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拜师盛宴前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叶之落痕 书名:逆魂变
    紫的光辉依旧,直入叶青房间的窗子之中,为其添了一些紫色的光辉色彩!

    在逆魂空间炼化了了玻璃珠的暗黑之气后,叶青就出了逆魂空间!原本是想在修炼逆魂诀的,但是七元素又没有进展,修炼也突破不了!所以到房间中像个正常人一样就寝了,现在他的收敛气息,又更上了一层楼!想来在这地狱之中,能看透他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所以睡的很安心,但是一个急切的声音却打扰了叶青的美梦!“老弟,醒了没?衣服老哥给你拿来了!”

    “呃…”坐起,凌空取来,一青色的长衣已经穿在了上!上面布满着奇异的花纹,穿在叶青倒也是蛮适合的!依旧是改变的容貌,现在还没有必要给布拉维看到他原本的容貌!

    “老弟,你好慢啊!”在门口等了些许时候,才看见叶青出来,布拉维忍不住开口道!

    “是么?我没这么觉得!”叶青神色淡然!

    两个人产生了争执,当然是一路的争执向主府而出!在叶青看来,这不失为一种乐趣!

    本来叶青没打算继续留在这里的,但是他忽然觉得今天会很有趣,这才留下来了!不过,美好的事物才吸引人,才会有趣!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已经出现在了主府之中,很奇怪的是,倒是人际稀少!连城主都没在,只有一下下属!

    “人呢?你不是说城主会在这里么?”叶青微微偏过头,反问道!

    布拉维扫了扫额头,呵呵一笑道:“这个我也是瞎猜的!城主又没跟我说他要去哪,作为属下,我哪能知道!”

    叶青不语,城主边的人居然还会不知道城主在那!

    一道忧郁的声音传来,“师傅,父亲已经在已经在东苑之中了!我们也去吧,那里也聚集了不少人,父亲说是我的拜师盛宴!要让主城的人都知道!”说着。说着。韦尔斯的影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东苑,那走吧!”叶青淡然道!

    韦尔斯点了点,三人向着东苑走去!不过,这其中。韦尔斯却是始终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叶青却忽然开口道:“怎么说,今天拜师之后,你也就是我的徒弟了!那之后的事我自然会帮你解开的,你用不着担心!但是还是恢复你原本的格好,不要看师傅的时候,好像在看怪物一样,又不会吃了你!”

    “真的么?”韦尔斯掩饰不住神色之中的喜悦!

    叶青点了点头,肯定的道:“当然,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韦尔斯忽然在叶青面前跪下,磕了磕头,“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叶青伸手一挥,韦尔斯的体感觉到被一股微妙的能量轻轻的扶起,“你太过着急了吧!今天不正是拜师盛宴么?”

    “说的也是!”韦尔斯连忙点头,神色之中满是喜悦之,也变得精神起来了,不得不让叶青赞叹一个人的变化速度之快!

    三人齐到东苑时,那里空旷无比!当然也有不少人了,闹的!叶青估计这里至少也容得下数千人,当然是不拥挤的那种!还有一个上台,看来是拜师所用之物了!周围都是些座椅,显而易见的是中间有着一个偌大的空场,好像是韦尔斯专门设计的!

    才刚到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传来!“公子,我们又见面了!”说完,又对着韦尔斯和布拉维行了一礼,“见过少城主和执事大人!”随丽尔佳而来的还有莉月,也照样的行了一礼!

    布拉维挥了挥手,“两位小姐,客气之类的还请免了吧!我是个粗人,受不了这些的!”

    韦尔斯的神色有些不安定,“尓佳,我……”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丽尔佳打断了,“少城主,这是礼仪怎么能舍去呢?”

    叶青淡淡的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便走开了!对于他们两人的事,他不想掺合进来!而那个空旷的场地,想来也并不是无目的的!神念向四周扫去,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强大的气息!

    “似乎很平静呀!这是不是预示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呢?这场暴风雨又会有多大呢?”叶青暗暗着!

    看到冷淡的叶青,丽尔佳忽然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而眼前韦尔斯的神色,她却并没有注意到!

    莉月在一旁发出‘咯咯’的笑声,“丽姐,他好像对你很冷淡哦!”

    丽尔佳却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一般,望着叶青的背影!韦尔斯神色很是难堪,却是没有发作!转离去,而后示意布拉维跟来!走到隐秘之处,反问道:“悬赏的那个人抓到了没?”

    布拉维摇了摇头,道:“没有,一有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用不着太过于心!”

    韦尔斯神色紧然,一脸担忧之色,“我的意思不是这个,而是玻璃珠不见了,我担心是被悬赏的那个人所为。不过,按照你当时的描述,那个人不可能从层层结界之中逃脱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一点儿足迹,而且莫乐大人的分也消失了!”

    “莫乐大人的分消失是被你师傅所为,少城主,你不知道么?”布拉维反问道!

    韦尔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当下布拉维把他经历的一一对韦尔斯道了出来!

    两人的对话,凭叶青那强大的神念,怎么会不知道呢。冷哼一笑,“终究怀疑到我的上了是么?”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布拉维娓娓道来,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是他而为的了。想来来到城主府,目的就是玻璃珠了,既然对他有用的话,那就送给他好了。反正他的行迹已经足以证明他不是宫的人,就当作是封口好了!现在这件事就暂且不要提了!悬赏令就撤销了吧!”

    布拉维神色露出一丝愤然一色,随即笑道:“想不到悬赏之人就在我的边,居然没有发现!还跟他成为了兄弟!不过,少城主,这悬赏令没有必要撤销吧!”

    韦尔斯淡淡的道:“你的事,我知道了。但是既然他已经成为了我的师傅,你们之间的事,我希望就此揭过!悬赏太过张扬了,撤销未必不是件好事!”

    布拉维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既然已经成为兄弟了,往事不提也罢!但是大哥那边…”

    “暂时对他不要提及此事!你且下去撤销悬赏令吧!”韦尔斯果断的道!

    布拉维应声退下!

    在空场之中的叶青犹然一笑,“宫之人?看来这玻璃珠不简单呀!不过,好像韦鲁德不知道此事,而是韦尔斯私底下做的,似乎并不不希望此事张扬出去!”呵呵一笑,看来所谓的少城主。往的一面也有些看头呀!

重要声明:小说《逆魂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