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 )    “哥儿出嫁,裙子绣金银丝以示所嫁富贵,以雌雄二龙表夫夫和顺,以福为裙角表福气终生,以吉祥果,百合为裙边以示百年好合……”裙侧两条腰带,从裙子正面内侧,腰部延展至肩膀,下垂至裙子另一侧,系紧,以示百子千孙,绵延不绝。

    么么的话一字一句仿佛就在耳边回响,穆晟想着,说着,就连耳朵根烫红了也不知晓。

    “你怎知道得详细?”

    “阿么偶尔提起。”红晕似乎有向脸部蔓延的迹象,但穆晟何许人,轻巧避开,“哥儿出嫁裙子,说到象征意义之类的,多的是。如果你想知道,我托人给你找本书看看。”

    “谁要看这些有的没的。”贺小花不屑哼一声,扭过头,自然没发现穆晟的红耳朵。

    “上次给你的书,都看过了吗?”穆晟侧过。夏天的风带上特有的燥,吹得人心浮躁。

    “恩,看了点。”提到书,贺小花就纠结了,虽然他跟贺小虎学了不少字,但文字这玩意不像从前的白话文,这里的文字讲求简练,一个字能表达的意思绝不用两个字。贺小花是每个字看着都认识,连起来是什么意思就看得头晕。文言文确实不是每个学生都能玩转得来的东西。

    “哪里看不明白了,拿来给我,我教你。”

    贺小花摇摇头,“我不上竹山。”

    “那就随你阿爹送东西来的时候,上酒找我,我在包厢等着你。”

    “阿爹会发现的。”贺小花咬着嘴唇,穆晟的主意令贺小花心动,但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让贺老大知道了。学字读书,少说也要半天时间,怎么才能遮人耳目呢?

    穆晟是巴不得贺老大和杨燕儿知道。小子哥儿互有意,拉拉小手,说说话,只会被笑话几句。小子哥儿独处也不会被认为碍了名声。

    穆晟心里想得好,贺老大和杨燕儿若是知道了,又不加反对,那就等于默认了把贺小花配给自己,自己岂不是多几分把握。

    心里想的好,穆晟嘴上却说,“酒掌柜最近常向我抱怨,酒的菜式来来回回就那几样,想找些新厨子回来多做几款菜。”

    说到做菜吃,贺小花眼睛一亮,“我会做好几个菜呢,徽州圆子,金玉满堂……”说到从前的菜式,贺小花一样一样数下来,眼睛亮闪闪的。

    “那下一次过来送鸡蛋时,就把材料,方法写下来。”

    贺小花眨眨眼睛,刚刚说到读书认字,怎么又和做菜拉上关系了。贺小花不笨,脑袋一转,马上想到了。写材料方法自然得到书房里去,慢慢写,慢慢说。穆晟就有大把时间慢慢教自己。想到这里,贺小花大力点点头。

    “今天是柱子的好子,你一个人跑出来,贺么么和贺老爹怕是要担心的,还是回去。”穆晟巴不得留小花多说一会话,但想想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后多的是,也不急于一时。

    贺小花看看天色,发现的确出来很长时间了,现在前后院的宴席应该都开了,没了自己帮忙,厨房里的活都是几个相熟的么么帮忙做,不知做得怎样呢。

    惦记家里的事,贺小花站起来,拍拍上的尘土,对穆晟说一声,先回去了,一溜烟跑了。穆晟看着跑得不见踪影的小花,苦笑一声,站起来,看着衣服后面一摊暗灰,没了继续吃宴席的心思,顺着山道,慢慢走回家。

    贺小花冲进小院,喧闹声扑面而来,厨房里忙昏头的么么一见贺小花,连忙一把扯过来,“我的好哥儿,你跑哪里去了。快来看看,宴席还没散了,剩下的材料凑不齐六大样菜啊。”

    贺小花吃了一惊,杨燕儿明明准备了许多东西,怎么那么快用完了。连忙跟着么么进了厨房,放材料的地方已经少了四分之三,剩下几只洗干净的鸡伶仃倒挂在钩子上,地上凌乱堆了各家今天送来的瓜果青菜。几个么么正急得团团转,时间才过了一半,材料就没剩下多少了。

    贺小花揭开盖子,看看锅里正在做的菜,又到前院转悠了一圈,心里有数。几个么么做菜太正统了,一板一眼的,都是传统的老菜式,材料用得快,但菜式就是不多。

    厨房里的几个么么也觉得丢脸的,做菜做饭的时间也是比小哥儿多了,但事到临头,还得找小哥儿顶缸。贺家的喜宴,菜肴断了,么么们可不想担那份责,看着贺小哥儿来了,赶紧扯着他。

    贺小花不多话,数数挂着的鸡,见还有四只,心里有了主意。

    “几位么么,我这里还有几样菜,请么么帮忙收拾一下材料。”

    么么们一惊,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看着伶俐些的,连忙说,“好好,贺小哥儿,你说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墙上挂的鸡切件,鸡翅膀,鸡大腿,鸡脯分开。小花养的鸡是足月大公鸡,切件后,满满的几大盘。鸡翅膀用来红烧,鸡脯切成块,做白水蒸鸡。

