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 )    “请问小哥儿,这种如何吃用?”贾亚拉拿起一个青色的果子,越过穆晟向贺小花发问。

    穆晟眉头一拧,正要拒绝。后的小花探出脑袋,飞快扫一眼,“里面的果可以吃用,但是这个没成熟,不能吃。”

    “小哥儿聪明。”贾亚拉扬扬眉毛,缓步走到穆晟前,右手往前虚引,“两位请到上详谈。”

    贺小花摇摇头,从穆晟手上拿过外壳深黄的百香果,向贾亚拉挥挥,“这个是成熟的,切开,里面有果,果可以吃。”

    有伙计上前,按照小花的说话切开果子,取出白色的果,放在银白色碟子中,送到贺小花面前。

    小花伸手要拿,穆晟快一步捡起一枚果放入口中。小花眼巴巴看向穆晟,“怎样啊?”

    穆晟咽下果,“还行。”眼角扫过神色焦急的老掌柜,轻轻摇摇头。

    “你看,两种我们都吃了,把种子给我们。”小花伸出右手向贾亚拉讨种子。

    “小哥儿未曾回答,如河吃用。”

    “就这样吃啊。你没吃过桃子,李子吗?就像桃子,李子一样吃。”小花一脸狐疑看向贾亚拉。

    贾亚拉笑容一僵,穆晟嘴角微微翘起,“请贾东家信守承诺。”

    “当然。”贾亚拉手一招,令伙计送来另一一个布包,“这是....的种子。”又是一个没人能听清楚的名字。

    穆晟接下,向贾亚拉一拱手,“穆晟与夫郎谢过贾东家。”说着,牵起小花小手,大大方方走出铺子。

    铺外总围上一群好事之人,交头接耳,对穆晟一行指指点点。

    “真有人敢吃。”

    “啧啧,还有一个小夫郎,这小模样啊,真不错。”

    “哎呦,什么夫郎,分明就是个没开苞的。”

    “老兄,厉害!厉害!”

    “这漂亮的小哥儿,吃死了真可惜。”

    阵阵难听的讨论夹杂在议论声中。穆晟握住小花的手不由得越来越大力。贺小花忍不住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几名神色猥琐男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发现小花看过来,更是张狂大笑。

    贺老大握紧拳头走在小花旁边,挡住大部分恶意的视线。穆晟脚下步子加快,不过片刻功夫就转出大街。小花在后面跟得气喘吁吁。刚一走出大街,穆晟猛地停下来,小花脚下止不住,眼看就要撞上穆晟后背。

    小花听见一声叹息,子已经撞入穆晟怀中。小花抬起头,神认真,“那些地痞说的话不用管,哪里都有这些人。生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穆晟暗叹今早出门时应该为小花准备一顶围帽,听见小花说话,伸手揉揉小花鼻子,“有没撞疼了?我不是为那些人生气,我只是.......”气自己。小花昂起头,眼睛里的担忧令穆晟心头一暖,“怎么知道那两样东西?我以为你只是想去看看洋人。”绕开话题,不提前事。

    贺小花果然被绕开了,提起番茄和百香果,小花摇摇穆晟的手臂,让他把布包打开。

    拿起一把番茄的种子,“这东西可以当水果,可以做菜。这个,只能果可以吃,果汁是很好的调味料。我是从二哥买回来的杂书上看过的。看着很像,就想尝试一下。”

    小花说得轻巧,老掌柜和贺老大却惊出一头汗。铺子里见小花信心十足,原来不过是猜测。

    “东家,要不请位大夫回来诊脉。就当是诊平安脉。”老掌柜顾左右而言。

    “好。”穆晟觉得有理,立即让老掌柜安排。贺小花则不满意,请大夫看脉,分明不相信他。不过小花心虚,想想自己撒谎骗人,说是猜的,放到自己上肯定都要请大夫确实有没中毒,怪不得人。

    “还想去什么地方?”

    “随便好了。”上午走了一圈,见识过所谓的洋人码头,洋人,庆州最繁华的街道。自然比起县城,庆州确实好上不少,但比起从前的沿海城市,庆州亦不过是从前的二三线城市的水平。走了一圈,小花已经提不起兴趣。

    老掌柜提议,“东家,天气燥,要不找一间酒,尝试一下庆州有名的庆州鱼。如何?”

    “好。”

    老掌柜引领众人来到庆州最大的的酒,一行四人坐下,有伙计上来滔滔不绝抹桌子,倒茶水。穆晟随手点了八道庆州有名的特色菜。

    “是不是太多了些?”贺老大坐在镂空雕花木椅上,不自然地转转体,“就四个人......”

