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最后一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艳阳 书名:圣蓝
    安静的森林后,两颗心在对峙……

    “峻山,我虽曾为你的父亲。但今一战,老夫定会全力以赴不会有半点保留!”

    “哈哈,族长大人。这是峻山的荣幸!”

    ******************************************

    不远处已经有些清醒的雨楼望着对峙着的峻山和千岛遁天。心口传来一阵剧痛,想要抬起右臂捂住前,右肩用力,却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忘记了,自己的右臂已经不存在了。

    “呃啊~~~”

    “雨楼,你怎么了?”静儿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峻山和千岛遁天,此刻听到雨楼的呻吟声才回过头来,一脸焦急。

    “哦,我没事……静儿,峻山的全部实力有多少?”雨楼认真的问道。

    “恩……峻山的忍魂力已经突破到了四十三级,战之力也已经到达四十一级……”

    “什么?!峻山居然同时修炼忍魂和战?那他岂不是双力战师?可以将实力提升一个级别。”雨楼打断静儿的话。

    “恩,峻山的从小修炼战之力,在被千岛府收养后,因为忍魂是东瀛大陆的象征,也是每个东瀛国家必须修炼的国术,所以峻山从十三岁开始潜心修炼忍魂力,但他的战之力从来没有落下,只是因为他的战之力多年没有名师教授,等级修为才会被忍魂力超越。但即使这样现在他也做到了双力都晋升四十级以上。”

    “这么说峻山最强大的实力并不是四十三级忍魂师?”雨楼依靠静儿的搀扶吃力地坐起来。

    静儿将雨楼扶起,继续讲述:“当然,如果双力融合,峻山的实力是足已和四十五级的战师对抗的。”

    “本来,如果经过双力融合的峻山是能够与四十五级的战师对峙甚至略占上风的,而那个千岛由天的实力最多也就四十三级忍魂师级别,所以敌人是千岛由天的话峻山的胜算更大些……”静儿缓缓的道来,原本她以为他们两人最多也就是引来千岛家族的副族长千岛由天追捕他们,但没想到来的人还有族长,也是他们的养父千岛遁天。

    “族长大人的实力不是他的弟弟千岛由天能够比拟的,我现在完全看不出他的实力等级,我想应该也有四十五级了吧……看来这次,峻山想赢并不会那么简单!”静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但更多的是对峻山的信心。毕竟她以为与同等实力的对手战斗,峻山的双力融合更占优势。

    然而静儿的判断错的太离谱了……

    “四十五级……”

    听了静儿的话,雨楼面色有几分凝重,望向那站姿稳健的千岛遁天……

    他回忆着让自己丢掉右臂的恐怖一式——毫厘浪奔的毁灭力也只是让千岛遁天的前蹭破了一点儿皮……虽然自己的实力和峻山比确实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但那个叫千岛遁天的老人的实力,已经不是能用恐怖二字来解释了。

    “四十五级还远远不是那个千岛遁天的对手!”

    “你说什么?”静儿震惊的望着雨楼,雨楼坚定的说出这句话时,眼神中的那份绝望……

    的确,刚刚还和千岛遁天交过手的雨楼是最有资格评价千岛遁天实力的人!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老人的具体实力等级是多少,但我想应该不会低于四十七级!如果峻山的全部实力是能够匹敌四十五级战师的实力,那么只要那个老人全力以赴,峻山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听了雨楼的话,静儿紧张的望向峻山……原本以为,拥有双力融合法的峻山可以打败眼前的敌人的,那之后他们一家人就远走高飞离开这里,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几乎是不可能了!

    峻山,如果这一切都是注定的,那么你所参透的那一招就是你我的、孩子的命!今晚,我要你无论如何要,赢!

    *****************************************

    千影森林一片寂静,千万士兵屏息凝望,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因为他们所有人都在等待这场绝世旷古的父子之战。

    “峻山,老夫为长辈,理应让你三招。更何况…你的忍魂力只有四十三级,老夫从不以大欺小,你先出手吧!”

