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英伦 第十六章窃听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龙 书名:特工
    邓子龙感觉到思绪有些乱,因为他是一个正常年轻男人,从监听设备里传出的那时轻时重*的呻吟声和李倩上不时飘来的阵阵人气息,让他真有些想入非非,他赶紧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心不在焉的说道:“我去过杭州,我认为杭州是个好地方。”



    李倩当然不知道邓子龙现在是怎么想的,但她从邓子龙与她对视的目光中正如她先前想象的那样看到了他对她的,但她不知道邓子龙眼中的那种是同志之间和还是男女之间的,如果这种是同志间的,那为什么他好像很害怕她察觉,如果男女之间的,像他这种男人按常理更不应该选择逃避,她有些迷茫,于是再没有往下面想下去,望着邓子龙笑着说道:“周健,你是什么时候去的杭州?”邓子龙道:“去年,我带我爷爷去上海旅游,也到了杭州,我们到了西湖,看了压着白娘子的雷峰塔。”



    李倩微笑的问道:“你到了西湖,那知道西湖三奇吗?”邓子龙想了想道:“听导游说过,好像是孤山不孤【皇帝在西湖游玩时住在这座山,便为它取名为孤山】,断桥不断【每至冬下雪时,断桥上残留着积雪,远远望去就仿佛断了一般,人们便称那是“断桥”】,长桥不长【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人在桥上送别,依依不舍,来回送了十八次,一条本来50多米的桥两人走了一天,所以称之为“长桥】。”



    李倩脸上露出俏皮的微笑,说道:“看样子你没有白去,还学到一些东西。”又问道:“周健,看你这样子你好像对杭州这个地方印象很深刻?”邓子龙道:“当然,那是一座开放的城市,那里有过白居易、苏东坡、杨孟瑛,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杭州的一道叫‘五柳鱼’的菜,我爷爷特别喜欢吃。”李倩道:“你爷爷喜欢吃‘五柳鱼’?”邓子龙点了点头:“是啊!我爷爷说它味道鲜美,喷香人,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倩道:“那你知不知道这‘五柳鱼’还有一个名字?”邓子龙想了想,摇了摇头,李倩道:“叫‘东坡鱼’。” 邓子龙道:“是吗!这是为什么。”李倩道:“ 相传苏东坡不仅是一个大文豪,据说还是一位美食家。有一次,他让厨师做道鱼肴开开鲜。厨师送来后,只见腾腾、香喷喷,鱼上刀痕如柳。东坡食大开,正举筷子品尝,忽见窗外闪过一个人影,原来是好友佛印和尚来了。东坡心想:“好个赶饭的和尚,这么好吃的鱼我偏不让你吃,看怎么办?”于是顺手将这盘鱼搁到书架上去了。



    佛印和尚其实早已看见,心里嘀咕:“你藏得再好,我也要叫你拿出来。”于是走进屋,东坡笑嘻嘻地招呼佛印坐下,问道:“大和尚不在寺院,到此有何见教?”佛印答道:“小弟今特来请教一个字?”“何字?”“姓苏的‘苏’怎么写?【注:说的是繁体的蘇】



    苏东坡知道佛印学问好,这里面一定有名堂,便装着认真地回答:“‘苏’字上面是个草字头,下边左是‘鱼’,右是‘禾’字。”佛印又问:“草头下面左边是‘鱼’右边是‘禾’那是念‘苏’,那么鱼搁在草头上边呢?”苏东坡急忙说:“那可不行。”佛印哈哈大笑说:“那就把鱼拿下来吧。”苏东坡这才恍然大悟,佛印说来说去还要吃他的那盘五柳鱼。



    后来有一次,佛印听说苏东坡要来,就照样蒸了一盘五柳鱼,心想上次你开我玩笑,今我也难难你。于是就顺手将鱼放在旁边的罄里。不料苏东坡早已看见,只是装着不知道。他进屋后对佛印问道:“有件事我想请教佛印大师,我想写副对联,谁知写好了上联,下联一时想不出好句子。”



    佛印问:“不知上联是什么?”苏东坡回答说:“上联是‘向阳门第常在’。”佛印不知道苏东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几乎不加思索地说:“下联乃‘积善人家庆有余’。”苏东坡听完,佯装惊叹道:“高才,高才!原来你罄(庆)里有鱼(余)呀!快拿出来一同分享吧。”



    佛印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上了苏东坡的当,他看那罄里清蒸的西湖鲜鱼,上被厨师划了5刀。便笑地说:“鱼上留有五柳难怪叫五柳鱼啊!,五柳鱼啊!五柳鱼!今天你算给苏东坡钓’到了,不如以后就叫‘东坡鱼’算了。”从此以后,人们把“五柳鱼”又叫“东坡鱼”,而且这道西湖名菜名气也越来越大,一直流传到今天......



