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桂花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ulu 书名:皇帝的民间小王妃
    ( )    说实话,这不好骑,这马车也不好坐啊,我不光股颠得疼,腰也要颠散了。而且,都入秋了,天怎么还这么啊。还是铃儿想得周到,扇子都准备好了,我也顾不得许多了,解开领扣,扇呀扇呀。

    “小姐,快系上,小心人看见。”

    “没事,这么密不透风的车里,谁会看到?!”

    我四脚八叉地坐在车里,样子确实不雅,但是坐这么长时间的马车,也顾不了许多了。

    “扎营了”

    不知道谁在喊,但是嗓音还是很洪亮的。

    “扎营?我们不住在城里吗?”我张着大嘴问。

    “当然不了,您以为出来围猎是为了享福的?”

    是哈,女真人源于白山黑水,原本渔猎才是他们生活方式,进了城了,得天下了,不能忘本啊。

    “小姐下车了”

    我整理好衣衫,下了车,认真伸了个懒腰。

    “累了?”

    “恩?有一点。”十四阿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边。我客气地回应道。

    “小姐,我们去帐子了。”铃儿在远处喊我。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我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些尴尬,一面退着步子,一面向他道别。

    “回见。”

    “回见”说完这句话,我散步并两步地向铃儿跑去。

    “呼”,我深深呼了一口气。

    “怎么了小姐?谁让你这么慌张?”

    “看见十四阿哥了”

    铃儿一面收拾着行李,一面跟我闲聊。

    你别说,这帐篷还真是不错呢,这是什么布料做得呢,感觉不薄,但是透光确很好。里面基本没有什么摆设,有的只是一张厚厚的毡垫子,一张小台桌。

    “吃什么饭,这一路可把我颠饿了。”

    “外面这就开火了,这里有饽饽,你先吃点。”说着,从一个囊里拿出几块黄黄地东西递给我。

    我接过饽饽,地躺在垫子上,“我是累了,得睡会儿。”

    我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可能还是肚子咕噜咕噜地响动把我吵醒了,帐子里灯光很暗,我揉揉眼睛,摸索着起了,四处咂摸吃的,只是在台桌上的盘子里找到几块被他们称之为粘糕饽饽的东西,那是一种用大、小黄米面和豆泥做的糕饽饽,可以油煎,也可以沾糖吃,我是沾糖吃的,只是太粘了,吃多了不好消化。

    只可惜太凉了,我出了帐子,在一堆篝火前坐下,这样我还暖和一点,不愧是入秋了,昼夜温差很大,特别是晚上,还真是冷呢。

    我捡了根小棍儿,把饽饽串起来,架在火上温

    “饿醒了?”

    “啊。”说实话,吓了我一跳。

    “恩,”

    “喝一点,暖暖。”看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酒囊。

    我小小地抿了一口。一股桂花的清香。

    “这是桂花酒?”

    “中秋又要到了。”他好像很有心事,转而看向我,问道“知道桂花酒的故事吗?”

    “恩?不知道。”我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传说两英山下住着一位卖山葡萄酒的寡妇,为人善良豪爽,她酿的酒口味甘甜,尊称她仙酒娘子。一年的冬天的早上,仙酒娘子发现自家门前躺着一个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男乞丐。仙酒娘子摸摸他的鼻口,还有点气息,就把他背到了家里。先给他灌了碗汤,又让他喝了半碗酒,那乞丐渐渐苏醒过来,连忙向她道谢,“多谢娘子救命之恩,你看我全瘫痪,行动不便,能不能多收留我几,不然我出去不是冻死就饿死了。”仙酒娘子为难,“寡妇门前多是非”,他住在家中别人一定会说闲话的,但看他可怜就同意留他住几

    没几关于仙酒娘子的议论果然多起来,大家渐渐疏远她,买酒的人也越来越少,酒仙娘子的子就艰难了,但她还是尽心的照顾乞丐。到后来没人来买酒了,生活无法为计,乞丐看此景过意不去偷偷的走了。仙酒娘子放心不下去寻他,在半路遇到一个老头,肩上挑了一担柴,吃力的走着,忽然,老人摔倒在地,柴也撒了,仙酒娘子急忙过去,见老人气息微弱,嘴里喊着“水,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有水?仙酒娘子就咬破自己的手指,正要把血滴进老人嘴里,老人忽然不见了。一阵微风,天上飞来一个黄布袋,袋中有许多小黄纸包,另有一张黄纸条,上面写着:

    月宫赐桂子,奖赏善人家。

    福高桂树碧,寿高满树花。

    *酿桂酒,先送爹和妈。

    吴刚助善者,降灾诈滑。

    这时仙酒娘子明白了原来那两人都是吴刚变的。她欣喜的把这些桂花的种子分给大家,善良的人埋下种子,很快长出桂树,开满桂花,满院的香甜;心术不正的人种下桂花,种子却不发芽。从此有了象征富贵吉祥、可以分辩善恶的桂花和桂花酒。”他看看我,接着说“不知道我种下桂花树,会不会发芽开?”

    “能,你又不是什么坏人。”

    “你真的这么认为?”

    “恩“我用力点点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偶。”

    他哈哈地笑起来,笑得那么开心,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说实话,从第一次我跟他接触,真的不觉得他是什么坏人,反而感觉跟他在一起很亲切,倒不是我花痴,可能因为他是胤禛的亲弟弟,真的拿他当家人看。

    “太晚了,快去睡,明天还要赶路,你们要侍奉在你阿玛左右,随时听差。不养精蓄锐怎么行。快去睡。”

    看出他有些恋恋不舍,“去”,“对了,谢谢你的桂花酒。”

    说着我把酒囊递给他,

    “你收着,晚上冷就喝一口。”

    目送他离去,一种怜之意滋上心头,他就像我正在青期的小弟弟。虽然我是个独生女,读高中时,多次跟同为独生女的我的同桌,探讨这个问题,有个弟弟妹妹会是什么感觉呢?这一时刻,似乎我突然找到了那种感觉。

    作者题外话:感谢“小小说”和“彦彦”对lulu劳动成果的肯定,谢谢。?c=860010-0319010000

    <div class="divimage"><img src="" border="0" class="imagecontent"></div><div class="divimage"><img src="" border="0" class="imagecontent"></div>

重要声明:小说《皇帝的民间小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