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贺的由来(二)

    (bxzw.com)    ( )    “别人或许知道,但小花,我绝对他不知道你送东西的含义。”想起小花平时精明,但碰上这些的迷糊样子,贺小虎不觉为梁起可惜,连自己这个局外人都看清楚,怎么当事人就是不知道。“罢了,小花已经嫁人,这些你自己收回去。”小虎略过小四把东西藏起来的一节,免得梁起多想。

    “收回去有什么意思。送你。”

    贺小虎把梁起递过来的手往外推,“送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哥儿。”

    梁起一字一句,慢慢往外吐,“如果我想送给你呢?”

    贺小虎架住梁起的手顿了顿,“什么意思?你要讨我当夫郎?”说话间,眉毛往上一挑,一个质问的动作竟然被梁起看出无限的风

    梁起心知现在是关键时候,容不得半点犹豫,“对。我要你当我夫郎。”

    这次轮到贺小虎不知所措。梁起竟然要自己做他的夫郎?!贺小虎从来没想到自己以后的夫郎会是怎样的。总觉得阿么阿爹会替自己准备持这些事,但多年来,上学堂,考试,外放任官,竟然就这样耽误了时间,拖到现在,还没有夫郎。想想小柱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自己还是孤一人。平常不想倒不觉得怎样,现在想想真有几分凄凉。

    讨夫郎,还是自己做别人的夫郎。念头一转,贺小虎已经立定心思,夫郎只能讨回来的。

    “我只讨夫郎回家。”

    梁起慌了,“什么只讨夫郎回家,我讨了你回家,还不是一样照顾你阿爹阿么。没什么两样的!”

    贺小虎看着梁起心急的样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其实梁起也很不错。既然对夫郎没特别的想法,家里也没给自己安排,不如就梁起……

    心里想着,眼睛自然把梁起上上下下扫了圈,长得高了点,但是和自己平头高,长得俊了点,但是赐福成了夫郎,那就是英气,手脚有力了点,嗯,以后生娃有力气。

    想着想着,贺小虎越来越觉得梁起是个不错的,再想想在安华城危难之时,两人算是相扶相持过来了,算是患难与共。梁起这人脾不差,为人爽直,当朋友,同僚不错,当夫郎更好。

    “好!”

    梁起上前捉住小虎的手,“当真?你,你答应当我夫郎了。”

    贺小虎诡异一笑,“我答应可没作用。”

    “啊?那我们回禀了家里,立即成亲。”

    “家里的事可以先缓一缓。”

    “那,小虎你是担心圣上的反应。没事的,没事的,你看悦亲王和神威将军不是在一起了吗?悦亲王还帮着圣上,主理礼部事宜呢。”

    “我担心大神不同意。”贺小虎慢悠悠地抛出包袱。

    “啊?”大神会不同意?梁起一时愣住了。这个问题真的没想过。梁起不由苦苦思索,小子求赐福,什么时候大神不同意了?

    “我和你,可不是鬓角小童,大神愿不愿意为我们赐福还是两说呢。”

    “这不可能啊。悦亲王和神威将军成亲时,悦亲王都三十有多了,大神不是照样给悦亲王赐福吗?”梁起急得跳脚。

    “我就是说说。像我们这些二十开外的人才去赐福,本就是少。我也是偶然间听说过大神可能不赐福的事,谁知道能不能作准的。”

    “肯定不能作准!”梁起死命点头。

    “我看不如这样。我和你都进入神庙求赐福,大神要是看中了谁,就赐福给谁。我想,我们两个当中,总会有一个被大神看中的。”

    “要是两个都赐福呢?”梁起有些傻了。

    “怎会?你先进去,如果你被赐福了,我自然不会进去。如果你没被赐福,我再进去。当然如果我们都不被大神看好,这事就这样做罢。你觉得怎样?”

    梁起想想觉得有道理,但是细细琢磨一下,似乎还是有些问题,“为什么是我先进去?”

    “你要是不愿意先进去,换我先进去也行啊。但是,”贺小虎语调一变,“难道堂堂的北大营右军参领将军,竟然害怕进大神庙。”

    “谁说我怕?”梁起硬了脖子不承认,“去就去,我第一个进去。”

    “好!”贺小虎捂嘴笑了。

    安华城小,求大神赐福只能到府城镇方。两人趁着时间还早,赶紧赶到府城镇方,找到大神寺庙。站在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大神庙前,梁起膛,“我先进去。你等着。”

    梁起喜滋滋地走进寺庙。心里满想着自己一届武夫,怎会被大神看中了,要看,也是看贺小虎,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是做夫郎的形。

    站在庙外的贺小虎一直看着梁起走进寺庙,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大神以赐福世人为己任,怎会不愿意赐福呢。只是二十多的小子赐福,生育的能力比赐福后鬓角小子差许多,或者说是艰难。

    孩子的事,贺小虎没多想,实在不行,就从小柱那里过继一个就是了。小柱和杨丽恩后孩子肯定不少。就算不过继,贺家也是后继有人。至于梁家,嗯,如果没孩子,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就算有孩子,有一个已经幸运,有两个那是奇迹。也罢,梁起既然已经被自己骗了,成了哥儿,自己大方一些又何妨。总不能让梁家绝了后。

    贺小虎打定主意。抬头向寺庙方向张望,正好看见梁起失魂落魄走出来。额上偏向右边眉头处,一点淡紫福印。

    凡是赐福的哥儿,额上福印均是在两侧眉头边,天赐的哥儿就是在额上正中间,好辨认得很。

    “大神喜欢你。”贺小虎快步上前,搀扶了梁起。这人现在不一样了,成了哥儿,得小心护着。“一进去就送了你福印。好事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梁起失神地不断自语,“怎么看上我了?怎么看上了?”

