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 )    贺小花把家里的水袋统统翻出来,把水烧开,放凉了灌进袋子里,用绳子扎牢袋口。大大小小的水袋子装了十个,一股脑子全部丢进地窖。

    把家里的旧被子,翻出来,趁着天气好,晾晒两天,又割了干草杆晒干,扎成排,铺在地窖,上面垫一层席子,再铺上被子。药油,草药之类的,塞到罐子里,也放到地窖。

    一家三口忙忙碌碌做着各项准备工作。村里人发现小柱和杨丽不见了,一起推说小敏受不住冷,小柱两夫夫带小敏到南边避冬去了。村人淳朴,没多细想。

    等到腊晾晒干,也藏进地窖,北边又有新的消息传来。北大营被攻破,胡人直扑府城镇方,安华已成了一座孤城。

    听到消息,杨燕儿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梁秀不断地抽泣,梁老爷抱着夫郎,也是泪流满脸。

    “不是还没确切的消息吗?既然没有,那就是平安的。”杨燕儿一字一句地说着,就连旁人看向自己惊讶的眼神也不察觉,“小子平平安安的,我们也好平平安安,别让他们担心了。”

    村人摇头叹息。梁秀扑向杨燕儿,抱着他哭。“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咱们两个怎地那么命苦啊。”

    “我不哭。我还得给小子做衣服。哭瞎了眼睛,怎么做。”轻轻推开梁秀,低头捏起针线,继续做衣服、

    村人叹息了一会,纷纷离开。梁秀被梁老爷抱了回家。村口只剩下杨燕儿一个孤单地守着。

    南河村的家人等待留在安华,不知生死的小虎的消息。留在安华的小虎,看向南方,也是心中不安。

    “有什么好怕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城墙根,梁起拉住一帮新兵鼓励他们,“爷们都是大男人,哭闹那是夫郎才干得出来的事。杀了就杀了。你们不杀胡人,胡人就冲过来砍你们的弟弟,夫郎。你们是要看着夫郎,弟弟被胡人砍成两段,还是你们冲上去,把胡人砍下马。”

    一群衣粗布衣裳的小子看向梁起,不少人眼睛里闪耀出光芒,“砍死胡人,砍死胡人。”

    “对。”梁起猛一挥掌,手掌从空中猛划下来,做出一个砍首的动作,“砍了胡人,大伙儿的家人才能活下去。砍!砍!砍!”

    第一次杀人,面对通红的鲜血而犹豫不前的小子,被激发起血,举起手掌拼命挥舞,“砍!砍!砍!”

    城墙上,贺小虎看着梁起,谁人知道梁起也不过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面对胡人,第一次碰上生死厮杀。

    别人不知道,他贺小虎知道得清楚。当看见梁起领兵第一次冲上城头杀退胡人进攻,当看见梁起一个人躲在墙角,面对满手鲜血,不停呕吐,当看见梁起吃不下饭,却振作精神,一次又一次检查城防,贺小虎心里那杆天秤,慢慢挪了位置。

    “大家都散了,好好吃饭,养足精神,今晚给那帮子胡人一顿狠的。”

    小子们欢呼着散开。

    梁起眉飞色舞看向贺小虎,“怎么,看,那帮小子就差那么一点,只要熬过了这一关,他们一个顶俩。”

    “胡人有三万兵驻守在城下,我们只有五千人。”等小子们走远,贺小虎不急不缓说出事实。“即便一个顶俩,也是一万人。”

    梁起撇撇嘴,“早十天,你已经这样说,看看,我们不是还是五千人,外面的胡人不是没能打进来。”

    两人沿着城墙根,检查士兵修补城墙。

    “我说,贺小虎,你说胡人熬不到天。现在离大年夜不过十天时间了。是不是到了大年,胡人就退兵。”

    “胡人冬天悍然发动进攻,断然因为粮草缺乏,无法过冬。既然无食物,胡人想必是打下一座城,补给一次,安华已经拖了他们十多天,从前面两座城得来的食物应该消耗得差不多。胡人要得到食物,只能从邻近的村子收获食物......”

