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 )    “二哥,你想说什么啊?”贺小花憋不住,贺小虎这样张了嘴又不说话,实在让人按奈不住。

    “小花,你,你是怎想的?”

    “什么怎想?梁起吗?”贺小花眨眨眼睛。喔喔,看来是猜对了。二哥终于问出口了。

    “梁起好的。虽然小的时候幼稚,刁蛮,但谁小时候不是这样过来的。况且,你看,现在长大了,长得不错,说话也不像小时候那般讨人厌。”贺小花扳手指数梁起的好处,完全不察觉贺小虎越皱越紧的眉头。

    贺小花说了一通梁起的变化,才发现贺小虎一直没开口说话,咽一口吐沫,滋润滋润小嗓子,贺小花扯扯贺小虎衣袖,“二哥,我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有没听啊?”

    “谁说小孩子都顽皮,刁蛮了。小花小时候就听话乖巧。小花,你老实说,你喜不喜欢梁起?”贺小虎只觉得心中苦涩。别开头,不看贺小花亮闪闪的眼睛,生怕从中看见肯定。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梁起本不坏,现在长大懂事了,以后一定是一个好夫郎。”

    “小花,夫郎是哥儿的称呼。”贺小虎闷闷不乐,心里想着,自己珍惜的弟弟是看准了梁起。唉……好。既然小花喜欢,自己也就和梁起和解,省得小花后难做人。

    “对啊,我知道。梁起以后是二哥的夫郎。二哥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难做的。阿么那,你也别担心,我替你去说说。”贺小花拍拍小脯保证。

    嗯,你明白就好…… 贺小虎突然发现不对。什么是二哥的夫郎?他贺小虎什么时候要讨夫郎了,对象还要是梁起。梁起不是小子吗?怎成了哥儿嫁人的?

    贺小虎越想越不对劲,赶忙扯住蹦跳着准备回家的贺小花,“小花,你给二哥说清楚。”

    贺小花一脸迷糊,说清楚什么?刚才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二哥,小虎哥,你要和梁起在一块啊。你喜欢梁起。二哥,你放心好了,我不喜欢梁起。”为了让二哥放心,贺小花还故意把最后一句说重了。

    贺小虎只觉得天旋地转,小花居然说自己要和梁起在一起。别说梁起是小子,梁家就一个独子,断不可能去祈福做哥儿。就算梁起真成了哥儿,他贺小虎又怎会喜欢一个少年时欺负过小花的人。

    “小花,你别说笑了。二哥什么时候喜欢过梁起。我说的是你。”贺小虎又好气又好笑,敢小花说了那么多,只因为他觉得自己喜欢梁起。“你到底怎么看待梁起的。他是你后要嫁的人吗?”顾不得避讳了,贺小虎直接揭开来说。

    贺小花连忙甩手摇头,“不是二哥喜欢梁起吗?”

    贺小虎伸手扯扯小花两边脸颊,用力拉拉,“你这小哥儿,谁告诉你,二哥想……好了。先不说这个,”贺小虎松一口气,但不是梁起,还可能是别的人,小花不可能一辈子在家里,总有嫁人的一天,“小花,那你有没喜欢的人?”

    又是这个问题。贺小花没好气甩开贺小虎,“没,没,没,一个都没有。”说着,一溜烟跑走了。留下贺小虎站在竹山下,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走回贺家小院。

    杨燕儿惊讶贺小虎提前回家,以为二儿子犯事了,被府学革了学籍。拉着儿子问长问短,贺小虎连连解释自己担心家里,所以请假回来了。

    杨燕儿还是不放心,要贺老大明早陪贺小虎跑一趟府学。自己到厨房烧水给儿子洗澡,知道小虎没吃过晚饭,急忙让杨丽了烙饼和粥给儿子填肚子,自己挽起袖子,打鸡蛋和面团做饼子,留给儿子明早路上吃。

    贺小虎在院子转悠了两圈,始终找不到机会和杨燕儿单独说话,想想,决定拉哥哥小柱到角落,叮嘱哥哥,万一家里要给贺小花定亲,先别急着答应,给自己来一封信,等回复再作决定。

    贺小柱点头应下,笑话弟弟,“家里适龄的哥儿就小花一个,阿么阿爹自然细心替小花选择。”

    贺小虎点点头,轻声叹一口气,心思不宁回堂屋吃过粥,吃烙饼,回房间休息。

    贺小花猫在后院院门等贺小虎回到房间,才直起腰,咬着唇,慢悠悠走向房间。嫁人?嫁人。唉。贺小花发愁。怎么都是这摊子的事,自己才多大啊,十岁啊。放在从前就是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早恋都给老师捉去找家长谈心训话,放在这里谈婚论嫁反而成为常事了。

    唉,又是一声长叹。挑起帘子,右脚刚迈进房间,顿时一顿。

    后退一步,揉揉眼睛,再一次挑起帘子,居然还是这样,贺小花柳眉倒竖,“贺小四,你找死!”

    “啊?”贺小四半边子趴在小花的衣箱,一条小腿踏进衣箱,一条小腿踩在边,小脑袋从箱子钻出来,一根银簪子歪歪挽起及肩长发,“啊?三哥?”啦,一件衣服从小四口中掉下来,湿嗒嗒的一圈口水印。小四手里握着一只盒子塞怀里,还注意地侧过子,想不让小花看见。

    贺小花两三步冲过去,贺小四知道不妙,手脚并用,慌慌张张爬下去,小体卡在衣箱边不上不下,两条小短腿拼命甩啊甩啊。

    贺小花把小四拽下来,按在边,扬起手掌,未等打下去。贺小四先扯开嗓子,哇一声哭出来。“阿么,阿爹,三哥打我,哇…….”

    贺小花还想着吓吓小四,小四一嗓子干嚎出来,贺小花火气立即上来,对准贺小四股啪啪就是两下。

    贺小四扭动小体,发现三哥没半分放开的意思,吓得两手护着小股,小嗓子嚎得更大声,恨不能立即把杨燕儿招来。

    “坏三哥,臭三哥,欺负小四儿。”

    “这是什么,”贺小花点点小四脑袋,“这簪子哪里来的?还有你摸怀里的东西给我掏出来。”

    “那是我的,我摸到的。”贺小四顾不得护股,两手抱着脑袋,一双黑眼珠滴溜溜转,警惕地盯着小花。

    “小花,你这是做什么?”

    “阿么……”贺小四一听救星来了,立即拉长声音,装出一副可怜相。

    杨燕儿掀起帘子进来,一看房间里的景,当即明白两分,再看看贺小四小脸上干干净净的,半点水珠都没有,不由得瞪了小四一眼,“就会欺负你三哥。”

    贺小四趁着小花一晃神,挣脱出来,飞快躲到杨燕儿后,严严实实一丝边也不露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去听歌会了,所以也就造成了这样的况了......

    歌会很正,很high,听了好多传说中的攻音,受音,萌音......一直听一直YD啊。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