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孤山惹轻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碧水清如许,月眉隐寒霜。莺垂柳上雪,孤山惹轻烟。”炎霜捏着那张丝巾,“你是说,送他这首诗的人,是我们炎家庄的女子。”

    齐天点点头,道:“没错,此人深谙古诗文,想必不是佣人,我想炎家庄的佣人也少有识字的吧?”

    炎霜点点头,道:“没错,我炎家庄几乎没有这样的佣人。那么,会是哪位小姐么?”

    齐天皱眉道:“如果是的话,他们可能是因为打算私奔,为了冲破炎家庄的重重止,那‘嗜血之徒’需要提高修为,才会疯狂屠戮炎家庄的武者。如若不然,他杀哪里的人不好,为何偏偏招惹炎家庄?显然他是为了与他的心上人见面。”

    “不错,”炎霜应声道,“可是我炎家庄的族人之中,不是年纪较小的,便是已嫁之人啊……”

    齐天犹豫了片刻,诡笑道:“谁说嫁人了就不能有郎……”

    炎霜顿时一阵错愕,颤声道:“你是说……”

    齐天点点头,道:“赶紧去查查,哪桩婚是女方不愿的……”

    “说的轻巧。”炎霜瞥了齐天一眼,“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如何查?”

    齐天坐下思索一阵,笑道:“那么,惟有引蛇出洞了……”

    ※※※※※※

    “听说,那‘嗜血之徒’怀一首诗,是我炎家庄女子所书。”炎霸天肃然道,他此刻已然十分愤怒,炎家庄监管不严,居然让某个女子的郎混了进来。

    “是的。”炎陨捋着白须道,“这首诗哀怨之极,尽显孤寂之意。想必是哪位小姐多未见郎所书。”

    炎霸天的脸色愈发难看了,“那么,‘嗜血之徒’以如此毒之术提升自修为,是为了挟人逃窜么?”

    炎陨犹豫了一阵,未几,炎陨道:“很有可能,如此一来,便是得知此人年纪在十七**,但是如今修为还是平平无奇,显然不会是大户人家的子弟……”

    炎霸天冷哼一声,道:“区区一个奴隶,居然敢贪图我炎家庄的女子!”

    “庄主息怒。”炎陨道,“如今距炎霜小姐所说的十之期还差三,如若炎霜小姐真的捉住此人,那便是在我炎家庄立威,一是警告他人自律;二便是,如今炎家庄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元气大伤,若是擒得此贼,必定可以唤醒我炎家庄的士气!”

    听罢,炎霸天点点头,道:“那么我便等炎霜侄女的好消息了,不过,若是她没捉到的话……”

    炎陨顿时一皱眉,道:“庄主不可,炎霜小姐虽说昔修行平平,但是如今实力突飞猛涨,难料定我炎家庄后是否会出一位女庄主啊……”

    炎霸天脸色这才平复了下来,淡淡地道:“你监督好炎霜,若是她贼喊捉贼,我定然不饶!”

    “是。”炎陨旋即告退。

    ※※※※※※

    短短一,那首《孤山烟外》不知怎的,在炎家庄人人传诵,几乎每人都能倒背如流。

    “嘿嘿,如今谁都知道了那首《孤山烟外》是某位小姐送给郎的,想必那‘嗜血之徒’和某位小姐已经按捺不住了……”齐天坐在高椅上,喝着茶。

    “但是距离期限之已经只剩下两不足了啊……”炎霜柳眉颦蹙,“若是那两人泰然自若,按兵不动,那怎么办?”

    齐天目光一冷,道:“那就宣布两后封锁炎家庄,若是他们真的想要出去,必然会行动!”

    炎霜踌躇了一阵,道:“这般大事可不是我能够做主的……”

    齐天嘿嘿一笑,道:“自然是要你散布谣言了,反正是谣言,只需庄主出面证实,谁有话说?”

    “不过他们若是放弃了,打算以后生活在炎家庄呢?”炎霜问道。

    齐天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若是他们甘愿屈居在炎家庄,那‘嗜血之徒’也就不会出现了。在面前,是没有理智的。还有,安排陆家那些少爷和几位小姐见面,我看那小子还忍得住!”

    翌傍晚,炎霜筋疲力尽地回到院落,齐天早已坐在那里了。

    “如何?”齐天问道。

    炎霜摇摇头,道:“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那陆羽公子一直纠缠着我们,使得我们谁都无法脱。”

    一听到陆羽的名字,齐天旋即脸色一变,道:“呸,贼。都是有妇之夫了,居然还敢拈花惹草。”

    “看来今是白做的。”炎霜苦笑着,“都是你的馊主意。”

    齐天微微一笑,道:“呵呵,未必。陆羽我还不了解么?他是不是对你们每一个都是如此轻薄?”

    炎霜的脸微微一红,旋即还是点点头。

    “果不其然。”齐天道,“如此一来,那‘嗜血之徒’既然敢杀人,怎么可能对此无动于衷呢?显然他的心上人不在此列。”

    “难道真的如你所说,他惹的是有夫之妇?”炎霜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齐天无奈道:“也只好等了,希望老天有眼吧。”他百无聊赖,旋即再度拿起那张丝巾,仔细看起来。

    “孤山惹轻烟……孤山惹轻烟……”齐天读着这首哀怨的诗,忽然眼睛一亮,“这……这是……”

    “怎么?”炎霜也忽然发现了齐天的异常,“有发现么?”

