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鹬蚌相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英伦风 书名:炎逆
    一月时间匆匆过去,凭借炎尊的灵识,齐天顺利进入炼气第二重,真气凝实了许多。

    这一,炎霜随着族人外出狩猎,傍晚时分方才归来,疲惫不堪,很快便是酣酣睡去,而齐天便是经过炎霜同意,离开了炎家庄,朝着森林走去。

    因为他需要一些真刀真枪的锤炼,即使没有丛林野兽,在深山老林里他也放得开一些。他虽然也想过就此离去,但是他一没本事二没钱,凭什么离开呢?

    他缓缓走进老林里,夜莺孤寂地啼叫了一声,回在山谷之中。苍穹如盖,星罗棋布。

    齐天一步一步朝前走去,豁然,两股强大的真气波动毫不收敛地扩张开来,连齐天这般实力也是顿时察觉到了这两位武者的存在。

    齐天大骇,连忙躲到一块巨岩后面,凭借着过人的眼力,仔细地看着不远处,两者相对而来。

    “兄弟,借口酒喝吧!”一人说道。

    “拿去,都是上好的女儿红。”另外一人旋即答应道。

    但是那人并没有给他什么酒,而是缓缓靠近,二人相视一笑。

    “奉家主之命,特此来送东西。”那借酒的汉子诡笑道,旋即递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交在那人手上。

    齐天惊讶,暗暗道:“他们刚刚说的,是暗号……”

    “嘿嘿,劳烦了。”那人接过小盒子,双手一抱拳,感谢道。

    “这等事是自然,不过一送交太过危险,那样东西,明此时我便送达。”那汉子笑道,“不过,炎雷兄,炎家庄的事,就麻烦你费心了……”

    齐天这回真的被吓到了,“炎雷,那不是炎家庄庄主的亲生弟弟么……”炎雷,炼气第九重武者,与炎家庄庄主当属一辈,在齐天的记忆里,他就是一个不务正业,觊觎兄长位置的弟弟。

    炎雷诡异地一笑,点点头道:“那是自然,我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就等和你们里应外合。到时候,炎家庄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那汉子道:“炎雷兄真是好手段,那么,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说罢,汉子旋即离去。

    待得那汉子走远了,炎雷打开盒子,发出一阵淡淡的丹香,里面赫然是三枚丹药。

    炎雷点点头,确认东西无误,旋即收好小盒子,朝着炎家庄走去。

    “兄台且慢!”一个声音响起,齐天刚刚想走,却被这声音吓住了。

    炎雷听闻,旋即转头,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个穿着灰袍,手持大关刀的盗匪。

    “罗帮的人……”炎雷显然知道这个盗匪集团,“你想怎么样?”

    大盗冷冷地一笑,道:“还麻烦炎雷兄交出东西,不然,我这刀可不长眼。”

    炎雷毫不在意地一笑,道:“就凭你?”

    大盗道:“呵呵,可惜我听见了刚刚你们的谈话,若是我去见庄主大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炎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双手握拳,发出阵阵“嘎嘣”的声音,他冷然道:“这是你自找的……”

    说着,炎雷的火属功法顿时运转起来,他的右掌凝聚了一层淡淡的火焰,朝着大盗便是一掌。

    “嘿!”大盗也不示弱,一阵刀芒纳入大关刀,紫色的电芒四处乱窜,朝着炎雷的一掌对憾而去。

    “嘭!”双方碰撞,一声闷响,电流乱窜,火花四溅,一股股气劲在瞬间崩裂,乱扫灌木丛,一棵棵树木,皆是被扫落无数叶片。

    大盗被炎雷这愤怒的一掌直接震开几步,而炎雷也是脸色一变,猛然后撤一步。

    “糟了……”齐天道,他很清楚,两人皆是炼气第九重的武者,他若要逃跑,必定会被察觉。而罗帮居然派出这么一个接近炼气顶峰的高手,看来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若要待得他们斗个你死我活,殊不知要到何时。

    大盗怒吼一声,挥舞大关刀,一大开大合,霸气淋漓的刀法旋即施展而出。

    “好烈的刀!”炎雷暗暗赞叹一声,剑眉紧锁,孰知此刀法乃罗帮上乘武功,显然不好对付,如若要回击,除非炎雷也拿出压箱底的招数。

    炎雷咬咬牙,双手运劲,一股股澎湃的火焰气流便是在之丹田飞流运转,凝聚成一道道凝实的真气,从经脉之中飞过,朝着炎雷掌心凝聚去。

    “嗖嗖嗖!”炎雷一边闪避大盗的大关刀,一边凝聚真气,以便回击。

    忽然,一股股真气在炎雷掌心凝作一道气旋,宛如漩涡一般,深不可测。

    “嗖!”呜呜的风声在炎雷耳边回,他再次躲过一刀,右掌猛然拍出,乱窜的火苗顿时整合到一起,如咆哮般飞出。

    “嘭嘭!”这一掌直接破开大盗的大关刀,狠狠地震在他的左口,大盗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剧痛难忍,大关刀脱手,顿时倒飞出去,嘭的一声倒在地上,剧烈地痉挛了一阵,便是再也不动了。

    炎雷一直闪避,加之赫然一掌,真气消耗地已经所剩无几,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朝着大盗走去。

    齐天愕然,没想到,一个炼气第九重的武者,居然就这样被杀了。

    炎雷走到大盗边,缓缓蹲下,翻开他的衣衫,仔细搜藏。

    “嗖!”忽然,大盗一爪飞出,狠狠地没入炎雷口。

    “噗嗤!”一道道血柱顿时飞喷而出。

    “啊……”炎雷惨叫一声,他怒视大盗,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暗算自己,他凝聚起他最后的真气,一掌便是朝着大盗脑袋拍去。

    “嘭!”气浪纷飞,脑袋崩裂,脑浆四溢,血腥的气息传来,使得齐天不抽了抽鼻子。

    两者都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但依旧死不休地对峙,最终,两者都是失去了生机,倒在了地上,浑冰凉。

    “啊……都死了……”齐天大骇,没想到,人的贪婪居然会断送两个炼气第九重的武者,在齐天眼里真是不值得,不值得啊。

    若不是炎雷最后也打起了大盗的主意,他或许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不过两者在齐天眼里都算不得好东西,他们死了齐天也不会伤心,只不过那飘来的血腥气味使得齐天不隐隐作呕,他当初没有修炼武道,更别提见过这般死人了。

    不过也没办法,是他自己撞上了,他也只好发这个死人财了。

    齐天缓缓从炎雷上取出那个小盒子,缓缓打开,一阵淡然的丹香扑鼻而来。三颗可的丹药乖巧地躺在盒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炎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