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 )    “太阳出来了。”贺小虎抬头喃喃自语。

    少年们跃出障碍,举起兵器,跑到小虎边大声欢呼。“太阳出来了,胡人杀回去了!”

    城里的闹瞬间延续至城墙,浴血奋战的士兵猛听见后阵阵的欢呼,晃神间,察觉太阳已经露出小半张脸。

    梁起举起长枪,“弟兄们,把胡人赶回去!”

    奋战一夜,无论胡人还是安华城的战士已经疲累至极,这时,哪一方能坚持下去,哪一方就能胜利。

    胡人好不容易突破梁起的封锁,闯进去两个人,正高声欢呼“南城墙被攻破了”,冷不防安华城中传来“胡人杀回去”的喊声,一进一退,一消一长。胡人勉强振作起的士气立即消退干净,在城墙下的,磨磨蹭蹭不敢爬云梯,已经爬上去的,躲躲闪闪想偷偷爬下去。

    胡人这边一乱,梁起趁机振作士气,率领城头剩余的士兵举起武器反扑。有兵器的,举起兵器就砍,没兵器的,夺过胡人手中的武器,连推带踹,一脚一个把慌乱的胡人踢下城墙。

    远方胡人首领见大势已去,只得吹起号角,下令收兵。悠扬的号角声响,犹如一曲悲歌,结束一夜的悲战。胡人匆忙留下数千具尸体,纷纷翻跳下城墙,狼狈逃离。

    城墙上,安华的士兵看见胡人撤退,一时间竟愣住了,垂下手中兵器,呆呆地任由胡人退走。胜利的到来,竟然让人不知如何反应。不知谁首先醒悟过来,扯开嗓子暴喝,“胡人跑了!胡人跑了!”

    城墙上,城内顿时欢呼声一片。城墙上,有士兵举起石头猛丢向城下,有士兵冲向城边,推倒云梯……

    当太阳慢慢跃出云层,光芒撒向大地。胡人后退数十里,方才安营扎寨。安华城门大开,士兵涌出,清理战场。梁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俯视大地。

    “胜利了?”贺小虎慢慢走到梁起后,并肩看向苍茫大地。

    “嗯。”尽管疲倦,梁起仍强撑着,睁大眼睛注视城下的一切。

    贺小虎反而望向远方,“经过昨夜一战,围困安华的胡人只怕不能再兴兵进犯,除非…….”

    “除非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沙哑了嗓子,满鲜血的梁起竟如战神一般,杀气凛然。

    贺小虎不答话,望向远方的双眸带上忧虑。胡人不进攻,意味着放弃,同时也意味着改变策略。

    安华后是北大营,安华被困数,除了刚开始有梁起等人带兵救援,之后十多天,北大营竟然毫无动静,是放心梁起等人能缓解安华之危?还是北大营自难保?

    倘若北大营自难保,再后面的府城镇方,能守得住吗?倘若不能?安华就只能是一座孤城,困守在胡人军队之中,陷落不过是时长短的问题。

    城下士兵收拢了胡人实体,未死的胡人直接在咽喉处补上一刀。尸体被垒高,梁起拉开强弓,火箭划破长空,准确击中目标,霎时间,烈火熊熊,吞噬远征的胡人。

    兵器,弓箭,石头被重新收集起来,云梯被砍断,送进城内,充当烧火的木材,马匹尸首被割下一块块,充当犒劳士兵的食。

    激战后,安华城内城外一片忙碌。受伤的士兵需要医治,死难的士兵需要得到安葬,城外北大营的消息需要打探,林林总总,竟不比战时空闲。

    梁起为带兵将领,交待好下属工作,就能睡倒头就睡。可怜贺小虎还得协助县官清理街道,替商户重新安装门板,又得收回发下去的武器。一直忙到黄昏,梁起睡醒一觉,走出房子,还看见贺小虎在团团转。

    “你就是一个事多的!”梁起一把扯住贺小虎二话不说就往自己休息的房子里拖。

    拼力气,拼武艺,贺小虎哪里是梁起的对手,当下贺小虎也不挣扎,在一众小官吏诧异的目光中,被梁起拖回房间。

    偏偏梁起这厮不单动手拖人,还在关门前说了一句,“你给我老实躺上去!”

