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仓库内的对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寐迅03 书名:被选择的天使
    仓库外一个人影闪到了门口,他神色警惕,似乎对里面的人有所忌惮。

    (小零~~~其实你不用这么戒备那个孩子啦~~~那种力量我想我还是能够控制的,所以大胆的进去吧~~~)

    大胆进去?这种行为对于零来说就是玩命,当天他可是亲眼看见了那种令他都感到胆寒的力量,现在要自己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别人一个不快,自己怎么首异处的都不知道。

    站在门口边缘,零屏住了呼吸,他开始动用所有的感知去探索着仓库内的动静。

    风。。。。。。呼吸。。。。。。

    很安静,即使零能清楚地听到那微弱的呼吸声,但是不知为什么竟产生了这种静谧的感觉。

    (圣。。。。。。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收敛点。)

    (收敛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啊?)

    (。。。。。。那种未知太强了,不要把多余的感注入我的思想。)

    零的精神领域里,圣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但是随即一想脸上又转为了温和,甚至还带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感没有降低,心中还是充斥着那种久违的暖暖的感觉。这使得零皱了皱眉,但又不好再说什么了。

    门口的零一直伫立着,他耐心地倾听着,他必须保证对方是处于完全休眠状态,不然这次行动将会十分冒险。

    “零先生,你到底在干嘛呀?”

    突然传出来的声音让零猛的一惊,脑袋里迅速作出应对,黑色匕首入手,反一蹲,之后匕首自上而下直接贯穿了说话者的大脑。

    但是接下来的“削脑袋”却没有上演,零只是淡淡地看了人影一眼,继续蹲起点来。

    (哎呀呀~~~刚才还真是吓人啊~~~但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是目标的话,你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人影很奇怪地盯着零,虽然他不会被杀死,或许连疼痛都没有,但是在人类社会里生活的他明白刚才零的动作意义。

    “零先生很讨厌我吗?”

    零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影上的光芒黯淡了,他开始向远方飘去,但在快消失的尽头时,他似乎又再次望了一下零,随后伴随着飞舞的白雪飘散了。。。。。。

    零也注意到了人影的消失,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刚才的点头也就是让他离开的意思,只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刚才说什么也跟着自己的人影,竟然就这么轻易离开了。

    但接下来,零又将注意力转到了仓库内,毕竟这才是他的目的。

    现在,仓库依然很安静,零也觉得是时候该做一些其他动作了。

    稍稍向后退了几步,展开翅膀,飞到了仓库的顶端。

    就像刚才观察公主下一样,他再次俯下了子,眼中三把类似的剑的图案转动,“瞬”瞳完成。

    (不过这还真是一个方便的能力啊,竟然可以直接透视无法拒绝自己的东西。)

    零凭借着“瞬”瞳,清晰地看见了小乞丐,甚至已经深入到她的体里面了。这也说明了,她的确是处于无防御状态,不然一般的人是不会许别人随便了解自己况的。

    黑色匕首转换,零握着长剑轻轻地切割着本就有些破烂的屋顶。虽然他已经将自己的力量覆盖在了被切割处周围防止声音溢出来,但是极其消耗精神力的“瞬”瞳零却不敢关闭,因为他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让他了解而惑他自己主动进去。开启了“瞬”瞳才使他更有把握,但也注定了等会必须要一击得手,此时的消耗已经无法支撑他战斗了。

    卸下木料,零将握着长剑的右手伸了进去,之后长剑开始变化,黑色铁丝缓慢地向小乞丐靠去。他的动作极其轻柔,生怕会一个不小心吵着了小乞丐睡觉。

    铁丝渐渐缠绕上了小乞丐的每一个关节处。零明白,单一的全体束缚带来的只会是更加强大的全方位挣脱,自己也必须要付出相对的力量去镇压,而这种巧妙地关节控制即使对方反抗,自己所消耗的力量和她的是大相径庭的。

    当最后一根铁丝稳稳地贴上小乞丐的膝关节后,零才从屋顶跃了下来,然后猛然用力一拉,强烈的疼痛使得昏昏沉睡着的小乞丐一瞬间就惊醒了。但打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被黑色头发遮住了脸的人,他手中还握着一根铁丝,而顺着这些铁丝看去,自己竟然已经被五花大绑了!?

