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往事重提

    “洗好了没?老公。。。”乔亦蒙穿着白色轻薄的吊带睡衣俯卧在六尺的大一侧,手肘支撑着上,翻看着八卦杂志,时不时用手拨弄一下湿漉漉的乌黑长发,小腿交替的拍打着压在下的被子,不耐烦地问道。

    “就好了,爸妈来消息了没?他们到家了吗?”从淋浴房传来张骐浑厚富有磁的声音。

    “刚收到老妈的消息,他们已经到家了。”乔亦蒙话音未落,张骐穿着条沙滩裤,边走边用毛巾使劲地擦着头发。

    乔亦蒙头一回,放下书,起一个健步,像澳洲考拉一样挂在了张骐的上半上,手搂住了脖子,两条漂亮的白净的**盘住了张骐的腰,整个人紧紧地贴了上去,“真是我的好老公,关心我也关心我爸妈,所以你是我的最你。。你。。你。。。”,每个你之后就是一个吻,啄在张骐的脸上。

    要不是张骐,平时锻炼,加上高带来的体重,再小巧的美女考拉冲过来,也是要趔趄上几步的。他却只是被乔亦蒙猝不及防的温柔震了一下,毛巾被摔了出去,站了站稳后,两只有力的手顺势托住了乔亦蒙柔软的部,**的上体会着乔亦蒙口传递来的阵阵温暖。

    “我不关心我家老婆,谁关心,除了关心老婆大人,老婆的家人也要关心到位。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现在上的这只感小考拉呢。”说话间,张琪已经将乔亦蒙压在了下。

    不早不晚,就在乔亦蒙与张骐展开心交融前的激吻时,卧室房门被轻轻地敲了几下,传来了婆婆的声音:“那个。。。张骐,你放在楼下客厅的手机刚才突然响了,我怕有什么急事找你,给你拿上来了,给你放门口啊,我下去了。”可能婆婆也意识到,打扰到了他们,很识相的离开了。

    “哦,知道了妈,麻烦你了。”张骐叹了口气,使劲吻了下乔亦蒙的额头,迅速起取回了手机看了下,只是条熊猫别墅地址的短信,“这个猪头,白天不发,这功夫发什么发呀”张骐心里好气又好笑。

    再看乔亦蒙已经钻进了被窝,背对着自己了。

    “蒙,你睡啦?熊猫把地址发给我了,明天下午去他家,你去吗?”

    “不去了,都不认识,我明天下午正好去找找房产中介,看看有没有好店面,该去实现我的梦想了。”乔亦蒙转过,侧着子俯在张骐的一侧臂膀上,食指轻轻地划着张骐宽阔的膛“老公,你支持我的,对吧?”抬起头,用最惹人怜的眼神注视着张骐。

    “那是当然了,我不仅从精神上支持你,我还会用我的工资支持你的,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不是无条件支持我的嘛,如果条件本不成立,我有权驳回你的条件。”

    张琪一侧,一把揽住了乔亦蒙,“律师大人,您的律师执照已经过期,为了让你履行我开出的你也无法拒绝的条件,我会努力让你马上进入另一个时期。”

    “什么时期?”

    “怀孕时期。”张琪说时迟那时快,伸手把卧室灯关了,就听到乔亦蒙啊啊叫了两声,“谁说生了,你自己去生啦,讨厌。”

    “生不生?生不生?”张琪嘎吱着乔亦蒙最容易痒的小细腰。

    乔亦蒙挣扎着,想拉开张琪的手,“哈哈,不行了,痒死了,老公。。。好吧好吧。”

    张琪松开了手,缓慢、温柔地抚摸着乔亦蒙额头的发丝,“老婆,我你。。。”

    乔亦蒙两手挂在了张琪的脖子上,含脉脉地说“我也你老公,在德国就说好了,回来我们就要孩子,我怎么会忘记呢,但我希望顺其自然,好吗?”

