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凄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云雾缭绕的山巅之上,一位黑袍男子傲立在云端,负手而立,面无表,不时手会微微抖动一下。

    忽然,一道影窜上了山巅,赫然便是那击晕齐天的武者。

    “事办得怎么样了?”那黑袍男子闭目凝神,问道。

    “属下无能,”那武者跪了下来,“让炎家庄的族人差不多都逃跑了。不过……不过属下抓到两个人。”

    “讲。”黑袍男子自顾自地看着那苍穹的景色,不觉浸在其中。

    “其中一个,是当初被炎元瑞抓住用来炼体的那个小子,果不其然,那小子已经晋入了第九重。而且驾轻就熟,看来,炎元瑞极为可能是此人所斩杀。”

    黑袍男子点点头,道:“可是那小子不知道会什么莫名其妙的解法,你可防备了?”

    武者得意地点点头,微笑道:“是的,属下用的是‘神行百脉’点法。”

    “嗯,那么另一个人呢?”黑袍男子缓缓张开双臂,仿佛要接受大自然的怀抱一般,十分自得。

    “另一人是在我们之前出现的,他们也是在攻击炎家庄。不过理由似乎是……似乎是那为首的女子慕陆羽,不愿让那陆羽娶亲。”武者答道。

    “哼,小孩子过家家罢了,居然还有人会当真!”黑袍男子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而且,从那女子相貌来看,似乎是王家的四小姐……王含雪……”武者有些嗫嚅地说道。

    忽然,黑袍男子宛如苏醒过来一般,转过指着武者,问道:“此话当真?”

    “应该无误,”武者说道,“因为属下看到那女子手中的剑,正是王家的神兵——千妖剑。只是可惜,千妖剑颇具灵,善于护主,属下又顾虑到那千妖剑的毒,于是便没有带走。”

    黑袍男子哈哈大笑,道:“如今连那王老头连最宝贝的四小姐都在我手中,那么便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将王家……斩草除根!”

    “主人英明。”那武者也是在黑袍男子的笑声中露出了谄媚的表

    ※※※※※※

    “啊……头好痛……”齐天幽幽醒来,看着周遭的景象,自己赫然在一间铁屋子里,而且地方不大。

    “靠……我又被抓来了么……”齐天渐渐恢复了神志,想起了那一场战斗。

    他的手酸痛无比,刚刚想要放在地面上疏松一下,没想到碰触到了一躯,齐天慌忙把手缩回来,转眼一看,原来那少女也是被擒来了。

    “嘿……”齐天试着运转真气,可是真气已然被封死了。

    “不会吧……”齐天的脸色变得惨白,“连体内的真气都动不了了,那么如何施展‘炎逆’啊……难道我真的要被他们炼化么?”

    “这里是哪里呀?”忽然,那少女也是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嘟着嘴四处张望,忽然看见了齐天,忽然尖叫了一声,连连退缩,拉紧了自己的衣服,叱道:“流氓、色狼、王八蛋,你在这里作甚?”

    齐天苦笑不已,道:“拜托,小姐。你以为我想这样么?你忘了么,我们是被那个家伙抓来这里的。”

    少女似乎想起来了,脸微微一红,旋即试着运转真气,谁知几次无果,那俏脸顿时生出了怒气。

    “别费力气了,我早就试过了。”齐天道,“那畜生封住了我们的真气,就算是想要冲破道也是不可能的……”

    “呀——”少女忽然生气地尖叫起来,“这个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他,我居然错过了陆羽哥的……等等,陆羽哥不会真的和那个女人成亲吧?”

    “呵呵,你以为呢?”齐天笑了笑。

    “要不是你阻挠我,我早就到陆家了……你这个坏人!”没想到少女居然毫无顾虑地扑了过来,将齐天死死压在股底下,张手就要打。

    齐天慌忙用手接住她一个巴掌,道:“你疯了么?”

    “坏人,坏人,坏人……”少女挣脱齐天的手,在他口不断如撒般捶击着,而齐天也是不痛不痒,便是随她去了。

    不知道被那少女捶了多久,那少女似是累了,喘了一口香气,便是道:“不打了,累死我了……”

    齐天刚刚觉得事平息,忽然发觉,手臂上那道剑伤,已经可是暗暗发作了,道:“靠……这毒,恶女,快把解药给我!”

