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烟花易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呵呵……”听到那少女问出这话,齐天也是一笑,仿佛想起了往事。

    “其实……”齐天似乎打算说出来了,也许说出来,自己不会那么痛,少女也不会再那么痛了。

    “那新娘子,以前是我的人。”齐天浅浅地说道,眼眶里隐隐有泪珠打转,“可是后来我家族衰落,成为了一个奴隶,我才发现,她早已经和陆羽好上了……而且,她告诉我,她早已是陆羽的人了……”

    “什么?”那少女忽然离开了齐天的肩头,“难道,是因为奉子成婚……”

    齐天苦笑起来,那泪珠也是瞬间倒流了回去,“也许吧……”

    “不过,既然你也恨着陆羽,那为何还要为炎家庄护卫?”少女道,“不如你来我家吧,你这般修为,我爹爹定然会重用你的。”

    齐天摇摇头,道:“多谢了,我暂时还不想走。如若以后我离开了这里,我也许会想起你现在对我说的这句话。”

    忽然,少女看着齐天的空落落的肩头,顿时脸一红,觉得边似乎少了什么。

    “你怎么了?”齐天忽然问道。

    少女笑了起来,道:“我似乎不小心遗落了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齐天不解地问道,少女再次靠了上来,有些害羞地道:“这个。”

    齐天也是不在乎,便让她靠着吧……

    ※※※※※※

    陆家。

    喜庆的烟火漫天,按照礼俗,新娘子到达婆家之后,先要与新郎相隔,居住一。次方可成婚。

    “你说什么?”庄主炎霸天在暂居的屋子里愁眉不展,“居然有人攻击我们么?”

    一旁的炎霜点点头,道:“是的,我刚刚因为顾忌陆家人,怕害了喜气,就没说。我们有好几个断后的护卫已经惨死,来人已经不见。而且似乎有两股势力同时对准了我们。”

    “能够认出来么?”炎霸天冷声道。

    炎霜摇摇头,道:“不能,那些人不是和平村的。不过第一股势力似乎只是抢婚的,那陆羽拈花惹草,不免有哪家小姐会如此。”

    “那么另一股势力如何?”炎霸天道。

    炎霜沉默了片刻,道:“出手狠辣,颇为雷厉风行,几乎我们的人都是被他们杀的,我也去查过了,和平村确实没有这号人物。”

    炎霸天点点头,道:“你且出去吧,我头有些痛。”

    炎霜点点头,走出了炎霸天的屋子,望着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叹息了一声,道:“也不知道齐天他怎么样了……呵呵,怎么会突然提起他,罢了,他不会有事的……”

    迎着月光,那惨淡的影,缓缓走去。

    ※※※※※※

    “唉……”齐天叹息了一声,望着窗外的烟花漫天,“烟花虽美,但是只叹容颜易老,烟花易冷啊……”

    那少女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我都靠在你肩头上了,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齐天忽然一笑,道:“对啊,是我失礼了。在下齐天,敢问姑娘名字。”

    少女“噗嗤”一笑,道:“你这假正经的样子真好笑……我叫王含雪。”

    “王含雪,王含雪……”齐天念叨着,“这个名字真美。”

    王含雪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这家伙怎么老是油嘴滑舌的……”

    齐天呵呵一笑,刚刚想要回答,忽然手臂发痛,惨叫起来,倒在了地上。

    王含雪依靠的肩膀忽然消失,她也差点失去重心,惊叫道:“喂……喂,齐天,你怎么了?”

    “靠……”齐天挣扎道,:“毒发了……你不是说三么……怎么……”

    王含雪有些尴尬,道:“对不起啊,确实是三必死,不过在三前,剑毒也是会发作的……”

    “不是吧?”齐天脸色一变,“你真的没有解药么?”

    王含雪俏脸一红,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带解药。”

    “嘎吱。”忽然,门被打开了,那位武者也是冷地笑着,走了进来。

    “你想干什么?”齐天忽然问道,强忍住疼痛。

    “嘿嘿……”武者诡异地笑道,“小子,美人相伴,看起来过得舒服嘛……”

    “你……你究竟要怎么样?”齐天的痛楚似乎渐渐消失了,不过眼前的威胁,却是更加恐怖。

    “放心,药鼎还没有准备好。”武者笑道,“你暂时不会死,我只不过要带走这位小姐,我家主子想见见你。”

    “放开你的脏手!”王含雪叱道,挣脱了武者的手。

    武者脸色一冷,道:“这可由不得你了。”

    忽然,武者一把伸出手抓住王含雪,王含雪死命挣扎,想要挣脱武者,齐天也是脸色一变,道:“你家主子,和炎元瑞究竟是何关系?”

