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倒V)

    ( )    冬太阳下山快,天色开始转暗,么么大叔们开始告辞离开。沈么么陪着杨燕儿送客,等客人走得差不多,才发现本该和蒋月,潘莲一起离开的梁秀还是端坐席上,半分要走的意思都没。

    想着过门都是客,杨燕儿又和梁秀东拉西扯一通话,直至天边染上红晕,梁秀才领着依依不舍的梁起离开。

    等杨燕儿送了沈么么出门,一家大小方松一口气。贺小花从上午忙到傍晚,肚子老早响个不停,小虎,小柱和贺老大一直陪客,现在反而不饿。贺小花盛了一碗莲子粥,炒了一只鸡蛋,炒鸡蛋时往锅里撒了几粒贺老大用来伴酒喝的花生。

    杨燕儿把小四放回房间木上,小四睡得迷迷糊糊地,但小体一沾,马上瞪大眼睛,黑溜溜的眼珠子乱转,小手小脚蹬啊蹬啊,小嘴不断说着独特的婴儿语。贺老大回来几天,和小四相处的时间还少,趁着现在没事,又见小四不愿睡觉,便抱起小四,手臂抬高,放下,玩起高高低低的小游戏。小四对自家阿爹的游戏半分不感兴趣,刚玩了两下,小四嘴巴一鼓,哇一声,哭得那是惊天动地的,连在厨房收拾的杨燕儿听见了,跑进来看看。

    “你这粗手粗脚的,去去,帮忙收拾去,小四给小花看着。”杨燕儿没好气看着贺老大笨手笨脚轻轻拍打小四后背,哄着劝着,又见小四只干嚎,小脸干干的,半点水珠没有,便知道小家伙又在撒

    贺老大尴尬笑着,连忙把嚎哭的小四塞给喝粥的小花,小花不乐意接过来,不轻不重地在小四股上拍一下,“不许哭。”

    小四把小脸蛋藏小花怀里,小鼻子抽抽,像是闻到熟悉的味道,乖乖止了声,可刚停哭不过片刻,小四开始在小花怀里扭麻花,小体左扭右动,非要自己坐起来。贺小花只得托着小四股,让他靠着怀里坐。

    小四满意了,睁大眼睛,冲哥哥咯咯笑。小嘴巴一张,口水滴滴往下流,点点的水迹开始在哥哥衣服上画地图。

    贺小花正饿着,可管不了这些,猛喝几口粥,觉得胃里舒服一些,又夹块花生炒蛋,嗯,还是以前的味道。

    小四见哥哥吃得开心,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由好奇地张张合合小嘴巴,歪着脑袋看着自家哥哥。贺小花见了顿时起了坏心,夹块炒鸡蛋,哄着小四张大嘴巴,送入小四嘴里,“来,跟着哥哥哦,张,合。”

    小四“啊”一下张大嘴巴,“嗯”一声闭上嘴巴,炒鸡蛋牢牢含在小嘴里,小四委屈地看着哥哥口里的东西从一块变成一粒粒,咕噜一下全没有,动动小嘴,没门的小嘴,晶莹的液体哗哗往下流。

    贺小花坏心眼地从小四嘴里夹回那块炒鸡蛋,“看好了,哥哥吃了。”啊呜一口吞下去。

    吃进嘴里的东西丢了,小四小嘴一偏,眼睛一弯。贺小花比小四反应更快,压低声音威胁,“不准哭,再哭不抱你。”

    小四委屈地扭着头,埋进小花怀里,小嘴嗯嗯啊啊地似在抱怨,小花衣服上的地图面积一点点扩大。过了一会儿,小四动动子,找块干爽一点的地方,又埋头蹭啊蹭啊。

    收拾好厨房,进堂屋清点礼物的杨燕儿无意瞥见这一幕,笑着摇摇头,没出声。来吃宴村民带来的礼物,蔬菜水果的,都放在厨房,放堂屋的是一些布料,礼盒。

    杨燕儿拿起最顶端一块粉蓝色布料,摸摸,舒适柔软,颜色花纹看着熟悉。杨燕儿想了想,记起是县城布铺里卖的,这价钱似乎不便宜,蒋么么和潘么么曾经看了好几回,才狠下心买了。看看料子长度,足够一个成年人做衣服了。又翻开料子旁边的小盒,里面竟然是一整根山药。杨燕儿不觉咬咬嘴唇,这梁秀送的礼太重了。