    “我没有带啊……”少女根本没看齐天一眼,说道。

    齐天惨叫一声,狰狞地看着那少女,一下子反扑过去,在她怀里搜着。

    “贼,你居然敢羞辱我!快放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少女的脸都通红了,自己堂堂大小姐,何时被男子如此碰触过自己的玉体?无奈她力气不比齐天,再怎么挣扎,也是逃不出齐天的魔掌。

    “呸,是你先下毒的。”齐天继续搜着她,“若是能够解毒,现在我什么事都干得出!”

    忽然,齐天不经意间摸遍了她的怀,继续向里探去,没想到一不小心居然摸到了她酥软的圣女峰,那柔软的触感,使得齐天的手深深地凹陷了下去。

    “啊——”少女叱了出来,自己何曾被如此羞辱?

    “靠,我不是故意的。”齐天慌忙退开,看着那少女的表,她叱过后,没有再说要杀了齐天,反而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低着头,沉默了许久,一滴泪珠,悄然落下,沾湿了衣襟。

    齐天最怕女孩子哭了,只好小心翼翼地过去推了她一把,轻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要解气的话,你,你打我一顿好了……”

    那少女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啜声道:“打你有什么用啊,能够换回我的陆羽哥么?呵呵,反正陆羽哥已经不属于我了,被何人羞辱又有何关系呢?接下来不管你对我干什么,我都不会反抗了。你若想要我,便来吧。”

    少女张开了双臂,伤心地闭上了动人的双眸,仿佛已经被齐天降伏了一般。

    “姑,你饶了我吧。”齐天苦笑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你别这样了……”

    忽然,少女睁开双眼,冷冷地看着齐天,凄惨地笑道:“你别装了,除了陆羽哥,男人都是好色之徒,我是说真的,我已经无所谓了,除非,你觉得我不美?”

    “美,当然美了。”齐天慌忙说道,他绝对不相信他说那少女不美她就会善罢甘休,而且万一触怒了她,她手里可还是有一把毒剑啊,而且自己上的毒,也惟有她能够解开罢了。

    “那就好了。”少女绝美的脸庞上,染上一抹浓重的凄苦,本不属于她的凄苦,她缓缓过来,一双玉手搭在齐天肩上,让他不不敢动。

    少女轻轻将那红唇凑到齐天耳边,柔声道:“我都不在乎了,你又何苦执着呢?”

    说着,少女将那殷红的唇,缓缓朝着齐天的唇凑去。

    齐天一时意乱迷,一动不动,似乎等待着什么。

    少女的淡淡幽香,惹得齐天顿时脸红,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他看着那双动人的红唇,他也恨不得反手抓住少女,狠狠吻下去,但是他知道,不可以……

    那景象在齐天脑海里不断浮现,缠绵、狂野、放、呻吟……

    “不可以!”齐天忽然推开了少女,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少女被推开,虽然很是错愕,但那表,还是如此凄苦,惨淡。

    “为什么,连你也嫌弃我……”那少女又是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陆羽哥不我了……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少年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啜泣着,挣扎着,只是无力解开什么。

    齐天心里一软,看着那可怜的少女,他也叹了一口气,都是陆羽惹的祸啊……

    齐天缓缓脱下那件暗红色的袍子,披在少女上,柔声道:“地上凉……”

    忽然,少女恨恨地回头,看着那件披在自己上,暖和的袍子,面带泪珠,颤声道:“你既然如此关心我,刚刚为何又拒绝我?”

    “呵呵……”齐天笑了一声,“我与你素不相识,怎可行男女之事?不过我看你这么伤心,确实是于心不忍……”

    “你能把肩膀借我一下么?”忽然,那少女如害羞一般,低声问道。

    “什么?”齐天似乎觉得自己听错了。

    但是少女没有等待齐天的回答,便是将头靠在了齐天的肩膀上,两人,就这么坐在冰凉的地上。

    沉默,是他们唯一的交流。

    看着一轮圆月升起,凄冷的月光洒落在他们上,还是那个姿势,少女静静靠在齐天的肩膀上,许久,许久……

    “唉,又是一轮月圆,奈何物是人非……”齐天叹息道。

    少女又是凄苦地一笑:“莫非你也有伤心的往事么?”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