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生离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炎霸天败了!

    炎霸天居然就这么败了,全场都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齐天,那凌厉的目光,令人胆寒。

    “齐天,他居然……”炎霜虽然知道齐天的天赋异禀,但是她绝对想不到,短短两年,他便是从一个不懂武道的小子,成为了炼气第十重的高手!

    若是告诉炎霜,齐天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步入了炼气第十重,不知道她会不会当场死掉。

    齐天目光一转,旋即冲去,几个挥手便是震退了金家的护卫,直取大花轿。

    “哼!”金一启怒气上涌,全的真气飞速流转,豁然下马,一掌迎接着齐天而去。

    “少爷,不可!”金若贤刚刚想要阻止金一启,可惜如今已经来不及了。

    齐天冷然一笑,一阵低低的兽啸,顿时震慑了金一启,随着金一启的退步,齐天一拳狠狠轰在了金一启的口上!

    “啊!”金一启的修为显然要比炎霸天低了许多,他显然更加无法承受齐天的攻势,脸色顿时惨白,气血翻涌,倒飞出去,喷出一大蓬鲜血。

    局面,似乎已经失控了。

    那依旧坐在喜宴之中的人,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迎战齐天,他们只是呆呆地坐着,暗暗祈祷齐天不要瞄准自己,而去也祈祷着快快出现一个高手,降伏齐天。

    齐天赶忙把小雨从大花轿内拉了出来,忽然看见小雨一动不动,齐天脸色一变,道:“莫非被人点了么?”

    齐天顿时探出两指,在小雨上点了几下,小雨顿时感到全轻松,呼呼喘气,

    “你居然还会点……”金若贤脸色一变,缓缓近了齐天,“这位兄台,何苦为一个女子如此执着呢?不如卖老夫一个面子,就此罢手吧,后老夫亲自送上门来十个美女,你看如何?”

    齐天冷笑一声,道:“老匹夫,说得好听。那你为何不卖我一个面子,让我就此离去呢?”

    金若贤脸色一变,道:“兄台如果现在速速离去,老夫定然不再追究!”

    齐天摇摇头,道:“抱歉,我不会。”

    “咻!”破风声顿时响起,一只大手,飞速探来。

    齐天脸色一变,慌忙推开小雨,一拳迎了上去。

    “嘭!”一股强大的气劲,顿时爆发了开来,无形的气流,四处流窜,反噬的气劲,也是如雨花般绽开。

    “呜!”齐天闷哼一声,连连退步,脸色苍白,气血翻涌,顿时喉口一甜,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紊乱。

    而那金若贤虽然占了上风,但是火石拳在齐天手中施展也绝非等闲,他也是脸色一变,退开好几步,脸色少了一份红润。

    “呵呵,不愧是后天境界的强者……”齐天抹去嘴角的一丝鲜血,缓缓站了起来。

    全场顿时都是傻眼了!

    后天境界的强者!

    即使是齐天如此一个炼气第十重的武者站在他们面前,都足以吓死他们了,没想到金家居然还派来了一个后天境界的强者。

    即使是负责喜宴的炎家庄众人,也是尽皆脸色一变,他们也是决计想不到,金家如此轻易地便是派出了一位后天境界的强者,可以说,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般的武者。

    “呵呵,在下老了……”金若贤微微一笑,“倒是阁下,年纪轻轻便是步入炼气第十重的境界,后必定大有所成,所以,今,阁下不能走。”

    齐天冷哼一声,道:“那是自然,没有杀了你,我怎么会走?”

    齐天顿时右臂一振,道道滔天的火焰厉芒,便是朝着四面八方,宛如一个深邃的火焰漩涡一般旋即盘绕。

    “哈!”齐天大喝一声,那一把刻着诡异纹路的巨大的锤子,便是在虚空中,凝形。

    齐天双手握住了炙的锤柄,当空一挥,便是激起一阵绚丽的火花。

    “呵呵,老夫居然还是小看你了……”金若贤一笑,“没想到这般神物,也居然在你手中。”

    齐天没有回答,双手运锤,一步踏出,炎王之锤便是这般狠狠举起,旋即砸下。

    在半空中尖锐的破风之声,响起!