    “我同意,那今天先顺一次吧,我的小考拉,我们睡吧。”

    “你真坏。。。”

    被子此起彼伏起来,摇摆得厉害,压抑许久的疯狂在那刻被彻底释放了。

    第二天,一大早,晴空万里。

    邹志俊,站在自家别墅门前的台阶上,指挥着修剪草坪的工人,阿姨们擦窗的擦窗,打扫房间的打扫房间,很卖力地干着活。

    邹志俊的家里清一色的红木家具,陈列着不知是真假的瓷器还是古董,古朴得很,反倒显得和别墅欧式外观十分的格格不入。

    “快点啊,平时也没见你们那么卖力干活,怪不得今天做起来那么费尽,都是平时积攒下来的灰尘。”邹志俊边说,边用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在自己的红木椅子靠背上撸了一下。“看看,看看,唉,继续擦啊,今天家里有贵客,必须给我弄得一尘不染。”

    “小菲,让你请的厨子什么时候来?”

    邹志俊的助理小菲,一直都站在一边,听自己的老板突然发话了,她立刻回答道:“请您放心,下午3点就会到,张阿姨会带他们直接去厨房准备的,都是烧上海本邦菜的特级厨师,一定让您和贵宾吃得尽兴。”

    “嗯,你办事我放心。本来周末也不想麻烦你的,临时有事耽误你会了,既然你都安排好了,回去忙吧,有事我打你手机。”

    小菲告辞后,坐上别墅外停着的一辆纯白色minicooper,径直驶出了小区。材高挑的小菲全名陆晓菲,是邹志俊出任岳父名下的一个服装公司执行总裁后给自己招的助理,今年二十九岁了,简单的马尾辫,一件白色T恤外配黑色紧无扣小西装,裤子是很潮的墨绿色,很干练。她戴上蓝牙,趁等红灯那功夫拨了个电话。

    “孟遥,我的车你还要用吗?”

    “姐,现在才9点,周末你怎么也不睡个懒觉呀?”

    “睡个呀,老板他家芝麻绿豆点事也要叫我,做助理的苦呀。还有你啊,车到底要不要用,我这就给你开到小区去?”

    “太好了,我的最最好的表姐,我再睡一会。你上楼来随意呀,反正你有我这边钥匙,我就不给你开门了。”

    “谢谢你了,大小姐,我上楼把钥匙放你桌上就得走了,伺候完老板伺候你,伺候完你我得享受自己的生活了。”

    “享受生活?是去和姐夫二人世界吧?”

    “他还不是你姐夫呢,可能未来会是,他说要给我七夕人节的礼物,还神秘的。”

    “那好吧,我只能拜托姐夫替我好好照顾你了,好好享受七夕节的浪漫吧,唉,重色轻亲啊。。。”

    “再废话,车不借你啦,小具头(上海俚语,意思:小毛孩子),懂什么呀。”

    “我很懂了,不要小看我,姐才比我大7岁而已,虽然我是89年的,但我们都是80后好伐,不和你说了,谢谢你的车,我得睡个回笼觉了。拜拜。”每每别人还把孟遥当成小孩子的时候,她总是能气得跳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都22了,跟小孩子完全不搭界了,怎么周遭的人总是将“长不大”烙在她上,她蒙上被子,暗暗对自己说:“今天将是我孟遥同学的人生转折,以后看你们还敢小瞧我。”

    小菲见表妹生气挂了电话,也自觉自己有点倚老卖老了,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起来“89年还能算80后么?人小脾气还大的。”

    一会她把车就停到了一栋豪华住宅楼楼下,上到12楼,熟练的打开1202房门,进屋放下钥匙,看了一眼酣睡的表妹,无奈的摇了摇头,很自然地帮表妹整理了一下客厅,就匆匆下楼,叫了辆taxi离开了。

    一辆白色雪佛兰塞欧驶入邹志俊家门前的车位停了下来,一对夫妻走下车,女的很时髦,男的很绅士,女的挽着老公的手,男的从后备箱取出了硕大的水果花篮,和妻子扣开了邹志俊的家门。

