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 )    贺小花偷偷读书识字的事就这样轻巧揭过。从大年十一开始,贺家上下开始为小柱的定亲做准备。年十五送礼到杨家,在村老人的见证下正式定下婚事。虽然还有好几天,但该做的事一样都不少。

    说媒,互换时辰八字等等都在杨燕儿和沈么么的安排下,快快走了过场。两家人看对了眼,媒人事好办得很,前面流程简单走一趟,赶在年十五定婚。

    定婚礼物首先活鸡,活鹅,活鸭必须各一对;水果八种,每种两只。大冬天的要找新鲜的水果不容易,竹山上也有些,但要凑齐八种,还是花了杨燕儿不少心思,找东家,问西家,硬被杨燕儿凑齐了。一对葫芦,贺老大从老人李根生那要来的;两盒芝麻;一盒双喜礼盒,里面有核桃,百合,红枣,有壳花生,红豆,绿豆,等十一种吉祥果子。

    准备定亲的礼物堆在堂屋里,杨燕儿仔仔细细点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落了其中一样,又时不时翻开篮子,每一只水果检查,就怕水果被虫子咬了,不吉利。发现小四动手去捉果子玩,狠狠地拍了小四手背一下,小四委屈地扁嘴,找三哥撒

    最重要的礼金封,杨燕儿还没想好,想有个好意头,包双数,四是不能用的,往下六,八,十,十二,杨燕儿又觉得心痛,定亲后,家里还要盖房子,花钱的地方多的是,这钱撒出去,哗啦两下就没了。思来想去,没个决定。

    沈么么大年十四上门来,两个么么关上门,说了半天话,中午时,沈么么笑着离开,临走时,想捏捏小四的小脸蛋,小四不给面子一扭头,用后脑勺对着沈么么,沈么么笑着打趣,“小四长开了,越看越像小花,等过几年,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随了小花。”

    “随小花有什么好的。闷葫芦似的,半天不说一句话。”杨燕儿满脸风从房间走出来,“哪家的小哥儿不是缠着阿么要好吃的,好穿的。他倒好,做好新衣服给他穿,他就是不穿。”

    “小花那么懂事你就该知足。”

    送走沈么么,杨燕儿掏出礼金封,摸了二两银子封进去,又点了一次东西,确认没缺落,才笑着回房间,翻衣箱,找一光鲜衣服。

    大年十五,贺老大领着一靛蓝新衣的贺小柱出门。刚踏出院门,劈里啪啦一串炮竹声响,小孩子,么么,大叔们纷纷捂着耳朵,避得远远,边看边笑。小孩子蹦蹦跳跳地嚷嚷,“定亲罗,定亲罗。”

    好些和小柱同年的小子,纷纷过来,或是轻轻拍一下肩膀,或是锤一下背,说一句恭喜话。小柱为人老实,同村人说不上很熟络,但没落下不能化解的矛盾,同村人都乐意说两句贺喜话。小子们更是羡慕小柱能和天赐哥儿定亲。当初一群大小孩,谁没肖想过天赐哥儿,但没那么些家底,谁敢提亲。这下,见小柱和杨家哥儿投意合定亲,个个活络起心思,大年过了没多久,有天赐哥儿的人家,院子四周总有一两个愣小子,红着脸给哥儿送礼物,盼着自己也能来一段投意合。当然这是后话。

    贺老大和贺小柱先请了村长和老人来到杨家,恭敬送上礼金礼物。杨家老大一一查看过,又在村长询问下,当众同意了贺小柱和杨家丽哥儿亲事。沈么么把杨丽绣好的荷包,新裤子亲手送给贺小柱,作为信物。

    仪式完成后,杨丽和沈么么捧着一葵篮的嫁郎酥饼,请村人吃,到场贺喜观礼的村人都得吃一块,以表示对定亲的小夫夫祝愿。南河村的风俗,嫁郎酥饼,别人吃得越多,小哥儿嫁人后,夫夫越和睦。因此杨家准备了好几大葵筐的酥饼,见人就发,吃过了还有,吃饱了就拿起衣兜往里塞几个,拿回家吃。主人家开心,庆贺的人也开心。

    杨丽定了亲,名义上就是贺家的人,被一群新嫁的么么围着说笑,羞得脸都红透了,跺脚想躲房间里,但礼俗上,还得杨丽这个定亲的人和自己么么派酥饼,只能垂下头,任由么么们说笑打趣。

