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曲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汪家一少 书名:大汉英雄谱
    第一章曲溪

    曲溪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却名气不足,但许多文人雅士都喜欢来这游览一番,曲溪虽无法与名山名城相比,但其富饶还是颇有名气,所以曲溪总会有路译不绝的商客车旅,炎炎夏,街上却人来人往,在曲溪的河西,有一座枕溪靠湖的酒家,生意红火,酒家虽小但五脏俱全,有听曲的、说书的、论诗、品茶、无一不在其店,一眼望去那是座无虚位。

    不过要说在这店里什么最火,那可要属那说书先生段柏陌,段柏陌是曲溪镇上闻名遐迩的教书先生,此人开了一家私塾,无课时,便来这酒家给各位说上一段故事,赚点酒水钱,这原本以为只是无聊时的打发,却不料从此以后还真少不了他这一段栩栩如生的故事,从那以后,他也便成了这酒家不可缺少的人物。

    “段先生,今天你可要把《谢大侠》给讲完,不然大家伙下次就不来了!”台下一位中年男子打趣的向段柏陌说。

    只见台上一位年近六旬,脸骨凸出,高瘦、透着一股浓浓书生气的老者。

    段柏陌放下手中的茶壶,清了清嗓子道:“这谢大侠我是从年初说到炎夏,可畏是段某讲的最长的一篇,今天张兄弟都发话了,那老朽就勉强把这《墨争》一战给讲完,就当是谢大侠的侠义精神有始有终吧!”

    台下那是一片哗然,这时不少人想取笑一下段先生:“段先生是一个文人,难不成还想过行侠仗义?”

    这话一出更是引起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老朽虽是一介书生,不能除恶扬善,但我扪心自问无愧于天地,虽然算不上惊天动地,但有几个人能做到我这样,老朽自觉这也是一种侠义精神!”

    “好好好....”台下那是掌声连连,就连品茶论诗的文人雅士都将头转过来望着那说书先生。

    “段先生,还是快讲谢大侠到底有没有去墨争吧!”

    “那老朽就接着昨天的话把事说下去:就当天下英雄聚首墨争之时,却发现一件很震惊的事,究竟是什么事让天下英雄脸色大变?来墨争的人那可都是江湖上响铛铛的大人物,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为何今天却脸色大变?不是为了什么事,而是因为在看台上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让在坐的各位脸色大变?原来是鼎鼎大人物,威风煞四方的诸子百家啊!大家都知道现在是武帝年间,自从董天师出现后,让当今天子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就很少见到诸子百家了,那时候的诸子百家出现的也很少,但一向是明争暗夺,很少聚首在一起,可那天所有难得一见的诸子百家都出现了,怎么能不让江湖的英雄好汉震惊!而且那也是最后一次举行墨争,当年的墨争之迷让无数人都迷惑不已,都说和诸子百家有关却又无从说起,总而言之,这诸子百家都是神一样的人物,怎么会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理解。墨争的兵器谱争夺,那是惊天动地,就当到了刀谱排名时,墨家护法畏无双以铸神元徒之子元解打造的刀中之王——巨池,力挫群雄,排刀谱上的第一位,而这时墨家邀请的谢大侠依旧没有来,所有人都提着心等待,究竟是刀中之王的巨池锋利,还是霸道十足的怒鸣刀霸气,都想见一见这举世无双的‘霸王之争’.....”

    “赖兄,看来这天怕是不会下雨了”一个衣着简朴,满脸胡扎、眼神炯炯、脸上骨感十足男子走进了酒家,如去掉那满脸的胡扎一定是个绝世美男。

    酒家门口站着一个商人,一见到那男子连忙恭敬的道:“谢大哥,我在这等候多时了!”

    男子向酒楼里面看去,只见段柏陌十分入迷的在解说,台下的听众更是鸦雀无声,男子向边的商人道:“赖兄,你这十里铺的生意可真不错啊!那段先生说的是什么?这么受欢迎!”