    ※※※※※※

    苍穹如墨,星点万千。

    在月色下,一道淡淡的血影飘忽不定,朝着一座院落驶去。

    他飞速来到那座院落,忽然,对着那木质的窗户,轻轻地敲了三下,极有节奏,仿佛暗号一般。

    “你来了。”忽然,窗内传出一个极其温柔的女子声音。

    “嗯。”那人道,“今我又杀了三人,修为大涨,如果要在炎家庄封锁之前杀出去,应该没问题。”

    “你要小心些呀,”那女子劝道,“炎家庄内正在追查你,离开事小,万一你被抓住,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了,”那人忽然笑起来,“那我先走了。”

    “嗯,保重。”

    那血影再度飘出,朝着原来的方向离去。

    “休走!”忽然,一道影猛然出现在血影前,一拳带着迸溅的火星便是飞来。

    “嗖!”血影大骇,旋即蕴含着浓郁血色的一掌迎来,带着阵阵腥臭之味。

    “嘭!”火光四溅,而那血色却被丝丝地压制了,那血影惨叫一声,登时猛退了几步。

    齐天冷然一笑,旋即一掌破风而出,朝着他的锁骨打去。

    “噗嗤!”锁骨被击中,旧伤复发,血柱喷,那人惨叫一声,半跪在地上,呼呼大喘。

    齐天得意地一笑,走上前去一下子揭开那人的面罩,肃然道:“果然是你,云山!”

    “不要啊!”那窗内的女子一着急,旋即奔了出来,护住云山,“齐天,你要杀就杀我吧!”

    那女子,柳叶弯眉,肌肤如雪,眉目如画,后黑发如三千青丝般飘逸。

    “姐。”齐天这一声呼喊,简直可以算是没滋没味。

    来人,便是齐天的亲生姐姐——齐烟。

    齐烟天生绝色,由于炎齐二家当年联姻,十七岁便是嫁入炎家庄。

    而她一直向往着完美真挚的,而云山,便是她青梅竹马的他。

    而不久齐家没落,但齐烟一直怨恨父亲不闻不问便是将她嫁入了炎家庄,于是一直怀恨在心,即使是昔与她关系甚好的齐天,在他进入炎家庄当奴隶之后,齐烟也是对之不管不顾。

    齐天当初还对齐烟有着一丝好感,把她当做惟一的亲人,可是自从他进入炎家庄后,便是几次遇见齐烟,都被她生生躲过去,宛如陌生人一般。齐天便是死心了。

    而云山乃是一介匹夫,为了能够见到齐烟便是甘愿进入炎家庄当奴隶,如今,他也是不得已。

    “说吧。”齐天冷冷地道,“来龙去脉。”

    云山叹息一声,便是缓缓道来:“昔,我与烟儿青梅竹马,谁知你齐家的那老匹夫居然将她嫁给了炎家庄荒无度的炎嵩,我只好混入炎家庄,等待机会。”

    齐天听着云山说话,心里也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滋味,而齐烟则在一旁担心地搂着云山。

    “我本想待得修炼有成再救出烟儿。”云山接着道,“可惜我天资愚钝,而烟儿也再受不得那贼摧残了,前些子,我在森林修炼时,无意中捡到一本‘嗜血秘法’,我把心一横,便是决心暗杀炎家庄的人!”

    齐天听罢,便是了解地一清二楚。

    “不过,我也有个问题。”云山脸庞上浮现了一丝不甘,“你……是如何知道的?”

    齐天微微一笑,道:“是你贪心不足,企图暗杀炎霜,也就是那我在你上留下了记号,也不怕后认不出你。而我碰巧发现那我夺来的丝巾有蹊跷,那是我齐家染业的上好丝绸,炎家庄当初又无染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古旧的上好丝绸?而那字,赫然便是齐烟的笔迹,我认得。再加上,那你们一个烟,一个山,在那句孤山惹轻烟上,也是露出了马脚。所以我便潜伏在此处,等待你上钩。”

    “呵呵,没想到。”齐烟凄苦地笑了起来,“弟弟你还是如此神机妙算,只不过,你何苦为炎家庄卖命?”

    齐天没有回答。

    云山吐血不知,不断抽搐,“但是,你为何有十足的把握,我会在此出现?”

    齐天无辜地耸了耸肩膀,道:“其实我没有多少把握,不过没有其他线索,我也只好在这儿等你了,是你自己出来的。”

    云山惨叫一声,吐出大蓬鲜血,惨笑道:“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啊……居然是我自己出卖了自己,哈哈哈……”

    “云山,你不要再笑了。你的伤势……”齐烟着急,眼前只好撕下一块衣裙上的布为云山包扎。

    “不过,我不服。”云山挣扎道。

    “有何不服?”齐天质问道,云山旋即诡笑一声,一掌拍在齐天口,齐天便是震退了几步,但是威力极小。

    “哈哈哈……”云山嘴角洒出飞扬的殷红的鲜血,仿佛用之不竭一般,旋即拉着齐烟便是朝着炎家庄出口奔去。

    齐天刚刚想要追赶,却发现四肢不得动弹,想不到云山还有这一手。

    站在月色朦胧下,齐天迟滞了许久,直到效力解开,还是没有追上去,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很久,很久。

    “也许,这是他们的权利,追求的权利……”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