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王侯 谁的天下(晚上有第三更)

    众人散去,濮阳蕊已踱步回寝,齐纪彰亦步亦趋,静静跟在其后,女帝示意宫女们都退下,直到屋内唯剩母子二人,方道:“她转眼就要嫁出去,千里迢迢到那举目无亲的地方,往后朕想管也管不到。如今还能管教她,自然要把她教好,你们以为把女儿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朕忍心么?”



    齐纪彰面上不语,内心却腹诽:何苦事后说这些话,下旨的人难道不是您?



    “彰儿,朕本就有心在赵国公主到来前,先为你立侧妃纳妾。”濮阳蕊此刻却和颜悦色,让儿子坐到边,笑道,“自然那就凭你自己的喜欢了,你若看中哪家姑娘,直言告诉朕,朕定为你做主。”



    齐纪彰尴尬地笑答:“多谢母皇,可是儿臣并不曾有这份心意。”



    “是吗?”濮阳蕊笑意深浓,“那你昨去见的人,今又在宴席上盯着看的人,散了再寻人家私下说话的人,是用了什么法子,让朕的皇儿如此上心?”



    齐纪彰心头一紧,方知自己一言一行都在母亲眼皮子下,忙起跪地,自称:“儿臣该死。”



    濮阳蕊叹气,拉着他起来道:“不要见了朕就跟见了老虎似的,彰儿,我们是母子啊。”



    “是。”



    濮阳蕊道:“那姑娘瞧着水灵,你若真心喜欢,朕给你做主,让萧铮去办便是了。”



    “多谢母皇。”齐纪彰应着,抬眸看母亲,这个颠覆了齐氏皇朝的女人,二十年来他从不曾真正看清过,他笑道,“母皇既然洞悉儿臣的一举一动,又怎会不知道,沈桑桑她是野谷族人,儿臣纵然喜欢,也不敢违背祖宗规矩。”



    濮阳蕊眸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幽幽道:“你为何不能像舜儿那样好好与朕说话?为何每每都要在话中夹枪带棒,非要顶撞朕?”



    “儿臣不敢。”



    “罢了!”濮阳蕊长叹,起来背对着儿子,冷声道,“你若真心喜欢那姑娘,野谷族人又如何?你所谓的祖宗规矩是齐氏族人定下的,可你别忘了,如今齐国的天下谁在做主?濮阳家族的规矩,自然我说了算。”



    齐纪彰静立在母亲后,广袖中的手紧握拳头,努力抑制自己的颤抖:我姓齐,不姓濮阳,我姓齐!我姓齐!



    “跪安吧!”女帝冷声吩咐,拂袖而去。



    齐纪彰深呼吸调和心境,即便母亲已不在跟前,仍俯行礼,礼毕方离。



    宫外,萧府的车马已抵达门前,侍女将桑桑搀扶下来,见萧致慎已下马等在门前,本以为要和自己一起进去,不料姐夫却屏退了家仆,说道:“梁国皇帝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一来当初你们相遇时不便表明份,二来那婚宴他一时兴起,就胡诌了名姓,他们不是存心戏弄你,只是玩笑,没有恶意。”



    桑桑含笑道:“姐夫为了我还诸多心,就可想您对姐姐该有多好了,姐姐她实在有福气。”



    致慎倒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你姐姐人好。”待反应过来自己被小姨子岔开了话题,桑桑已要往家门里走,一边对自己说,“姐夫,进府吧,夜里冷。”



    萧致慎无奈,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梁勇惹的麻烦,让他自己解决去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追妻记:皇家有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