    商人苦笑道:“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谢大哥还是楼上请,我可为你准备了刚刚研制出来的醉青酒,你可要好好品尝品尝。”

    男子一听脸上一阵惊喜:“那还说什么,赶快让我去品尝品尝。”

    说书先生把手中折扇打开,连连大扇了几下,台下的观众都把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象是怕错过了什么,段先生把惊堂木在桌上一拍,道:“就在这个时候,谢无极扛着二百七十斤的怒鸣大刀从空而下,台上台下那是惊叫不已,都以为这霸王之争要打上几天几夜才会分出胜负,可只见一道白光,如闪电般划过,将夜空哄亮,大家那是闪得睁不开眼啊!就当白光闪过,一切都已经分晓了,畏无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手上的刀却不见了,刀在哪?所有的人都向四处瞟望,只见那锋芒毕露的巨池插在一丈之远的地方发出闪人的光芒,难而众人都在惊讶的议论时,墨家护法剑魔,持着剑谱排名第四的弃尘剑站了出来,大喝一声:‘谢无极,今天我就要和你一分胜负’台上台下又把眼光放到了战台,剑魔可是天下用剑的高手,剑法精湛,加上弃尘更是如虎添翼,许多人都在猜测他师承何处,却一直都无法查实,不过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说四大战王之中排行第二的战仙剑雄是他的师傅,但事实怎么样无人知晓,这也是后来无数人传诵的‘墨争战二雄’的佳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谢无极真有这么厉害?”

    大家连忙把眼光移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原来是一位一脸粗犷,腰配宝刀,一官服的卫侍。

    那卫侍一双豹眼向众人看去,好不煞气的道:“我看这只不过是市井传说,如真有此事,为何天下英雄聚首清曲,准备上天山夺取天山雪莲,怎么却没有他的份?”

    段先生一听,扶须笑道:“大人您错了!”

    那侍卫一听,反问道:“我有何错?”

    “刚才大人在话中提到天下英雄夺取天山的千年雪莲,如果是真英雄真豪杰,为何要夺取别人的东西,许多人都只是被眼前的利益迷惑,都以为此事是名正言顺,其实这些只不过是非正义之人的下作,谢无极乃大仁大义之士,怎么会与那些江湖败类同流合污!”

    “好好好...”这时楼上楼下的人都大声鼓掌叫好。

    侍卫一听脸色大变,心里本来就不平,见这些人一闹更是火上浇油,怒叱:“你这老儒,好大的胆,竟敢对本大人不敬,你可知罪?”

    “段某何罪之有,我刚才只不过是把实说出来,难道说实话也算犯法吗?”

    这时楼上几个人看着侍卫连忙说:“怎么刑部十三太保中的老四,捕蝎横一也到这地方来了”

    一位老者道:“想必是为了捉赖天安来的吧!”

    一位年轻的男子道:“这赖天安不是在十年前被泰阁莫名给灭了吗?”

    那个手持白羽扇的男子道:“师弟你难道不知道岳阳楼捕魔被杀之事?”

    “就是十三太保中排行老十的捕魔张永久?”

    “正是,听说是被赖天安所杀,现在刑部上上下下都在追杀赖天安,看来赖天安就在这里,不然刑部的人也不会来这。”

    老者道:“那我们就帮一帮他吧!也好为江湖除去一害。”

    “师叔此话正合我意。”

    手持白羽扇的男子连忙阻止道:“不可,不可,师傅还在武关等着我们,怎么能为了这事让他老人家久等了。”

    “哎!”老者拍了一下桌子,叹道:“师兄这是怎么了,我们越龙门可是江湖中的名门正派,怎么能与那些歪门邪道同流合污呢!”

    这时候楼下正闹得不可开交,横一正准备出手,就在这时酒家掌柜从楼上急忙赶了下来,拦住了横一。

    “大人,大人,不知道小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得罪了您,我在这里向你陪不是了。”说着把头转过去,怒视小二:“小二你是怎么招待大人的,还不快去拿两坛好酒给大人陪不是。”

    “是是...”

    “算啦!本大人还有事。”横一收了刀,铁青着脸丢下几两碎银,直径而去。

    “赖兄弟,你生意既然这忙,那我就先告辞了。”那满脸胡扎的男子向掌柜道。

    “谢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有时间让嫂嫂一起来我这十里铺聚聚。”

    “恩!那我就先告辞了。”

    “不送。”

重要声明:小说《大汉英雄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