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 )    长枪点向穆晟咽喉,穆晟以剑梢斜斜击向枪尖。长枪去势极快,剑梢与枪尖相触,未等穆晟发力,枪尖已点上咽喉皮肤,薄薄的一层皮,只需轻轻用力往前一推,穆晟就血溅当场。

    穆晟一手持剑,一手持剑梢,脸色不变,剑梢猛地一震,枪尖被震得往旁边挪了一寸,就在此时,穆晟体突然向旁边一扭,一转贴着枪尖侧滑开。

    长枪立即变招,横扫而来。穆晟蛇行向前,长剑横向青衣人颈脖。青衣人不闪不避,肩膀撞向穆晟手腕。穆晟手腕一翻,腕骨正对青衣人肩膀。碰,一声闷响,两人同时脸色一变。穆晟长剑却搭上青衣人脖子。

    “你输了。”

    长枪定在半空,月光下,青衣人淡色的面具,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牢牢盯着穆晟。

    “穆家长孙出生时,曾有人明言,此子体有损,活不过三十。穆晟,这话是否当真?”

    穆晟耳朵一动,听见百米处有人走动,似乎有人藏树后正偷听。

    “当真!”穆晟话音刚落。长枪猛然横向一扫,劲道之大似乎要把穆晟扫落。

    “说这话的人,正是我师傅!”

    长枪又是一顿。青衣人晃了晃,似乎站不稳。

    “师傅所言属实,但我自幼随师傅练武,亦服用师傅调配的药物,早在五年前,师傅诊断后,确认体所损,已经弥补完好。后,我穆晟与常人无异。”

    “你敢发誓?”

    “有何不敢?”穆晟反问,反手收剑入梢,右手两指并拢,朝天举起,“我穆晟对天发誓,假若今所言,有半句不真实,就让我穆晟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哼!你天打雷劈,还不是害了……穆晟,你好自为知。”青衣人收起长枪,转大步下山而去。

    穆晟站在山上,等了一会儿,四周只有沙沙风声。百米处的人屏住呼吸,似在等待。穆晟慢慢转,顺山道下山,直至回到庆州城内,后依然毫无动静。

    穆晟站在院子外,回想今晚的一幕,事透露出几分怪异,青衣人虽然戴了面具,但是形看着熟悉,还有那个躲在树后,却始终不出现的人。两人关注的似乎是自己,而非穆家。为什么关注自己?脑海中突然闪过某清晨,青衣少年离开的景象,联系青衣人的问题,穆晟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推开院门,穆晟就看见,贺小花揉着眼睛,从书房走出来,“大夜晚的,你上哪里去了?怎么还拿了剑?”声音突然提高八度,眼睛睁得大大的,快走两步冲过来,拉了穆晟到灯火明亮处,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舒了一口气,“还好,没受伤。”柳眉一竖,“你给我解释清楚,大夜晚提把剑要去做什么?”

    穆晟眼睛扫过躲在书房门后,只露出小半张脸的老掌柜,“睡不着,出去走走,顺道练练剑。多没练,手生疏了许多。”

    贺小花眯眯眼睛,盯住穆晟,穆晟大方站在院子中,神色自如,任由小花观察。小花终归找不出半分疑点,唯有点点头,“以后夜晚别出去了,白天在院子里也能练剑。”大夜晚出去,也不知道有人担心你的。

    穆晟听话地点点头,“我听夫郎的。”

    小花脸一红,小小声哼了一声,“肚子饿不饿,要饿了,我去给你下碗面。”

    穆晟拉过小花,紧紧搂在怀里,怀中人淡淡的体温令穆晟痴迷,“小花回去后,我们就成亲。”

    小花别扭地转转子,想挣扎,但穆晟两手抱得紧,小花挣扎不开,“有人看着呢,你,”咬咬唇,“你要抱,等回到房间再抱啊。”

    穆晟轻笑,嘴唇磨蹭小花耳侧,“小花,我好像从来没听过你说,喜欢我。小花......”湿的气体喷洒在小花颈脖,小花不由自主缩缩脖子,“小花,说一句,就说一句,好吗?”

