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 )    大船行至庆州港,一行人下了船,穆晟安排老掌柜领小花和贺老大先到买下来的院子休息。自己留在码头监督工人卸货。

    穆晟买的院子在庆州南边,巷子幽静,马蹄踏上地面,嗒嗒沉闷地响声。巷子两侧,绿树成荫,绿树间清漆大门虚掩。

    贺小花从马车上探出脑袋,左右张望,老掌柜拍马上前,“贺小哥儿,这巷子住的多是来往庆州经商的商人,也有读书人,都住在巷尾。宅子是前年盘下来的,东家想着每年来往一趟,如果每次都找客栈,商船不多的时候还好找,这多起来啊,别说是上房,就是一间大通房也找不到。东家想着先盘了宅子,等以后来了,也好有过歇脚的地方。”

    贺小花点点头,对老掌柜刻意的解释没多注意。小花的认知中,买房地产绝对是一项不错的投资,除了战乱,房产,地产的价钱从来只升不涨。庆州港也就是从前的沿海开放城市,小花哪里对穆晟买院子的事不同意。真要说不满意的就是买一间太少了,怎么也要多买几间。

    穆晟的院子在巷子中间,门前两只石狮子,昂起头,神态趣致。推门进入,只见前院院门边,一间小小的耳房,绕过照壁,院墙两侧各一排说不出名字的花卉,姹紫嫣红甚是漂亮,院墙上方,邻居的柳树飘飘扬扬,几缕柳条轻巧垂在院墙边。红花绿叶,别有一番精致。

    正面三间青砖灰瓦大屋。老掌柜一一指点,“但中一间堂屋是东家见客的地方,一边的大屋是见各掌柜的,一边的是东家的书房。”

    穿过院墙边的月牙小门,迎面又是三件大屋。老掌柜小心地指点了右手一间,“那时东家的房间,”又点点另外两间,“东家吩咐留给贺先生和贺小哥儿的。”贺老大成了穆晟的未来岳父,老掌柜不敢托大称贺老大为贺老兄,谨慎地改了称呼。

    老掌柜等了半响,没听见回答,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回答,惊讶抬头,又问了一次。这次贺老大反应过来,搓搓手,“掌柜的,你喊贺先生,我还真不知道是我。那,那你还是喊......按原来的就好了。”

    老掌柜连忙赞一句,“贺老兄真是实诚人啊。”

    那边贺小花已经绕了小院走了一圈,后院和前院差不多大小,不过多了一个小池塘,难得的是池塘里居然是活水,也不知当初的修建工匠是怎么安排的。池塘虽小,但荷兰绿叶锦鲤,一样不缺。池塘边还有两张石凳。石凳光滑明亮,可以想象经常有人坐在这里看看荷叶,喂喂锦鲤。

    后院通往旁边一则,还有两间小罩房,一间耳房,一个小厨房。

    耳房住的是看院子的陈喜两夫夫,两间罩房,一间用作仓库,放了临时采买的东西,一间暂时空着。

    老掌柜领了贺老大和贺小花走了一圈,又招呼陈喜夫夫过来拜见贺老大和贺小花。陈喜和夫郎石要给两人磕头,慌得贺老大和小花,一人拉起一个,死活不受这礼。

    老掌柜把两人安置在后院房间内,又让陈喜夫夫准备晚饭,自己便回码头向穆晟复令。

    晚饭后,贺老大和贺小花先回房间休息。穆晟和掌柜们在前院议事。贺小花在上打滚,怎么也睡不着。睁大眼睛叹了口气,爬起来,披上外衣,摸黑来到前院。前院的左侧靠院墙的屋子亮了,隐约听见好几个声音,似乎在谈论什么。

    贺小花转摸到后院的小厨房。石还没睡,正守在炉膛边烧开水,看见贺小花进来连忙站起来,“小哥儿可是饿了,想吃点心。要不我给你下碗面条。”贺小花是老掌柜亲自带来的,又说是奉了东家的命令住在这里。石侍候了东家这么多年,从竹山来到这里,哪里不知道老掌柜说话里的意思,完全把贺小花当成夫郎般看待。

    贺小花摇摇头,“穆晟,嗯,就是东家还在和掌柜们议事吗?他们通常谈论到什么时候?”

    “这可不好说。但灶上的水一直备着,东家和掌柜们要喝茶,派人过来喊一声就能送去。”

    贺小花四处瞧瞧,毕竟不是家里,小花也不敢多作主张,想想,就让石帮忙冲了一壶茶,又找出一些花生,果子。果子削了皮,切成小块,盘子边放上一把牙签。

    小花端起托盘,谢绝了石帮忙端过去的提议,自己就着月光,摸到前院。

    “东家,今年送来的莲藕是不是照往常一样,一半留在酒做菜,一半分给相熟的铺子出售?”

