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贼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醉书生 书名:说剑传
    白羽的爷爷年名叫白全,轻时到城里做过一段时间的铁匠学徒,后来那家铁匠铺不知道因为什么倒闭了,所以就回到庄里自己开了个小作坊。

    作为庄里唯一的铁匠,白全还是有一定的威望的,因为庄里的农具和抵御山贼的兵器都是他打造的,也许是年轻时得到了师傅的真传,他打的农具结实耐用,而且武器也锋利。

    有一好的农具,在做活儿的时候能省下不少的麻烦。而且有了好的武器,男人们进山打猎的时候收获也能增加不少,最主要的还是面对野兽的时候保命的几率大了不少。

    白全的作坊在庄子的后面,离得老远就能听见叮叮当当的敲打声。白全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就收了一个徒弟,一来可以帮帮自己拉拉风箱什么的,二来,自己也渐渐的老了,最多十年后就拿不动铁锤了,收个徒弟也能在自己将来动不了的时候为庄里的大家伙继续打造农具兵器什么的。

    因为进城买的话,不仅贵,而且路上还很不安全。

    “爷爷,娘亲已经把饭做好了,回家吃饭吧!”离得老远,那幼嫩的嗓音就开始叫到。

    白全虽然年过五十,头发花白,但是体却是结实无比,宽松的汗衫下一块块结实的肌鼓起,完全就没有一点苍老的感觉。

    常年挥动几十斤重的铁锤,那子骨可是没话说的。

    看见自己一脸清秀子骨却显得单薄的孙儿,白全露出一个慈祥的面孔,道:“知道了,爷爷忙完手上的活儿就去,很快的”。

    “小毛毛,今天早上怎么样啊?有没有落后?”这时,从风箱后面伸出一个中年人的面孔,一脸微笑的对白羽道。

    此人叫白大牛,是白全收的徒弟,跟着白全已经有好几年了。

    “大牛叔好,我才没有落后呢”。白羽一脸天真的说道,小孩子嘛,都不会承认自己比别人差的。

    “这孩子,还一点都不谦虚”,白全打趣道。

    过了一会儿,白全这边已经忙完了,对大牛说道:“大牛,走,到我家吃饭去。”

    “不了,师傅,我家里还有些兽皮没有拿出来晒,我还是先回去吧”。大牛推迟道,他也知道白羽一家的状况,不想为他们增加负担。

    “大牛叔叔,你就去吧,我娘今天做了好吃的红烧呢”。白羽也在一边插嘴道。

    几番推迟,大牛最终还是没有去。……

    ……

    饭桌上,白全吃了几口酒,微微的叹了口气,对袁芯道:“这些年苦了你了,哎……,是我白家对不起你啊”

    袁芯的动作停顿了下,露出一个病态的笑容,道:“公公千万别这样说,没能帮助到家里,还一的毛病拖累家里,是我感觉惭愧才是”。

    哎……!白全叹了口气没有在说什么。

    白羽在一边似懂非懂的独自扒饭。

    轰隆隆~~~!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

    “山贼来了~~!当当当~~”,巨响过后,随之而来的,是庄内告警的声音。

    听到声音,白全立马放下碗筷,快速的从屋里拿出一把长枪,对袁芯道:“照顾好羽儿,千万不要让他出来”。

    说完快速的夺门而去。

    “羽儿,快随娘进屋”。饭也不吃了,袁芯一把拉住白羽,推到屋内,并且把门牢牢的栓住。

    白羽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仇恨,山贼又来了,今年,这是第三次了吧?第一次,庄里死了十三个壮年,丢了十多头牛,被抢走几名女子。第二次,死了八个壮年,还好的是,没有被抢去什么东西,但,负伤的人却更多!

    白羽把今年前两次山贼来后的况记得很清楚。

    那么,这一次呢?

    又将是什么况?

    轰~~!轰~!!轰~~!

    庄子的外面,发出了沉重的声音,仿佛朝廷的军队在开进一样,一种沉闷,压抑,心里堵得慌的感觉在蔓延。

    那是山贼的人马在向这边快速奔来。

    山贼,一个让普通民众闻风胆寒的名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还隔老远的地方就能看见烟尘滚滚,马蹄踏地,犹如闷雷。山贼,常年厮杀,一煞气简直能将小孩子给吓死。

    特别是配合上哪一声声冷酷的喊杀声,简直是百鬼辟易。

    马蹄声,喊杀声,伴随滚滚尘埃而来,简直就像一股洪流滚滚向前,一片末来临的感觉!

