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 )    第二天,贺小花从被窝里钻出来时,贺老大和穆晟早早离开院子。小花吃过早饭,在院子走了一圈,实在无聊得很,想出门走走,又怕人生路不熟的,况且有心出去走走也不知道去哪里好。

    坐在后院的石凳上,无聊地托了腮,看几尾肥美的锦鲤时不时冒个头出来,吐一下泡泡。

    刚到第一天小花就想南河村的家了,不知小四听不听话?不知杨丽体好点了没?思来想去,小花更加烦躁,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最后实在熬不下去,挽起袖子跑到厨房去。

    石想起今早东家的嘱咐,没拦着小花,主动开了仓库,把各式物品一一向小花解释。仓库里堆放的多是平常不多用的东西,以耐存储食物居多。小花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没发现新奇的东西,忍不住叹了口气。

    石以为小花不满意,急忙解释,“豆子,米粮都是今年收回来的,贺小哥儿,你看看,这些颗粒饱满着呢。我是挑了又挑才选了这些。”

    “没。”小花摇摇头,又怕石误会自己的意思,“我以为庆州应该有些新鲜的......啊,不如我们做绿豆糖水。穆晟和阿爹晚上回来吃饭,刚好可以吃上放凉的糖水。”

    石正想着摸清小哥儿的脾气,连忙应下,帮着小花选绿豆,洗刷后跟到厨房,给小花打下手。小花倒不介意多一个石在旁边跟着,自己做的不过是手板眼见功夫。看一次,做一次就能学会。

    绿豆下锅,两人一边看着火,一边闲聊。石被穆晟放到庆州看房子,自然是穆家信任的人,石为人聪明,看出小花将来在穆家的份。对小花问起穆晟的事,把一些童年的趣事挑了好几条来说,逗得小花哈哈大笑。

    穆晟和贺老大在傍晚回来,刚进了后院就听见小花的笑声。两人顺了声音走过去,发现两人说说笑笑正开心。

    “在聊什么?”

    石见了穆晟,连忙躬行礼。贺小花歪歪脑袋,“在说你小时候背蒙童幼学,拿了书本装背书,自己就打瞌睡,最后被蒋夫郎发现你把书拿反了。把你喊醒,你还睁眼说瞎话,说反了书看,更容易记牢。”

    石在一旁悄悄看穆晟脸色,穆晟没看石,走上前,牵起小花,“厨房又闷又,怎跑到这里来。”

    “还不是因为你,一大早就不见人影。这里我不懂路,出门也不知道东南西北。不来厨房讨点事做,那要闷出病来的。”

    贺老大看了小花一眼。在南河村,小花整天不出门,待在家里做家务,做饭,没喊闷,喊累,怎到了庆州就不一样了。贺老大张张嘴巴,要说什么。穆晟却抢在他前头。

    “这些天事多。要先和掌柜核对货物数量,分派送到各家相熟店铺的货物种类,和酒掌柜清点货物。这些事虽然都是掌柜们在做,但我做东家的,要经常去看看。总不能掌柜说了一堆事,我却什么都理不清。”

    “就你说的有道理。”小花扁扁嘴,算是接受了。

    一连过了十数天,穆晟才空出时间。穆晟让老掌柜准备了马车,小花却不愿意坐上马车,聊起帘子看,非要走在路上,边走边行。穆晟无奈,唯有依了小花的意思。一行人先是在洋人码头外围转了一圈。因为没有进入的凭证,守备码头的士兵不许进入。小花个子矮,齐高的围墙,伸长脖子往里张望,只看见一个个光了上的男人在来回搬运货物,货物用麻袋或是木箱包得严整密实。往远处看,只看见高高低低,垒了不少货物,远方只隐约看见远洋大船的轮廓。

    小花有些失望,没看见传说中从大海那边传来的货物,更没看见大海那边的人。

    小花失望的神落到穆晟眼中,心里一动,“小花想看看大海那边的人?”

    “没,就是好奇。”看不到想象中的东西,小花的语气低落了不少。

    “码头装卸货物通常由他们雇用的管工负责。真正的商人只会衙门里喝茶聊天。小花想见识,还有一个地方。”

    小花的好奇心马上被提起来,“哪里可以看见?”

    “还记得我提过的那个铺面吗?”

    小花皱眉头一想,马上记起来,“就是你说的那个放了货物在铺子,让人猜能不能吃的那个?”