    “所以你提前派人通知那些农人提早收割,又高价从他们手上买粮,买鸡,让他们逃进山里,或者逃进城,断了胡人的生路。”

    “那也是得到黄大人和安华城中富户的支持。”黄云是安华城的县官,正七品。贺小虎的上司。

    “即便有心,也要你想出法子才是。”梁起不以为意。从前知道小虎头脑灵活,却没料到念过书的他,居然多了一种不同的气质。什么气质,梁起说不清楚,就是那种将军府里,俊威将军边的文人谋士上的那种,那种似乎叫城府,或者谋略的东西。

    “只要熬到大年夜,胡人一退兵,安华城保住了,大伙儿正好过个闹年,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

    熬到大年夜,谈何容易啊。胡人进攻一次比一次激烈,想必他们也是清楚,打不下安华,只能退兵。冬天已经没了食物,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虽然比冬天好一些,但是依旧缺少食物的胡人,哪能熬得下去。种族要生存,只能迁移到更北的地方,掠夺那些更弱小的部族。

    打下安华,获得补给,向前推进至府城镇方。幸运的就是攻下府城,即便攻不下去,有了三座城池在手,胡人熬过的冬天和天,便有了更大的机动。是和谈,还是直接把城池作为胡人的据点,让胡人世代居住下去,就看胡人首领的心意。

    这些贺小虎却不能对梁起说,唯有一再叮嘱梁起趁着胡人没进攻的空暇,好好练士兵,从城里的百姓中,选择适龄的小子填补军中缺少的人数。

    梁起一一应下。

    城墙边,有工匠指点百姓磨石头,一筐筐打磨得大小适中的石头被运上城头。离城墙近的房子都被拆了,木料拿来烧火生暖,石料用来打磨,离城墙百米开外的地方,房子外堆满各式草药,小童看着炉火,小小声说话,大夫拿了医箱来往各间小屋。

    昨晚一场大战,各间收留受伤士兵的房子都塞满了人。轻伤的,包了药,就送到后一排房屋里睡觉休息,重伤的,集中在头一排房屋里治疗。

    所有人各司职守,紧张而不慌乱。

    “你真不该当一个县丞。县丞管念书,学业。你看看这些,”梁起点点四周的布置,“真应该把你推荐到俊威将军门下,当一名......”梁起想不出那个什么职位,又怕在贺小虎面前丢了面子,“就是给你谋一个位置。”

    贺小虎笑笑没放在心中。

    梁起见小虎不答话,自己也没了兴致继续刚才的话题,追上几步,“喂,贺小虎,你天天看向南边,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南河村。”

    梁起脚步一滞,脸上勉强扯起一个笑容,“南河村安全得很,有什么好看的。贺小虎,你打了我一次,我记得清楚着呢。告诉你,等这仗打完了,我一定讨回去。”梁起故意挥舞拳头。

    “我一个人留在安华,生死未知。阿么又怎么放心。小花,有穆晟留在他边......穆晟人面广,肯定能知道一些事,说不好已经安排小花避往南边。大哥他们,还有小四,可能都被送走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只是阿么......”仰天长叹一声,“阿么和阿爹断然不愿意离开南河村。”猛地一转,双目直视前方,城外,胡人黑色的旗帜迎风招展,“我,贺小虎,定不让胡人往南走一步。我,贺小虎,定不后退。”

    梁起看向阳光下的少年,心里不万丈,“好,我,梁起和你,贺小虎一起,守住这安华城。”

    “不讨厌我了吗?”

    贺小虎眼中的明亮闪花了梁起双眼,“将军肚里能撑船!”梁起拍拍口大声回答。

    “梁起,等这里的事完了,你我有命回去,梁贺两家的事就一笔勾销,往事不再重提,好不好?”

    梁起的笑容变得苦涩,“我倒是想提,那也得你们贺家愿意给我提。这些年,原来是我一厢愿。他对小花......还好吗?”

    “小花这几年有一半时间和穆晟在庆州渡过。”贺小虎说话里另有所指。

    梁起的笑容变得僵硬。

    “过了这一年,小花该有十五了。等我们回去,正好能参加小花的婚礼。”

    梁起别过脸,“十五了,呵呵,我走的时候,他才十岁呢。原来想着顶多两年,两年就能回去......”声音中微微的颤抖依旧被小虎察觉。小虎叹一口气,梁起,小子该有的担当,梁起都有,当年是自己太过武断。如果不是......或者小花和梁起在一起也不差。事已至此,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贺小虎故意再刺了一句,“等小花成亲,说不好再过一年,我就多一个侄子了。也不知道小花生的孩子,像小花多一些,还是像穆晟多一些。”

    梁起似经受不住风中的寒冷,体不住抖动,“嗯,嗯,都像,都像。”

    “小四该有九岁了,听说小四调皮捣蛋得很,常常把阿么惹恼了。”小虎轻轻绕过话题。

    小四?梁起突然想起那个清晨,贺家小院子前,一个不足四岁的小孩子,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大胆地伸出尾指,和自己拉钩约定。

    约定?对啊!两年的约定!

    梁起懊悔,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不过小四既然是小花的弟弟,自己等战事完结,也得回去,等回去,小四假若还记得约定,自己老实教他两招就是。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