    门外小官吏的目光不单诧异,更是诡异了!

    梁起边的侍卫打了一个哈哈,企图缓和一下气氛,“梁将军和贺大人的感很好啊!”

    一众小官吏齐齐看向侍卫,这次不再是诡异,而是“你早说嘛!”。甚至有人压低声音问,“原来梁将军和贺大人想效仿当朝悦亲王和武威将军。那他们谁准备请大神赐福啊?”

    侍卫打了一个哆嗦,面对小官吏求知的目光,在城墙上面对凶狠胡人勇不怕死的小侍卫,吓得落荒而跑。天啊,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说了什么!千万不要让贺大人和将军知道啊!小侍卫一边跑,一边悲哀地想着。

    梁起和贺小虎自然不知道这一幕,只知道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从房间里出来,同僚看向两人的目光中,似乎多了点什么。是什么,说不清楚,就是怪怪的。

    胡人后退,安华城暂时是保住了。梁起往北大营和府城镇方派遣士兵通知。等了一天一夜,派到北大营的士兵没回来,被派到镇方的士兵回来时一鲜血,滚下马鞍,只说了一句,“胡人围了镇方。”便倒地不起。

    营帐内一片寂静,胡人包围了镇方,而北大营没任何消息回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北大营要么像安华一样被围,要么已经被胡人一举攻下。安华已经没了退路,除了死守,只能死守。

    消息被递送至县衙,黄云沉默良久,下令在场官吏封锁消息。同时,派遣官吏重新统计安华城内各种民用物质。

    是夜,梁起和贺小虎两人走在安华城内,两人皆是沉默无言。战局的走向令人压抑,安华依旧是风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风浪淹没。

    “你说,我们能熬下去吗?”梁起不怕打仗,不怕冲锋陷阵,但怕束缚在小小的城池中,因为缺少物质,而被胡人用软刀子慢慢磨死。

    “能,为什么不能!”贺小虎反而少了之前的忧虑,安华城的走向就看府城镇方了。清晰局势,反而让贺小虎松了一口气。“我还要回去参加小花的婚礼,还有小四,那小子还不知道记不记得我。还有阿么,阿爹,他们等着我讨一个夫郎回去,好生孙子呢。”

    “贺小虎,你说过,假如那晚我和你都活下去,从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但我记得你还欠我一顿打。”摸摸鼻子,脸蛋,当年的贺小虎可没留手,拳拳打得死疼死疼的。

    “那你打回来啊。贺小虎嬉笑道,“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如果现在打我,说不好就被黄大人绑起来,打你十下杀威棒,斥责你扰乱治安。”

    “那我岂不是打不成了!”梁起很不甘心。

    “好好活着,回到南河村,我给你打,绝不还手!”

    梁起看向小虎,月光下,小虎脸上添了一层朦胧光晕,梁起突然发现,原来小虎长得和小花有几分相似,只少了两份柔美,多了两分明朗。

    梁起急忙挪开眼睛,不敢再看,“嗯,说好的。绝不还手。”

    “恩,不还手!”

    “你给我说说,那个穆晟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穆晟啊……”

    “就这样一个人,小花怎么看上他了。我哪里不好了,至少小花嫁我,马上就是官家么么了……”

    两人的影渐渐拉长,融合在一起。

    安华城内不知外事。远在南河村的小花则焦急地等待北方的消息,大年夜当晚,穆晟从庆州赶回南河村,把安置好贺小柱等人的事一一和贺老大和杨燕儿说了。

    贺老大点点头,一家人安静地吃过大年饭。少了小敏和小四的闹腾,少了小虎的说笑,堂屋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柴火燃烧,微微响起的爆裂声,诉说了时间的流逝。