    如零所料的小乞丐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在冬天被这种冰冷的东西死死地捆绑着还是难受的。但是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最后她甚至连站立都无法做到,而且这种铁丝完全无法切断。

    (漠鹰!!漠鹰!!你在吗?漠鹰!!!!)

    这已经是小乞丐的习惯了,一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但是这次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平时只要一呼喊就会出现的漠鹰,此时却连一个回声都没有!

    她开始有些绝望了,再交杂着体的疼痛,这位仅仅只有十岁的女孩子终于。。。。。。哭了出来。。。。。。

    突然地哭泣本对于零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竟然下意识地抖了一下,随后又意识到了,立马拉紧。

    “你不需要害怕,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并且答应我的要求就行了。”

    见坏人有了自己的打算,羽扬起了梨花带诗的脸,点了点头。可啜泣声仍然不止。

    “你为什么要潜入王室偷取东西,那个东西是什么?”

    羽愣住了,因为这个问题她的确不知道,漠鹰也只是简单地提了几句,自己根本就连大概都不清楚,于是,诚实的羽摇了摇头。

    零的脸冷了下来,他现在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自己面对的也是一个演习高手,她和自己一样,都把脸当做了取得别人同的工具,但是“瞬”瞳有清晰地告诉他,她并没有拒绝自己的继续侵入,反而清醒后的她更容易进入。

    好吧,演就演吧,看谁演的过谁。零收起了消耗极大的“瞬”瞳,同时撩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一张纯洁的面孔。然后,羽,愣住了。。。。。。

    (一模一样。。。。。。和漠鹰说的一样啊。。。。。。)

    零的脸上带上了亲和的微笑,就像一个照顾人的大姐姐一样,如果手上没握着铁丝的话。。。。。。

    “呐~~~你叫什么名字呀?”

    说完手上的铁丝稍稍松动了一下。

    羽当然也感受到了这种放松的感觉,本生活在保护伞下的她立马就对零生气了一丝好感,似乎连自己仍然被绑着的事都忘了。

    “我,我叫羽。”

    或许是因为零的脸吧,羽竟然说话都有点结巴。

    但是,零的脸却变得有些怪异。

    (哎呀呀~~~真还真是。。。。。。)

    稍稍顿了几秒,零就反应过来了,她可能只是碰巧和羽长得像,然后碰巧又叫羽罢了,对,碰巧。。。。。。

    再次挂上亲切的笑容,零继续柔声问道:“那,羽,你是这里的原住民吗?”

    羽听了后,神色有些暗淡

    “我,从最开始就是一个人,哦,不两个人一起生活过来的,我没有家。。。。。。”

    零注意到了羽的语调变化,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她的同伴很可能就在附近,但是面对一个演戏高手,这只有可能是一个让自己动摇的手法罢了。但无论如何,绝对不能出差错!

    没办法了,零只好再次将“瞬”瞳打开,来观察是否有人靠近这里。

    “既然如此,羽为什么要来这里呢?而且还进入了城堡~~~”

    说着说着零蹲了下来,和羽保持在同一高度,增加自己的亲切感。

    羽冲着零纯真的笑了笑

    “那是因为我要陪着他来一起偷东西呀~~~”

    (。。。。。。这孩子。。。。。。似乎没有常识。。。。。。)

    无论是不是如同圣所言,她没有常识,但是现在也该是询问最主要目的的时候了。

    “那个东西是什么?为什么要来偷呢?”

    羽的确很单纯,但是她也发现了,绕来绕去最后又绕回了这个问题上,脸上浮现了难过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知道那个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为了那个东西,我,我已经杀了好多人了。。。。。。呜呜呜呜~~~”

    羽就像难过的往事被触碰一般,泪水再次顺着泪痕流了下来。

    零的精神领域里,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下可不好玩了呀~~~也不能让那个家伙一直睡觉啊。)

    圣说完,一道白色的光沿着零的铁丝缠绕住了小乞丐的体。之后她缓缓地闭上了眼,当再次睁开时,里面已经布满了冰冷。。。。。。

    他抬了头来,语调充满寒意:“接下来,由我来。。。。。。”

    黑夜,雪仍然无法停止。。。。。。

重要声明:小说《被选择的天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