    “冻豆腐,哦,不对,应该叫齐大分析师。。。”邹志俊已从房间里面迎了出来,“欢迎欢迎,二位里面请,随意啊。”

    “熊猫,你的嘴怎么还是那么不饶人呢,我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上了一两次财经节目而已,怎么到你这就成大分析师了。”齐康把大水果篮放在了门口的大理石上,和妻子一起换了入室的拖鞋。

    “我可不是恭维,你已经有很多粉丝了不是吗?哎呀,你们还买什么水果呀,那么见外,就是让你来玩的,放那吧,一会让阿姨给我们洗了。”邹志俊说完给阿姨做了个手势示意搬走“嫂子啊,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站在齐康边的徐莹笑了笑,“邹志俊,你应该来我们银行做理财专家。”

    “嫂子,此话怎讲?”

    “凭你恭维人的这张嘴,有钱的阿姨妈妈应该会被你忽悠了头晕的。”

    “没办法呀,做生意全凭这张嘴了,并且直接和经济效益挂钩呢,伺候不好这张嘴了,还得亏钱,哪像你们各个财经专业出,一本事,要不是我爸让我借读,哪有机会和你们教朋友啊,这真得感谢我爸。哈哈。。。你们客厅里坐一会,张骐给我电话了,他一会就到。”

    “你和他说没说徐莹也来?”齐康问。

    “没有,不过我给他留了个悬念,说有人想要见他。要死,他不会以为是周一琳要来吧。”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徐莹责怪起邹志俊了。

    “开个玩笑都不行,太没幽默感了。别担心了,他都结婚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是嘛,太久不联系,估计他也不知道我和徐莹结婚了。”齐康说着把徐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两人幸福的笑了笑。

    “好了,好了,别晒幸福了。真麻。。。”

    “叮咚”,门铃响了。“好了,猴子来了。我去迎迎。”

    张骐提着一个水果篮和从德国带来的巧克力进了门,换好鞋子,由邹志俊陪同着走到了齐康夫妇面前,齐康和徐莹起,并和张骐寒暄了起来。

    “你们这对,真是不容易,从高中就地下恋恋上了,还老拿我当挡箭牌,终于修成正果了。真的要恭喜你们了”,张骐拍了拍齐康的肩膀。

    “听说你也结婚了,也要恭喜你了。”徐莹说。

    “谢谢,咱们都老大不小了,遇到合适的,就得加快脚步呀。”张骐很简单的回答了,话锋一转,问道:“熊猫,你的夫人呢?不在家吗?”

    “她去泰国度假了,让我陪她一起去,带老婆去泰国,这哪还算度假呀,不是自己给自己找药吃啊,该看得不能看,该享受的没处享受,还是待在上海给自己留一片宁静吧。”邹志俊略带失落的叹了口气。

    “齐康,看来我陪你过来是对了,他不把你教坏才怪呢。”徐莹坐在齐康边,拉着齐康的手攥得更紧了。

    “嫂子,你可别这么说,这可都是从你家齐先生那学来的,我可单纯着呢,冻豆腐你纯粹扮猪吃老虎啊。”

    “老婆,你可不能信他呀”

    “我谁都不信,”徐莹不屑再与他们争辩了,脸转向一直坐在一边微笑不语的张骐,“张骐,你的夫人怎么没来呢?”

    “我们昨天刚回国,她今天有些事要办,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吧。”

    “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她属什么呀?”徐莹补充地问道。似乎她对这位神秘的张太太十分的好奇心。

    “哎,你怎么刨根问底呀,”齐康有些不悦了。

    “没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额。。。我们是去年在德国领的证,结婚一年多,她比我小6个月,和我们也是一届的。”张骐很坦然地回答。

    “那肯定是个美女,当年周一琳可是我们那数一数二的校。。。。”‘花’这个字还没讲出口,邹志俊就被徐莹狠狠地瞪了一眼。“看我这嘴,猴子这都成家了,我还提她我干嘛呀我。。。”,邹志俊忙起,“我去给大家拿水果啊,你们聊聊。”赶忙离开了。