    峻山心中道不亏是久经沙场的老人。

    此刻二人对峙多时,千岛遁天此时催促自己先动手,自己就会带有浮躁绪,而且刚开始主动攻击很容易让对方看出破绽,所以现在谁先动手谁就是不利的一方。

    不过比起这个,峻山更惊讶于千岛遁天可以一眼看出自己的忍魂力级别,不过看样子自己的双力融合法还没被看穿,否则战斗起来那招的效果就很一般了。

    “族长大人,您不仅年长而且实力远超于我,还是您先出手吧。族长大人放心,此刻你我互为劲敌,您不用有丝毫的顾及,只管全力的攻击过来!”

    峻山的话想一阵有力的风拂过整个千影森林。此时夜已深,银白色的月光洒在森林之上,夜风如同锋利的刀刃一样割的远处的树干吱吱作响。不时有几片被沾染上紫红色血液的残叶从半空中飘然落下,静静地躺在一个千岛士兵的脚边……

    终究还是千岛遁天先出手了!

    一阵狂风席卷残叶间血腥的气息,如要撕裂这惨白的夜空一般,疯狂的自千岛遁天股掌间冲向峻山!

    风魂突袭!四级忍魂术。这一招是利用忍魂力控制周风力。使用者如果能够掌握其精髓,就能够如同抓住风的灵魂一样自如的控制风力,助自己以难以防御的速度击溃敌人。

    峻山知道这一招非同小可,立即催动体内忍魂力,将全部力量凝聚于双臂。双臂上扬,而后作出一个玄妙的结印,如同一个无底的黑洞能将前方的任何事物吞噬。

    “噬天洞?!呵呵,峻山你这一招的确很高明,不过想用它来吞噬老夫的风魂突袭还远远不够!”

    果然,峻山的噬天洞面对强大的风魂突袭开始瓦解,不断有刀锋般的风之力将噬天洞涨出裂痕。

    “砰——”一声巨响,噬天洞终于承受不了风魂的锋利,被刺得土崩瓦解。

    面对冲破噬天洞的风魂突袭,峻山却早有准备。他体急速下降,双脚触及地面的时候,一股霸道的力量将地面轰出一个圆滑的深坑。不过一息之间,峻山又出现在深坑的外面,双手凝聚体内忍魂力,一层土黄色的光泽缓缓从峻山的体内散发而出。刹时间深坑周围的沙土以惊人的速度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扬起。

    此时,风魂突袭的风之力正好全部轰击在了深坑的正中心。就在风魂要逆转力量冲向峻山时,刚刚停顿在半空中的沙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了下来。

    “哄————”

    一阵烟沙过后,风魂被土魂埋葬。

    “不错,峻山,你的土魂元御看来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竟然可以硬挡下我的风魂突袭……不过接下来这一式看你能不能挡下!”

    ……

    远处侧卧的雨楼和一旁抱着孩子的静儿紧张的望着峻山和千岛遁天的战斗。静儿眼中的专注却丝毫不像处于此刻生死关头的神

    ……

    千岛由天此刻已脱掉普通千岛士兵的甲胄,换上了自己副族长的锦衣。望着不远处自己兄长和自己兄长养育成人的峻山。

    兄长千岛遁天的实力果然强大有些恐怖,这是他都没有预料到的,看着把峻山一点点压制的大哥,千岛由天明白除非发生什么意外,否则自己取代大哥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兄长千岛遁天一直占着上风,但峻山即使每次接招都有些勉强,也算是有惊无险。这样看来两人的一招一式不可谓不精妙。千岛由天有些庆幸此时峻山的对手不是自己,因为他自问别说是将峻山压制在战斗尽占上风,甚至都没有多少把握可以战胜峻山……

    “风龙弑!”

    一道刀风奔向峻山,一时将躲闪不及的峻山掀倒在地。面对锋利的风魂力,峻山急中生智,用双脚夹住那化作实体刀状的风魂力。峻山被风龙弑足足掀出十几米才停下,但最终还是用体重将风力停下了。不过,千岛遁天没有给峻山任何机会——

    “风翼斩!”

    千岛遁天一招风翼斩如一把无形的刀锋瞬间刺向峻山的喉咙!

