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来与团聚

    张骐,大学毕业就留学德国,这次他带着老婆回来了,他注视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出口,再几步路就真正回到故乡了。他有些犹豫,矗在那里,若有所思着。

    “张骐,快点走啦,我饿死了。”站在离出口更近一些的乔亦蒙,嗲嗲地呼喊着,她使劲地用左手揉着她的确瘪的肚子,一副饥饿难耐的表

    “哦,我不是在等你上个厕所么,怎么出来得那么快?”,张骐速度跟上了。一米八的大高个子,站在才160的乔亦蒙边,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和谐。不过与高差距相反的是,乔亦蒙绝对是小、五官清秀的美人儿,可张骐相貌平平,还有点黝黑,朋友们常调侃他们是美女与野兽,当然了那只是调侃,张骐可没野兽那么壮,相反单薄了许多。

    “厕所要排队,我就出来了,反正也不急,不能让你拿那么多,来,我来拿个。”说着,乔亦蒙一把夺过了张骐肩膀上的双肩包,丝毫没有其他漂亮女人的柔。“走啦。。。”乔亦蒙拉着张骐,张骐拖着个巨大而承重的行李箱走出了接机的人群。

    这次从德国归来的消息已经使张、乔两家人闹开了,原本不相识的两家因为他们的携手归国走到一起了,等着他俩的是——2周后的一个简单的迟到一年多的家庭式婚宴。

    很多选择回国的德国留学生,是因为他们顿悟了——德国人的生活或许你能适应,但未必能真的融入、被他们所接纳,张骐就是其中之一。而亚洲女却往往是欧洲男人追捧的对象,不管你是否漂亮,只要你有那份和老外结婚的心,不在乎对方各方面条件的话,留下完全不是难事,所以乔亦蒙不仅会是个中国人眼里的美女,在德国留学的那几年里也是备受欢迎的,但她从两年前罗马旅行的途中巧遇张骐的那刻起,就相信他是自己的MrRight。

    在KFC里,两人静静地坐着,吃着汉堡。

    张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喂,哪位?”

    “猴子,是我呀,你小子什么时候回国的?”电话那头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熊猫,我还以为谁呢,1小时前刚踏上祖国的土地,你就来电话了,这世界上能叫我猴子的,只有你和冻豆腐了。怎么样?明天周末,我们出来聚聚吧。”

    “我消息灵通吧,这是我的新手机号,留一个吧,明天都来我家吧,我家你还没来过呢。”

    “好啊,你都住别墅了,我能不来玩嘛,一会把地址发给我。”

    “好,冻豆腐我会联系,还有个想见你的人也会来,先保密。。。。那谁啊,这个我还没签呢。。。。不好意思,刚才不是和你说,我有点忙,就这样,明天见吧老同学。”手机那头一个绰号叫熊猫的人匆匆挂了电话。

    “老公,熊猫就是你常和我说起的那个高中同学吗?”乔亦蒙只在两个人近距离的相处的时候会亲昵地叫张骐老公。张骐其实很喜欢乔亦蒙这么叫他。

    “是他,邹志俊,因为胖了点,大家都叫他熊猫,高中毕业都13年了,这小子算是当年咱班男生里最走运了,几年有人给他介绍了个温州炒房团里大户的千金,现在都住上别墅开起跑车了。”刚说完,张骐突然意识到说错话了,再看乔亦蒙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人家娶的是千金,没让你摊上,所以你就没走运,对吧?”她生气地说,出于张骐对乔亦蒙的了解,她是不会真生气的,因为,他们能走到今天也是经历了很多坎坷,况且乔亦蒙个爽直,一股脑儿把气全抖落出来,哪还有生气的功夫,忘大得很。

    于是张骐忙不迭地赔不是,不大会功夫就看他们牵着手,有说有笑地上了出租车,直奔繁华闹市的某个角落——属于他们的家。

    (2)

    出租车停在了位于市区南部较为冷清的羅达豪苑小区12号门口,可能是不记得上次来到这里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有些不确定的张骐下车后抬头往6楼的窗口望了一眼,这才笃定地拿行李,领着乔亦蒙上了楼。

    这是张骐位于市区和父母一起的家,也是他们未来的新房,这是6复7的三房2厅,并且在7层有个不大不小的晒台,虽然比不上别墅,但这2层的3房也算是与父母共住的不错选择。空间还是私密的。更何况,张骐的父母人很和善很好相处。

    “老公,今天你家来了多少人呀?”乔亦蒙调皮地拽着张骐的皮带,像个小尾巴,似乎很累地爬着楼梯边走边问。

    “别你家,你家的,是咱家,你都是我老婆了,还想回德国单过啊?”张骐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就另一个错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假装怒了似的拉开了拽他皮带的小尾巴的手,“等会上去了,你就知道了。。。”。

    “切,大男子主义。。。还卖关子。”

