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    杨丽见小花走开,眼泪忍不住滴答滴答往下掉,心想,小花怎不肯帮自己送手帕?难道小花不喜欢自己?想到这层,杨丽心里更加纠结。

    贺小花在家里干活,把积累起来的衣服,自己能洗的统统洗了,晾在院子里,又把小四的尿布用水泡着。

    小四这天安静了许多,杨燕儿让贾杏儿到小花上睡一会,自己靠在边想事,数数子,贺老大都该在回来的路上,不知回来后看见家里多了个哥儿,心里开心得怎样。小四的名字得等贺老大回来再取,还有小四的百宴。想到这,杨燕儿开始发愁,小四在秋天出生,百的时候刚好到了过年前一个月,那时正是最冷的时候,人人都恨不得在家里猫着不出门。小四这百宴办了也请不上几个人,即使请人来了,该给人家吃什么啊?那时候不论端出来什么菜,不过片刻就冷的不愿动筷子。

    杨燕儿思来想去,想找找记忆中哪家的哥儿办百时碰上大冬天,但脑袋里想遍,也没想出来。只得叹口气,用手指头摩挲小四的小脸,“你啊,就是个折腾人的。”

    小四脸蛋长开了,看眉眼鼻子长得像杨燕儿,眉毛弯弯,眼睛又黑又大,鼻梁直;肤色嘴巴却像贺老大,麦色的皮肤,稍嫌厚的嘴唇,和一张不算小的嘴巴。人说哥儿肖爹,小四和小花都和贺老大不大像,认真比较起来,小花和自己长得最像,杨燕儿心里甜滋滋的,小花无论眉毛眼睛嘴巴鼻子都像自己。想当年自己未嫁时,也是白沙村的美人。那时自己也不知怎地,偏偏选了贺老大。

    杨燕儿想着过去,心里甜,又想想现在,家里是越过越好,除却种田的收入,小花养的小鸡也是家里一大支柱,虽然现在银钱归小花管,但每个月能吃几顿鸡,隔顿有鸡蛋吃的生活,也是小花出了大力。

    杨燕儿心里甜甜地想着事,冷不防听见院门猛地一声响,小花在外面惊呼,“二哥。”

    杨燕儿心头急跳,撑起子,冲门外喊,“小花,啥事了?”

    “阿么,没事。我推不开院门,踹了一下。吓着小花。”

    “小虎,你这小子多大人了,上学堂念书还毛毛躁躁的。小花,没被吓着?”

    “阿么,没事。”

    小花和小虎侧着耳朵听了一会,见杨燕儿没再问。小虎一把拉过小花,缩到院子墙边,压低声音问,“小花,你老实答二哥,你鼻子怎伤的?”

    小花摸摸鼻子,眼睛不由自主闪到一边,“就摔了一跤。”

    “摔跤?”小虎拉高尾音,“不是砸出来的?”

    “你听谁说的,谁敢砸我,看我不砸回去。”小花推开小虎,一脸你别问了,问了我也不说。

    小虎抿了抿嘴唇,翻开手掌,“这是药油,二哥帮你摸一下。”拨开塞瓶子的小布团,倒出一点到手心,一股浓浓的草药味散开。

    贺小花捏着鼻子避开,“难闻死了。”

    “鼻子伤了不摸药成吗?小心破相,大了没人要。”一手拽过小花,一手往小花鼻子上抹药。

    小花挣扎不出,只得任由贺小虎在鼻子上乱碰,疼得小花眼泪都出来。

    小虎见小花疼得厉害,手下缓了些,但想想今早学堂里碰上的事,心里实在气,不忍心责怪小花,只能念叨,“被人砸鼻子就还不说出来,说出来,二哥给你报仇去。”

    “不是砸的。”是被刮伤的。小花努力辩解,顺带努力从小虎手上挣扎出来,这药油呛鼻得很,不消一会,小花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二哥,我自己抹,自己抹。”

    贺小虎见鼻子红肿处都抹过药,又用衣袖帮小花擦眼泪鼻涕,“给你,自己每天早晚擦一次。”

    贺小花连忙点头应着,药油一把塞到衣兜了,现在小花是吸口空气都是一鼻腔药油味。

    “二哥,你哪来的药油?”小柱,贺老大上有什么伤,都是忍忍过去,刮道口子流血也是用水冲冲就算,药油这些贵重的,家里从来不备的。

    “你别管。”小虎手上一顿,含含糊糊应过去。

    不管就不管,贺小花想去洗把脸,然后去做饭,贺小虎却嫌弃小花一药油味,把小花赶出厨房,说中午吃烙饼就可以,小花小孩子去睡觉。

    贺小花心想睡就睡呗,饿肚子别怪我没做饭,走回房间,爬上小,和贾杏儿挤一块睡觉。

    傍晚时分,沈么么拎个篮子上门,里面装了两块白,四块一刀切,一包盐巴,还有两块足够做一衣裤的料子,一块墨青色,一块天蓝色。虽然小花说要买好料子,但沈么么还是买了农家人最喜欢的棉布,结实耐穿。篮子里还有一大包碎布。沈么么说是从铺里不要的碎布选出来的,做不成衣服,但拿来做抹布,或者小孩的尿布是正好的。说起这个,沈么么还拉着贾杏儿说,当年是杨燕儿想出来的法子,把碎布条利用起来。

    两个么么又聊了一会,说起到庆州港卖粮的人算子快要回来,不知这趟卖粮顺不顺利;又说县城里原有的三间聚德米庄,有两间换老板了,新来的老板就是穆家不要的长孙。

    沈么么说得兴起,比手划脚地,“说起来,那蒋夫郎嫁到穆家时,带了三间铺面,两间在府城,一间在县城。穆家说是要把嫁妆还给蒋夫郎,谁知占着府城的铺子不还,把县城的铺面硬塞给蒋夫郎。这蒋夫郎有冤无处诉,只能委屈要了。这事,满县城的人都知道,人人都说穆家不厚道”

    “哎呦,这说来穆家的人也太坏了,那两间聚德米庄就是穆家塞给蒋夫郎的?”

    “就是,两间米铺,一间酒。我今早去卖鸡时才知道呢。那穆小少爷是个好模样的,那白衣服穿得人就像天上下凡的仙人似的。说话客客气气的,还说以后有多的鸡蛋,公鸡都可以送那里,价钱好说。”

    “瞧你说的,那穆小少爷不说是个小子吗?”

    “是小子啊。但那模样可不比小哥儿差。”

    “说得神仙似的,我得找空儿去看看。”

    刚出房门的小花正好听见,念头一转,白衣服的,难道是白影?哪那么巧的事,小花很快就否定了。

重要声明:小说《竹林深处是我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