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看似初相遇 13、罪孽深重

    晚饭是在“隋唐”吃的。现在越来越流行复古,连个饭店名都不例外。关于“隋唐”,莫粒虽然没去过,但却听说过。网上的贴子一个又一个,说那儿的饭菜如何有特色。任何有特色的东西似乎都要跟价钱挂勾,到“隋唐”吃一餐饭也不例外。



    当莫粒发现周彬将车停靠在“隋唐”门前宽阔的停车场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包。包里揣了多少钱,她心里有是数的。上下班要坐公交,车上扒手多,她不敢带太多现金,再说,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大不了就是喝杯茶,也花不了几个钱,而工资卡一直由姑妈保管,所以,莫粒知道,如果要在“隋唐”随随便便吃顿饭而自己不至于不丢丑,有点困难。



    在周彬还没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对他说了实话,“我上的钱不够,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吃?”



    周彬一听,像是很吃惊。他扭头,看着莫粒认真的脸,笑了,露出洁白又好看的牙齿,“今天我请客。”



    莫粒摇头,“今天这餐饭,应该由我请,谢谢你上次的那两张门票,”说到这里,她像想起了什么,又问,“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两张门票对我有用?”



    周彬笑而不语,目光炯炯,看起来很深似的。



    莫粒避开他的视线,也不再深究,巧合也好,刻意也罢,都不重要了。反正这个世界上,比她有能耐的人多了去了,就拿这个周彬来说,他知道她和姑妈相依为命,知道她们姑侄俩都喜欢C歌星,这都不算什么怪事。



    周彬不由分说拉着她进了“隋唐”的门,一边走一边说:“说好了今天我请客,改天你再请我,怎么样?”



    改天?莫粒在心里分析起这个词,暗想,我就是不想再和你有什么改天。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但也不宜再坚持。这也不是什么原则的大问题,若是再为此纠结,那就成了矫了。他请,也罢。



    穿梭于“隋唐”的服务员漂亮得如同电视上选美大赛的参赛者,一个人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莫粒往四周看了看,心里寻思着究竟有多少人是奔着这儿的服务员来的。周彬显然是这儿的常客,一落座就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来打招呼,很自然的那种,熟络,但绝不轻 佻。



    服务员很是周道地将菜单递给了莫粒,周彬伸出手,让莫粒先点。



    莫粒翻着菜单,一面叹息。姑妈每天都会和她提一提各类菜式的时价,三块钱一斤的上海青,到这儿居然要价四十元,就那么一小碟;还有那个什么椒盐虾,时下也就十六七块一斤,菜单下居然明目张胆标价108元,后明标注份量,500克。



    这真是不要命了。当然,虽然惊讶,但也不至于叫出声来。莫粒顺了周彬的意,不动声色地点了几道菜,是最便宜的那种。事实上,在这个地方,所谓的便宜绝对是相对的。



    上菜的时候出了点状况,也许是盘子太烫,反正菜到桌上的时候,就是有那么几滴油水溅到了莫粒的衣服上。衣服是公司统一发放的职业装,白色,油渍洒在上面,很是显眼。这对于服务行业从者人员而言,显然是个低级错误,何况还是“隋唐”这种高级地方。服务员连声道歉,态度诚恳得让莫粒有种罪孽深重的感觉。她忙摆手说没有关系,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回家用汰渍泡一泡就行了。服务员千恩万谢地离开了,莫粒也因此去了一趟洗手间。她没想到,自己刚刚迈进洗手间通道,就见到褚志楷从男厕里走出来,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看上去潇洒得很。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公子情陷复仇女:荆棘恋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