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夜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你干什么?”王含雪叱道,“把‘千妖剑’还给我!”

    齐天却是不慌不忙地把千妖剑背在了上,笑道:“这么一把神物,想必也是你家压箱底的东西了吧?不过告诉你,在拿到解药之前,你休想拿回这把剑。”

    “你……”王含雪顿时语塞,“你刚刚都是装出来的么?”

    齐天顿时脸色一变,摇摇头道:“是真的,不过命更加重要,那些,都过去了。”

    “好吧……”王含雪叹息了一声,“不过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这把剑,这可是我祖上花了三代的精力才得到的神物!”

    齐天点点头,笑道:“那齐天便先谢过姑娘了。”

    王含雪看着齐天着厌恶狡诈的表,一撅嘴,又是一跺脚,气呼呼地道:“别谢我,我跟你不熟!”

    齐天呵呵一笑,忽然听到王含雪的肚子叫起来,王含雪顿时脸红起来,捂住肚子转过去。

    齐天无奈地摇摇头,道:“饿了吧,我去打猎吧,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以吃。”

    “喂,”王含雪叫住了齐天,“他们不会追过来吧?”

    齐天笑笑,道:“好好收敛真气,他们就找不到了,这可是连绵不绝的山林,他们可找不过来。”

    王含雪点点头,听话地收敛了全部真气,乖乖地坐在一块巨石上,齐天一笑,旋即没入了山林里。

    ※※※※※※

    篝火,燃烧。

    一只偌大的野猪腿,在火焰中,渐渐退去了血丝,慢慢熟了。

    “呵呵,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手!”王含雪垂涎滴地看着那只巨大的猪腿,笑吟吟地道。

    “没办法啊,”齐天笑道,“以前我是少爷,但是没人管我。现在我只是一个奴隶,更加要自己照顾自己,哪像你啊,大小姐……”

    王含雪嘻嘻一笑,道:“好了没呀,快点啊,我饿死了。”

    齐天无奈地摇摇头,道:“耐心点吧,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明,陆羽和炎霜就要成亲了。”

    王含雪脸色顿时漠然了许多,“距离你毒发还有两,应该来得及。我要去看他成亲……”

    齐天一皱眉,道:“我还以为你说要去阻止他成亲呢。”

    王含雪摇摇头,木然道:“我看透了。陆羽,也许我当初真的看错他了……”

    齐天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你去看他成亲,不会被伤到么?”

    王含雪凄惨地一笑,道:“长痛不如短痛吧……”

    猪腿缓缓在篝火上旋转,香味,飘了出来。

    “那我陪你去吧,也许,我也该接受现实了……”齐天笑道,不知怎么地,他似乎不想再找陆羽较量了,他觉得,自己真的放下了。

    “你和她,多久了……”王含雪忽然问道。

    齐天顿时讶然,过了一会儿才醒悟过来,道:“早就忘记了……我也许不该记得……”

    “呵呵,是么。忘记是最好的方法吧。”王含雪凄惨地笑道,“嘿,能再借我一下么?”

    齐天自然地一笑,道:“愿意效劳。”

    王含雪温柔地将头靠在了齐天肩膀上,沉默是她唯一的言语,最好的言语。

    月华也是渐渐淡去了,旭隐隐约约要升起来,却迟迟不到。

    “熟了,你可以吃了。”齐天道,旋即将那猪腿递给王含雪。

    “谢谢。”王含雪低声道,离开了齐天的肩膀,撕扯下一片,放入嘴里,细细的咀嚼。

    “怎么样?”齐天问道。

    王含雪咽下了那片,微笑道:“还不赖。”

    齐天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自己也是撕下一块吃起来。

    ※※※※※※

    “什么,居然让他们跑了!”那黑袍男子狠狠地拍着桌子,直发出咔咔的响声,怒气内敛,却是十分可怖。

    “那个没用的东西怎么样了?”黑袍男子问道。

    另外一边,那白袍男子幽幽道:“他被打成重伤,一段时间内,很难动弹了。那个小子似乎有着什么神物,否则,怎么可能……”

    “哼,废物!”黑袍男子冷哼了一声,“连两个人都看不好,我要他何用?原本是打算趁着陆炎两家联姻,打击炎家庄的新生力量,在后炎家庄人才短缺我们便可乘机而入。”

    “大哥息怒。”白袍男子肃然道,“如今连‘神行百脉’都被他们取走了,下回,点就治不住他们了……”

    “哼!”黑袍男子十分愤怒,“还有下次么?幸亏那个王含雪没用认出我们,若是她认出我们,告诉了那个老贼,我们便是危险了。对了,去搜查过了么……”

    白袍男子苦涩地点点头,道:“是的,不过他们两人狡诈的紧,都是收敛了真气,在十万大山中,根本不可能找到。而且他们修为颇高,几乎没用人能够在他们收敛真气的况感觉到他们的气息。”

    “哼,小畜生!”黑袍男子怒气更甚,“若是下次遇到,我定要将之碎尸万段。”

    在他的怒气下,白袍男子也是有些顾忌,低声道:“早知道,就把他们带回蜀镇了,若是在蜀镇当中,他们当然逃不掉……”

    “早知道,早知道!”黑袍男子训斥道,“世上哪有这么多早知道?当初就是因为念那大山之中具备天地灵气,方便炼体,方才将二人扣押在那里,如今后悔,又有何用?”

    “大哥教训的是。”白袍男子已然出了一的冷汗。

    “哼,如今,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黑袍男子紧紧握住那椅子把手,再加一分力道,便是能够将之捏碎。

    ※※※※※※

    落,就是如此无地转换,它没有问任何人,它也不会知道,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有两个受伤的人,期望着出迟些到来。

    齐天坐在地上,而王含雪则是枕着他的大腿,上披着一件暗红色的大袍子香甜地在梦乡中漾。

    齐天也不知道为何最后变作了这个姿势,但是他不愿去惊扰王含雪的美梦,因为也许那是唯一一个可以让她如愿以偿的空隙了。

    王含雪宛如一只妩媚的小猫,不经意间会翻过,换一个姿势睡,不时撩动着自己秀丽的黑发。

    看着氤氲的白雾,森林如仙境一般静谧,两个伤心的人儿,沉默不语。

    远处,高山流水。

    那里,敲锣打鼓,是大礼,开始了么……

    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开始。

    对齐天、对王含雪来说,这是一个华丽而残酷的结局。

    过去太多,太久,太远,太过深刻。

    现在残酷,残破,残缺,残碎淋漓。

    齐天看着那美丽的脸庞,似乎有些不忍心叫醒她,不忍心把她拉回现实里。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美梦再美,终究是梦。

    “含雪,天亮了。”他轻轻地说道,并且轻轻地摇了摇王含雪。

    “什么,天亮了么?”王含雪似乎还没有睡醒,缓缓起来,居然发现自己以一种极为暧昧的方式枕着齐天的大腿,顿时尖叫了一声,连连退开。

    “你……你……”王含雪似乎要说什么,却迟迟没有说出口。

    “走吧,要开始了。”齐天道。

    王含雪刚刚要说的话,也是一时被塞住了,看着那破晓的天明,苦笑道:“太阳,终究还是来了么……我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放心吧,我在你边呢。”齐天说道,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这句话的隐藏含义是什么,王含雪也不知道,但某个人,似乎知道……

    王含雪一笑,道:“谢谢你了。”

    “没什么。”齐天摇摇头,“走吧。”

    二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入了那仙雾朦胧中,等待他们的,究竟会是何物?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