    么么们见杨丽不敢反抗,更加是无忌惮。新嫁么么还顾忌着人多,脸皮薄,荤笑话不敢话,上了年纪的,养了小子的,可没顾忌,吵着闹着要教杨丽看管家里男人。杨丽不敢不听,但那些话听着就让人害臊,只支支唔唔应了,脑袋里一片混沌。

    贺小柱比杨丽的况好多了,但等到拜堂那天,村里人闹的就是小柱。

    贺小柱在贺老大带领着,向村长,和老人们行礼。定亲,有了夫郎,那就是成年人,等挑起责任。后村里开会,贺小柱说话就是有底子的,别人说不得他是童言童语。

    趁着大伙闹腾的时候,贺老大又把包下沼泽地的事拉着村长说了一通。村长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贺家要包下有泥怪子的地,但这不碍着他什么,当下答应,等大年十六,县城衙门开始办公,自己就和贺老大走一趟,把地记在贺老大名下。贺老大连连道谢。

    杨家这边闹得慌。杨燕儿留在家里也不得空。贺老大和贺小柱出门定亲,杨燕儿要留家里招呼上门道喜的村人,贺小虎本来应该跟着小柱出门到杨家,可不知道为什么,平常最闹的小虎就在人前转了个圈,露一下脸,就躲房间里去了。来贺家的么么大叔们纷纷问,小虎怎么了?不是病了。

    杨燕儿僵着笑脸,解释一通,“大过年的,哪来什么病。大年十八,我家小虎要考童生试。那可是要到县城里考,要见县官大老爷的。小虎这些天都惦记着书呢。”

    么么,大叔们纷纷说是,又说了一通杨燕儿好福气,有一个天赐的儿夫郎,二儿子考上童生,就是正牌读书人了,以后中了秀才,中了举人,那杨燕儿就是官家么么了。一通恭贺话说得杨燕儿眉飞色舞,刚刚那点小小的不痛快,马上抛到脑后。

    梁秀派来边一直跟着的老么么过来道贺,送来一匹花色鲜艳的料子。老么么客客气气地说,梁夫郎和少爷最近体不爽快,所以没能亲自上门恭喜。

    杨燕儿正开心,自然不介意这些小事,开开心心和老么么说了几句,自己又到一边招待村人。

    老么么在贺家转了一圈,只见贺家三间老房子,一间新建的房子也不过灰瓦土墙,心里有些看不起,不过想想自己出门前夫郎交待的话,连忙收敛好脸上神色。四处张望一番,找到在厨房烧开水的贺家小哥儿,老么么蹑手蹑脚走过去,细细打量。

    老么么跟在梁秀边好多年,看哥儿只有自己一,挑剔地扫视了贺小花一番,老么么心里下了结论,能干勤快,就是子太瘦弱,幸好,股够翘,后生养不艰难。以贺家的状态,又以少爷现在的心思,这贺家小哥儿将来肯定得嫁进来。老么么心里转着各种念头,悄悄地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贺家,跑回梁家给夫郎报信。

    贺小花自然不知道自己被人评头品足一番,家里来的人太多,一个人在厨房里烧开水,洗碗筷,给客人送水,忙得团团转。

    小四今天难得听话,杨燕儿抱着怀里,被人又摸有捏,不哭不闹地,闭着眼睛睡觉。贺小花觉得小四实在厉害,想当年,自己百那会,可是和么么,大叔有过一番目光斗争,但小四居然在扰下睡得死死地,小花不由给他竖起拇指。厉害。

    等到村里人渐渐散去,已经是傍晚时分,闹了一天,杨家和贺家的人都累得不行了。各自说了两句,各自回家收拾。贺小柱和杨丽依依不舍回家。沈么么一关上院门,就点点杨丽脑袋,“不过一晚上,有那么难舍难分的。”

    “阿么,你就笑话我。”杨丽今天被人笑得够多了,干脆一跺脚,跑回房间去,不理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定亲过程,妹纸们别深究啊。架空,一切皆是架空。

    更新的时间有点晚,分量也不太足够。我知道我已经吃言了好多次,但妹纸们啊,我尽力啦。这周真的是,有点疯了。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