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    次清晨,贺老大打开院门就看见穆晟牵马等在外面。贺老大连忙把穆晟迎了进去,正在吃早饭的一家人好奇穆晟早早来到的用意。贺小花侧过,眼尾扫过穆晟,悄悄往贺小虎后缩了缩。

    穆晟心脏一紧,脸上依然笑得从容,把包袱往贺老大手上一送,“贺小哥儿的衣服,我让人洗干净了。”

    贺老大搓搓手掌,接过包袱,拧拧,怪沉的。贺老大心粗,没多想,直接把包袱转手交给小花。

    贺小花接过来,手上一重,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小花?”

    “没事,阿么,我拿回房里。”

    杨燕儿点点头,往贺小四嘴里喂了一勺子稀粥。贺小四咿咿呀呀,挥舞小手,要扯小花衣服,杨燕儿伸手拦着,把小四抱得更紧。

    贺老大招呼穆晟坐下,又让贺小柱给穆晟盛一碗粥。穆晟一撩长袍,坐在贺小虎推过来的板凳上。

    贺小花抱着包袱回房,解开包袱结,先是自己的补丁衣服,翻翻下面,竟然是几本书,封面的字贺小花都认识,都是些蒙学启蒙之类的书籍,翻翻书页,哗啦一下,掉下来一张纸片。

    贺小花捡起一看,聊聊数笔,一个俏丽的少年屹立纸上。贺小花摸摸脸蛋,这少年怎么看,怎么和自己那么像啊。

    穆晟想做什么?捏着书和画像,贺小花犹豫了好一会儿,翻开衣箱,把书本和画像压得最下,上面把衣服铺好,铺平。

    堂屋里,穆晟喝了一口粥,和贺老大说了一会生意上的事。“沙家大夫郎的事不用担心。大夫郎做事虽然不地道,但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他说了不买,自然就是不买的。”

    贺老大听了,连连点头,心想穆东家见多识广,就是不一样。

    穆晟又说了一些别的,就告辞离开,走到院门,转请贺老大停步,正好看见贺小花从后院跑出来。穆晟向贺小花点点头,翻上马离开。

    策马奔跑,清晨的凉风渗入肺腑,吹开郁结。没明确表白,没提亲。穆晟不知道贺小花到底怎么想,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提亲更是不可能的,家里的事还没解决。穆晟不许失败,要么不做,要做就要确保一击即中。做了而失败,只会让原本就躲着自己的贺小花,更加缩回去。

    夏季最炎的一天,杨家送来杨丽的嫁妆。杨丽还有一个弟弟,杨家的房子,田地后均是由弟弟继承,银钱方面,沈么么自然不愿意委屈杨丽。

    一抬抬的嫁妆,绕南河村走了一圈,由杨丽的弟弟,叔叔们领着送进贺家院子。贺小柱带着贺小虎站在院门外迎妆。嫁妆在前院排开,任由邻里观赏。观赏嫁妆这步不是非做不可,只是沈么么觉得贺家又是盖房子,又是请德成工匠打家具,如果自家不拿出点让人惊叹的东西出来,杨丽后怕被人看轻了。

    上漆木桶,红尺,一对上釉花瓶,杨丽亲手做的荷包、腰带,两张龙凤被,两张大红缠枝花纹单,一对繁华红花枕头,一双碧玉手镯。

    别的物件是常用的嫁妆,但那描绘百子千孙的吉祥画面的上釉花瓶可不是寻常农户家里用的东西。更别提那对看着价值不菲的碧玉手镯。通透的玉体,隐见云雾缭绕,乡里看了,竖起大拇指说好。

    快要成为亲家的沈么么和杨燕儿笑着拉着手,招呼乡里,又请大家等小柱成亲拜堂一天早些来。

    闹闹的送嫁妆后,贺杨两家选了秋风将起前一个月替两个小孩子举行的婚礼。

    天刚亮,贺小柱就被人从上拉起来,杨燕儿请了村里福禄双全的老人替贺小柱梳头。贺小花挤在人群里,看着贺小柱蒙松着两眼,被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大叔按着坐在圆凳上,老大叔拿起扎了红布的梳子,嘴里念念有词,边说边把小柱的头发从头梳至尾。

    “啊么,哥哥为什么要梳头?”嫁娶不是只有女一方有梳头仪式吗?贺小花扮作好奇宝宝,揪住杨燕儿问。

    杨燕儿没功夫管小花,但又觉得小花大了,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后传出去,可是被人笑话的。

    “梳头是祈求从福禄双全老人上粘的福气,小子,哥儿都得梳。”

    梳好头,用红布包束发,成亲束发,意味着贺小柱正式长大。

    村长和李根生被请为训话长辈,在成亲拜堂前夕传授贺小柱为人夫,为人父的要义。贺小柱红着脸一一应下。至于记没记清楚就不得而知了。

    换上一红衣长裤,前佩一朵大红花。贺小柱被兄弟拥着来到堂屋,跪下,咯咯咯,恭恭敬敬向贺老大和杨燕儿磕了三个头。

    贺老大呵呵笑着,连连说好,杨燕儿用衣袖抹抹眼角,儿子大了,要讨夫郎了。

    吉时到,炮竹声响,贺家院门打开,贺小柱昂首阔步,在小子们喧闹声中,敲开杨家大门。杨丽几岁大的弟弟穿得一红,头上扎两条冲天小辫子,咧开小嘴,一拱手,“开门迎亲,大吉大利。”

    贺小虎拿出红包,双手奉上,“红包红包,子红又火。”

    小孩子接过,捏捏红包,歪着脑袋。旁边的小子已经起哄,“添点添点,杨家小二,快喊啊。”

    小孩子转转黑溜溜的眼珠子,“大伙儿都说少呢。”

    贺小虎又摸出一个红包,“成双成对,欢欢喜喜。”

    小孩子接过,抛一抛,笑嘻嘻让出一条路。贺小柱,贺小虎一踏进杨家,小孩子便扯开嗓子喊,“新郎进门来,新夫别爹么。”

    盖了大红布巾的杨丽被两个二十开外的么么搀扶着,从房里走出来。贺小柱上前,自然有人接过小柱手上的红花球,让一对新人一人牵一边。

    沈么么和杨家老大端坐在堂屋上,接受新人三下磕头。沈么么扶起杨丽,眼泪忍不住往下掉,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啊,就这样嫁出去了,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小丽,要学着侍候太爹爹和太么么,别气了。”心里千不忍,万不愿,嘴里却说出么么送哥儿出嫁的话。有事回家找阿么,阿么替你出头。这话在喉咙转了又转,最终没说出口。

    红头盖不停地点,有年轻的么么过来拉开沈么么,“大喜子,沈么么就开心送哥儿出嫁。”

    贺小柱和杨丽被么么,小子们拥着出了杨家大门。沈么么看着渐渐走远的杨丽,子一软,就要摔在地上,杨家老大连忙上前扶着夫郎,“你别伤心,贺家是实诚人家,自然待小丽好,而且两家就是隔壁,你要担心的,后常常过去看看就是了。”

    沈么么幽幽说了一句,“嫁出去的儿啊,泼出去的水。我天天上门,不是存心讨人嫌吗。”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出差,我努力更新,大家先养着先啊。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