    “哼!”面对着不断激出炙火焰的炎王之锤狠狠轰来,金若贤脸色也是一变,双手上蓝紫色的真气疯狂地涌上,朝着那巨大的锤拦去。

    “轰。”顿时,巨大的炎王之锤狠狠压了下来,金若贤双手不敌,双腿因为压力的关系已经没入了地面,双腿磨出了鲜血,而双手则是在炎王之锤不断地压迫下,摩擦出滚烫的火焰,而且大放异芒的炎王之锤,也是兴奋地吼叫了起来。

    “呃……”没想到,金若贤这等高手的嘴角,也是溢出了一丝鲜血,眼看就要不敌炎王之锤了。

    “呜!”忽然,齐天闷哼了一声,使用炎王之锤需要消耗的力量实在太过大了,他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无法完成这华丽的一锤,他双手一松,刚刚再度强行握住锤柄,金若贤已经大吼了一声,双臂发力,将齐天震了出去。

    “啊!”齐天毕竟手中握着的是一把炎王之锤,他只是退了几步,便是握住看形,倒是手中无力,炎王之锤往下一垂,便是狠狠地陷入了地面,轰鸣声回不绝,烟沙飞舞。

    齐天呼呼喘着粗气,他已经筋疲力尽了,虽然还有一击之力,但是那一击,足以毁灭一位后天境界的武者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齐天犹豫着,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而金若贤也是警惕地提防着齐天玩招,毕竟那一锤,若不是齐天力气耗尽,他便是要败了。

    而炎霸天,则是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面色冷峻地看着齐天的背影,而齐天筋疲力竭,灵识早已不如刚刚那么灵敏,根本没有发现,炎霸天已经锁定了自己。

    “呵呵,没想到,这神物的力量,如此恐怖。”金若贤忽然道,“多亏你脱力,不然老夫真的就要归西了……可惜这东西太耗力气,你应该没办法挥动了吧……”

    齐天刚刚要回答,忽然听见小雨的声音:“齐天哥,小心!”

    “去死吧!”炎霸天面目狰狞,一手握着一把锐利的长剑,上面燎烧着诡异的紫火,朝着齐天的心脏处刺来,可惜齐天无力,根本无法退避,齐天脸色一变,态度反而安详了许多。

    “要死了么……呵呵,真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炎尊,抱歉了……母亲,我还能够再见到你么……”

    齐天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这死亡,只是……

    “噗嗤!”一剑刺入体,但是齐天并没有任何感受,只是觉得,一抹鲜血,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齐天浑颤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睁开双眼,不敢……

    可是,现实终究还是需要面对。

    眼前一道倩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口,已经被紫火缭绕的长剑刺穿,嘴角鲜血一**地涌出,染红了她的笑。

    是的,她笑了。

    “齐天哥,小雨……对不起……你……”小雨血迹斑斑,她笑得那么安详,全颤抖着,生命的气息,愈发地淡然了。

    “不——”齐天狰狞地吼了出来,歇斯底里。

    “噗嗤!”炎霸天拔出了那把剑,飞过去,与金若贤汇合到一起。

    小雨的躯一软,倒在了齐天的怀里。

    “不……小雨,你不会死的,你相信我,一定会治好你的……”齐天全颤抖,不知所措,“相信我……相信我……”

    齐天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只能慌忙堵住小雨的伤口,但是血还是不断地涌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还在流血啊……我已经堵住了伤口啊……为什么……”齐天的双眼,已经布满了泪痕,他颤抖着,他宁可这是一场梦,他宁可回到他当废柴的子,眼前的小雨,是他的妹妹啊!

    “齐天哥,不要哭……”小雨嘴角不断溢出鲜血,但是她笑着,生怕齐天伤心。

    “小雨,会在另一个世界,好好地活下去,齐天哥,你放心吧……”小雨举起颤颤巍巍的手,抹去了齐天的眼泪。

    “不!”齐天握住了小雨的手,泪如泉涌,“我要你在这个世界,陪着我活下去,永远永远!你不要死,不要死……”

    全场沉默了,眼角都是溢出一抹泪痕,谁都是不忍心出手,连金若贤与炎霸天也是沉默了下去。

    “不要,不要啊……”齐天大吼着,紧紧抱住了小雨,“你逃不掉的,你不能走,不能走……”

    齐天已经语无伦次了,若是现在他能够代替小雨去死,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可惜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小雨答应齐天哥,一定开开心心的。”小雨哭着或是笑着,“小雨会化作星星,在天上一直看着齐天哥,一直陪着齐天哥……”

    “不……不要,你不要走啊……”齐天放声痛哭,体剧烈地颤抖,眼睛已经哭红了,彻底麻木了。

    “齐天哥,不要……哭……”小雨又是举起了玉手,要帮齐天抹去眼泪,但是刚刚要触碰到齐天的眼角,便是一软,倒了下去,她的双眸,也是安详地闭了起来。

    “小雨——”齐天大声喊叫着,“你回来啊,你回来啊……不要不理我啊……”