    “阿么,谁送来的山药。”搬好桌椅的贺小虎笑嘻嘻凑过来看礼物,一眼看见山药。这东西贵着呢。

    “梁家送来的。”杨燕儿含糊应着,手下把盒子和布料放在一块,继续翻找其他礼物。

    贺小虎笑脸一敛,回头看一眼正逗弄小四的小花,垂下手默默走出堂屋。

    蒋月和潘莲送的都是布料,不是农家常用的棉布,好一点的,但比起梁秀送的又差一个档次,长度也只够十岁的小哥儿做一新衣。剩下的还有一大包大红枣,和两块棉布。

    杨燕儿把其他礼物收好,梁秀送的东西单独放在柜里,想起沈么么说的话,杨燕儿觉得事不宜迟,早些定下的好。掀起门帘把贺老大喊回房。

    杨燕儿把事一五一十和贺老大说了,贺老大连连点头,“俺家和杨家关系好着,杨丽是俺看着长大,是个孝顺听话的。难得的天赐哥儿,嫁进俺家,俺可不能让他委屈了。”

    “哼。再怎样也是我的儿夫郎。”杨燕儿不满意嚷一句,“杨丽看是不懂地里的活计,等进门了,让小柱带他下田学着。”

    贺老大皱紧眉头,“杨家从不让哥儿下田的,杨丽一嫁过来.....俺是想着,这样不大好。”

    “难不成要我这个做太么么的下田干活。你要我做,我做就是,我,我就是不舒服,从没儿夫郎享福,太么么受罪的理”

    “谁说要让你下田干活的,你就待家里带好小花和小四就是。田里的话别那份心。”

    “好,好,我不心。谁替你心啊,啊?我不是想着你和小柱两人苦,我,我省得心吗!”

    杨燕儿一股背着贺老大,掏出手帕抹眼泪,“我就不这份心,不心!”

    “你......”贺老大圆瞪着眼睛,“我,我不过就说了两句。”

    “就你有理,我没理!”

    “我,我不怕村里说你闲话,说你......”

    “说我什么了?说我拿捏架子,哪个做太么么的没架子!你倒是给我说说啊。别跟我提杨家,提着心烦。”

    “这不快做亲家嘛。俺,俺错了。俺让小虎下田干活,总成了。我说你就不能消消气,好了好了,别哭了。”

    “小虎得去考童生试。”

    “好好,不哭不哭,别让孩子们看着笑话。”

    “谁笑话啊,就你!哎呦,你,你摸哪,哎呦,放手!放手啊......”

    “不哭不哭,俺们老长时间没亲了。”

    “你......小四......”

    “小花哄着呢。”

    吱......吱......摇晃的木发出的响声,房内的贺小花隐约听见了,看看怀里的小四,好,拍拍小四股,“今晚和哥哥睡。”

    小四眨啊眨啊眼睛,口水流啊流啊,似乎在问:不就是睡觉吗,和谁睡还不是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有个几年没见的同学过来,吃饭唱歌一直到凌晨,所以就......

    这本书是从5月底开始,从最初的个位数收藏直到现在,多谢妹纸们的支持,28号要入V啦(周三停更一天,28号三更),希望妹纸们继续捧场。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金色甜橙,ye8794a,菊花香,破晓,木事等等妹纸从一开始就支持我,谢谢你们的留言和花花,因为有你们,我知道有人在看,有人喜欢看,才能坚持下去,谢谢你们。

    感谢ye8794a,司空为我捉的虫子。

    还有谢谢realtonyhyuk ,qy188933550的霸王票,坦白讲刚被霸王时,我连什么是霸王都不知道,o(∩_∩)o...,谢谢你们啊

    接下来,小小剧透一下,文中不会有正式的炮灰,也不会派盒饭,无论哥儿,小子都有属于自己的归宿。至于CP,(*^__^*) 嘻嘻……,有这么一句话。

    结婚的人不一定是你此生最,但一定是最合适你的。

    还有一句:初恋是美好的,没有初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