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王侯 好兄弟讲义气

    且说桑桑赶着暮色回到沈府,竟无一人因赵珲的事难为她,直到见了姐姐,才被抱着道:“你可算回来了,表少爷说你们遭抢劫走散了,他也因此受伤,桑桑啊,姐姐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你给我乖乖待在府里,哪儿都不许去了,你是要吓死我吗?”



    桑桑乖巧地安抚了几句,顺着赵珲的话编了几句瞎话,心想姓赵的果然是个吃软怕硬的家伙,几下子就被自己唬住了。



    “大伯母对我的态度好多了,下午你不在,还来问我吃穿有没有什么要求呢,桑桑,姐姐没几天就嫁人了,你想逛都城有的是时候,但这几天别离开我好吗?”柔之几乎是央求妹妹,越临近出嫁的子,她就越伤感。



    桑桑满口答应,一边又寻思大伯母态度的转变,心念,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伯到底被那些银票收买了。



    如是之后的子总算太平无事,一晃一晃,转眼便到了柔之出阁之



    然而因萧府只是次子纳妾,在沈府看来很隆重的事,那里不过是派了管家来接新娘子,且事先就言明要从侧门进府,众人也无异议。



    桑桑伺候姐姐穿戴齐整,自己也是一桃色喜庆衣衫,最后要盖上鸾帕时,到底落泪了。反是柔之很镇定,握了妹妹的手安抚道:“你不是都打听了吗,说萧府二公子是很好的人,姐姐嫁过去不会受欺负的。”



    “嗯!”桑桑抹了眼泪,没多说什么,吉时到后陪她去前厅向伯父伯母行了礼,便上了花轿,一行人往萧府而去。



    不过虽是纳妾,但因二儿媳妇子弱不生养,陪房的几个不讨儿子喜欢,且听说谷地长大的姑娘体很健康,而柔之又本非野谷族人,故而萧夫人对次子此番纳妾还是看重的,即便没有铺张的排场,也小打小闹地在家里摆了几桌酒席,宴请亲朋好友。



    “濮阳,你几时娶妻?”听说萧致慎纳妾,就非要跟着来凑闹看看齐国人婚宴的梁国皇帝正乐呵呵地穿着便服坐于席上,濮阳舜则在他的边,数来的相处,这几个年轻人竟一见如故,迅速成为在韩平原眼里看来极不靠谱的好兄弟。



    濮阳舜笑道:“未与良人,何以婚配?”



    “好兄弟嘛,濮阳!”梁勇很义气地拍拍他的肩膀,“如果遇到喜欢的,告诉我一声,我替你说媒。”



    韩平原在边上满脸黑沉之色,为什么他家皇帝要和齐国这些臣子做兄弟,为什么他那么衷于为别人做媒,而他自己的事却拖延至今?到达都城十了,皇上就是不肯见一见齐国公主,韩平原觉得濮阳女帝的态度已经因此事而越来越遭了。



    “新娘子来喽!”却是此刻,外头一声高呼。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追妻记:皇家有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