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父子之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艳阳 书名:圣蓝
    “那、那是雨楼!!!”

    静儿望着体被鲜血淋湿的雨楼垂落下来,奋不顾的冲了过去,急之下,用出了自己《封神决》中的终极一式风之瞬。风之瞬这一式的效果是在短距离内利用风斗气的凝聚能力产生瞬移!这也是静儿的绝招,但现在为了救雨楼也只好提前使用了。

    凭借强大的风之瞬,静儿瞬间便出现在了半空中,她一把抱住昏迷不醒的雨楼缓缓落地。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静儿望着已经晕厥过去的雨楼,那已经血模糊的右臂,还有那虽失去知觉但仍死死抱住仍在啼哭的孩子的左手。

    静儿满眼的泪,一颗颗滴在了雨楼的脸颊上,或许是眼泪的温度,唤醒了雨楼意识。雨楼缓缓睁开眼睛,

    “雨楼,你醒了。你怎么没有逃开呢?”

    “静儿……静儿,孩子呢,孩子还好吧?”

    静儿哭得更厉害了,“好……雨楼你先别说了,你的手怎么会?”

    雨楼才想起什么,目光恐惧的望向千影森林的方向——

    一个前被鲜血染红的老者走了出来。

    ……

    原来,刚刚雨楼已到了绝望的边缘,但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最擅长的水斗气攻击《浪浮决》的第十式毫厘浪奔正是用于这种近距离突袭对方的招式,但可惜毫厘浪奔必须遇水或是其他液体才发挥威力,可这森林之中哪里有什么水源,更何况雨楼此刻不能动弹一厘米……所以,雨楼用了唯一的办法!

    本已经瘫倒的雨楼在万般无奈之下,面对步步近的千岛遁天,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决然的截下自己受伤的右臂,依自己控水斗气的方法控瞬间喷涌而出的鲜血,发出最后的一击。而由于这一招的突然,千岛遁天的前也中招了,但强大的能量反弹波动将雨楼整个人轰出去几十丈远。

    ……

    千岛遁天此刻面色铁青的出现在人群之中,目光始终盯着瘫倒在的雨楼。

    “是族长!”一些外围的士兵见到千岛遁天立即单膝跪地。

    千岛遁天看也没看这些士兵一眼,径直走向雨楼。

    静儿闪挡在了雨楼前,“族长大人,你想干嘛?”此时峻山也杀出了重围,来到千岛遁天面前。

    千岛遁天听到静儿这么称呼他楞了一下,“哼,族长大人……静儿,我在你心目中从来都只是族长大人吗?”

    “这个小子虽然非贪生怕死的鼠辈,斗气修炼也算得上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但他阻拦我夺回我的孙儿,还对我出言不逊!今天不宰了他有违我千岛遁天的道义!”

    峻山望着浑是血的雨楼,怀里的孩子依然呜呜的哭着,心中痛的真切……刚刚那一击非同小可,孩子却能安然无恙,雨楼一定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得此挚友我万峻山一生何求!雨楼,你放心,我就算拼上命也会救活你的!

    此刻所有的千岛士兵都望见了自己的族长驾到,所有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停止对峻山的围攻,单膝跪地礼迎族长。

    而在众士兵间的千岛由天早已发现自己的大哥也来了……这个老家伙怎么来了,不过也许我可以将计就计,今晚,就是我取代这个老家伙的最好机会!

    千岛由天闪冲出士兵队伍,瞬间来到千岛遁天的面前:“大哥,你不要插手,今天我一定要亲手缉拿这个千岛家族的耻辱!”

    见到自己的混账弟弟,千岛遁天怒斥道:“由天!你怎么能擅自主张动用狼探和大批士兵呢!难道你没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吗?!”

    千岛由天一听大哥用族长来压自己不敢再言语,只退到一旁。可紧握的拳头已出卖了他,那被攥出血的拳头……

    千岛遁天,我看你的族长还能做到何时!

    望着顺从的退下的由天,千岛遁天心中暗叹,也许自己是错怪了他,也许他只是急着缉拿峻山夫妇。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亲弟弟并不像他想得那样简单……

    ***************************************

    “族长大人,雨楼是我和静儿几十年的挚友。今天他能够拼了命如此的保护我和静儿的骨,我峻山就是抵上自己的命也要救这个朋友!”峻山轻轻的念道。“族长大人!我说了,雨楼是我挚友,现在他负致命重伤,他刚才受得所有伤害我都必须替他的父母讨回来!”

    千岛遁天听了峻山这话,愣住了,“你的意思是,你要向我出手?”

    “族长大人,今天是你千岛家族与我们夫妻二人的恩怨,本就不应该牵扯到其他任何人。现在雨楼为了救我们一家,负重伤,我万峻山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今天这一切,我都要讨回来!族长大人,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和静儿是华夏族人的真实份会暴露,但我们本不想这无妄的灾难带给我们的孩子,可惜事与愿违,今天既然一切都已明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父亲!这二十多年来,你的养育之恩,栽培之恩,我和静儿永远不会忘记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父亲,这一战后,我们父子恩断义绝!”

