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释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下艳阳 书名:圣蓝
    千影森林北方的小径,一辆马车急速前进着。

    ……

    “原来如此,原来这么多年你一直留着光头,而静儿一直束着头巾,将头发全部掩盖住…….你们竟是用这种方法掩饰自己的份的?!还掩盖了二十几年?”雨楼听完峻山的讲述,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嗯,不过千岛家的人也怀疑过几次,但都被我和静儿的养父也就是遁天族长挡了下来。”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太天真了,因为那时我和静儿不顾双亲的反对,两个人就去了五大公域中的东夏湾。呵,两个十三岁的小孩子,那时天真的以为只要到了没有国度的公域就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了……”说到这里,峻山目光愧疚的望着雨楼。那时候他和静儿不顾他的感受私自逃走一定令万雨楼非常痛苦,“雨楼,其实我和静儿在开始时生活的也很艰难。那时还小的我们不知道公域的危险,结果遇到了战乱,而且是华夏联盟和东瀛联盟的交战……”

    雨楼本来听峻山提起二十四年的事一股委屈和不甘又涌上心头。他万雨楼那里比不上峻山?要说对静儿的感他也从不认为会有人比他更静儿。但毕竟事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他想到那些事也没有那么伤心了……

    “哦?你们遇到了战乱?那你们怎么逃脱的?”

    “两军交战后,我们两个小孩子趁乱摸进东瀛联盟,差阳错变成了东瀛军的一员。但我们华夏军攻势很猛,很快东瀛军被命令调回东瀛大陆总部。就这样我们一直跟随东瀛军回到东瀛大陆……”

    “那你们怎么会被千岛家族收养?”

    “这也是件差阳错的事。那时我们两个到了东瀛大陆举目无亲,又赶上东瀛军的检阅。如果被发现冒充东瀛军那我们两人就死定了。所以我就剃光了头发,而静儿就用头巾束起秀发,我们两个连夜从军营逃了出来。”

    “想不到你们那时遇到了这么多困难……”雨楼神略微恍惚的说道、

    “逃出之后,我们知道华夏大陆是不能回去的,所以我们就一直向东走。我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雪,我们两个人都还穿着东瀛军士兵的轻甲,铠甲只有薄薄的一层棉絮根本不保暖,由于天气太冷,我们两个就晕倒在雪地中。大概就在这片千影森林西方五十里吧,我记得那个地方。晕倒的前一刻,我挣开自己的轻甲披在了静儿上,那时我神志不清,只记得不久后一双健硕而温暖的手臂将我们两个抱了起来……”

    “后来的事我都和你说过了,至于救起我们的那个人就是现在千岛家族的族长——千岛遁天,也就是我和静儿的养父。”

    听完峻山的讲述雨楼静了下来,他猜想过无数次峻山与静儿这些年的经历,却没想到峻山和静儿的经历竟然这样跌宕起伏……

    “雨楼,这些年你一个人过得还好吗?”峻山驾着马车,问道。

    雨楼愣了半晌,显然他没想到峻山会这样问。

    “男儿保家卫国,征战沙场。我这些年在疾风营,学到了很多生存之道。有什么不好的呢?”

    万雨楼想起了这些年在疾风营的生活,“倒是你和静儿,你们两个’在敌营’,过得有些不自在吧?”

    峻山若有所思的说:“呵呵,其实在那个府里,除了千岛由天,我早已经把他们每个人当作自己的家人了,包括养父,他虽然是族长,但他是看着我和静儿长大的,我和静儿对他只有尊敬和戴。这次,如果不是我和静儿的孩子出世,导致我们两个份暴露,我想我们会一直在那里生活下去……”

    万雨楼听见峻山这样说有些吃惊。华夏族人和东瀛族人之间毕竟存在着不共戴天的世仇。而峻山和静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却貌似和那些人生活的很融洽,想到这里,雨楼不住说道:“但现在看来,你们过得并不好!”

    “呵呵,是啊,要怪也只能怪华夏与东瀛间无止境的恩怨了……”

    雨楼望着峻山的笑容有些气愤,也许静儿的是你,但你不能依仗她的要她为你忍受过着这种痛苦的子,被人利用,被人追杀。不!这绝不能是静儿应该承受的,想到这里,万雨楼悔恨的竟让自己的体略微颤抖,最后终于低吼着道:“但你没有保护好静儿!没有保护好你们的孩子,不是吗?!”

    峻山注意到了雨楼的变化,从见面到现在,这是万雨楼第一次露出如此怪异的神

    峻山被雨楼的喝声惊到,“雨楼,你……”

    “即使你和那些千岛家的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甚至把他们当作了自己的亲人,但当他们看到了你的孩子的发色时,当他们发现你们不是他东瀛一脉的人时,他们不是依然要对你们下杀手吗?!”

