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王侯 梁帝突袭

    一夜相安,翌清晨桑桑早早便起来,果然不多久就有萧夫人的侍女来请,邀她去餐厅共进早膳,然男人们都已上朝去,不过是女眷一起用餐,倒不拘谨。



    “桑桑昨晚睡得可好?”萧夫人很亲切,已直呼桑桑的闺名。



    “睡得很好,夫人让丫头送来的被子又轻柔又暖和,好像家里一样。”桑桑甜甜地笑。



    萧夫人欣然道:“你们瞧瞧,桑桑多会说话,女孩子家嘴甜一些就讨人喜欢。”便似随口一说,“你多留一会儿,老爷他有东西要送你,昨夜就与我说,那件小玩意最适合你了。只是一时没想起来收在哪里,等他下朝来寻了,便给你。”



    桑桑宠辱不惊,十分欢喜地答应下,又说几句谦虚的话,不久也吃罢了早膳,众人再侍奉萧夫人喝茶,说些闲话打发时辰。



    之后大房几位被萧夫人遣退,留下桑桑姐妹俩,萧夫人直言不讳道:“桑桑为何要一个人住到外头去?跟着你伯父多少有些照应。”



    桑桑大方道:“家父还托我在京城谋几桩生意的,在伯父家施不开手,还是搬出去的好。夫人放心,家仆家丁都有,桑桑很安全。何况都城之治,可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吧。”



    “好丫头,说话就是叫人听。”萧夫人笑言,又对儿媳道,“生意总做不完的,你父亲嫁了你,小女儿也该上心才对。你做姐姐的,也为妹妹多留意,若有好人家,就别错过了。”



    桑桑故作羞涩,撒道:“夫人再说这些,桑桑可要回家去了,听着好不害臊呢。”



    萧夫人拉了她的手道:“女儿家总有这一遭,你害臊什么?和那些男人在生意场上打交道,你倒不怕?”



    桑桑忙笑道:“那可不一样。”遂将自己在京城开设大酒坊的事说了,絮絮叨叨地竟将老夫人的话题岔开了去



    柔之则弱弱地在一边,只是陪笑。



    等萧夫人想起前一茬,外头家丁已来通报说老爷少爷回府了,萧夫人与柔之忙迎出去,反将桑桑晾在一边,好久好久才有小丫头来找她说:“二小姐,我家老爷在书房等您,请您随奴婢来。”



    桑桑很客气,谢过后随她来至萧家书房,虽然萧府仍比不得谷地沈府,可比起伯父家实在气派许多,便是这书房也是独门院落,别致幽静得很。



    “二小姐请。”当桑桑被“转交”给书院家丁后,那男仆领着桑桑到一间僻静的书房前,示意桑桑独自进去。



    桑桑颔首应下,继而大大方方步入书房,正感叹书房幽静,眼前突然跃出一抹高大影,但听融融一声“桑桑,好久不见。”,旋即就看到梁勇一常服站定在面前,脸上是带着愧意的笑容,没有半分九五至尊的盛气凌人。



    “阿……不!”桑桑定了心神,福行礼,“民女参见梁国陛下。”



    “免礼免礼,桑桑,你还是叫我阿勇大哥吧。”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追妻记:皇家有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