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 )    贺老大和杨燕儿买了过年要用精面粉,榨油的白,一刀切,灯油,买了六幅年画,一副对联,经过卖剪纸的摊位,杨燕儿看见卖的剪纸漂亮好看,买了两幅要贴窗户。

    贺老大夫夫逛集市,贺小花无聊地四处张望,远远看见梁起跑进一间脂粉铺。小孩子跑脂粉铺做什么,贺小花奇怪,垫高脚尖看,却发现脂粉铺后巷,有一个眼熟的背影一闪而过。

    二哥跑去后巷做什么?贺小虎原本不该来集市的,他却闹着要来,说是要和同学看看房子,开后,提前住在县城熟悉环境。进了县城,贺小虎便和牛田跑得没影,不知上哪去。贺小花心里奇怪,有心想到后巷看看,却被杨燕儿牢牢拽着手。

    逛到下午,贺老大带着家人来到城门口,村人约定集中的地方。贺小柱和杨丽早坐在茶棚里喝茶,杨丽头上绑头发的旧布条换成五彩绳,鬓边还插上一只小小的蝴蝶夹子。

    贺小虎来得最迟,南河村的车队快要出城时,才和牛田匆匆忙忙跑来,两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喘着粗气。杨燕儿上前一手扯过贺小虎,板着脸说了几句,贺小虎垂着脑袋,闷闷应着。而牛田早混进人堆里。

    村长吩咐各家赶紧收拾好东西,一群人闹哄哄地出城,没走多远,就听见老人李根生惊呼,“梁家的小子,梁家小子没出来。”

    “梁家怎不派人跟着自家小子啊。”

    “人不会是被拍花子掳走了?”

    村里的么么大叔议论纷纷,村长和李根生一合计,由村长带走先回村,老人李根生和儿夫郎潘莲继续在城里等。李根生心里有些埋怨潘莲多事。梁起要出县城玩,就该让梁家派人跟着,怎得潘莲领了这事回来,现在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潘莲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原想着梁起不过好动,想过年前出来玩玩,谁知一下没看稳,人就跑不见了,自己光顾着办年货,竟然把这小祖宗忘记。潘莲咬着唇,当初真不该答应梁秀。

    梁起的话题不过持续了一会儿,么么大叔们又转到年节上,一行人闹闹地回村,傍晚时分,家家户户正聚在饭桌前,趁着天黑透前那点光吃饭。村头突然传来车轮咕噜声,马嘶叫声,马蹄声,夹杂着人声,哭声,不多久,声音越来越大,隐约听见村长大声喊话。

    杨燕儿安抚着被惊醒的贺小四,“这怎回事啊?怎么听见马蹄声。”

    “俺去瞧瞧。”贺老大披上外衣,急急喝两口粥,跑出去看。

    “该不是梁起出事了?”贺小柱想起回来时少了一个人。

    “哼!那小子能有什么事。” 贺小虎冷冷应了一句,放下碗筷,“阿么,我回房看书。”

    “不多吃点,小虎,别跑急啊。天黑记得点灯,别省那些油。”

    不一会儿,贺老大着脸回来,一坐下就叹气。“梁家这回遭殃了。梁家小子不知被什么人打了,现在人还留县城医馆里,说是随时都可能 ……”

    “啊?”杨燕儿惊得半捂着嘴巴,“梁家小子今早看着,不是好端端一个,怎地就被打了。梁家就一个小子,要真没了,那梁么么……”

    “你往外别说这话。刚才是留在县城的人带着县衙的衙役过来,找梁家人去县城看看,说好歹见上一面。梁家那边都乱了,听说,梁么么本来就病着,听到消息立即昏过去。听说这事玄着,也不知遭劫,还是惹下仇家,好好一个小子被打得进医馆。我刚才去李家看了,李家也乱,梁起是李家带去县城的,梁小子有什么事,李家和梁家后怕是难相处。”

    杨燕儿心里乱。梁秀把唯一的儿子当作眼珠子宠,病着的梁么么若没了孩子,雪上加霜,会不会…

    梁秀虽然嘴巴不好,说话不中听,但人啊,谁没些缺点。想到梁秀可能没了唯一的孩子,梁秀自己也可能……杨燕儿又觉得他可怜,心里剩下那些不满也随之消散,叹气之余,心里暗暗为梁秀父子祈祷。

    梁起被打?梁起不是跑脂粉铺了吗?怎的被打?听见消息,贺小花奇怪,只这事没小花多嘴的余地,脑子里一转就丢一边去。

    年前的子最是忙碌,这年村里又多了话题,每天么么大叔们说着不知从哪传开的消息,大前天说梁家小子没了,见不上自家阿爹阿么一面;前天说,梁家小子被人打折了手,怕是去不成童生试;昨天说,梁家小子只受点皮伤,过年前就能回来;今天又说,梁家找到打人凶手,准备报官法办。

    消息真真假假,杨燕儿开始还着意听一些,时间一长,就把事丢一边,毕竟是别家的事,年前事多又杂,没那些空闲功夫关心一家不相熟的。腊月二十三,祭祀灶君老爷;二十四,打扫房间院落;二十五,二十六,和了面粉蒸团圆包;二十七,二十八,杀鸡宰鱼;二十九,请告祖先,擦拭牌位;三十,贴年画,联,红剪纸。

    一连串事忙下来,到了大年三十晚,一家人齐齐整整围在饭桌前,贺老大喝了几口酒,和杨燕儿兴致勃勃说房子要怎么建,院子要扩多大,还有贺小虎提起要买下沼泽地的事。

    杨燕儿也喝了一杯,脸蛋红红的,听着贺老大说,不住点头,听见贺老大说要买沼泽地种莲藕,养鱼,问了两句,知道是小虎从书里看回来的,就不再多说,只叮嘱小虎多看应考的书,别的等考完试再看。

    贺小四见人人面前都有小酒杯,就自己和小哥哥面前没,伸着小手要拿。贺小柱用筷子点点水酒,送到小四嘴里,小四嘟着嘴巴吸,小脸一股,不意外地哇一声大哭。

    杨燕儿没好气地瞪了大儿子一眼,“快要成亲的人,还逗弄弟弟。”

    贺老大哈哈大笑,“明年三十守夜,俺家得多一个人,说不准,过两年,还得再多一个。”

    大概这段时间被邻里说笑惯了,贺小柱大大方方应下,还说,“阿爹,阿么,阿丽和我一定好好孝顺你们,后年,一定给阿么抱上孙子。”

    “哎呦,一个小四就够烦心的,再多一个,我怎管得来啊。”杨燕儿说着看管不来,眼睛,嘴巴却是弯弯地。贺老大说起打家具时,不忘加了一句,要不把娃儿的小顺道做了。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