    “静儿为了你抛弃了自己的双亲,抛弃了自己的地位,也抛弃了自己深的家乡。现在她还为你生下了一个孩子,而你却让她在分娩之后就要遭受奔波之痛、亡命之苦。峻山!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自私了吗?!”

    雨楼清楚此刻他说的话会造成什么结果,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些话他已经憋了二十几年,他也静儿!虽然静儿选择了峻山,但他今天一定要说出来,他要将心中深藏了二十四年的霾都倾诉而出!

    “峻山,如果你没有能力可以保护好静儿,那么……”没等雨楼说完,峻山便打断了他的话。

    只不过接下来峻山的话却令雨楼感到震惊和愧疚……

    “我明白你的意思,雨楼。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对静儿的感。我们三个从小一块长大,但你和静儿一个是擎天帝国节度使大人的独子,一个是帝国公主,而我只是一个落魄贵族的后裔。小时候的我经常受到天地明王学院的其他学员的欺负,多亏你们两个的帮助,我整个人才逐渐振作了起来……可以说,在天地明王学习的那段时间里,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子之一。有你和静儿的陪伴,让我对生活重新燃起了信心!所以你们两个不仅是我的挚友,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如果今后有人欺负你们两个,无论他多强大,我都会打倒他!因为我要永远保护你们两个!”

    “但是有一天,静儿哭着跑到我面前告诉我说,你欺负她。她轻轻的向我哭诉——你要你父亲通过他在帝国中的手腕强迫擎天帝把自己的女儿也就是作为帝国公主的静儿嫁给你。说完这些,那时不过十二岁的小小静儿,冒失而又可的她,竟然踮起脚尖,吻了我……”

    “那时的我也不过十三岁,我和她的初吻,那样青涩,那样纯洁……我仿佛觉得心中多了一份对静儿的感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从那天起,我忽然觉得静儿比你更需要我的保护了。总之,说我自私也好,说我天真也罢。就这样,在你和静儿订婚仪式的前夜,我带着静儿逃走了……”

    “我清楚的了解我和静儿的逃走会给你以及你父亲带来多大的困扰,所以在来到千岛府后,我很长时间都活在对你的愧疚中。但静儿带给我的幸福也逐渐冲淡了那份愧疚,直到今天再次见到你,那种撕心裂肺的歉意便又回来了……现在我和静儿被千岛家的人追杀,也许逃掉的几率很小,但为了静儿和我们的孩子我也必须要拼一次!但如果能为静儿和孩子争取出逃跑的时间,我宁愿付出一切!雨楼,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能力可以保护好静儿他们母子俩,所以雨楼,如果你愿意,静儿和孩子就交给你了。”

    说完峻山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那嘴角的笑说不上冷峻,更没有一丝温度,只是……释然。

    “你这样做不怕静儿会怪你?”万雨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试探的问了一句。

    “呵,也许她会怪我,但如果一定要牺牲我才能让他们母子幸福快乐的生活,那么我一定会选择牺牲!”

    听了峻山这样说,万雨楼彻底的甘心了。

    是的,他甘心了。他明白了为什么早在二十四年以前他的感就锁定了必输的结局。他静儿,他本以为自己对静儿的丝毫不亚于峻山,但今天听了峻山这句话,他明白了自己的相对于峻山而言,只不过是一种自私的迷恋,真正的是懂得放手的保护。如果不能给的人幸福,那么放手也是一种表达的方式。

    他输了,输得如此彻底,但他不痛心,既然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加静儿的人,那他又有什么值得痛的呢?雨楼反而感到很轻松,那份感太重,也太陈旧,他决定放下了,也许今后峻山和静儿他们一家三口的好子才开始…………

    然而雨楼心中的释然,峻山却丝毫不知。峻山手中勒紧缰绳,试图让马车走得再平稳一些,他害怕把静儿惊醒,却不知车里的人儿已经泪流满面……

    峻山驾着马车,继续说道:“雨楼,过去的二十年里,静儿与我一同生活在千岛府中,尝尽了思亲思乡之苦,现在我们刚刚有了孩子,却要东躲西藏,过着被人追杀的生活,这实在不是静儿她应该过的生活……与其跟着我过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也许雨楼你更能给静儿一个安定的家。雨楼啊,我欠静儿的太多了,还有静儿的双亲,还有你,还包括我和静儿那刚出世三天的孩子,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这条命可以还上一些……”

    “峻山你别说了,我万雨楼就算搭上这条命也不会让你们一家三口有任何闪失的!”万雨楼已经想通了。如果千岛家的人对峻山他们死咬着不放,那么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峻山一家三口安全的离开!