    “山贼来了,庄里的男人赶快集合~~!”……

    “山贼来了……”

    一遍又一遍的呼喊不停的此起彼伏。

    各家各户的男子纷纷拿出兵器,往庄子门口赶去。

    老人,妇女,孩子则卷缩在家里,他们没有多少战斗力,出来只会拖累大家。

    顿时,从庄子的各个角落涌出大量手持兵器的庄民,有拿大刀的,巨斧的,长枪的,阔剑的,铁锤的……

    每个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眼中充满了仇恨!

    该死的山贼!

    让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留下孤儿寡母艰难的生活。

    但,山贼杀不尽,除不绝。

    今天拼命把他们赶走,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再来,又是一场灾难!

    为了家里柔弱的妻子,为了家里的孩子,为了家里年迈的父母,男人们必须担起保护家园的重任,哪怕是死,也不能让山贼伤害到自己保护的人!

    每一年,九州大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山贼的强虐。

    朝廷年年出兵征讨,但,山贼就犹如蝗虫一样杀不绝,斩不尽。

    而且越来越多,一次比一次凶狠!

    就青林山下,每一年最少有三个以上得庄子被屠尽!那一股冲天的怨气,简直让人疯狂!

    等到白全赶到庄子大门的时候,已经有将近两百多庄里的壮年手拿并且守在那里了,一个个眼里充满了愤怒的绪,没有人害怕,因为后就是自己的家人,如果退缩,家,就不存在了!

    陆陆续续的还有人火速赶来,都聚集在庄子的大门内。

    大门口,白家庄的庄主白风在那里主持大局。

    白风是一个中年大汉,一张不怒自威的面孔,手持一把黝黑的阔剑,浑血气滚滚,他站在那里就是一根主心骨。

    在他的旁边还有武技教头白石,白石现在手拿一根儿臂粗得黝黑铁棍,他那一恐怖的肌挥舞起那根铁棍的话,就是一匹马都能生生的给砸死!

    白全手持一根丈八长枪,来到白风边,狠声问道:“庄主,这次大概来了多少?”

    由于高大的铁木栅栏挡着,外面山贼的数量并不能看见。

    白风那冷酷的眸子闪过一丝凝重,缓缓说道:“这次,最少五百!”

    白风之所以能成为庄主,除了强大的武力以为,头脑更是没话说,凭着多年对付山贼的经验,大致还是能猜出山贼的数量,虽然看不见外面的具体况。

    听到白风的话,白全心里就是一紧!

    五百山贼,人人骑马,要是让他妈进庄的话,白家庄基本算是完了!五百人人骑马的山贼,冲击庄子里就是一股钢铁洪流!

    只需要一次冲锋,白家庄的庄民们基本就完蛋了!

    “怎么会这么多?”旁边的白色声音低沉的问道。

    “大概是因为上次来的人没有在外面庄子占到便宜吧,这次来得更多,是要一具将外面庄子踏平啊~!”白风一脸决然的说道。

    白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白石,通知庄民,击雷鼓!”

    听见白风的话,白全脸色一白。

    雷鼓,白家庄有三十年没有响起过了吧。

    只有再白家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才会击的鼓!

    “是~!”白石应了一声,眼睛发红,狠狠的转吩咐去了。

    咚~~!咚~~~!咚~~~!

    沉闷,苍凉,悲壮的鼓声响起!

    听到鼓声,赶来的庄民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但下一刻,一个个的眼神充满了绝然!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一股悲壮,铁血,视死如归的气氛无形当中的蔓延着!一个个更是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常年锻炼的手臂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兵器!青筋暴露!

    每个人都眼睛通红,仿佛走到绝地的孤狼!

    白全听到鼓声,手不自觉的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长枪,不自觉的往家的方向看去!

    那里,有自己还没有长大的孙儿,有需要自己才能生存的儿媳,有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家!

    今天过后,这个家还有么?

    白全深深的看了家一眼,狠心的转过,面对着大门的方向。

    要伤害我的家人,就必须先从我这把老骨头上踏过!

    更多的人,也是深深的回头看了一眼家!也许,也许今天过后,家就没有了!随后,每个人都一脸绝然的回头,面对着庄子的大门!

    那眼神,有眷恋,有不舍,有铁血,有绝然……

重要声明:小说《说剑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