    未到午夜,杨燕儿已经斜靠在贺老大肩膀上,闭上了眼睛。贺老大挥挥手,示意两人不用声张,自己抱起夫郎,慢慢走回后院。

    堂屋里只剩下小花和穆晟。

    “小花,大船等在岷江口,你随我到庆州。”穆晟看着燃烧的木柴,平静地说出请求,“阿么和阿爹,我想办法请两位到竹山上的院子住,那里有人守卫,若是万一有事,也能保护周全。竹山小,藏不住人,但从竹山上快马赶到白沙村也不过一柱香的时间,我命人停泊一条小船,只等阿么和阿爹到了,马上离开,只要进入岷江,便一切顺利。退一步说,即便阿么和阿爹不愿意离开,竹山院子的地窖总比你们临时挖出来的好。而且有人守卫,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也能暂时保全。”

    小花不答话,只静静地看着火。

    “小花,我知道你舍不得阿么和阿爹,但是……”

    “我知道,我会跟你到庆州去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我明白。”

    穆晟皱眉头,小花说的那句话,怎么没听过,但听起来的意思,就是保存实力。“那我们大年初五出发?”穆晟希望立即就走,但是现在是大年夜,就算小花愿意,贺老大和杨燕儿心里也是难受的。多陪一天便是一天,也不知道后有没机会陪伴了。

    “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小花不答反问。

    穆晟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回答。小花在这次事当中,显现出不同一般哥儿的沉静和理智,当断则断。知道劝说家人离开,知道挖地窖逃避战火,知道准备钱粮渡过难关……如果自己把消息告诉小花,他应该能撑下去。

    “北大营已经被胡人攻破。府城镇方被围超过五天,城中消息无法传递出来,但据探子回报,胡人夜攻城,恐怕镇方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

    “皇城的人就任由胡人攻城?”小花尖锐反问。

    “回缓的各路兵马已经赶到皇城,但是,朝中有大臣提出议和,以解镇方之危。朝廷现在是战是和,议论不定,哪里有人下令给兵部,示意派兵救援。”

    “谁说要议和的?难道他们不知道得陇望蜀吗?”

    穆晟一阵沉默,苦涩地笑了,“穆家当年攀上皇商顾家,我阿爹和阿么和离后,讨的就是顾家的小哥儿。顾家一脉两支,正支就是当今太子正夫郎的父家,旁支就是当朝实力最大的皇商。议和就是顾家提出的。”

    “就因为要讨好顾家,所以……”所以你被逐离穆家,即便是穆家的长子长孙。

    “顾家小哥儿不可能当小的,生下的孩子更不愿意排在我之后。穆家不是我阿爹做主,有些事,他也是无能为力。”

    “这些年,阿么能在南河村安稳住下来,我的生意也是顺顺利利……”阿爹确实帮我良多。低头想起阿爹偷偷送来的信件,想起顾家小哥儿入门后一无所出,穆晟心里就有一股痛快,太爷爷打的算盘好,但好不过天意。

    “你说,议和对顾家有什么好处?”小花突然提出问题。

    穆晟心里一滞,议和对顾家有什么好处?倘若成功推动皇上同意议和,顾家就是大功臣,议和少不了用物质安抚讨好胡人,顾家旁支就能趁机大赚一笔。整一个顾家说是锦上添花也不为过。

    “这些你也别多想了。朝廷中的事,自有皇上判断。你我,只能顾着眼前了。”

    小花沉默。事实的确如此,自己气氛填膺又有什么用。

    大年夜就在两人的沉默中溜走了。稀稀落落的爆竹声响后,杨燕儿拉了小花到边,把头发散下去,给小花束起头发,用发簪固定后,只留薄薄一层头发轻轻散在脑后。

    “小花今年十五了。当年你就那么小的一个。”杨燕儿两手比划着,眼睛噙着泪,“转眼间,小花就要嫁人了。”

    “小花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要听话,要孝敬么么,侍候丈夫,别任刁蛮。”杨燕儿唠唠叨叨说着,抱着小花不放手。

    贺老大伸手要拉开杨燕儿,“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小花嫁人了就不是你生的哥儿?阿晟在呢,别让人看笑话了。”

    “我生的哥儿,我多抱了两下不可以吗?后也不知还有没这机会。”

    “阿么,我们一起到庆州。”小花反手抱住杨燕儿,杨燕儿不舍得他,他也不愿意离开杨燕儿,生恩,养恩,现在还没回报,却要离开,远避南方。

    “你这傻孩子,阿么要走了,你二哥回来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