    601的门铃响了2声,迎出来的却是乔亦蒙的爸妈,“蒙蒙,小张,你们回来啦,快进来,累了吧,行李让你爸帮你们拿。”乔亦蒙妈妈很地招呼着,虽然已年过六旬,却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出丝毫的苍老,“乔亦蒙的确是遗传了母亲的俊秀容貌”,张骐心里这样想着,嘴也没闲着“妈妈,爸爸,辛苦你们了。”爸爸妈妈叫得二老咧开了嘴,乔爸爸接过行李笑着说“不辛苦,亲家才辛苦呢,都在厨房里忙活好一会了。”

    “老爸,老妈,想死你们了。”乔亦蒙迫不及待地进了屋就给爸妈一个深深地拥抱,眼眶也湿润了,“这应该就是张骐给我的惊喜吧,怪不得还卖关子,这个坏蛋”乔亦蒙心里骂着,却感到无比的幸福。

    同时,张骐的爸妈,闻声也迎了出来,张骐妈妈,花白的头发,皮肤的黝黑,微微有些发胖。站在高高瘦瘦的张骐爸爸旁,乐呵呵地走了过来,“你们来拉,累了吧,房间给你们都整理好了,上楼去歇歇。”张骐妈妈的视线也有些模糊了,乔亦蒙上前一步,抱住了自己的婆婆“妈,我们回来了,您看,多开心的事呀。不哭。”给媳妇这么一叫,婆婆心头一暖,窝心的笑了。张骐也在一边附和着,用拇指擦拭着母亲眼角的泪花。“妈,该高兴啊。”

    张骐爸爸只是走到儿子面前,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了句,“好,总算是团聚了。”声音也有些哽咽,他马上调头回到厨房,又继续默默的忙碌了起来。

    “你们聊聊,爸妈,我有些累,先上楼躺会,蒙蒙,吃晚饭了叫我吧。”张骐虽然听乔亦蒙叫他老公,但他却是个把摩羯男的含蓄发挥到极致的男人,只是管她叫蒙蒙。

    “怎么了,哪不舒服?”乔亦蒙关切地问。

    “可能坐太久飞机累的,你多好睡啊,把我当一枕头,我现在得枕会我的枕头了。对了,礼物别忘记拿出来。”说着还揉了揉肩膀,和双方的父母表示了一下歉意,提着自己随的行李包上了楼。

    大家围着乔亦蒙坐定在客厅的豪华真皮沙发里,聊起了家常,问的最多是德国的生活,和归国后的打算。乔亦蒙的落落大方,早在德国的时候就通过视频聊天,被婆家认可了,这次真切的和媳妇面对面地交谈,更是令二老满意不已。

    可以说在这四位老人心里,三十多岁的孩子们能在大老远的德国结婚,携手归来,真的比给他们买一栋大房子还要开心。

    楼上,张骐换好了家居服,静静地躺在卧室的上,眼睛紧盯着天花板中央晶莹剔透的吊灯,若有所思,从下飞机那刻开始,他就像个踌躇满志的大学生,其实他不该踌躇什么,回上海是德国总公司的岗位调动,一个对家人对自己都是最好不过的回国契机,大中国区的MD(MarketingDrictor)的岗位又是十分吸引人的,那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张骐拿过头柜上的手机,他翻看起今天收到的一条短信,“听说你结婚了,祝你幸福。琳”简短的祝福,不相识的号码,但“琳”这个署名,他是清晰记得的——高中时自己暗恋的校花,进入同一所名牌大学,成为同班同学后才有更多在一起的机会,并且凭自己的睿智和善良赢得了她的芳心,那是张骐的初恋,最美好的大学4年,张骐又怎能忘记呢。他没有回复,并迅速删除了那条信息,因为他不想再继续回忆了。

    楼下,乔亦蒙,从行李箱里拿出了带给爸爸妈妈和公婆的礼物,一护肤产品给注重保养的妈妈,一副冬季的保暖手加围巾给容易生冻疮的婆婆,一把在瑞士旅游士特意买的多功能军刀给爬山的爸爸出行用,费了小两口九牛二虎之力带回来的一瓶邓肯博士晚秋威士莲白葡萄酒给喝葡萄酒的公公。此刻四位老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暮色降临,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客厅里闹闹的,四位老人忙前忙后的端菜,小两口摆着碗筷,不大会功夫,大家就都坐定开席了,举杯为团聚庆祝着。

    这样幸福的画面都被对面6号楼602的阳台窗帘后微微透出的高倍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只露出半张脸、聚精会神看着的男人,不屑的从鼻腔里急促的“哼”了一声,起关掉了灯,拉开窗帘,人斜倚着落地窗,猛吸了两口烟,借着月光,那是张英俊的脸,高不高却肌健硕,他的目光仍旧不肯离开那个温馨的画面。牛仔裤口袋里传来了手机的响声,那人拿出手机翻看着短信,“明天下午2点,民政局门口见。”看完后,关上手机掐灭手里的眼,匆匆离开了黑漆漆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相信你的付出我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