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    “小花,别……别……”杨丽慌得连忙去拉贺小花,但贺小花跑得急,手指刚碰上衣袖,倏一下跑开。杨丽目瞪口呆,两手绞着衣角,心里乱啊。怎么办?怎么办?眼见贺小花正往堂屋里跑,杨丽的心沉入谷底,小脸煞白。

    “丽….丽哥儿。”旁传来一声不确定的问话。

    杨丽吓了一跳,一转,发现贺小柱就站在旁边,正奇怪地看着自己,“丽哥儿,你,你不舒服?还是冷着?”

    “我,我,”杨丽张张嘴,眼角扫见贺小花已经跑进堂屋,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把心一横,“小柱哥,我,我,我有东西给你。”飞快从怀中掏出小布包,塞到贺小柱手上,“小柱哥,成,还是不成,你,你给我一句话。”鼓起勇气说完最后一句,杨丽两颊已经布满红晕,垂着头,等待心上人的宣判。

    贺小柱打开布包,见是一块手帕,手帕一角,红红绿绿的两只水鸟,头靠头地看着亲。贺小柱霎时红了脸,“丽,丽哥儿,你,你……”

    贺小柱已经十三,村里小子这年龄都帮家里干活,该懂的都懂,知道以后自己有了夫郎,才能有娃。只是后的夫郎该是个怎样的人,小柱没细想,知道贺老大夫夫自然替他安排好。小一点的时候,小柱也曾像村里的小子,朦朦胧胧幻想过村里仅有的十来个天赐哥儿,大了,这心思反而淡了。就贺家这样的家境,小柱知道自己只能娶赐福的。不是说赐福的不好,但是人都想要更好的。

    杨丽垂着头,听见贺小柱没了下文,心里顿时冷了,该不是嫌弃我?想到这,杨丽不红了眼睛,泪珠在眼眶里转啊转啊,杨丽却咬紧嘴唇,死死忍住,伸出手,“还我。”

    “啊?”贺小柱下意识把手帕捉紧,“这,这可是你送我的。”

    “还我!”

    不过片刻的沉默,对杨丽而言,好像一整天的漫长,直至手心被塞了一样东西,神智才慢慢回笼。真被嫌弃了。自己被嫌弃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粒一粒往下掉。

    “哎呦,阿丽,阿,丽哥儿,你,你别哭啊。俺,不,我,我知道我家,嗯,就一般般。但,我会对你好。真的,会对你好的。就像你阿爹对你阿么一样,你,你不用下地干活,我……”

    杨丽猛然抬头,“你,你说什么”

    结结巴巴说话的贺小柱冷不防杨丽抬头,脸红得冒烟,“我说我会对你好。”

    “那你……”那你怎么把帕子还我啊?

    “这是阿爹从庆州港带回来的玉坠子,说以后交给我的夫郎。阿丽,”贺小柱疑惑地看向杨丽忽红忽白的脸色,小心试探,“阿丽,俺,我替你带上。”

    杨丽连忙低头一看,小小一片水滴状的玉石放在掌心,微微的量从玉石传来,又见玉石顶部系一条红绳,“这,这是你戴着的?”

    “恩,我一直戴着。”

    杨丽再一次垂下头,嘴角微微弯着,小小声应了。贺小柱竖起耳朵才勉强听见,连忙取过红绳,小心替杨丽系上。

    杨丽摸摸挂在口的玉石,轻声说,“小柱哥,客人快来了,我们得赶紧布置好。”

    贺小柱连连点头,见杨丽要去搬板凳,连忙制止,“搬抬这些重活让小虎干,阿丽,恩,阿丽,你,你去看炉火。”

    杨丽飞快撇一眼贺小柱,红着脸应了,转去厨房替换贺小虎。贺小虎看炉火看得好好的,却被人喊出来,心里纳闷,待看见杨丽挂在口的玉石,挑起嘴角,小小声哦了一句。杨丽顿时恨不得地上找个洞藏进去,慌忙背转,把玉石藏衣服里。

    这边贺小花跑进堂屋,几次想开口说话,都被杨燕儿使眼色制止。贺小花心里想这事不可能太快定下来,便闷在心里,想着找机会一定要说服杨燕儿。

    正午时分,客人陆陆续续来到,贺老大陪着村长和老人们过来,村里添了天赐哥儿是大喜事,只要主人家来请,无论什么份地位的人都来坐坐,以示恭喜。贺家开了四席,贺老大领贺小柱陪着村长,老人们坐到堂屋,杨燕儿抱着小四和么么们坐一席,另外一席的小夫郎们由沈么么陪着,还有一席由贺小虎陪着。

    贺小花,杨丽把菜肴送往各桌,又替各人盛粥。杨燕儿和沈么么得了话,对酒席上的么么,夫郎们说,有子的人吃不得莲子粥,另外准备了红豆粥给他们。么么,小夫郎们对莲子这新鲜物好奇得紧,个个抢着喝,喝完意犹未尽,还想再要,反而准备好的小锅红豆粥没人理会。

    宴席间,众人说说笑笑的,男人喝着小酒,聊着闲话,说说庆州港的事;么么,夫郎轮流抱过小四,个个赞不绝口。

    蒋月逗弄过小四,自己便同潘莲聊起来,“贺么么的命还真好。”

    “那是,村子里谁家能有两个天赐的。打后,两个小哥儿嫁出去,这贺家恐怕要得不少好处。”

    “你瞧这小四怎样?”

    “你问我啊,自然是长得俏。只但是……”潘莲压低声音,“你瞧这小四,都是百的小哥儿,这伶俐劲却不如小花。想当年小花百时,眼珠滴溜溜地转地,抱到哪里,看到哪里。这小四啊,眼睛都不睁开。看着就觉得软绵绵的。”

    蒋月用帕子半遮嘴巴,“这话你就对我说说,别让贺么么听去了。”

    “这是肯定的,我是那种二愣子吗!”

    蒋月用嘴角往一边努努,“他怎么来了?贺家请的?”

    “我想是。多少年前的事,贺么么要记到现在,那就是心眼小。再说,村里的大户都请,单单不请梁家,这不惹人闲话吗?就连竹山上的蒋夫郎都请了,只是他说子不适,只让人送礼物,人就不来了。”潘莲扫一眼坐在一边不说话的梁秀,“我只是奇怪他来就来了,看他送的礼可不轻。更奇怪的是,怎么把小子都带来了。”

    “说不准梁家有意思。”

    潘莲不说话,看一眼忙碌地跑出跑入的贺小花,又看了看院子里的鸡舍,心里不知想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