    “雨楼,你听我把话说完。”峻山加紧了手上的缰绳,追风一时间跑得平稳而飞快。“雨楼,我感觉得到千岛家族的兵马已经越来越近了,如果不争取些时间,我们是没有机会的!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雨楼你今后可以善待我和静儿的孩子,就算是看在他也是静儿的骨的份儿上,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此时的万雨楼已经被峻山完全征服,他佩服峻山的付出,佩服他对静儿母子的。在这个时候,即使他已经想好了要牺牲自己成全他们一家三口,他也不得不开口答应:“好,我、我答应……”

    然而,没等雨楼话音落地,马车内的静儿已经泣不成声的冲了出来!峻山立即勒住缰绳,马车立即停了下来。

    “峻山————”静儿已经哭得像个泪人儿,忘记了后有追兵的危险,静儿猛然扑到峻山的怀里,“峻山,你、你……”静儿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峻山倾诉,但枕在他的怀里,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便又小声的抽泣起来。

    “静儿。”峻山轻轻的抚摸着静儿的秀发,心疼的叫着她的名字。

    “峻山。”静儿抬起头,美丽的双目被泪水盈满,语气中充满了决绝,“峻山,你听好了!这辈子,我只认你这一个丈夫。这一生我只过一个男人就是你,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也不要我自己了!你想撇下了我和孩子独自去面对千岛家的追兵,把我和孩子托付给雨楼,可你有没有想过雨楼的感受,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要是留下了我和孩子先走了,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峻山,你不是说相的两个人应该共同面对一切,走好每一步路的吗?现在你和我的路还没有走完,你就要放弃吗?峻山,我们一家三口注定是要在一起的,活,是一种团聚,死,那也是一种解脱。”

    望着静儿眼中的那份坚定和不容置疑,峻山将静儿紧紧地拥入怀中……

    雨楼看着在自己面前忘相拥着的两个人,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感动与祝福,他知道,今晚他来救他们一家三口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坚定的一件事。因为他救的不止是三条人命,更成全了峻山、静儿和自己的心!

    三人的感,三人的释怀,就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漫延。

    **************************

    原本一片宁静的千影森林突然增加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声音……

    此刻怀抱着静儿,峻山真想时间就此停止,但外放的忍魂力、广阔的感知让他不能忽视远处的异样声音!峻山突然听见北方的千影森林中传来低沉的狼嚎声,那声音虽低沉,但泛着几分诡异和凄厉,让人不寒而栗。

    “糟了,是狼探!”

    狼探,是淡蓝大陆上一种比较特殊的侦察兵,也是只有军方才有权利调遣的兵种。他们多是人狼族的后裔或是拥有狼族血脉的人类,这些人力大无穷,而且从出生开始,无论从体质还是灵魂上,都比一般的人类强大很多。而且他们的成长速度也不是人类所能企及的,一般的狼探高都在两米以上,千万不要以为高大的狼探不适合隐藏和侦查。当狼探将狼魂力散布至全各处时,他们便可以化作一只狼!这也是狼探的侦察工作为何如此精准的原因,狼探这种可以变为狼,化为森林狼群中的一员的这种体质,简直是天生做侦察兵的人种!

    之所以只有军方才能动用狼探,原因只有一个:狼探太过凶残,除军方谁都无力控制他们!

    体里留着凶残的狼血,这也使狼探生凶猛嗜战,一般被狼探发现的敌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狼探斩杀,甚至被狼探食其皮、吞其骨血!

    而且,狼探在发现敌人时会先封锁住敌人的去路,然后再引动狼魂力发出类似狼嚎的声音,以通知大批部队敌人就在附近。

    而现在峻山等人已经听到狼嚎声,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峻山和静儿长年生活在东瀛大陆,对狼探多少是了解一些的。而万雨楼为华夏联盟的疾风营营主,长年与东瀛军打交道,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是狼探的御敌信号。

    “哼!没想到这千岛家族竟敢违背军法,私自动用狼探……不行,峻山,你和静儿快走,我和老陈断后!”

    “不行!狼探已到,说明千岛家的人就在附近,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下来!我说过了,静儿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了——我留下,你快点儿带着他们母子先走!”

    “不行!峻山,你不能这样对我和孩子!我不让你去!”静儿一下把峻山抱得更紧,最后一句话带着一丝孩子气。

    “呵,放心,静儿。更何况,我是没那么容易死的,如果仅凭忍魂力,至少一个小队的狼探,还要不了我的命!”峻山故意露出自信的笑容,冲雨楼说道,“所以,快走吧,我会追上你们的。”

    看着峻山的笑容,雨楼将信将疑,他刚要反驳,却被天空中传来的浑然的狼魂力波动震得一个趔趄险些跪倒!

    “咝——嗷——”

    彻骨的狼嚎令人不寒而栗,而且从狼魂力的强度来看,狼探的数量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圣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