    “这些都是庆州的特色菜,一定要好好尝一下。”老掌柜打个哈哈。

    贺老大还想说什么,目光扫过穆晟,嘴唇动了动,没再说话。

    菜肴很快送上来。穆晟拿起筷子,每一样菜都夹起一小块送到小花碗里,“庆州菜以红烧见长。这道红烧庆州鱼据说当朝三皇子说过,赞不绝口,回皇城后,还特点了庆州的厨子入王府,专职做庆州鱼。”

    贺小花看看这道闻名的红烧庆州鱼,色泽明亮,吃一口,质鲜嫩,卤汁味浓,确实让人食指大动。

    老掌柜知道小花出了名的会做菜,急忙盛了一碗糖水送给小花,“贺小哥儿,这是庆州有名的擂沙团子,来尝尝。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穆晟扫了老掌柜一眼,老掌柜头一缩,手僵在半空。小花伸手接过,“擂沙团子吗?这名字听着熟悉啊。”勺了一口喝下去,味道似乎和从前吃过的擂沙圆很相似,不过擂沙圆外表滚上一层豆粉,现在擂沙团子也是表面一层豆粉,粘粘乎乎的,却用甜糖水盛装。

    “我要回去好好想想。”嘴里含了一个团子,小花含糊不清应道。

    穆晟伸手替小花擦去嘴角沾上的粉末,“好好吃东西,想吃什么打发石来买就是。”

    “自己做出来的才好吃。”

    “好,小花做的都好吃。”语气中的宠溺令贺老大和老掌柜侧目。

    贺小花越吃越开心,放开肚子吃,穆晟见小花吃得高兴,又点了几个有名的小吃。直至最后,小花揉着肚子,“吃不下了,好饱啊。”眼睛却盯着还没动筷子的几道小吃上。

    老掌柜让伙计装了食盒,小花的眼睛就围着食盒转。

    “回去歇歇,明天再吃。”穆晟体一晃,挡了小花的视线。

    小花嘟嘟嘴,好。明天就明天,喉咙不自觉咽下一口吐沫。

    一行人回到穆家小院。老掌柜请来大夫,为小花和穆晟诊脉,确认两人没中毒。贺老大才松一口气。穆晟和老掌柜送大夫出门,贺老大拉了小花教训一通,让他以后不要鲁莽行事。

    小花却不以为然,自己吃的都是认识的东西,不认识的碰也不碰一下,怎算鲁莽行事。贺老大训话,贺小花就点头应了,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另一边,老掌柜也向穆晟劝说,“东家是贵体,试吃的事让我来做就好了。要是体有什么,夫郎怕要伤心啊。”

    “小花敢吃莲藕,敢吃.....”穆晟顿了顿,拗口的名字说不出来,“我为男子,为何不敢。”

    老掌柜眼见穆晟不听劝,唯有自己偷偷多下两分心思。别让贺小哥儿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接触。

    次早晨,贺小花惦记着他的小吃,翻了食盒,又让石帮忙了一下,和石两人坐在厨房吃,边吃边夸。穆晟迈进院子,就听见两人说着要自己找材料,学着做。

    穆晟脚步一顿,看了后的老掌柜一眼。“这事以后都不要说了。”

    “东家,贺小哥儿要是能做出来,只要教会了我们的厨子,何必花大力气去......”

    “我娶小花回来,是让他好好享福,不是要他替我想菜式。”

    老掌柜叹了口气,没再说话。心里却转悠着,贺小哥儿喜欢做菜,做得一手好菜。只要引他喜欢吃,又在他耳边游说两句,说不准真能找到方法。

    老掌柜的心思按下不提。贺小花吃过点心,开始摆弄那颗盆栽番茄,摘了几颗下来,洗干净,切块,打了两只鸡蛋,添油起锅,先把番茄放进去,加少量的水,等番茄变软,加入打好的鸡蛋,烧好的锅不一会儿就把鸡蛋烫熟了,滋啦滋啦,油星不停外冒。

    “好香啊,这是什么果子啊,怎么长在盆子上啊?”石好奇摸摸那盆番茄。

    “好吃的东西。”加了糖,盐,番茄炒蛋就可以上碟。小花和石两人,一人一筷子,吃得津津有味。石开始不敢吃,但见小花大口大口吃得香,忍不住夹了一筷子,当下更忍不住,一筷子一筷子下去,一碟番茄炒蛋,不过片刻功夫,已经见底了。

    “好吃。”石眼睛瞄瞄番茄,“贺小哥儿,要不晚饭我来做这个,嗯,炒鸡蛋。”

    贺小花摸摸番茄树上剩下的十来粒果子,“就只有一棵了,吃完了就没了。”

    “啊?”石一听,立即苦了脸。

    “也不是不能种植,”

    有机会?石眼睛冒光。

    “就是有难度的。”

    石肩膀一塌。贺小哥儿是存心欺负人的,说话哪有一截一截说的。

    放到从前,番茄就是最普通的食材,几块钱就能买到。但是现在,别说种植,单单育芽一步,已经很困难。

    贺小花只记得培育幼芽需要恒定55摄氏度的温水浸泡。但现在哪里有温度计测量温度呢?想了又想,唯有用老方法,用不同的盆子,盛温度不一样的水,每盆水放上几粒种子,然后不停往里添加水,看看哪一盆发芽,哪一盆的温度就是合适的。

    很老很土的方法,但小花乐得天天蹲在厨房守着几个水盆。穆晟和贺老大以为小花玩累了,待在家里不出门,也没多留心。一个继续忙新酒开张的事,一个忙着给夫郎,孩子带点礼物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贾亚拉是路人甲,敌什么的,他还没有资格呢。

    用右手的原因是印度洋附近的人,右手表示尊敬,左手表示肮脏。这是度娘里找出来的。

    番茄是穿越的神物啊。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