    齐康、徐莹和张骐,三个人面面相觑,显得有些尴尬。

    还是张骐打破了沉默,“其实在德国那么些年,无论事业还是感收获还是不少的,过得很幸福。虽然我不能说完全放下周一琳曾经对我的伤害,但毕竟那已经是往事了,我希望她现在也过得幸福。”

    徐莹,作为周一琳的闺密,当年也是促成这对恋的红娘,她看了看齐康,齐康点了点头,然后放低了的声音说:“张骐,本想告诉你关于周一琳的一些事,可是刚才才得知你已经结婚了,所以我觉得现在说有些不是时候,当年是我和齐康撮合你们的,她最后伤害了你选择了那个商人,我们也觉得对不起你的,也没再和她有联系,不过最近她找到我,和我说了些事,也怪让人可怜的。”

    张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但那毕竟是感上的伤害,不是那么能忘就忘的,他锁了一下眉头,然后又舒展开了,“如果你想说,我也愿意听,不过她已经是我的过去了,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

    齐康唏嘘的说,“是呀,她现在的境遇可以说是她自己选择的,怪不得别人。”

    “你们说什么呢,”邹志俊端着两大盘水果回来了,“什么怪不得别人。。。?”

    徐莹撇了眼邹志俊,“还不是你提了那壶不该提的水啊,我们在说周一琳的事。”

    “她现在怎么了,我当年可听说。。。”邹志俊捂了下自己的嘴巴,“哎,我现在能说我吗?刚才你们都不让我说来着。”

    “说吧。”张骐吐了两个字,再没开口。

    “我听说,她后来跟开宝马的台商好上了,还没敢真信这事,一次在酒吧真让我撞见了,你们说巧不巧,我躲一边看着,没叫她,那小矮个台商纯粹一土鳖,都40张的人了,他们在那搂搂抱抱的,我看了就恶心。”边说还边摸手臂上似乎已经立起的汗毛。

    “后来我就再没见过她了,要是真结婚了,她老伴现在都该50了吧。。。”邹志俊略带调侃的说着。

    张骐没有丝毫的表,因为邹志俊说的,他都知道,而且很清楚,那段时间是他离开上海前最痛苦的子。

    “之后的事我们也是最近才听说,”徐莹接着说“周一琳和那台商好了3年,那人又给她买车又买房的,子过得滋润的,班也不让她去上,她说当年那样的生活真的就是她向往的,有事业心的男人外出打拼给她个温暖安稳的家就行了,她家里人也因此沾了不少的光。直到有一天,那男人突然走了,内地投资失败了,躲债回了台湾,在那边居然早就有老婆孩子,周一琳这个傻大姐和他生活了3年都不知道,还怀上了他的孩子。到最后连房子车子都被台商抵押给了债主了。”

    “怪怪,我还以为只有《阿庆讲故事》里才有这样的节呢,今天算见识了。”邹志俊边嚼着苹果边发表看法。

    张骐还是无表的听着,手轻轻地扣着沙发扶手边缘流苏坠子的结。

    “她现在一个人拖着个6岁的儿子,子还难的,最近突然联系我,是希望我和齐康能帮她找份工作。”徐莹停了一下,拿起茶几上的普洱茶泯了一口,接着说:“她现在的状况真是难的,毕竟荒废了大学毕业后的3年,之后又生孩子带孩子的,全靠娘家帮衬着过子,我问她为什么要生下孩子,她说孩子是无辜的,现在儿子要读小学了,父母也老了,作为独生女,她必须找份工作来支撑起这个家。”

    “可怜啊,”邹志俊感叹道,“但让我说,这世界是公平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别这么说,她都那样了,你还落井下石。”齐康说道。

