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梦记 第九回 恍然回旧地,真假自鉴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石页 书名:西游未记
    想这猴头回到花果山,算是放虎归山了吧,其实不然。这猴子与三藏和师弟们取经路上,得许多的见闻感受,回去向孩儿们说说吧,这孩儿们都直当作故事听,听听就算了的。用江湖上锅盖教不不教主的话来说:一点互动都没有。这样不对等的交流有甚么意思?



    再说,从没有任何目标到领取个取经的差事,对一个猴子来说,不好说是不是坏事,但是从有目标的生活沦落为每天看落,吃喝拉撒,也不能就算是幸事。



    这猴头每天恹恹地坐在石椅上,干什么都没有兴趣,只教孩儿们练,强健体而已。



    这练着,一个小猴跑过来,“大王大王,小猕猴在后山挖地瓜,挖到一面镜子,一闪一闪的会不会有妖怪?



    猴头心想,自从西天取经以后才有了妖怪,不取经了,妖怪也没有了,很是奇怪,如今如何又出来个妖怪?



    于是来到后山,探个究竟来了。



    想必这镜子刺眼的厉害,只见小猕猴一手遮住眼睛,一手捧上镜子献给猴头。猴头有那火眼金睛,自是不怕刺眼,拿着镜子,探头一看。



    这一看还了得,刚好看见三藏在那佛地的荷花池边上,黯然神伤的样子。猴子举的思念,加上这突然的刺激,一下子昏倒过去。



    良久,有些水露滴下来,打湿了猴子额头,猴子醒了过来。边不见孩儿们,只看见八戒一只脚搭在沙僧肚子上,睡的不成样子。师父在自己后面的树下坐着,好像是打坐着睡着了。



    难不成那些都是一场梦?真是奇了,端的如此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梦?在跟师父说松箍咒之前还是之后。师父如果醒来,是记得我还是不记得我?



    一面忖思着,一面去讨斋饭。



    等端了斋饭回来,师父刚刚醒来。样子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行者想问这紧箍咒有没有忘记的事,却是再也不敢开口,只记得梦里那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了。



    接下来也就是吃了斋饭,一道上路了。路上行者依旧念着,究竟哪里是梦的开始,师父虽然没有忘了自己,但是有没有忘了紧箍咒?不敢问,却心里有个解不开的结。



    到了山谷之处,行者心生一计。弄出个岔子来,试试看师父究竟会不会念那紧箍咒。于是变出个老者,再作势要打他。



    金箍棒抡起之时,师父没有念,金箍棒开始落下了,师父还没有念,就在金箍棒快要碰到老者之时,行者开始头疼了。



    行者从来没有头疼得如此开心,那一蹦十丈高,根本不是疼的,而是开心的。自从梦里认得这金箍是与师父心息相通之物,是师父点化自己之物相当于一个保险之锁。是忘不得的。猴子开心得忘乎所以。让师父和师弟看呆了。



    静下来后,更多了一份感动,这次的头疼,的确不如从前,想必师父念的慢,怕自己疼了。



    于是,行者向师父双膝跪下,“师父,徒儿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犯浑。天色已晚,徒儿去化点斋饭来。”说完就去了。



    从此之后,取经路上,行者与师父虽从未交流过自己的梦境,却相处的越发融洽起来,再不互相的猜疑。那紧箍咒虽未忘记,却再也未曾念起过。

重要声明:小说《西游未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