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    贺小花脑袋轰一下炸开,回不来?什么回不来?船回不来,人呢?所有去庆州港的船都回不来,还是只有南河村的?现在回不来,那以后能回吗?

    贺小虎反手握紧小花,“小花别怕,二哥就在这。二哥明天就去打听消息。去舅舅那等。”

    “我也去。小花,俺们兄弟带阿爹回来。”

    “二哥,你哪里听来的消息?”

    “村子里都在说,所有人都在说。”小柱一边跺脚,一边像放炮似地说出来,“村长家的蒋夫郎已经到白沙村打听消息,还有其他去庆州港的,几家富户都派人去白沙村。”

    “到底哪里传出来!谁是第一个说?”三人成虎,要是确定的消息,村长家的夫郎不会跑白沙村打听,那村里传得纷纷攘攘的消息到底从何而来。

    “对,大哥,小花说得对。大家都在说,但谁都不知道消息从哪里出来的。小花,二哥马上去打听。说不准就是个假消息。”小虎像溺水的人捉住一根浮木,握着小花的手用力收紧。

    “啊?假消息?哪家这么缺德放假消息出来骗人。”小柱不跺脚了,握紧拳头,“让俺知道,俺狠揍他一顿。”

    “两小子皮紧了是不是?要不要给你们一顿打。”

    三人顿时吓了一跳,杨燕儿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后。杨燕儿怀里抱着小四,着脸盯着三个孩子,不知站了多久,也不知听到什么,“地里的活都干完了?工具呢?丢哪了?学堂下课了?还不赶紧做功课去!小花,过来抱好小四,我去做晚饭。”

    “阿么,我......”小柱张嘴要说,小虎一把扯住哥哥,摇摇头。

    贺小花接过小四,挪条板凳坐在堂屋外,小柱垂着头,擦擦眼睛,跑出院子,小虎拿起砍刀出门砍柴。

    怀里的小四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一家人心变化,弯起的嘴角,甜甜满足的笑,香香软软的小子令小花慌乱的心慢慢沉淀下来。

    阿爹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一定不会。头埋在小四子上,小花闷闷地嚷着,“小四,你还没见过阿爹,阿爹也没抱过小四,阿爹一定回来抱抱小四。”

    小四动动小子,子压着重重的东西令小四很不舒服,扁扁小嘴,呀呀喊两声,动动小手小脚抗议着。

    如果消息是真的,阿爹回不来?小花连连摇头,想甩出脑袋,但水路凶险,水寇,风浪,病,等等都能轻易要去一船人命。

    贺小花看着杨燕儿在厨房忙忙碌碌的影,回头看看贺家老屋三间房子,新建的小房,院墙边新搭建的鸡舍,还有怀里睡熟的小四。贺小花的心犹如压上千斤重的巨石。贺老大是一家的支柱,哪怕他话少,哪怕他下田干活赚得不多,但有他在,这个家就有主心骨。没了他,这家还会怎样?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但无风不起浪?贺小花心里像分裂成两个小人,一个说真的,一个说假的,两个小人掐架掐得开心,小花的心也跟着忽起忽落。

    影笼罩下的贺家,杨燕儿起纤细的板,撑起一个家。杨燕儿从房间出来后,没哭没怒,冷静地指挥三个孩子各干各活,该上课的上课,该下田的下田,还要求贺小柱今年必须种出两次邵尾菜过冬,小花养的鸡越来越多,得保证鸡群过冬的食物。小四直接交给小花照顾,杨燕儿第二天早上,包了两块烙饼,跑了一趟白沙村。

    沈么么带着杨丽上门时,贺小花正抱着小四,用小勺子喂米汤。杨燕儿走得急,小四早上没吃东西,小花先喂点米汤给小四填填肚子。小花怕喂得急,呛到小四,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小四半张嘴巴,没了以往熟悉的香,换成这种淡淡的水,小四不乐意,含一小口,吐一小口,米汤喂了半碗,小四吃下肚子没小半,多是吐在衣服上。小四扁着嘴,小小声嘤嘤地哭。