    “说,说什么啊?”小花红透了脸,装作不知道。

    “说你喜欢我,好吗?小花。”穆晟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坚持,小花对自己的态度一直很暧昧,朦胧,说是不喜欢,但是小花的子,不喜欢就会直接说出来,说是喜欢,小花又从来不说一句。说是哥儿脸子薄,怕说,但是已经订下亲事的人了,说一句,又有什么好怕的。

    在这个月色朦胧的夜晚,经历过一场激战,发现了一些事的穆晟,突然变得坚持,一定要小花说一句,喜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令心安定下来。

    “好端端地,说这个做什么?”贺小花伏在穆晟怀里,小手微微弯曲,半捉着穆晟衣服。喜欢吗?小花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的。喜欢和穆晟待在一起,那种感觉仿佛是天生就该如此,没半分违和,没半分不习惯。两个人平平淡淡,细水和缓一般走到一起,没有激烈地如同烟火般绚丽的,也没曲折的追逐,一切就这样顺利成章。

    小花想,大概这就是他们的缘分。

    “嗯,喜欢。”咬着唇,轻轻吐出两个字。

    穆晟双臂猛然收紧,膛急速起伏,一股猛火从腹腔瞬间窜到口,“小,小花,你,你再说一次......”

    小花把脸埋在穆晟怀里,闷闷地应了一句,“喜欢!”

    “小花......”穆晟昂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明天,立即起程回南河村。小花,回去后,我们立即成亲。”

    “你不是说要我们先回去吗?”小花艰难地昂起头,反问一句。

    穆晟语塞。

    “你这里的生意先处理好,蒋夫郎的体还要好好调养。成亲的事不急的。”反正我不急,早了就得生娃,这么早生娃,不是摧残体嘛。小花心里默默念叨。

    穆晟终于体会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理。

    入秋,南河村村民涌上小路,小孩子们蹦蹦跳跳,闹着要看穿裙子的新夫郎。

    贺家小院,贺老大拉着杨燕儿坐在堂屋正中,受了穆晟和小花三下磕头。杨燕儿拉着小花交待了要听从丈夫和么么的话,贺老大笑呵呵地看着穆晟,不住点头。

    众人拥着一对新人走上小路。小花别别扭扭地扯扯裙子,回头瞪了穆晟一眼。

    穆晟满脸风,看见小花瞪自己,还故意伸手搂住小花,附到小花耳边轻声问,“这裙子,是阿么从皇城里请来的针线么么特意为你做的,前后各一对雌雄双龙,金丝为,银丝为云。喜欢吗?”

    “谁要你这么夸张的?我们还要游街!”想到这个,小花就特不满意。哪里来的习俗,居然要绕着南河村走一圈,这不是存心要人看自己笑话吗?想到还有好一会要走,小花两手恨不得把裙子遮挡起来。裙子红得喜庆,小花的脸蛋更红。

    “别扯了,再扯,裙子都要掉地上了。”穆晟好笑地看向小花。

    小花一翻眼睛,小脚丫偷偷踩了穆晟两脚,穆晟张张嘴巴,无声说了一句,“夫郎饶命。”小花脸红得快要烧起来,忙缩回脚。

    南河村习俗,新人绕村子走一圈,然后新郎领了新夫郎回家拜堂。一行人闹闹拥了一对新人回到竹山穆家小院。

    因着今天的婚礼,穆晟早派人在竹山上下山的山道清理好一条容许两人并肩前行的小道,又令人一路小心护持。尽管做了种种准备,小花爬上竹山时,仍然累出一汗,一张小脸红彤彤的,这次不是害羞,而是累的。

    穆晟扶着小花,迈进穆家院子,走到正屋中央。负责唱喜的么么,大声说道,“新人进门,磕拜双亲。”

    正屋中,蒋夫郎偕同一名四十开外的男子并肩坐在正中。穆晟目光落在男子上,顿了一顿。贺小花见穆晟不往前走,顺着穆晟看的方向望去,不由得咦了一声,回过头来,又看看穆晟。

    唱喜么么见一对新人毫无动作,又高唱了一句,“新人进门,磕拜双亲。”

    蒋夫郎心急地捉紧帕子,拼命向儿子使眼色。

    来看闹的村民看见和蒋夫郎并肩坐在一起的男子也奇怪地议论起来,有细心人对比穆晟和男子的脸容,轻声惊呼,“这模样还有些像。”说完,捂了嘴巴,小心看看四周。

    四周听见的村民不由连连多看了两眼,越看越觉得两人相像。

    “阿爹,阿么,请受孩子和夫郎一礼。”一直不做声的穆晟,慢慢走上前,跪下。小花赶紧跟上去,跪在穆晟旁边。两人恭恭敬敬磕头。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穆晟的阿爹,穆家大少爷。咦,但是这穆家小少爷和蒋夫郎不是已经被穆家逐离了吗?怎么穆晟成亲,他阿爹,穆家少爷出现在这里呢?

