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伪君子的真面目

    (19)

    或许是出于对陆晓菲现状的八卦,罗小丽都没顾上吃几口饭,一个劲地问着陆晓菲离开达罗后的生活。再说这个罗小丽,虽不算是陆晓菲当年最要好的同事,但就因为她是达罗贸易的前台,她和谁都可以搭个熟络,更何况陆晓菲还是达罗贸易当年的话题人物呢。

    陆晓菲又何尝不知这位老同事,除了前台行政工作以外,还兼具着公司八卦宣传的工作。她不想避讳罗小丽的出现,因为即便罗小丽继续传播她的八卦,也不会对她现在的生活有任何的影响。甚至她觉得派罗小丽来见她,也是乔建忠的一个试探,乔建忠没能知道的事,罗小丽了解完了也就是间接告诉了乔建忠,虽然口口声声不愿意告诉乔建忠自己的境况,但既然罗小丽已经摆出了副刨根问底的态势,反倒是让陆晓菲觉得就这样告诉她,自己也可以落得个爽气。

    “小菲啊,你这几年是上哪去了?我告诉你,你离开了以后,我们这边顶替你的总助都换了好几茬了,没一个能让乔总满意的。。。”罗小丽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历数着几年里频繁更迭的总助。

    “世界太小了,只要没离开这个城市,这不我们又相遇了。”陆晓菲没有正面地回答自己的去向。

    “对了,财务让我给你的是什么文件呀。”罗小丽好奇的问。

    “没什么,只是些工作上的文件罢了,”陆晓菲立即转换了话题,“你现在还是做前台吗?”

    “早不做了,现在到楼上做采购了,总算是熬出头了。”罗小丽很满足的样子,她这么个学历不算出众的大专生,能在结婚生子之后,还有升职的机会,实属不易。

    “那要恭喜你了,看来你的能力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我就说嘛,你绝对是个超级勤奋的人。”

    两个人络的聊着,谁都没有提当年的事,谁都知道再提也没意思。那时年轻、有活力的陆晓菲和自己的老板乔建忠的相恋是低调的,也可以说是不可告人的,但激起涟漪后的破坏力却是巨大的。陆晓菲离开公司后,盛传陆晓菲作为小三插足了乔建忠美满的婚姻,乔建忠的妻子和孩子成了最大的受害者。真实的况并非如此,只有陆晓菲、乔建忠和他前妻三个人最清楚。

    乔建忠并不避讳自己已婚,在陆晓菲面前他表示自己和妻子早已没有感,离婚是迟早的事,他对陆晓菲的感是最真挚的。而陆晓菲呢,一个异乡来的青少女,遇到个懂自己的、看似很完美的、又有经济实力的、肯包容自己的大男人,她还有什么抗拒力呢。但当他们发展得很顺利的时候,陆晓菲无意中发现,乔建忠对自己撒了个弥天大谎,哪里是和妻子没了感。她终于知道自己只是被乔建忠玩弄罢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感骗子,只是用金钱满足自己体**的伪君子。陆晓菲无法容忍自己付出真后换来的只是欺骗,于是,她伺机报复,她要让乔建忠知道欺骗自己是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有人说,男人在搞外遇的时候,智商堪比因斯坦。乔建忠的确变得事事小心,完美的隐藏着与陆晓菲的关系。于是陆晓菲亲自策划了,让他老婆撞见的尴尬场面,至此才结束了一个伪君子对妻子和人的“诺言”。当然了,那辆minicooper也是乔建忠为满足自己的私而付出的代价,陆晓菲在把事挑明后开着minicooper离开了达罗,她知道乔建忠的妻子是一个无法容忍背叛的女人,事实也是如此,他们没多久就离婚了。这样的结局是乔建忠万万没有想到的,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好的家庭生生让自己给毁了。

    现在的陆晓菲能够轻松辨别出那些,人前一人后一的伪君子,她再也不会看不懂对她好的男人要的究竟是什么。那些有点钱就想买刺激与激的男人,在她眼里就如同生了蛆的残根剩饭一般让人作呕。

    罗小丽继续讲着公司里某某某和某某某的八卦,她最后又八卦的问陆晓菲,现在有没有男朋友。陆晓菲先是笑而不答,想了想后告诉罗小丽,现在她已经有了未婚夫。

    “真为你高兴呀”,罗小丽表面上表现得替陆晓菲高兴,心里却嘀咕着,看来又傍上哪个大款了,隐约有些嫉妒。还一个劲地打听她的未婚夫是做什么的,陆晓菲也不隐瞒,当罗小丽得知只是个小摄影师后,才略带失望的不再追问下去了。人就是这样,嫉妒心是建立在他人比自己优越的前提上,当别人状况还不如你的时候,你就不会被嫉妒了。

    陆晓菲带着合同回了公司。罗小丽正如陆晓菲所想的那样,一起回去就向乔建忠汇报去了,看来陆晓菲至少还是看不准一种人,那些不是真的靠能力上位的人,虽然那些人没有可以拿来说事的美色,但肯定是靠了那些超强的“汇报工作”的能力上的位。不可否认,这样的人在公司的确不少,只要你一个不小心,踩了“地雷”,就会成为他们的汇报目标。