    “小花,一个多月大的娃娃,吃不了米汤。可怜见的。”沈么么伸手接过小四,轻轻拍着后背,“前些天还是哭得气儿足的,走出村头还能听见哭声,怎地今天哭得没声,娃儿,别哭啊,你阿爹一定吉人天相,平安回来。”

    杨丽拉拉贺小花衣角,“小花,别伤心,贺叔叔一定平安。”

    贺小花低头,手指一下一下拨弄勺子,铛铛的响声听着就像吹响的哀音。

    沈么么哄了一会,小四仍然止不住哭,交待一声,“我抱小四到村尾找杜么么,他前几个月生了小子,现在想来还有。”

    贺小花赶紧从厨房拿出两只今早刚摸出来的鸡蛋,塞给沈么么。沈么么接过,点点头,“晓得晓得。”

    杨燕儿在傍晚时分赶回家,眼睛红红的,闷闷地为家人做好晚饭,自己躲进房间。贺小花看向贺小虎。

    “前些天,村里来了一个从南边来的卖货郎。有么么向他探听南边的事,卖货郎说庆州港今年反常起大风浪,翻了不少船。后来不知怎的,就变成去庆州港的船都回不来。村长家的么么怕是到白沙村打听这事。”

    “那阿爹的船……”

    贺小虎摇摇头,“往常去庆州港的船早该回来,现在迟了几天……大概因为起大风浪。”

    三兄弟沉闷地吃过晚饭,小柱借着月光,把工具一样一样搬出去,学贺老大平常在家做的,一样一样仔细检查修理。小虎把院子里的大小水缸灌满水,又把厨房的干柴码得整整齐齐。

    贺小花低着头,竖起耳朵在杨燕儿房前听了一会,咬咬牙,一跺脚,掀起帘子往里跑。

    “阿么,小花今晚要和阿么睡。”抱着杨燕儿大腿,小花用小脑袋磨磨蹭蹭。

    杨燕儿本来侧着子斜躺在上,手里拿着一件衣服,猛地被贺小花抱着大腿,吃了一惊,摸摸小花的头发,“小花,怎地向阿么撒了。”

    “我就要,就要,就要和阿么睡。”贺小花努力回忆以前小女生缠着母亲撒景,嘟起嘴巴,小体往杨燕儿怀里靠。眼睛瞄瞄杨燕儿手里的衣服,不正是那件当年引起杨燕儿和贺老大误会的衣料。

    “好,好,我的小花难得要求和阿么睡。”抱起小花,脱掉小鞋,把小花放到侧,“好好睡,阿么给小花唱歌。”

    轻轻拍打小花后背,杨燕儿唱着贺小花熟悉的小曲,“天下雨,娃要找阿爹,哎呀呀,天打雷,娃要钻底,阿爹说,娃啊娃啊,莫怕莫怕,阿爹顶着天,顶着天啊。”小曲一遍一遍唱,杨燕儿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滴一滴往下掉。

    “阿么。”抱着杨燕儿细细的腰,贺小花昂着头,伸手擦去杨燕儿脸上泪水,“阿爹一定会回来。”

    “傻小花,阿爹当然回来。他敢不回来,看我怎收拾他。傻小花,快睡。”

    “我和阿么一起睡。”

    “这不躺阿么上了。”

    “阿么没闭眼睛。”

    “傻小花,你先睡,阿么跟着就睡。”

    “阿么一起睡。”贺小花固执着瞪着眼睛,小手拉过杨燕儿手里衣服,三两下叠好,放头,“阿爹最喜欢的衣服,阿么你可不能压坏。”

    “好好,阿么听小花的。”杨燕儿哭笑不得,只能躺好,一手搂着小花,一手替两个孩子压好被角,“睡觉睡觉。”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