    “张骐,你就当我随便这么一说。其实这事,从我和齐康知道后心里就对她多少有些同,虽然也帮着她介绍过几份工作,但都没成。对了,邹志俊,你公司有没有岗位?”徐莹问。

    “没有,没有,肯定没有合适的,都是些阿姨妈妈的卫生工作,其他岗位也没空缺。再说了,大家当年都是高中同学,太熟了,最可气的是她还往我最好的兄弟心上扎过一刀,我能让她来我这么,这不没事找事呀。不行,不行,不行。”邹志俊一口回绝了。

    “她的况是让人同的,或许她自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们也不必太为她着急,这事也急不来。”齐康说道。

    张骐一言不发,那流苏坠子的结几乎就要被他的手指抠开了,突然他嘴里迸出几个字,“熊猫,我肚子饿了。”

    “对对对,大家也聊了牢长时间了,大厨已经在准备了,我们到餐厅去等一下吧,来来来。。。”邹志俊起招呼着。

    明显由于提及周一琳的近况,使得这次的聚会愈发尴尬了。好在邹志俊这小子是个滑头,菜一个个上来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演讲”,公司啊,应酬啊,女人啊,金钱啊,时不时调侃一下在财经报社做职业撰稿人的齐康,张骐坐在对面边喝着酒边认真的听着。

    “从财经领域叛。。。叛逃出来的。。。稀有人才,”邹志俊又发话了,手指着张骐,“事业上有什么困难直接找。。。。小弟,如果我能帮。。帮上你,我一。。。一定两肋插。。。插。。。插刀。”

    “我看你醉了,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谢谢你的款待。”徐莹、齐康都站了起来,“谢谢,兄弟们下次带上女眷都上我家聚会啊。”齐康也有点醉了舌头有点大了,心里还清醒的佩服自己带老婆一起来,好处就是自己能喝上酒,还有人开车送回家。

    张骐也觉得腿有些打飘,“兄弟们,还有嫂子,我今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也走啦,没事不用扶我,我能走。”边说边和大家告了别,上了叫好的出租车回家了,路上张骐给乔亦蒙打去了电话,“老婆,我喝多了,一会给我开下门,忘带钥匙了,不想吵醒爸妈。”

    乔亦蒙早早地等在楼下,见出租车停在了面前,便迎上去帮着付了车费,搀扶张骐上了楼。

    张骐无力的倒在上,乔亦蒙什么都没说,帮着把鞋子袜子脱了,递给张骐已经准备好的姜茶让他喝下去。

    “老公,喝点,醒醒酒吧。多伤子呀。”

    话音未落,张骐一把搂过乔亦蒙,“老婆,我要送你件礼物,不过我要你先送我件礼物。”

    “你要什么礼物?”

    “我需要一个吻,虽然我满嘴都是酒气,但我就想要你的吻。。。它能让我清醒的送出我精心准备的礼物”

    乔亦蒙从来没碰到张骐这样酒醉着说胡话,还要向她索吻,但她并不想拒绝他,“好的,老公,吻马上送上,”说完她转过头喝了口姜茶,凑上了自己的红唇,一股脑的把姜茶推到了张骐的嘴里,露出了狡诈的笑容。张骐瞬时清醒了许多,差点被呛到,急急咽下了那口姜茶,表有点生气,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暗算的,他咽下了茶,便一个侧拥吻起了自己的妻。

    一个手伸向自己的裤兜,掏出一个小方盒子,这才放开乔亦蒙柔软的唇,“老婆,今天是七夕,以前在国外也没想着过这个节,但现在回来了,我希望今后和你的每个七夕都在一起度过,”他翻开了盖子,是一枚璀璨的钻戒,“这是我一直以来还没来得及补上的钻戒,今天出门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买它去了,快戴上。”

    乔亦蒙,已经感动得泪盈眶了,张骐起让给乔亦蒙戴上了这枚迟到的钻戒,泪水滑落脸颊的那刻乔亦蒙全心地投入了张骐的怀抱。张骐紧紧抱着乔亦蒙,温柔地对她说“我会为你付出我所有的,让时间来证明我对你的心。”

    “我信你。”

重要声明:小说《相信你的付出我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