    峻山略微有些慌乱的跃起,左手扬起一阵沙土,将迎面刺来的风翼包裹的滴水不漏,右手控制土魂力将裹住风翼的沙土从后巧妙的旋过,在土魂力到达他面前时,峻山突然放松忍魂力。霎那间,蕴含风翼的沙土形成一只巨大的剑状,如同离弦一般飞速的反刺向刚刚使出风翼斩的千岛遁天。

    千岛遁天仿佛早就料到一般,双脚插入土地,体飞速旋转起来,不过几圈过后,一阵强大的旋风迎着反刺回来的风翼斩将其送入空中。几息后,包裹风翼斩的沙土从半空中炸开,漫天的沙土飘落而下,如同一场土黄色的大雨,令人窒息……

    “小子,怎么?这么久了,你都只是防守,不打算出手攻击了吗?不想救边的人了吗,这样一味只防不攻是赢不了老夫的!”

    千岛遁天体缓缓的落在地面,一头依然整齐贴鬓,丝毫看不出是刚刚战斗了近一个时辰的样子。

    而峻山就略显狼狈了。全上下的衣饰已经被风魂力割得残破不堪,还因为控土魂力的原因体沾满土色的灰尘。

    面对如此强大的千岛遁天,峻山恐惧了。刚刚千岛遁天显然没有使出全力,但即使这样就将他弄得如此狼狈了。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即使使用双力融合术,自己也不是千岛遁天的对手。自己在双力融合后,战之力和忍魂之力产生聚变,可以在短时间内令自己的实力攀升至四十五级巅峰,但如今面对疑似四十九级的巅峰忍魂师千岛遁天他可以说依然是毫无胜算!

    他不是为自己恐惧,但静儿和孩子他们都要活下去!还有雨楼,他也是无辜的!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

    闭上双眼,峻山仿佛又看到小时候自己和静儿和雨楼三人一起玩耍着,互相在彼此的脸上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

    看到二十四年的那个雪夜,族长大人亲切温暖的手臂将他和静儿拥入怀中,那是久违的,家人的感觉……

    看到刚刚出生的他和静儿的孩子那可的笑容,淡蓝色的发丝粘在圆圆的头上,好像一只天下最纯洁的小动物,大大的眼睛中的神那样好奇,清澈……

    猛地睁开双眼!峻山目光中突然出现一种凶残的血色,仿佛千万的兽血在峻山的瞳孔间翻滚!

    他知道,四十五级的他是赢不了的。面对大陆最强大的四十九级巅峰战师,只有新的突破才能够打败对方!

    “啊————”峻山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一阵恐怖的能量波动惊醒了这个昏昏睡的夜晚。

    静儿望着峻山此刻异常的举动,有些紧张的念道,“难道、难道峻山要……”

    雨楼以为静儿说的是峻山的双力融合术,“静儿,峻山的双力融合术也只能助他将实力提升至四十五级……看来千岛遁天是不会手软的。”

    “不,不仅仅是双力融合术!”

    静儿紧紧地盯着峻山,那种来自灵魂,像被野兽吞食的痛苦她真的不想峻山在承受一次了,但……

    *****************************************

    老陈此时驾着汗血宝马,近百骑银甲武装的士兵紧随其后,马蹄声如同惊天的擂鼓声震得夜色洒下残叶……

    *****************************************

    峻山此时上衣已经被震开,上精壮的肌尽显无疑。野兽般狂暴的气息笼罩了峻山的四周。

    千岛遁天望着整个人已经处于狂暴状态的峻山竟也有些惊心,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战师能够释放如此惊人的狂暴力量!

    千岛由天则站月影里看着这一切,等待他的时机……

    静儿此刻望着似乎痛苦万分的峻山,已经泪流满面。

    “峻山……你、”

    “静儿,你怎么了,难道峻山使用的不是双力融合术?”雨楼看着痛哭的静儿问道。

    静儿抽泣着,刚想开口告诉雨楼峻山现在处于的状态,可一声嘶哑的怒吼自峻山的口中传来——

    “静儿、雨楼,快、走!!!”

重要声明:小说《圣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