    “大神喜欢你,是好事。说不准我们的孩子也因为大神的青睐它们阿么,而得些好处呢。”贺小虎柔声安慰梁起,“什么都别想了。我给兵部写份折子,说说我们的事,等圣上准了,咱们立即成亲生娃。”圣上不可能不准,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写信回家向两家的么么解释。

    贺小虎心里想的,手上动作不慢,小心翼翼扶了梁起上马,又跟着骑上马匹,坐在梁起后,又叮嘱他坐好。

    梁起浑浑噩噩地一一应了,只觉得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好好的自己怎成了哥儿了。大神怎看上自己了!

    直至回到安华城,贺小虎又要扶他下马时,梁起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是被赐福了,但不是手脚断了,更加不是那些自小养着的小哥,贺小虎这样抱上抱下的,都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梁起果断怒了,一巴掌推开贺小虎,“我自己来。”说着,飞下马。

    贺小虎揉揉被拍疼的手背,“好好好,你自己来,我这不是怕你摔着了。”

    梁起气得一瞪眼,“从前怎么不怕我摔着了?”

    “从前你不是哥儿呢,现在是了,自然要顾忌些。”

    梁起顿时无语。

    梁起被赐福的事,不过一天功夫就传遍了安华城每一个角落,大小官吏寻了借口,或是交接公务,或是询问城防,说话时,眼睛就往梁起的额上瞄。梁起被人瞄得脑门生烟。

    贺小虎交接公务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黄云要拉上自己,边说边用眼睛瞄他?还向他示意,自家的夫郎在家里很空闲,随时可以过去找他。自家一个武官,找一个只懂穿针引线的夫郎作什么!

    城防!那去找主管城防的官吏,跑到县衙来做什么?跑来县衙,还要专门跑到后院找城防官,还有更加离谱的借口吗?

    还有那帮子侍卫,平找他们练武,一个个生龙活虎,打上数十回合。现在找他们舞两枪,一个个不是说有事,就是肚子疼。逮住一个,耍了两个回合,就扔武器认输!他们都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成了哥儿,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吗?

    梁起忍了又忍,不到外面走动,把后院院门关了,还是有人跑上来敲门。梁起气得想拿起长枪,把人统统扫走。奈何不了别人,梁起唯有一个人生闷气,提了长枪在后院舞得虎虎生风,贺小虎远远看着,近不得

    贺小虎也不急,人都成了小哥儿,还能跑到哪里去。回书房写好了奏折,派人快马送到皇城,上禀天子。又写了家书,分别送给梁秀和杨燕儿。

    给杨燕儿的信,只说自己和梁起两相悦,梁起自愿赐福为哥儿,好让两人结百年之好。给梁秀的信则是,则含蓄一点,只说事实和两人已经上禀朝廷,只待朝廷下旨,择成亲。

    两份家书同时送出,令人先送回贺家,再送到梁家去。

    两位么么收到家书,如何反应就是后话了。

    当今天子的恩准令在十天后送到安华城,随同而来的还有悦亲王。天子考虑两人的爹么远在南河村,没人主婚,特令悦亲王为两名守卫安华城有功的臣子主婚。又下了一道旨意,两人的官位不变,倘若梁起怀了孩子,恩准回家休养两年,等孩子出生了,再回北大营效命。

    贺小虎喜出望外,梁起则面无表

    梁起也想高兴来着,但是如果成亲讨夫郎的人是自己,梁起一定笑得合不拢嘴,但是为什么,偏偏被讨的人是自己啊?梁起纠结了,梁起想不通。

    想不通,还是得嫁。悦亲王都亲自来主婚了,还能不嫁吗?

    因两人都在任上,仪式一切随简。择了子,就在县衙衙门摆了十桌宴席,又在衙门外的大街上,摆了一天的流水宴席。安华城中各式人等只要上门说一句恭喜话,都能坐下来喝酒吃。一时间,衙门门庭若市,人人称颂贺小虎,梁起天作之合。

    大红金银丝裙子放在红绸托盘上,送到梁起面前,梁起纠结了,眼睛瞪着裙子,恨不得烧出两个洞。“我,我穿裤子就好。”

    “这是圣上令悦亲王带来,作为恭贺我们成亲的礼物。你要是不穿……”贺小虎坏心眼地没往下说。

    梁起一咬牙,眼睛一闭,“我穿!”

    穿上裙子,戴上花冠,盖上红布,贺小虎绕着夫郎走了两圈,啧啧称赞了一句,“夫郎真漂亮!”

    梁起一跺脚,“你还拜不拜堂?不拜堂我脱衣服了!”

    贺小虎仰天大笑,领了新夫郎,走出后院,在众人的恭贺声中,面向南方磕头,又向悦亲王下跪磕头。夫夫交拜后,唱喜么么一声,“送入洞房。”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贺小虎搂住微微发抖的梁起一步一步走入新房。

    所谓**一刻值千金。两人的亲事,这里就暂且不提了。

    真是应了贺小虎那一句,梁起是受到大神眷顾的。不过两个月功夫,等杨燕儿和梁秀赶到安华时,梁起已经被诊断出喜脉了。

    梁秀大受打击,好不容易熬大了小子,好不容易熬过了生死关头,竟然栽在贺家二儿子手上,栽了还要个肚子,一脸羞涩来迎接自己。梁秀一口气喘不过来,当即昏倒在县衙大门口。 bxzw.com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