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梁贺的烦恼

    (bxzw.com)    四岁的梁贺最近很苦恼。bxzw.com为什么要苦恼啊?

    梁贺扳手指头慢慢数,有一个很疼自己的阿爹,一个武功很好的阿么,有一个天天做好东西给自己吃的太么么,有一个天天给自己做小衣服穿的婆么么,似乎样样都很好啊,但是为什么依然很苦恼?

    梁贺想了想,事还是因为阿爹和阿么带自己回老家省亲开始说起。

    梁贺一直很奇怪,太么么和婆么么都是那么慈祥的人,怎么每次见面都吵架呢。太么么的眼刀子,嗯,应该是眼刀子,三叔叔形容过,梁贺确定自己没有记忆错误。太么么的眼刀子,只要看见婆么么,就啾啾地往婆么么那里飞去。婆么么那瘦小的子,平时看着,好像没什么,关键时刻,居然一扭,哎呦,太么么的眼刀子就错地方了。恩恩,最后中招的通常是自家阿么。

    阿么总是苦着脸对太么么说,“这都多少年了,两家还是亲戚呢,难道出门都不说话,让人知道了,不是存心笑话吗?”

    太么么一拍桌子,“亲戚,谁跟他们是亲戚,我好不容易养大的小子,一转眼,一转眼,就这样,就这样给了人。我,我还要不要活啊……”太么么又是捶口,又是跺地板。

    “小虎不是让孩子随了梁姓吗?阿么,咱还有什么好说的,都是大神的安排。阿么,梁家有后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你这傻孩子,就算两相悦,你也得让贺小虎去赐福啊,怎么自己那么傻啊?”又是一轮捶口,跺地板。

    梁贺很疑惑,阿么和太么么,每次都说这些话,不闷的吗?如果是自己,先生天天给自己说一样的故事,顶多两次。梁贺伸出两根手指头,想想,又竖起一根手指头,顶多三次,自己一定睡着了。bxzw.com

    虽然阿么和太么么的行为很古怪,但是小梁贺没放在心里,每天该做什么做什么。难得阿爹和阿么回到老家,一个叫南河村的地方。虽然看着不如安华城繁华,但是这里好多小孩子呢,天天和小孩子玩,多好啊。偷偷去爬那个叫竹山的地方,悄悄地去据说曾经出泥怪子的地方摸鱼。

    梁贺乐滋滋地想,要是天天这样过子,那得多好啊。

    但是!但是生活总是让梁贺常常感到苦恼。

    例如到了婆么么家,婆么么一定要梁贺称呼自己做太么么,还说梁贺的名字应该叫贺梁才对。说着,又把自己拉到水盆边,指着水里面的小孩子对梁贺说,“看看里面的小子,和我家小虎长得一模一样,斯文秀气。哪里像梁家那小子,当了夫郎的人了,还天天弄刀弄枪的。”

    小梁贺鼓起小脸,不明白为什么婆么么要这样说啊,梁贺,贺梁,有分别吗?还不是两个字。还要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字啊。还有自己长得像阿爹,不像阿么,那和阿么天天练武功,有什么关系啊?

    梁贺很纠结。

    梁贺翻出两个字的卡片,先放梁,再放贺,看一眼;换转过来,先放贺,再放梁,看一眼,没区别啊。小梁贺只觉得脑袋瓜不够用了。

    好,想不出来就要问人。梁贺认为自己是一个好孩子,不明白,不懂要多问。三叔叔不是经常这样说吗?那先去找三叔叔问问。

    “三叔叔,我是梁贺,还是贺梁啊?”

    三叔叔叫贺小花,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笑起来,眼睛亮亮的,连天上的星星都比不上三叔叔的眼睛好看。bxzw.com

    “呃,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三叔叔奇怪地问。

    “我就是想知道嘛,三叔叔,你说嘛说嘛。”梁贺钻进三叔叔贺小花的怀抱里,扭起麻花来。

    “那你阿爹,和阿么怎么说的?”