    说完峻山砰地一声跪在地上,面向千岛遁天磕了三个响头。静儿见状也抑制住眼泪,轻轻的面向千岛遁天跪下,磕了三个头。

    峻山静静的站起来,又把体已经有些颤抖的静儿扶起。

    千岛遁天眼含泪光。不愧是他养育了二十四年的儿女,做得好!面对敌人就要决绝!这是自己教给他们的,但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好、好……我们、我们从此刻开始便没有半点关系了!今晚,老夫就要亲手缉拿你们两个!”说完千岛遁天竟有些站不稳,趔趄地退后了几步。

    “今夜,是我们的父子之战!所有人都不许插手!”千岛遁天面向所有千岛士兵喝道,当然千岛由天也能听到。

    千岛遁天铿锵有力的忍魂力波动随声音传彻整个千影森林,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如同一只巨爪从天而降将每一个人的心脏扣得死死的。森林中本已归巢的乌鸦雀鸟都嗖的冲上上空,有的头撞在了同伴的爪上,头破血流的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地上的千岛士兵也不比天上的麻雀好多少。一些实力稍强的士兵用全部忍魂力护住心脉,将头部蜷缩在厚实的铠甲中,这样可以避免族长强大的声波震坏他们的双耳。而那些实力稍差的士兵却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只得将全部忍魂力集中至大脑,保持精神的清醒,而体却扛不住,一股坐在地上,双耳喷出鲜血……

    峻山心中一惊,千岛遁天的忍魂力比上个月又有了巨大的提高!千岛遁天停留在四十八级忍魂师这一阶层很多年了,难道现在他已经突破那终极的束缚,突破到了四十九级巅峰忍魂师了?!

    淡蓝大陆四种战师及斗士的至高等级就是四十九级。战乱是最能培养修炼人才的,而淡蓝大陆已经近万年没有过规模巨大、时间较长的战争了,在这一片和平中,群雄中要想出现一个巅峰修炼者简直是难上加难。

    现在知道了千岛遁天竟然达到了传说中的巅峰,但峻山丝毫没有感到惧怕。面对这个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父亲,峻山从来只有敬畏,即使此刻他们是彼此的敌人。

    “族长大人,我们两个打个赌怎么样?”峻山和千岛遁天此刻站在人群中央。静儿和雨楼望着峻山。他们知道,即使面对巅峰强者,峻山也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什么赌?”千岛遁天心中笑道。本来他就有意救峻山一家,雨楼的为人更让他心疼这几个孩子。如果说开始千岛遁天还因为家族的压力而不得不去缉拿峻山等人,那么现在的他真是有心放他们一马。

    现在听到峻山如此说,知道他是要耍花样,不过没关系,这正随了自己的本意。

    “族长大人,你我原本是二十几年的父子,但大势所趋,你我注定为敌。峻山斗胆与您决一死战!今一役后,无论我是生是死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今天我就与您赌一把,如果您赢了,我和静儿的命就是千岛府的,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我的朋友雨楼是无辜,您要答应我放他走。但若我侥幸取胜,族长大人,您必须马上撤兵,释放静儿和雨楼,并在五个时辰内不许追捕他们——但我会留下,我的命依然是千岛府的。这样的赌局,您看可以吗?”

    千岛遁天犹豫着,这样一来峻山无论是赢是输都保不住自己的命啊!峻山到底在想什么。

    “不行!峻山……”一旁的静儿听到峻山又要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来救她和雨楼,立即急声反对,“峻山,我说了我们死也在一起!你们放雨楼走吧,他是无辜的,我和峻山留下就是。”

    千岛遁天刚要说些什么,千岛由天却上前耳语:“大哥,不能放那个万雨楼走。现在孩子在他手里,我们答应了放他就是放那个孽种走!试问一个华夏族的孽种出生在我们东瀛族千岛家一脉,这传出去对我们千岛家族可是大大的不利……除非,他们答应把那孩子也留下。”

    被千岛由天这么一提醒遁天才恍然醒悟,原来兜了这么大的圈子他们都是在维护那个孩子。不过遁天本就有意放他们一马,这些也就无所谓了。

    不过,峻山。我虽我有意放你,但我绝对不会手下留!呵,这一战就当作我检验你这些的修炼成绩吧。这最后的一战,为父,会全力以赴!

    既然想通了,遁天也就不啰嗦:“由天,你不用劝我了。我意已决,峻山,你我父子一场,我怎么能答应这不公平的赌局呢?既然我曾为你的父亲,那么这样,你输了,你们一家三口包括你的孩子全部留下,那个万雨楼可以走。你赢了,我放你们所有人走!”

    峻山听了这话一惊,他和静儿的本意是想牺牲自己将雨楼和孩子救下,但可惜被看穿……没办法了,现在也只有答应了!

    “好,族长大人我答应你。”

    千岛由天见状上前:“大哥,这怎么可以……”

    “啰嗦什么!都给我滚到一边去!”

    峻山望着千岛遁天:“族长大人,一诺千金。”

    “当然!”

    千岛遁天挥挥手令所有退到一旁。数息后,一个方圆百米的空地只剩下千岛遁天和峻山两人。

    此刻已是深夜,千影森林显得很安静,就在片昏暗的森林后一对父子的心跳搏动着、对峙着。如同两个千百年前的世仇,这注定是个流血和受伤的深夜,一切的美好的蓝色,紫色,都会被污染……这是一场父与子的战斗,一场决定数人生死的死战,也是挥刀斩断那二十四年亲的铁锁的一战。

    这一战后,父子、兄弟之在一夜之间化为那混腥的血,在漆黑的夜空下挥洒殆尽……

重要声明:小说《圣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