    乔建忠听完罗小丽精彩且全面的复述,面无表,掐灭了手里的烟对罗小丽说:“罗小丽,你讲给我听这些事没关系,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到同事那边去传了,她既然已经不在我们这里工作了,我们也没必要把她破坏我家庭的事再翻出来,让我在知道又有什么闲言碎语,你明白的,你会怎么样。。。”

    从乔建忠的话语间不难发现,他何止是伪君子,整个一没担当的男人,不用说明,后来公司里传的不利于陆晓菲的流言蜚语,都是乔建忠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想着法栽赃的,毕竟陆晓菲可以一走了之,而公司是他开的,他还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工作,不采取点危机公关如何服众呢。

    “这我明白,那我先下去了。”罗小丽像是马拍到马腿上,灰溜溜地走了。事实证明,这件事之后再没有被散播出去。

    (20)

    乔亦蒙坐在一家很幽静的私房咖啡吧里,这是她马上要面试的兼职摄影师推荐给自己的地方,她从自己的小店出门,步行过来只花了短短的5分钟,如果没有正确的指点,这家店真的太过隐秘了。咖吧里萦绕着Alicia的whydoIfeelsosad的旋律,弱弱的小调很是让她着迷,在炎炎烈下能寻到了如此一处可以栖息的角落,可见那位摄影师对小马路外的细枝末节都了如指掌。

    她刚刚拿起咖啡喝了口,就看到仇振昱推门进来了。

    “这里。”乔亦蒙挥了挥手,仇振昱就径直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仇振昱抱歉的打了声招呼,坐下了,他今天穿得很休闲,应该是从家里直接过来的。

    “我也刚到不久,这咖吧真不好找,你对这一片还熟的呀。”

    “这里也算是我地盘了,我家就在附近,不然怎么知道你那招人呢。”仇振昱要了杯咖啡。两人开始了面试,与其说面试,不如说是很投缘的聊天。

    乔亦蒙翻看着仇振昱带来的摄影作品,“我觉得你远远超过了我对兼职摄影师的要求,我很满意,刚才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店里有需要就可以找你过来,是吗?”

    “对,前提是我在上海,每个月我或多或少有几天会在外地。要是我不在上海我会告诉你的。”

    融洽的气氛让所有雇用和被雇用的主题变得模糊了,感觉他们就像是很投缘的两个合伙人,规划着事业的发展。

    仇振昱拿过乔亦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起网来,“你不介意我用你的手机上一下网吧?”

    “没关系,不过除了你,连我的老公都不会这么动我的手机呢。”乔亦蒙说的的确是事实,张琪从来都不碰她的手机,即便是她在卫生间里,手机响了,他也只是高声地叫她快出来接电话。

    仇振昱听完,抬头瞄了一眼乔亦蒙持着杯子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钻戒闪耀夺目,“我可不想窥探你的**,你可别想歪了”,说着把手机又放到了她的面前说,“你看一下,这个网站是我一个搞服装的朋友开的,他也有实体店,或许对你开店能有些帮助吧。如果你觉得对你有帮助就收藏一下吧。”仇振昱只是觉得乔亦蒙的很多想法和自己很像,他能从乔亦蒙的眼神里读懂她的想法,至少现在他能感觉到她很需要支持和帮助。

    “你朋友的衣服做的真是不错,谢谢你了。那我们说好了,等我开张了,就找你。你的报酬我也会定期打给你。”乔亦蒙收藏完网页,更确信眼前的仇振昱就是她最合适的人选。既然一切都那么顺利,她就要在这1个月里好好整理出自己设计的服装了。

    “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仇振昱喝了口咖啡,继续着摄影和服装的探讨,毕竟乔亦蒙也是平面模特出,她接触过很多摄影师,对摄影师是否真的有造诣,能否真的拍出你想要的东西,也有着她自己独到的判断力。

    “喂”,突然乔亦蒙的手机想了起来,“啊,怎么会这样?妈,您别急,我这就回来。”

    乔亦蒙接到了婆婆打来的电话,说是公公下楼倒垃圾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台阶崴了脚,幸好剩下没几格楼梯,不然定是要摔骨折了不可。

    “实在是不好意思,仇先生,我得先告辞了,今天和你聊得很开心,改我们再谈。”说话间,乔亦蒙匆匆离开了咖吧。

    正如婆婆电话里说的,乔亦蒙怎么也打不通张骐的手机。“怎么回事呀,还不接呢。”坐在出租车里的乔亦蒙急切的拨打着。

    张骐的手机在自己的办公室桌子上振动着,虚掩着的房门外,同事听得很清楚,“头呢?手机在响个不停呀。”有人问。

    “我看他刚才好像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了。”有人回答。

    “咱头可不是这么丢三落四的人呀。你说这手机都响了三、四回了,要帮他接吗?”

    “你可别多事,等他回来自己再打过去吧,不是有来电显示嘛。”

    手机那令人烦躁的振动停止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平静。而此时的张骐正端坐在公司附近的茶室里,他面前的老妇人正是周一琳的母亲。

重要声明:小说《相信你的付出我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