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王侯 乱点鸳鸯谱

    众人也将目光齐齐落在皇子的上,齐纪彰含笑起,行至母亲边,濮阳蕊面上已不见方才的尴尬,温和大方地挽着儿子走到阶前,对坐下一白髯老者道:“三叔爷爷瞧瞧,纪彰已经长那么大了。”



    女帝口中的三叔爷爷,本是先帝皇祖父的胞弟,年轻时就远离帝都周游四海,齐纪彰出生那年恰巧回来过,之后先帝驾崩、女帝登基也不曾归来,此番是濮阳蕊命人强行接来,为的是让齐氏一族的大长辈“站”在自己这一边。



    老皇叔而今耄耋之年,已是昏聩糊涂,一切凭左右人摆布,便见他边一艳丽命妇凑近半晌,继而起对女帝道:“启禀皇上,老皇叔说四下丰神俊伟、仪表堂堂,实乃皇家风范,但求得一贤淑女子,盼皇子早成家。”



    濮阳蕊笑道:“正是要说这件事。”言罢领着儿子朝向众人,气势傲然道,“朕已与赵国皇帝定下婚约,中秋之,赵国太子将送舒月公主至我朝与纪彰大婚,为了亲上加亲,朕决意将五公主雅宸送嫁赵国,是为太子妃。”



    齐纪彰跪地谢恩,萧铮起恭贺圣上、皇子和公主,众皇亲、大臣、女眷纷纷起行礼,山呼万岁后,一片寂静,却听濮阳蕊声调略冷,垂问五公主:“怎么,宸儿不满这门婚事?你可是赵国未来的皇后。”



    梁勇坐于原处冷眼相看,便见那位没有随众行礼的公主款款从座上起来,朝濮阳蕊跪下道:“儿臣愚昧无知、粗鄙笨拙,只怕出嫁赵国会丢了我朝皇室颜面,而四皇姐温柔贤淑、见识广博,颇有母皇风范,实乃太子妃的最佳人选,还望母皇三思。”



    “众卿家平。”濮阳蕊闻言不气不恼,先唤起众人,如是便只有齐雅宸一人跪地,她方悠悠道,“吾儿谦逊,你是先皇后嫡生之女,无比尊贵,且秉承凤仪、才貌兼备,与雅宓乃先皇膝下一对明珠,你们哪一个朕都舍不得。如今将你婚配赵国太子,朕方感安心。至于你姐姐……”



    濮阳蕊转边梁帝悠悠一笑:“朕有意送嫁梁国陛下,愿三国联姻,缔结永世之和。”



    但见四公主齐雅宓应声跪下,向母亲叩首谢恩。



    不过,梁勇这个人脾气好,没得说,可是他也有最厌恶的事,就是被人家强行安排做什么,如果你濮阳蕊是他娘,也就算了,可你们明明是平等地位的两个皇帝,且事先说好让人家自己选媳妇儿,怎么如今就变成你一人之言说了算?好吧,他拖延时是有错,可不代表就要被你摆布。



    其实此刻最焦虑的,是不远处侍立保驾的韩平原,他知道,他家主子要冲动了!



    果然,梁勇起笑道:“皇上理万机,总有疏漏遗忘的事,晚辈钟意的,并非四公主,而是六公主。”



    韩平原一拍额头,猜中了,又被他猜中了。



    “你……”众人还没回过神,却见六公主齐雅宣几步走上来,指着梁勇一副吃惊不小的模样道,“我说觉得你面熟呢,原来是昨天……”继而竟怒目圆睁道,“休想,本宫才不会嫁给你,我四姐姐那么好,你凭什么不要。”



    小公主果然刁蛮,殊不知她这样一说,让事变得更尴尬,上众人哑然,不知女帝要如何让自己下台阶。



    “哈哈哈……”但听女帝欣然大笑,冲着梁勇道,“真真不是冤家不聚头,朕早猜出陛下有心雅宣,偏偏您羞于开口,叫朕好不着急,这才以长辈之尊相于您,还望陛下莫见怪。如今朕便答应陛下,将雅宣送嫁梁国,促成美好姻缘,有人终成眷属。”



    梁勇也不好再反驳,这是他自己开口说的嘛,只能笑着答应,心里则翻江倒海,算计着怎么对付那个刁蛮的小丫头,若言后悔,还真是……有那么点点。



    濮阳蕊又道:“宓儿,要你为母皇演这一出,实在委屈了。”



    四公主谦和温柔,含笑相应,面上不见半分窘色,起答:“为姐姐,能为促成妹妹们的良缘做些事,儿臣很是荣幸。”



    “好孩子,来朕边坐。”濮阳蕊说着,将长女招至边,又吩咐女官,“送五公主、六公主下去休息,已婚配之人,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



    女官们忙应下,麻利地将那两个小麻烦送走。



    “真闹啊。”柔之躲在丈夫后,低声一语,萧致慎却笑着反问,“是吗?”



    濮阳舜闻声转来,与致慎默契一笑,目光又触及柔之后的桑桑,见她神如一湖死水,眉角眼梢有淡淡的忧伤哀愁,不知何种心态作祟,但冲桑桑道:“添酒。”



    *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追妻记:皇家有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