    小雨死了,死得那么安详,她愿意,为齐天而死。

    哭诉的秋风,吹起;落叶,哀伤了一地。

    齐天颤声道:“小雨走了,小雨走了……”

    他似乎已经麻木了,他慢慢放下小雨,微微笑道:“小雨,你先等我一下……”

    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他再一次握住了炎王之锤,顿时,锤柄上,光浪朝着四方扩散而去。

    他冷冷地看着炎霸天和金若贤,冷冷地一笑,令人不寒而栗。

    “啊啊啊——”齐天大叫着,他居然动了,那么快的速度,如风如影。

    对面二人脸色皆是一变,全力以赴。

    “轰轰!”率先一锤,狠狠砸在了炎霸天上,他本就不敌齐天,如今觉得骨架都要散了,惨叫一声,全血迹斑斑,倒飞了出去。

    金若贤刚刚想要趁机攻击齐天,而那一把偌大的炎王之锤,便是如横扫千军一般砸了过来。

    “轰!”一锤,火花四溅,狠狠砸在他的口,他顿时失去了还手之力,这一次齐天没有僵持,而是再度举起了炎王之锤,又是一锤,伴随着破风声,跟着一串绚丽的火尾,轰了下去。

    “轰轰!”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而来,金若贤双手接下一锤,觉得双手的骨头都是被震碎了,而且体内气血翻涌,失去了控制,顿时惨叫了一声,顿时七窍流血!

    “啊啊啊……”齐天惨叫着,居然一锤接着一锤,不断轰击着金若贤,地面震碎了,不断凹陷了下去,金若贤根本无力还手,早在几锤之下便是死了,而他的尸体,却被齐天砸得渐渐四分五裂,鲜血溢出,宛如血河一般,涓涓细流。

    腥臭的味道,倒映着齐天猩红的双瞳,他嗅着着尸体的腥臭味,没有一丝变色,看着金若贤尸体四分五裂,便是转头,看了一眼炎霸天,旋即走去。

    “不要,不要啊……”炎霸天挣扎着,“住手啊……”

    齐天一笑,旋即一锤,狠狠砸了下去。

    “轰!”火焰伴着血飞溅,炎霸天不如金若贤,一锤下去,便是四分五裂,全痉挛了一阵,全涌出鲜血,眼看已经断气了。

    齐天的目光,再度斜视,那骑着白马的金一启,便是拖着那把炎王之锤,缓缓走去。

    没有人敢于阻止他,每个人都只是屏住了呼吸,生怕齐天波及到自己。

    “你……你,你要干什么?”金一启也是怕了,连金若贤这等强者,都是死在了齐天手下,他自然不可能认为自己能够敌得过齐天。

    “你,是罪魁祸首。”齐天冷冷地道,“他们两人下去实在太寂寞了,不如你去陪陪他们吧!”

    说着,一锤狠狠砸下。

    “啊——”金一启惨叫一声,以为自己就要这般湮灭了,只是没想到,齐天的一锤砸在了地面上,狠狠地凹陷了下去,碎石乱飞。

    “啊——”金一启尖锐地叫了一声,宛如疯了一般,双目血红,跌落马匹,四处乱窜。

    金一启似乎笑着,玩闹着。

    齐天冷冷地看着金一启,不知道他要玩什么花样。

    其实,刚刚齐天轰碎两具尸体,已经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如今又是被这样一吓,他显然已经疯了!

    俗话说,最后一根稻草,便可以压垮骆驼。而这没有瞄准的一锤,便是金一启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齐天刚刚还要举锤,忽然一只玉手拉住了他,他缓缓转头,面无表

    “够了……”炎霜面目苦涩,“停手吧……”

    齐天一犹豫,由于愤怒的力量如潮水般退去,他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脱力,这才子一软,晕倒过去,炎王之锤,也是自行归位。

    “来人哪,把这个杀害金长老和庄主的贼子擒拿!”炎陨长老宛如发疯了一般,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只是,没有人上去,生怕齐天很快就会醒过来。

    “嗖嗖!”忽然,两道人影落在了地面上,全场都是被一吓,一动不动。

    那一老一少,看着齐天,

    “唉……”那道倩影叹息一声,缓缓拉起齐天,背在背上,默默离去。

    炎陨长老刚刚想要追,但是那莫名出现的老者,似乎有着一股深不可测的力量,炎陨长老便是退缩了下来。

    老者看着王含雪背着齐天缓缓离去,叹息了一声:“孽缘哪……”

    旋即,三人离去,他们的背影,渐渐消逝了……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