    取了两只鸡大腿,去骨切成丝状,剥了两颗玉米,洗了一把粗粮。锅里抹一层油,把玉米放锅里翻炒几下,等玉米粒炒至微焦,加入粗粮和三大勺水,水面至锅四分之三的位置,盖好锅盖。等到锅里浮出一层白,把切好的鸡腿丝撒进去。因着赶时间,先用大火把粥水熬至五分熟,再用小火慢慢煨着,熬至全熟,盛碗,撒上葱花,就可以端出去。一锅鸡粥分了前后两院八张桌子,只剩下薄薄一层粥水。

    趁着时间还早,么么们赶紧又做了一锅鸡粥。

    接下来一个菜,用鸡蛋当主打。贺家别的不多,就是鸡蛋多。打了四只鸡蛋,找了一只小锅,用小火烧开,抹一层油,倒四分之一进锅里,等鸡蛋五分熟,就推到边上,再倒进三分之一,鸡蛋均匀平铺在锅底,前面五分熟的鸡蛋微微翘起,第二次倒进的鸡蛋平铺在下面,好方便卷起。第三次,第四次,如是者一次次铺上去,最后一层烧得焦一些,鸡蛋的香气散发在空气中,令人食指大动。把鸡蛋卷放上案板,刀沾了水,一块一块切开,平铺在碟子上。式鸡蛋卷完成!

    么么看见了,纷纷称奇。鸡蛋是做熟了的材料,没想到光炒鸡蛋也能翻出花样。

    接下来几个菜,贺小花选择了最常见的瓜果类炒丝,炒鸡蛋。喜宴不能出现凉拌菜,只能有的荤菜,素菜。但光是鸡和鸡蛋就能把人吃腻,现在又是夏天,莲藕还没到成熟的时候。贺小花让前院跑腿的小子到贺家小池塘里再捞了几条鱼上来。

    小子应一声,哼哧哼哧跑走,不多会,跑回来,一手提个草笼子,滴滴答答水珠一路掉,一手捉了两只倒绑着角的兔子。贺小花指挥小子把活鱼丢盆子里,又让么么们帮忙开膛刮鳞。指着兔子问是哪里来的。

    “看池塘的白大叔给的,说是在附近的山坡找到的肥兔子。”小子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端起盘子,脚步不停往外送菜去了。

    贺小花揪起兔子,翻过来看,居然是一公一母的。旁边有么么凑上来,“这兔子都是山上人家吃的,小花哥儿,这个咱们可不会弄。”

    我也没想着这次就吃。贺小花心里想了一句。嘴上说,“这个我得好好想一下。”把兔子放到鸡窝旁边,用葵叶筐上去。

    鲜鱼的作用除了蒸就是酸甜,还有放辣椒的。考虑到大天,贺小花让么么们把鱼连头带尾巴对半分开,一半作清蒸鱼,一半做酸甜鱼。

    因为是喜宴,讲的多是意头,贺小花想起从前吃宴席,最后还有一道点心,一道糖水。糖水寓意甜甜蜜蜜,最是吉利。

    当下,翻出杨燕儿收起来的豆子,专挑出红的,放盆子里洗干净,淘出沙子。往大锅里放满清水,用大火烧开。加入豆子后,炉膛里的火弄小一点,等到锅子冒烟,往锅里放一些糖,改用小火慢慢熬着,用一个勺子,顺着一个方向慢慢搅动,直至豆子熬到糜烂。熬好的糖水不能马上送出去,得用大碗盛好,凉了再端上桌,味道更好。

    有,有鱼,有糖水,接着再做一个纯青菜的就圆满了。邵尾菜家家户户最多,但是这菜平常不上桌的。贺小花眼珠一转,马上想到法子。开水煮邵尾菜上不得台面,但是改成蒜蓉做,是不是有点意思呢?

    翻出大蒜,用刀柄切断,混些盐,再用木锤子捶烂,浇上葱花,鸡油。邵尾菜只选了最嫩的一部分,用刀切成两段。先把锅烧开,蒜蓉倒进去,加上邵尾菜一起爆炒,锅铲连续翻弄几下,锅干了就加些水,菜叶子变色,用盖子焖上一小会儿就马上揭盖上碟。夹起来尝一口,还真吃不出邵尾菜原来的微微苦涩。

    厨房里帮忙的么么见贺小花连续想出好几个新花式,用的材料也是大家平常用熟悉的,可偏偏就能翻出新花样,一时对贺家小哥儿高看了几分。

    喜宴后,几个么么时不时向熟悉的么么,大叔聊起贺家小哥儿做饭如何如何,心思如何如何巧妙。贺小花一手好厨艺的名声就这样不胫而走。杨燕儿听见了,半捂着嘴巴笑,对小花学刺绣的事放松了许多。一个哥儿有一样东西拿得出手就够可以了。况且小花又不是不会做绣活,精细活儿做不来,缝件小衣服的还是可以的嘛。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今天承诺了是4000的,剩下800先欠着,一定补回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