    众人又是疑惑,又是好奇,纷纷挤进正屋,好看出一个究竟。

    唱喜么么的唱喜声差一点被众人的议论声压下去了。好不容易等一对新人完礼,送入洞房。唱喜么么抹抹额头上的汗水,唱过这么多次的婚礼,还是第一遭,碰上不看新人,看新人爹么的事。

    南河村村长贺明走出人群,清清嗓子,“各位,正屋上座的这位穆先生以后就是我们南河村的一份子。这位蒋夫郎,就是穆先生的夫郎。从前的和离协议,已经在县衙里销毁。大家可记清楚了,喝了酒,莫要犯糊涂,说错话了。”

    “穆先生不是又讨了一个夫郎吗?”人群中有人小声问。

    “穆先生和蒋夫郎深义重。从前因家族迫,方才不得不回夫郎和离,如今,穆先生脱离家族,自然和夫郎重归于好。这些事,以后在南河村莫要再提了。”

    穆天成趁机走到正中,向四方一抱拳,“各位乡亲父老,小儿穆晟今成亲讨夫郎,本人穆天成谢过各位道贺。准备水酒数杯,请各位乡亲莫要厌弃。请入席,呵呵,请入席。”

    村人勉强压下好奇,纷纷入席。各式菜肴如流水般送上,八样菜,八样冷菜,村人顿时看花了眼睛,要知道村里富户办喜事也不过六样菜,六样冷菜。各人拿起筷子,吃喝起来,刚才那一点好奇,马上烟消云散。

    正屋中,蒋夫郎牢牢握紧穆天成的手,穆天成拍拍夫郎的手背,“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他们没难为你?”蒋夫郎泪眼盈盈,盼了多少年,终于盼来这一天。虽然当初和离,穆天成曾经指天为誓,总有一要迎回自己,但多少年过去了,蒋夫郎已经越来越不抱希望,却没想到,儿子成亲这天。穆天成突然归来......

    “哼!”穆天成冷笑,穆家现在自顾不暇,哪里有时间找他麻烦。穆家人口多,各房眼睛盯着当家的位置,自己在那不上不下的位置,既有阿爹管着,又有各房兄弟盯着。事事不顺心,倒不如脱离家族,自己做主来得痛快。“别担心,我们过我们的,他们过他们的。当年是我以为阿爹看在你为穆家生下长孙的份上,不会难为你,没想到......是我对不住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培植自己的生意,为了就是有朝一,羽翼丰满之时,脱离穆家和你好好过子。现在,顾家失势,穆家各房乱斗,我趁机退去,正好避开了这个漩涡。”

    蒋夫郎连连点头,“一家人,和和美美过子就好。”

    穆家院子闹闹办婚礼,贺家小院内,杨燕儿抱着贺小虎痛哭,“你回来了,你终于知道回来了。”

    贺老大守在一旁,默默掉眼泪。

    “今是小花的好子,你就让人送了封信回来,说是今到。阿么从昨晚等到早晨,从早晨等到现在,想着你会回来送小花出门,没成想你,你竟然现在才回来。你这死孩子!死孩子!你还要不要阿么?”

    “阿么,”贺小虎轻轻搂住杨燕儿,离开一年,杨燕儿比从前瘦了许多,想到自己生死未知之时,阿么阿爹为自己担惊受怕,心里不觉有愧。“阿么,我回来了。小虎回来了。”

    “回来了好,回来了,以后就留在家里,别出去了。”贺老大抹抹眼泪,让小虎坐下说话。

    “阿么,阿爹,我,朝廷念我守卫安华有功,已经晋升我为安华成县官,冬天正式上任。”

    杨燕儿和贺老大同时“啊”了一声。

    “我从前是八品,现在是七品,足足升了一品官。”贺小虎赶忙给两人解释,“我已经接受了朝廷的任命。圣上开恩,准我先行回家,向家人报喜,再到安华上任。”

    “我,我这做的什么孽啊,好好的儿子,又跑了......”杨燕儿又要哭起来。

    贺小虎急忙劝说,“阿么,胡人都跑了,跑了,以后都不会来了。我在安华城,安全得很了。还有梁起,他以后就是北大营的右军参领将军,驻守北大营。我们前后呼应,有事也能照应对方。”

    “你是我的儿子,我不要你当什么大官,我就要你留在家里,阿么要抱孙子,你留在家里,给阿么生孙子!”杨燕儿心知说不通,干脆使了子,不管不顾闹起来。

    贺小虎急得满头大汗,拼命想办法劝说。贺老大想着儿子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心里伤感,当下也不帮贺小虎,任由杨燕儿闹腾。