    梁贺抬起小脑袋,看见漂亮三叔叔在笑,这笑容里面有些东西是梁贺看不明白的。“阿爹说,我是梁贺,但是婆么么说,我长得像阿爹,应该是贺梁。”

    贺小花把梁贺转过来,翻过去,看了好一会儿,叹气,“壳儿确实是该姓贺的,可惜芯儿还是随了姓梁的。”

    贺小花的丈夫穆晟听了,顿时哈哈大笑,笑得连捉住的笔都掉地上了。

    梁贺很疑惑,什么壳儿,芯儿的,还有三叔叔那个做大生意的丈夫,怎么笑得那么开心啊。三叔叔说的话很好笑吗?小梁贺觉得原来已经是一团乱的脑袋,更加混乱了。

    找不到答案,又被三叔贺小花笑得脸红,梁贺唯有跑到阿爹书房求安慰。“阿爹……”梁贺拖长了声音,把头埋在阿爹小腹,蹭啊蹭啊。

    “怎么没出去玩?”贺小虎摸摸小孩子的脑袋,这小子回到村里,上山爬树,皮得很,今天居然跑到自己这里撒来了,看来是碰上什么了。

    “阿爹,我是梁贺,还是贺梁啊?”梁贺闷闷地问。心里却想,要是阿爹给不出答案,自己就去找阿么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听见阿爹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梁贺不敢再撒,乖乖把婆么么的话,三叔叔的话一一复述了一遍,说完,眼巴巴看向阿爹,“阿爹,我到底是谁啊?”

    梁起苦笑不已。当年自己为了让梁秀安心,也为了梁起没后顾之忧,提出让梁起生下的孩子,不论小子,哥儿,均随梁姓。梁秀尽管不满意,但没办法之下,唯有接受。杨燕儿却不愿意了,好好一个孙子,就这样随了别姓。杨燕儿说什么也要贺小虎把孩子要过来。许下的诺言哪能轻易改变,而且贺小虎也不愿意改变。贺家还有小柱生的孩子继承,梁家却只有梁起一个孩子了。

    为了让杨燕儿安心,贺小虎又许了一个承诺,等梁起生第二个孩子,就随贺姓。正好一边一个。

    梁秀一听,不乐意了,要闹!梁起生的孩子都得随梁姓。

    杨燕儿一听,也不乐意!等第二个小孩?梁起都二十多的人,才去赐福,有一个孩子已经是幸运,有两个……那是大白天做梦!

    两个么么都不乐意。一闹就是四年,四年里,两人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觉得你碍眼。明明一条村子的人,偏偏一年都没见着一次。要不是这回梁起和贺小虎回家省亲,怕是两个么么都不会碰面。

    想起前事种种,面对儿子求知的眼神,贺小虎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含糊应了,“在婆么么那里,你就对婆么么说,你是贺梁,回到太么么那里,你就对太么么说,你是梁贺。就这样。”

    梁贺愣住了,阿爹说了一段话,但是却没说自己到底是梁贺,还是贺梁。想再问问,梁起已经挥手让梁贺出去。

    梁贺只得垂下小脑袋,闷闷不乐回去找阿么。

    赖在梁起怀里,梁贺不敢直接问,用脑袋蹭梁起的手臂。梁起被蹭得不耐烦,提起梁贺领子,丢到院子里,“蹲半个时辰马步。明明是小子,学什么小哥儿做的事!去去,练功夫才是你该做的。”

    梁贺被打击得脑袋垂得更低了。乖乖到院子里找一个凉的地方扎马步。小腿叉开,小拳头握紧,放在腰间。

    这动作真累啊。还要坚持半个时辰。

    但是梁贺觉得自己的脑袋瓜更累:自己到底是梁贺,还是贺梁啊?

    梁贺很苦恼,真的,真的很苦恼。梁贺的童年就在梁贺,贺梁的苦恼中挣扎着熬过去。直至梁贺提了考篮,进场参加童生考试,贺小虎再三叮嘱,梁贺不要把名字写错的时候,梁贺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真的是梁贺。

    但是为什么婆么么那么坚持说自家是贺梁啊?嗯,可能是婆么么年龄大了,记错了事。

    梁贺好不容易坚定信心,自己就叫住梁贺。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又浮出来了。为什么自己随了阿么的姓了?为什么比自己少四岁的弟弟反倒随了阿爹的姓呢?

    哎呀,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发生了一件事,小柳有些失望,有些伤心。幸好,现在调节过来了。小柳现在在等待一个结果。希望结果是好的。如果不好......小柳心态很好的,挫折当鼓励。

    小柳明天就要搭飞机到国外去了,要到十月8号才回到国内。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都没办法更新了。编编的建议是小柳先放存稿箱。但小柳这个人就是存不住东西,写好了立即就发出去了。所以,这段时间,真的要断粮了。

    如果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影响了大家看文,小柳回国后,一定第一时间处理好滴。大家不要抛弃小柳啊。握拳,发誓,只要妹纸们不抛弃小柳,小柳就让大家看梁起反攻,好不好啊?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