    “呵呵,你小子看出来的还多嘛。”武者冷然一笑,“不过这只会使你送命。”

    “放开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齐天森然笑道。

    武者不屑一顾,笑道:“你居然还敢唬我?你以为你还可以运作真气么?”

    “呵呵,有时候,不运转真气,也是可以强行把它出来的……”齐天冷笑道。

    “它?”武者一皱眉,“它是什么?”

    齐天顿时低吼了一声,左手扣成爪子,狠狠在右臂上扯下五道血痕,顿时鲜血淋漓。

    “齐天,你干什么?”王含雪忽然尖叫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你……”

    忽然,异变发生了,那被撕扯下来的皮上,隐隐约约还有一道巨锤印记,在那血痕溃散后,一道道赤火流光便是飞了出来,一把巨锤,渐渐在虚空中凝聚。

    “糟了!”武者低喝一声,暂时放开了王含雪,一爪撕扯去,企图阻止炎王之锤的凝聚。

    “嘭嘭!”炎王之锤的反噬火焰,顿时灼烧起来,那武者根本无法近,反而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齐天顿时握住那把锤子,虽然没有了真气,如此使用这神物,消耗极为大,不过为了保命,也只好如此了。

    “嘭!”齐天一锤狠狠砸在地面上,火花四溅,板砖碎裂,顿时凹陷了下去,王含雪和那倒下的武者都是吓呆了。

    “含雪,你过来。”齐天渐渐拉过王含雪到他的后,旋即冷笑道,“识相的赶紧解开我们的道,否则我定饶不了你!”

    齐天的力气其实已经消耗地差不多了,连拥有着第九重真气的他也无法挥舞这炎王之锤多少次,如今,他已经将近虚脱了。而且他的右手如今鲜血淋漓,将近麻木了。

    “哼,你还想糊弄我么?”武者还想着如此如此的侥幸,运转起了真气,企图击败齐天手中的炎王之锤。

    齐天苦涩地一笑,道:“看来你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着,一锤再度奋起,狠狠砸在了武者的口,武者顿时脸色一变,气血翻涌,狂喷鲜血,颤颤巍巍,倒飞了出去。

    “嘭嘭!”武者狠狠砸在墙壁上,留下了一抹鲜明的血迹,旋即落在了地上。

    “哇……”武者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他的牙齿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还要试试么?”齐天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若是武者再不解开他的道,便是要晕过去了。

    “我解、我解……”武者呻吟道,如今他便如卑微的生命,如蝼蚁,如刍狗。

    齐天脸色一变,道:“将秘籍交给我,我可不认为你不会耍花样。”

    武者颤抖着伸出血迹斑斑的手,从怀里取出了那秘籍,差点晕死过去,血液,涓涓细流。

    齐天差点支持不住了,对王含雪使了个眼色,王含雪便是夺过了那本秘籍。

    齐天疼痛难忍,虚脱、剑毒、还要右臂的剧痛,都是无法化解。看着王含雪研究那本点秘籍,自己也是抓紧时间,收回了炎王之锤,然后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被撕扯过的伤口。

    王含雪参读了许久,不愧为才女,片刻便是领悟了那点,旋即在自己上点了一遍,顿时,她觉得真气的制解开了,真气又是开始运作起来。

    王含雪大喜,笑道:“真的有用哎……”

    “别说废话了,我快支持不住了……”齐天道,王含雪点点头,旋即也是解开了齐天的道。

    齐天觉得体内,豁然开朗。

    那真气疯狂地奔涌,仿佛是被困住许久的野兽一般,兴奋地咆哮着。

    有了真气,刚刚还头晕目眩的齐天,也是顿时神清气爽,而且剑毒也是被暂时压制了下去。

    “哈哈哈……真是可笑,我居然被一个臭未干的小子给欺骗了……”那武者叹息着,全的鲜血都是喷涌出来。

    齐天觉得自己虎虎生威,笑道:“你不过是太过于自卑了,根本不相信自己。而且,若是你相信自己,也不会为这种人所用了。今我便饶过你,下次再见,休怪在下手下无。”

    齐天和王含雪离开了那件铁屋,便是出现在了十万大山之中。

    “这是在哪儿呀?”王含雪忽然道,那月色愈发浓郁,已经是深夜了。

    齐天看着自己的剑毒,二话不说,便是一把夺过千妖剑,惹得王含雪顿时叱起来,那柔媚的声音,在山谷中,缓缓环绕。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