    梁起斜斜靠在院门,眼前这个院子半是熟悉,半是陌生。看着院内挂上的红带,梁起心里苦涩,小花终究不是自己的。

    自己和贺小虎昨晚就到了南河村,却拖到现在才出现。只因为自己不愿意看着小花出嫁,连累贺小虎只能远远看着小花穿了红衣,错过了送嫁。

    “喂!我认得你!”一把气哼哼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揪住梁起衣角,“说好了两年就回来,现在都多少年了?哼!别欺负我是小孩子,不记事,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梁起低头,看见一个只到自己腰间高的小哥儿,瞪大眼睛盯着自己,梁起摸摸下巴,暗道,这小哥儿记还真好。蹲下来,和小哥儿平视,“我就回来几天,你想学武功,我教你几招,练得好了,普通小子轻易近不得你。”

    贺小四一昂小脑袋,“一桩还一桩,你毁约的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己那时知道小花定亲,心痛裂,哪里还记得约定。梁起苦了脸,“我是小狗,汪汪汪。这样可以了?”

    贺小四扬起小眉毛,“我等了你三年。”竖起三根手指头晃了晃,“想用三声小狗叫打发我,哼!想得美。”

    梁起也起了逗弄之心,摸摸小四滑溜的小脸蛋,“那你想怎样,贺小四?”

    “把你自己赔给我!一辈子教我武功!”

    梁起一惊,继而大笑。“贺小四,你是要把自己许给我吗?”摸摸小四脑袋,“等你大一点,长高一点,”伸手比划一个高度,“再来找我,我看看,要不要讨了你。”

    贺小四嘟起小嘴,“谁要你讨我,明明是你失诺,是你要把自己赔偿给我!一辈子!算起来,该是我讨了你!”

    梁起笑得直不起腰,小花的弟弟胆子实在大,居然明着要小子,“好,好,一辈子就一辈子!”小四的童言童语逗乐的梁起,小花出嫁而带来的伤感竟被冲淡了些。

    梁起以为小四在玩笑,说过笑过,事就过去。

    一年后,小四满十岁,有媒人么么上门提亲,小四当着媒人么么和杨燕儿的面前,亲口说出梁起要赔自己一辈子的事。事经由媒人么么传扬出去,梁秀大惊,杨燕儿气得冲到梁家要为小四讨一个公道。梁秀于无奈,唯有替梁起定下亲事。梁秀确实想替儿子寻一房好夫郎,但是再怎么找也没必要找一个十岁的小哥儿,梁起还得多等四年才能圆房。那时候梁起都得多大年纪了,都二十有多了。想到自己不知何时才能抱上孙子,梁秀真是又急又气。气儿子不听话,气杨燕儿非要讨一个公道。两个么么好不容易解开的心结,又结下了新的。

    当消息传到北大营,梁起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但事已至此,唯有回家和小四行了婚礼。

    婚礼当晚,梁起挑起小四的红盖头,“贺小四,你真有胆子。”

    “哼!是谁应了一辈子的承诺,又跑得不见人!”贺小四毫不示弱,小膛一,眼睛一闪一闪地盯着梁起。

    梁起苦笑摇头,“罢了,我这辈子算是栽你手上了。贺小四,我们以后,好好过子。”

    “嗯,一辈子。”

    “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猜到青衣人是谁吗?

    嘻嘻。《竹林深处是我家》到这一章,正文正式完结了,剩下的就是番外。

    大概有四段番外,首先放梁起和贺小虎的,第二放梁起和小四的,第三放穆晟和小花新婚洞房之夜的,第四放小花的包子们。

    后面三段番外要等到国庆长假完了之后才能放上来。从下周开始,小柳要去旅游啦,总共三周。妹纸们,你们,千万不要抛弃小柳啊,千万要等小柳回来啊。(挥纸巾,抹眼泪。)

    在这里,小柳要谢谢所有从本书一开始就支持小柳的妹纸,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有你们的留言,小柳才能支持到现在。今算是正文的完结,有些话,小柳一直没说,现在说说也没所谓。曾经有好多次,小柳想就这样坑了这本书,坑了,眼不见,心为静。反正换一个马甲,又没人知道,但是后来,终于还是坚持下来了。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熬到了最后。妹纸们,谢谢你们,有你们的支持,有你们的留言,还有你们无怨无悔买了章节,小柳终于走到这本书结尾了。

    妹纸们,谢谢你们,谢谢所有给小柳留言的妹纸,谢谢所有给小柳投了地雷,手榴弹的妹纸。这是小柳在**第一本书,以后,小柳会努力,不断写更多的书来回报大家的。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