    邓子龙聚精会神听着李倩绘声绘色的跟他讲着‘五柳鱼’的古老传说,两名英国警察从街头向他们车走来,就快要走到他们车前的时候,机警的李倩发现了这一状况,对邓子龙急道:“英国警察。”邓子龙也看到了那两个走过来的警察,他赶紧快速把车内的设备塞进了后车厢里,李倩看邓子龙收拾妥当后,扑到邓子龙怀里,用手勾住邓子龙的脖子,装出一副*的样子。



    那两个警察走到车前敲了敲车子的玻璃窗,李倩躺在邓子龙怀里伸手把车窗打开,对那两个警察不耐烦的问道:“警察先生,出了什么事?”那两个警察中间一个年轻稍微大一点的警察道:“我们刚刚接到附近居民的电话,说这辆车在这个地方停了很久了,他们怀疑车上装有爆炸装置。”另一个年轻稍微小一点的警察道:“小姐,你知道,自77伦敦地铁恐怖袭击爆炸案后,我们如果接到这样的报警电话,是不敢有半点怠慢的。”



    那年轻稍微大一点的警察道:“小姐,请你出示你的证件。”把头伸进车里对邓子龙:“还有先生你的。”邓子龙从口袋里拿出护照递给那稍微大一点的警警察,李倩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证件护照递给那年轻稍微小一点的警察,然后扭过去,搂住邓子龙的脖子,体慢慢靠过去,吻住了邓子龙的嘴唇。



    邓子龙感到李倩凉凉的、柔软的嘴唇贴住他的嘴唇,那种令人躁动气息直接冲进邓子龙的鼻子里,使邓子龙的血液都要沸腾了,更令邓子龙意想不到的是他们俩不仅仅四片嘴唇贴紧就完了,李倩还*起来,*邓子龙的嘴唇,鼓励般地将舌头送进邓子龙嘴里,着李倩这滑滑软软的香舌邓子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他虽然知道李倩这样做的目的,但他搂紧细腰的手触电般传来李倩丰满体的感触,而且看到她闭上了眼睛,嘴唇半张着,充满了惑神态,他的人简直都快要崩溃。



    那两个警察检查完两人的证件,那年轻一点的警察把头伸进车内对两人道:“你们俩下车,我们要检查你们的车辆。”邓子龙和李倩激吻好像没有听到这年轻警察说的话,那年轻警察看着邓子龙和李倩那卿卿我我的样子,无可奈何,脸上露出苦笑望了望那年轻稍微大一点的警察问道:“你看怎么办?”



    那年轻稍微大一点的警察再次看了看邓子龙和李倩的证件,然后对那年轻警察道:“那男的是中国人,来英国是旅游的,那女的是英国人,是伦敦人,看样子他们都是华裔,据我所知,中国人对恐怖主义不感兴趣,他们不会有什么问题。”暧昧的笑了笑,对那年轻的警察小声道:“那男的艳福不浅,看那女的那样,肯定是瞒着老公出来和人约会的。”



    那年轻的警察点了点头,那年轻稍微大一点的警察把邓子龙和李倩的证件丢进车里;“你们俩快把车开走,别再让人打电话到警局。”“好的,警察先生,我们马上把车开走。”李倩在车里答应,那两个警察转离开。



    那两个警察走后,李倩松开搂住邓子龙的臂膀,有些羞涩的说道:“对不起!”邓子龙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顺便应了一声,李倩看到邓子龙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咯咯大笑:“周健你怎么了,看你这样子,好像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男生。”又慢慢靠近邓子龙,装出一副很动的样子,嗲声嗲气:“要不这样,我们再来一次。”



    邓子龙看着李倩那迷人的体慢慢向他靠来,他脑海里乱成了一锅粥,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李倩已经从刚才自己和她吻里看到了自己对她的渴望,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和秦妮在一起也是这样,好像他永远是的被动者。



    李倩看邓子龙那好像很难堪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她的嘴唇快要挨到邓子龙的嘴唇时,她突然闪开,一脸的坏笑望着那呆呆发怔的邓子龙:“周健同志,你这个样子好像我在你不愿的况下强行夺走了你的初吻。”



    邓子龙看李倩闪开知道她在逗他,于是苦笑的说道:“不是,我这样子是因为你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李倩好奇的问道:“以前的什么事?和你妻子事?还是和你女友的事?。”邓子龙道:“我没结过婚,现在还是单。”脸上呈现出伤感的表:“前几年有个女友,我非常她,但她在汶川那次大地震中抗震救灾,为国捐躯。”



    李倩听到邓子龙说他是单,心里一甜,当她听到邓子龙跟她讲到秦妮的故事,心里又有些为邓子龙感到难受,正当她为此纠结的时候,凌云提着几包东西走了过来,他上了车,并没有注意到邓子龙和李倩的表变化,从包里拿出汉堡和饮料分给两人:“金文中是死了,具体况和那女人说得没有什么两样。”



    李倩道:“他的死对于我们的案子有什么影响?”凌云道:“这我们不得而知。”对邓子龙道:“克里这里就还是交给我和李倩,你明天去找罗丝,一是保护她,我估计‘黑色旅’肯定会再次向她下手,二是看能罗丝嘴里得到些什么,我想罗丝小姐肯定知道些什么,要注意,罗丝边有CIA,不要让他们看破了你的底。”“知道了,凌哥。”邓子龙点了点头。



    凌云拿了一个汉堡递给李倩,道:“大家先吃点东西。”李倩接过汉堡道:“刚才警察来了,他们要我们赶紧把这车开走。”凌云点了点头:“只要不影响我们监听的质量,我们开车围着帕克大厦转就是。”李倩点了点头,凌云启动汽车,边吃汉堡边开车,白色的奔驰凌特315CDI向街口驶去。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