    穆晟微笑点头。小花一手拉了穆晟,“走走,我们去看看那铺子里放的都是什么东西。”

    铺子座落在庆州最繁华的地段,两层高的面,三间铺面连城一块。伙计着短衣短裤,一溜烟在门边排开,谁进去都齐齐喊一声。那声音响得,胆子小一点的,都被吓得马上跑出来。胆子大的,进门后就有伙计送上茶水和点心,店铺里的货物是随意观赏把玩,只要敢吃,说出吃法,店东家立即送出一袋种子。

    贺小花打量高悬的招牌,龙飞凤舞,从左至右一串字,左看右看,甚至联系从前的知识,怎么都看不出写的是什么。“这是什么字啊?”小声问边的穆晟。

    “这里店东老家的土话。大概意思是新鲜奇特好玩的东西。”

    贺小花点点头,当先走进去。伙计齐齐喊一声。小花吓了一跳,那语调听着像强卷着舌头念的,听着就觉奇怪。

    有伙计送上茶水。茶水橙红明亮,轻轻摇晃,一圈淡淡的金色光圈若隐若现。喝一口,入口苦涩,却回味甘甜,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渗入肺腑。

    “好茶。”小花忍不住赞了一句。

    贺老大也接过一杯,一口喝尽,动动嘴巴,“比不上我家熬的苦叶子茶。”

    穆晟摇摇头,没接伙计送上来的茶,“这是当地的特产茶叶,和我朝出产的茶叶多有不同。”

    伙计上前招呼,“几位客官,店里的东西只要能说出吃法,或者敢吃一个,东家马上为各位送上一袋种子。”

    “这里就从来没人敢来吃一口。”贺小花的视线落在正中摆放的一盆颜色鲜艳的果树上。

    “没。这位小哥儿要是敢吃,就是小店开铺以来的第一人了。”

    小花小口小口喝茶,眼珠滴溜溜地四处乱转。这是上品的乌沃茶啊,难道这里的店东是斯里兰卡那边的人?一杯喝尽,小花招来伙计又要了一杯。

    店面分上下两层,下层摆放的物件有小花认识的盆载番茄,咖啡豆,罂粟花,百香果,也有小花不认识的,有外表看着像番石榴,闻闻味道却像菠萝的,有养在水里,拳头大小的果子,林林种种不下五六十个品种。

    贺小花一边辨认,一边念叨,辨认出食物,名字却不能从用从前的,读音古怪生僻。小花一路看下来,认出了十来种。小花明白为什么庆州的人不敢吃。这里摆放的果子多是颜色鲜艳。古人讲究颜色鲜艳的多是毒物。况且即便吃过后,证实不是毒物,得到的不过是一袋种子。没金没银,却有送命的可能。想来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来铺子的人只看却不敢吃。

    小花点了番茄和百香果。一样摘了一个,在衣服上擦擦,放到嘴边大口一咬。

    “小花。”穆晟和贺老大同时伸手,穆晟手快却只抢到百香果,番茄已经被小花咬了一口。穆晟紧张地抱起小花,“小花,哪里不舒服了?快,快去找大夫。”

    伙计似乎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小哥儿居然有胆子尝鲜,连忙差人上二禀告东家。

    贺小花吃得好好地,猛被穆晟抱起,一口番茄卡在喉咙,不上不下,一连吞了好几口吐沫才勉强压下去,小脸呛得苍白,“你抱我做什么。我不是好好的。来,你也尝一口,这东西好吃。”说着,就把番茄放到穆晟嘴边。

    穆晟直直看向小花,只见小花眼里的调皮一闪而过,唇边一丝淡红的水迹。“好。”穆晟朗声应下,就着小花,一口咬向番茄。

    小花眼里闪过惊讶,穆晟不由得心里一定。

    “好吃吗?”闪闪发亮的眼睛满是喜悦。

    刚一口咽下去,没顾得上细细品尝,穆晟又咬了一口,果细腻爽口,酸甜滋味正好。“好吃。”

    “兄台好胆量。”一梯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伙计恭敬地站在后,“在下贾亚拉。”语言说得生硬,却咬字清晰。

    “穆晟。”穆晟上前一步,把小花挡在后。

    小花不满地探出脑袋,仔细打量这个贾亚拉,一头短卷发,五官脸型则是典型的南亚人脸孔。这下印证了小花的想法,这里的店东果然是南亚印度洋附近的人种。

    穆晟不动声色,横跨一步,又把小花挡回去。贾亚拉目光清明,却装作不知,用右手从伙计手中接过一个小布包,“这是从当地带来回的,当地人说是这种......植物的种子。”

    在场的人没人听清楚名字,贾亚拉说得急而含糊,估计他自己也是模仿别人的读音。

    穆晟动动左手,刚要伸出去,小花扯扯他衣袖,“用右手。”

    穆晟一愣,却马上依照小花的提示用右手接过布包。

    贾亚拉目光在穆晟上打了个转,指指店铺摆放的那株番茄盆栽,“这树就送给那位小哥儿。”

    “穆晟代夫郎谢过贾店东。”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