    “嗯,和往年一样,按四六拆账。”

    “东家,好几船莲藕呢。说起来,这庆州城里,卖莲藕的就独我们一家,哪怕按三七拆账,他们不是照样要找我们。”

    “和气生财。我们让了一步,得了好处的店铺自然帮忙维护。况且我们在庆州城根基不深,没必要为了多一分利,而开罪人。”

    “东家说得有理。这新酒的选址……”

    小花站在门外,一时愣住了。贺家那小池塘撑死了就半船莲藕,好几船的莲藕,哪里来那么多。难道是木家托穆晟帮着卖莲藕,或者还有沙家。

    房间里的人还在谈论新酒的选址,请的大厨,又讨论说庆州地方虽然大,但竞争激烈,要想有成绩,就必须在菜式上下大功夫。

    小花在外面听了半响,想想,还是敲门。马上一名三十开外的男子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的小花似乎吃了一惊,房内的老掌柜眼尖,一眼认出来。

    “东家,是穆小哥儿。”

    正埋头看账本的穆晟猛抬头,看见门外端来茶壶和水果的贺小花,“怎来了?这事让石做就好了。你今天刚到,好好休息。”说着,起来快步到门边,伸手要扶小花进来。

    众掌柜都是聪明人,一看老掌柜和东家的态度,彼此打了个哈哈,推说还有别的事,不过片刻工夫,纷纷告辞离开。

    穆晟扶小花坐在书桌边的圆凳上,伸手接过托盘,顺手倒了两杯茶,手碰上茶壶时,却没有预料中的烫

    “沙家的大夫郎托我帮他找门路卖些莲藕。我想着在庆州港,我是独一家。要是让沙大夫郎找了别的店铺,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对我均是弊大于利。所以我就应了这件事。至于拆帐,我还是那句,天底下的钱多的是,人这一辈子不是非要赚尽天下财,足够我俩这辈子花用,留给哥儿体面的嫁妆,一切就可以了。至于小子,小子不贪爹么财,那才是我对他的期望。”

    贺小花闷闷地应一声,不答话。

    穆晟轻笑,手指托起小花下巴,“莲藕是门好生意。可惜贺家和木家的池塘太小,单凭两家供应的货量,仅仅足够供给各家店铺。沙家占的地方大,出产多,正好弥补了缺处。小花,你看,我是商人,在商言商。这门买卖我没吃亏。”

    贺小花嘟嘟嘴,“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非得瞒着,挡着?”

    穆晟哈哈大笑,抱起小花,亲亲小花额上红印,“我的小花儿,好,以后你就是穆家的夫郎。店里的事,我必定一一向夫郎汇报。”

    “谁是你家的夫郎!不害羞。”贺小花猛然醒悟,着急动手推开穆晟。

    穆晟手一松,故意轻易让小花推倒在地,夸张地哎呦一声,捂了腰,半天站不起来。小花慌了,连忙上前扶起穆晟,“伤到哪里了?我看看。”说着,小手摸摸穆晟腰部,这里捏捏,那里碰碰,“哪里疼,哪里不舒服了?”

    穆晟嘴角一翘,手上猛用力,贺小花体一晃,扑倒在穆晟怀里,“小花。”呼吸的气喷洒在颈脖间,两手紧紧箍在小花腰间,“小花。唉……就这样,好吗?等我,等我一会。”

    贺小花感觉到下似乎有什么在蠢蠢动,颈脖间的气令小花浑不自在,想挣脱了穆晟,又怕他伤上加伤,只得乖乖躺好。等了好一会儿,穆晟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贺小花才动动小子,“那,我起来,好吗?”

    感觉后人呼吸一滞,接着低沉的苦笑声,“好。”紧紧搂住腰间的手放开,小花灵活地爬起来,转想拉穆晟,却发现穆晟自己站起来,动作干净利落,丝毫看不出受伤的迹象。

    “你……”小花瞪了眼,冷不防体被牵扯向前,只觉眼前一花,嘴唇碰上一片柔软。小花脑袋轰一声炸开。他们在做什么?那个词,那个什么词……从前念中学时,那些有男女朋友的同学做这些的时候,偷偷躲在一边偷看的他们称呼这些是什么……二硫碘化钾……对,就是这个词。

    穆晟慢慢放开小花,看着眼前小人瞪圆了眼睛,整个人愣住了。雪白的肌肤,乌黑的眼珠子,往灵动活泼,在这一霎那,竟然带上几分憨气。

    “傻小花。”额头轻轻触碰小花的额印。

    小花眼珠子动动,转一圈,再转一圈,眼睛慢慢恢复往的神采,“你,你……”小花一把推开穆晟,抖着手指指向穆晟,却一连说了好几个“你”,也串不成句子。

    小花觉得自己真是晕了脑袋,无缘无故相信他摔伤了,想想一个轻功那么好的人,怎会被自己轻轻一推就倒。小花一跺脚,“我不理你了。”话一出口,小花又后悔,这么女气的话怎出了自己的口。小花一扭头,蹬蹬跑出房间,再待下去也不知说出什么了。心里暗暗埋怨穆晟,不是他,怎害得自己出丑了。

    房间里,穆晟仰天大笑。笑声传至后院,贺小花冲前院翻翻白眼,掀起被子,头往里一缩,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