火冲天,定要将那莫刑来个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不得好死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莫刑风一样的收了刀,又用拳头与十二僧大战,十二僧一见,难道他真就这么看不起我们西域十二僧,拔了刀竟然还收回去,实在是耻辱,今天他们就要一洗雪耻。

    李冰傲感觉自己心还在跳,耳朵还可以听到边的打斗声,难道自己没死,缓缓睁开双眼,心里不由一惊,只见一具两段的死尸,还在瞪着死鱼眼望着自己,脚下的华安吓得睁大了眼,张大了嘴,裤裆湿了一大片,李冰傲一看,突然觉得不对,脸一红把头别了过去。

    莫刑实在不想与黑衣人再打下去,拔出大刀只见一阵白光划过,让人睁不开双眼,黑衣人把神回了过来,一见地上一条几丈长的刀痕从他们脚下划过,厚实的花岗岩被划了一条深痕,竟然没有碎,都知道花岗岩只要破裂,就会像散了架的房子,立即四分五裂,可这脚下的花岗岩却没有半点分裂的意思,除了惊了的速度、与力量,黑衣人说不出半个字来,都惊呆了。

    “如果再打下去,恐怕连你们都要葬于此了。”莫刑风一样的收了刀,对黑衣人说:“我不想杀你们,等你们有资格报仇的时候再来找我!”

    “好,今我西域十二僧输给了你莫刑,如无法报仇,我西域十二僧从此再也不踏入中原半步!”黑衣人把三弟的尸体用黑布包住,直径而去。

    躺在地上的华安脸色大变,立马站了起来大喊:“还有我,还有我!”

    莫刑一支手挡住了他:“你现在还不能走。”

    黑衣人走到门口,回过头对华安说:“三少爷,我们技不如人,从此以后不再为北宫做事,请你保重。”

    真是世态炎凉,华安第一次感觉无助,内心充满了背叛,而此时的他和当时的李冰傲同样的心,无助与无力,他内心有一种声音在呐喊,可谁也听不到。

    “你想将他怎么样?”莫刑向李冰傲问。

    李冰傲被莫刑这么一问,这才恍然大悟,好象着了魔一样的取出长剑要杀华安,华安吓的抱头鼠窜,连忙跪在地上向莫刑求饶:“莫大人你就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饶了你,刚才你为什么不饶了我全家!”李冰傲拿剑砍去,华安闪躲过,一边求饶一边逃命。

    莫刑也没有顾及华安,奔到大堂把李正龙等人的给解了,李正龙一见莫刑,这可是再生的父母,连忙跪地叩首:“多谢英雄救命之恩,我李正龙永生难忘!”

    莫刑连忙扶起李正龙:“前辈,不必客气,我也是受人所拖”然后看着堂外的华安向李正龙问道:“前辈,不知想把他怎么办?”

    “一切都听恩人的。”

    “既然这样,我看不如把他放了,让他知道其中厉害,看他胆子较小,肯定不会再来李府闹事了。”

    “那就听恩人所言。”

    莫刑向李冰傲叫道:“慢”

    这时的李冰傲也只有莫刑才能叫的住,一听到这命令的声音,剑到了喉咙也停了下来,华安吓的早已不成人样。

    “你杀人是犯法的。”莫刑把李冰傲手中的剑取了过来。

    华安好象找到了生的希望:“对,对,你杀人是犯法的,你杀不了我。”

    “可是我杀人就是名正言顺了。”莫刑向华安亮了亮手中的剑。

    华安的害怕又涌现出来了,连忙叩首:“大人你就大人大量,饶了我吧!”

    “你把衣服给脱了,我就不杀你。”

    “好,我脱。”

    华安毫不含糊,站起来就把衣服脱了,直到剩下一条裤衩,然后小心翼翼的向莫刑问:“还——还要脱吗?”

    “你问她!”莫刑看向两眼放空的李冰傲道。

    “还——还..”

    李冰傲见了,子一震,抢过长剑向华安砍去,华安吓得什么也不顾,拔腿就跑,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妇女的尖叫和男人们的大笑....。

    李正龙上前道:“不知道恩人是受何人所拖来救我李府上下?”

    “是你们的三弟,李千豹李前辈。”

    “那我三弟可好?”

    “李前辈很好,你们就放心吧!他绝对不会有事的,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任务在不能多留,我就先走了。”莫刑还没等李正龙回过神来便闪到了屋外,只听得一声马叫,扬起一阵灰尘而去。

    李正龙望着莫刑的影叹道:“此乃英雄,此乃英雄啊!”

    丫鬟小玉一见李冰傲披着官袍,里面只有一件内衣大声喊道:“小姐,你还不进房穿衣服啊!”

    李冰傲一看......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